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如果勇利去世了维克多会……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小短片一发完结


啊啊啊非常抱歉地这是一篇有点虐的文。


希望大家喜欢。orz



期待大家的点赞评论和小蓝手。感谢(❁´ω`❁)





如果勇利死了维克多会怎么样


1.
大概这是留在这个世界的倒数第三天。


勇利在病房里面睡着。


如果忽略了放在床边的氧气瓶和心电图仪器,他的模样仿佛睡的很好。就像在那初春里拂过的风,安详而又温柔。


维克多趴在床边一根一根地数着勇利的睫毛,每天都这样数,毫不厌倦,他怕,怕这样的日子没有多少天了。


棕色的大狗乖顺地坐在维克多身边,把头放在他的膝盖上。这是医院的特例,在每个病人的最后几天医院总会实现一些比较实际的愿望。


就比如说让狗狗来医院。


维克多数着的睫毛颤动了一下。有轻微的掌心抓挠感。


勇利睁开了眼睛。


“真希望去看看开着的花啊。”勇利笑着对维克多说。
“我们回家。好不好?”勇利用力地抓了一下维克多的掌心,虽然感觉还是很轻。


维克多闭了闭眼。


“好。我们回家。”笑着和勇利说,还是一如既往的心形嘴。


花开的正好,如同那个人的面容一样。
美丽又脆弱


2.
勇利坐在轮椅上和维克多回了家,家里还是那个样子,什么都没有改变。


勇利久违地捧着自己和维克多的枕头吸了一大口气,扭头对维克多说“好久都没闻到家里的味道了呢,现在感觉我自己都是个消毒水。”


说完又自嘲地笑了笑,又摸了摸枕头。


维克多像一只大狗一样窝在勇利瘦得突出了骨头的肩头。
“不。勇利就是勇利味的。”说完亲了亲勇利的脸颊,发现勇利又睡着了。


最近勇利都是时睡时醒。当然,醒的时候比较少,经常会讲着讲着话就听不到回答了。


每个时候维克多都会亲亲勇利的额头,把勇利放回床上,盖好被子。等待下一次勇利的清醒。


每次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


这次勇利从早上睡到了晚上七点,睁眼的时候窗帘挡住了他看向外面的视线,房间里有点黑洞洞的。


他才反应过来回家了。


没有医院的消毒水味真好啊,勇利又深深地吸了一口。


等维克多推门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勇利用无比享受的神情在呼吸着家里的空气,虽然都没有什么味道的空气。


“勇利!吃完饭想要出去吗。”维克多打开了床头的小夜灯,避免刺伤勇利的眼睛。


勇利转头看向了维克多,乖巧地点了点头。


在维克多的眼里勇利这个时候就像一个小动物一样。温顺但是脆弱。


在喂了勇利吃了一碗粥之后,挥挥手表示自己真的吃不下了,维克多才拿起自己的碗继续吃饭。


勇利看的很专注,包括维克多说的美味和咀嚼的姿势勇利都偷偷记在心里。


他摸了摸自己骨头突出的手背,做出了一个决定。


“维克多,我们去冰场吧。”


花开花落,这可能是人生常态吧。


3.
维克多答应勇利的请求但是要求这个晚上让勇利好好睡觉,明天才有精神去冰场。


勇利又像一只小动物一样乖顺地把自己的脸放到维克多的手心里,蹭了蹭。


维克多对勇利的这种小动作爱到了心里,勇利依赖他。


第二天起床勇利看起来格外地精神,笑容都多了一些,甚至在维克多亲他额头的时候抬起手摸了摸维克多的脸。


那双手冰凉但是令人留恋。


维克多把勇利裹得严严实实的,推着轮椅和勇利一起去了冰场。


在勇利期待的眼神下维克多换上了冰鞋,得到冰场管理员的许可把勇利推到了冰场上。


维克多又亲了亲勇利的额头,爱怜地摸了摸他的脸庞,把他又捂紧了些。维克多就滑到了冰场中央。


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在维克多的身上,但是维克多只注视着勇利一个人。


他的爱人,期待的眼神。


维克多在冰场的中央起舞,是那首曲子,伴我身边不要离开。


维克多虽然很久没有滑冰了,但还是跳了几个后外点冰四周跳。


美丽的身影在冰场舞动着,像是神仙下凡一样的姿态。维克多用了勇利那次自由滑最后的动作,在曲子停止的时候手指指向了勇利的方向。


然后他发现他的恋人似乎睡着了。


维克多滑到勇利的面前。
“勇利?”摸了摸勇利的脸,有点冷。
“维克多,你滑得太好看了。”勇利还是睁开了眼睛说。
“我好想睡觉,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勇利蹭了蹭维克多的手,闭上了眼睛。


