樱飞雪

【维勇】关于尼基福罗夫家吵架的那些事

Leweus_卡配罗: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又和他的小先生胜生勇利闹起来了。


至于原因,已经无从得知了,但应该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没错了,因为最近尼基福罗夫家常常会这么突如其来的爆发出这么一场小纷争。


在维克托用那张迷倒万千冰迷的俊脸接下来自勇利的马卡钦抱枕冲击后,他马上扑向了沙发上笑成一团的勇利,把人狠狠的摁在怀里,用力的揉着勇利柔软的头发,同时屈起手指在勇利脑门上弹了一下,咬牙切齿的说,“嗯,最近勇利真是越来越不乖了啊!”


勇利笑着从他和维克托身体的缝隙里伸出手,在维克托腰上的痒痒肉上不轻不重的挠了几把,笑眯眯的表情和维克托如出一辙,“没有的事。”


维克托被痒得不由得松开手大笑了起来,待到维克托缓过气后,他再次扑向勇利把人压倒在沙发上,眯着眼笑着,“勇利~~”


勇利腾出一只手拉下眼皮,吐出舌头冲着维克托“略――”的一声做了个鬼脸。


维克托不气不恼的把手顺着勇利的T恤下摆探进勇利的衣服里,抓着勇利的痒痒肉就挠了起来。


“这是回礼哟,勇利❤”


于是他们开始一边挠着对方痒痒一边大声的相互指责对方,从维克托每次洗澡后都不擦干头发就直接睡觉到勇利上次感冒还瞒着维克托去训练。


众多鸡毛蒜皮无足轻重的小事都被拎了出来,当成了他们俩相互战斗的炮弹。



正在午睡的马卡钦是被他们吵醒的。


马卡钦打了个哈欠,踱着慢悠悠的步子来到客厅,看着沙发上纠缠成一团的夫夫二人,马卡钦歪着头思考了下现在的情况,然后迅速做出了判断。


他们俩这次闹了很久,直闹得两人笑到气喘吁吁无力的躺在沙发上,但不管过程如何,最后总是勇利获胜的。


因为马卡钦又一次把它的狗爪子拍在了维克托脸上。并在拍完维克托后,亲昵地蹭了蹭勇利有些汗湿的微红脸颊。


“噢!我的天呐!”维克托扒拉在勇利身上,他已经笑到没力气了,他指责马卡钦,“它背叛了我。”


勇利也没力气了,被汗打湿的头发凌乱的贴在额间,微喘着气,可他还是神采飞扬,棕红色的眼中满是愉悦,“这是个正确的选择,不是吗?”


马卡钦清脆响亮的“汪”了一声。


维克托刚想回嘴,却看见马卡钦又向他举起了爪子。


“噢!”维克托只好转移目标想去亲亲他家的胜生先生,因为那微红饱满的嘴唇看上去十分可口。


马卡钦的狗爪子还是pia在了维克托的脸上。


伴随着勇利大笑声的是维克托委屈又震惊的声音,


“在不给我跟你吵架后,它竟然还不让我亲你了!??!”

评论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