维克多把勇利推回家的时候又是晚上了,帮勇利脱下那些厚厚的衣物,将勇利放到被子里。


勇利醒了。


“维克多。”勇利诧异地发现自己的声音像蚊子一样,身上也没有什么力气,似乎连手也抬不起来了。


到最后了吗,勇利苦笑了一下。


“恩,我在。”维克多坐到了勇利的床边。


“你陪我睡觉吧,没你我感觉我睡不着啊。”勇利少有地向维克多撒娇。幅度不大地蹭了蹭枕头,几乎看不出来。


“恩,我一直都在呢,没事,勇利你睡吧。”维克多躺了下来,轻拍着勇利的肩膀。他自己都没发现冰蓝色的眼眸里盛满了晶莹的液体。


“如果我死了你不要哭哦,你知道我一直都在的。”勇利不大的声音传了过来。


维克多不敢看他,淡淡地恩了一声。


“如果我走了你要好好的活着,不要乱想哦维克多,你来看我的时候讲讲尤里,小优,你的爸爸妈妈,还有滑冰……”勇利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只剩轻微的呼吸声。


维克多知道勇利睡着了,而且不会醒了。但是他不会把勇利送到医院去的,他知道勇利讨厌消毒水的味道。


维克多像哄小孩子一样轻轻哼着俄罗斯的摇篮曲,听着勇利的呼吸声越来越小,到天蒙蒙亮的时候停止了。


繁华翻飞,那是生命的绝唱。







在勇利的葬礼上,维克多致辞了。
他按照约定,没有哭,在众人沉重的眼光下,他最后一次亲吻了勇利的额头,勇利的眼睛和勇利的嘴唇。
最后一次抚摸了勇利的脸庞。


目送着勇利被火化,到最后变成了一个黑色的盒子。


维克多没有让其他人来安慰自己,他知道那是徒劳的。回到家把勇利的骨灰放到了他笑容灿烂的照片旁边。


一滴晶莹的泪滑落他的脸庞。


对不起,我最后还是没有按照约定啊,勇利。












维克多睁眼,眼前是一树繁花,他不敢眨眼睛,怕一眨这些就消失了。


樱花在起舞,但是樱花多的不真实。


在樱花雨下有一个人,维克多不由自主地走近了去看。


那个人似乎感觉到有人在靠近。


转过了身。


维克多!




感谢(❁´ω`❁)


给我动力的大家。✧٩(ˊωˋ*)و✧


番外链接


http://jin51365.lofter.com/post/1f537979_128d5168

车祸篇9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大家好这里失踪人口回归瑾(๑˙ー˙๑)



学校事太多了十分对不起ಥ_ಥ



艺术节刚过,忙完了就想起来还没写完(你还想的起来啊,抱头)



深夜更文




阅读愉快
OOC



期待点赞评论小蓝手谢谢(*°∀°)=3
















车祸篇9




“我觉得回家蛮好的。”勇利再次深深地吸了一口维克多的味道。捏着的手紧了紧。


两人握着手相视一笑,虽然勇利看不见。


维克多在次日的早晨就和勇利离开了医院,回到属于两人的家。


维克多先把行李都搬进屋子,然后从副驾驶座上抱珍宝一般地把勇利捞起来,勇利在怀抱里挣扎说可以自己来的,但还是拗不过维克多的大力气,最终只能脸色通红地任由维克多摆布。


维克多看看勇利红到发粉的小脸,一时忍不住就吧唧一声亲了上去,蹭蹭继续往前走。勇利只能徒劳地挥挥手,把脸埋得更深了。


刚一进家门,就听到熟悉的狗叫声由远及近。


“啊,是玛卡钦,我差点都忘了。”勇利示意维克多把自己放下来,缓慢地蹲下,双手试探地往前伸去,如愿以偿地摸到了毛茸茸的大狗,得意地咧开了嘴朝玛卡钦笑。


“好久没见没忘记我真是太好了。”勇利用力地吸狗,把玛卡钦放平在地上撸一撸柔软的肚皮。


“他怎么可能忘记你呢真是的,脑子哪去了小傻瓜。”维克多把门关起来,惩罚性地敲了敲勇利的小脑门,把勇利扶起来。


“你还没好全,去躺一会儿,等下再和玛卡钦玩。不急这一时的。”维克多捏捏勇利有点肉感的脸蛋,安慰地碰了碰勇利的嘴唇,扶着勇利一步一步地走楼梯。


在楼梯上,勇利探索摸着楼梯把手的时候,他突然说话了。


“呐维克多我和你说个事。”脚步停了下来,表情很严肃。


“嗯哼你说。”维克多还在专注与和楼梯对抗,避免勇利踩空了摔下去,摔了也要接住他。


“我是不是看不见了。”勇利把脸转过来,“对”着维克多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你就没有想过我不会怀疑吗。”勇利低头笑着,“什么天黑了,灯没开,这都是借口不是吗,你就不能直接告诉我吗?!”勇利慢慢地抬起头,已是泪流满面。


“不,我不是。你,你先别哭,你……”维克多是见不得勇利的眼泪,一时间慌了阵脚,手忙脚乱地开始擦拭,但是却越擦越多,像拧开的水龙头一样源源不断地往外冒。


“说好的我们两个一起承担呢?说好的一起生活,一起乐一起忧呢?你就这样子,自己承担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到最后都要骗我,联合尤里一起骗我?我知道自己看不见的,我知道的!我没有你想的那么笨……”


眼看着勇利已经胡言乱语了,维克多心疼地一把把勇利揉进自己的怀里。


“没有的事,勇利,我,我心疼你就没有告诉你,我没有骗你我发誓……”维克多心疼地无以复加,重重地亲了亲勇利的额头。


“你还说没有骗我,没有……骗我……什么天还没有亮,你就是……在骗我……就是……不让我……知道……你就想自己……扛……”


勇利在维克多的怀里抽噎着,一双因打针打到发青的手不断地捶打着维克多的胸膛,极力地想要推开面前的人,脸不停地左右躲闪维克多的亲吻,他怕自己说不下去。


“我,我真的没有骗你,勇利,我们会好的,啊,我们会好的,医生说了,你的眼睛会好的。”


维克多用力地想要把勇利揉进自己的骨血中,面前的人儿已经遭受了太多的磨难的,他实在是不忍心这样继续下去,已经十分不公平了。


“我们……真的……会好吗?”勇利抬起头抽噎着,话也说不了一整句。


“会的,会的,我们一定会的。”维克多抱着勇利差点哭出声,他最终还是骗了他,他不想让勇利知道那未知的未来,可能会很残酷,可能又充满希望。但是对于充满希望的人当头一棒,那简直是凌迟。


“你……以后不准骗我。”勇利擦了擦眼泪,用手指戳了戳维克多的胸膛,那里都被哭湿了,有点不好意思。


没有听到维克多的回应,以为他想要食言。


“听到没有,你以后不准骗我了,不要自己扛,要扛我们一起扛啊。”勇利循着记忆抚上维克多的脸庞,双手托着,犹如珍品,却惩罚地捏红了。


“好。”维克多歪头,右手抚上勇利的左手,摸了摸戒指。


“我们上楼休息吧。”拍了拍勇利的背让他情绪恢复一下,就继续走那未知的道路。





我jio得后面可能会甜起来一些


狂吹话剧第一!自豪!超棒!


谢谢(*°∀°)=3

车祸篇8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大家好是我,我又来了。



还记得剧情吗( •̥́ ˍ •̀ू )🌚



好长时间没有更新的感觉,都怪生物数学!锤!



OOC的小坑?大坑?🌚🌚🌚



感谢(❁´ω`❁)大家来看,期待点赞评论小蓝手。


鞠躬🙇













车祸篇8


“勇利~你放开我啦。”维克多带着无奈的语气对勇利说。


但是似乎勇利并没有听见维克多在说什么,反倒用自己的脸颊依赖性地蹭了蹭维克多的手。


当然,维克多被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萌到了。


慢慢地把勇利从床的这边挪到了另一边,自己在勇利的身边躺下来,任由勇利抱着自己的手臂。


两个人挤在一张不是双人床的床上着实不易,维克多的手臂快要被勇利压麻的时候维克多才勉勉强强睡着。











第二天的清晨到了,维克多没有想到自己会睡那么长时间,连晚饭都没有吃。


自嘲地笑了笑,自己没吃还连累勇利也没吃。真是失败啊。


维克多想着侧头看着抱住自己手臂睡的昏天黑地的小天使,撩起他额前的发,亲了亲他的额头,又捏了捏没有什么肉感的脸颊。感叹还是以前的勇利好捏,软软的。


捏着捏着维克多忍不住把自己的头埋进了恋人的肩窝里,深深地吸气。


真好,勇利还是勇利味的,勇利还在。


应该是维克多带着热气的呼吸弄的勇利脖子痒,不舒服地嘤咛了一声,把头埋进了枕头里。


怕勇利给闷坏了,维克多好笑地把勇利从枕头里刨出来,锁进自己的臂弯里。占有欲强得紧了紧手臂。


勇利只是双手在虚空中抓了抓,像没有力气的小奶猫的奶爪,晃了晃,停在维克多的胸前安静了。


维克多在床上享受了一会儿和勇利同床共枕的时光,虽然自己半边身子都麻了,但是很幸福。


很幸福。


很久都没有同勇利那么放松地在一起了。


自从出了车祸,神经绷得像拧的最紧的弦一样,快要断了。那时维克多就在绝望的边缘徘徊。


害怕失去自己的珍宝。


维克多又亲了亲勇利的双眼,恋恋不舍地把勇利从自己的手臂里解放出来,放回到床上,盖好被子。


推开房门,觉得是时候给勇利办出院手续了。


医生确定了勇利除了失明外没有其他的并发症,并且还没有明确失明的原因,需要过几天来医院拿结果。就同意了维克多的出院申请。


感觉这一觉睡的特别累。勇利擦了擦自己冒汗的额头,没有听见维克多在病房里的声音,应该是出去了吧。


不知道自己睡前干了什么,用鼻子闻了闻觉得自己有一股维克多味。


不了解原因但是勇利还是用有维克多味的手蹭了蹭自己,感觉这样做就可以带给自己安全感一样。


这个时候勇利听见推门的声音,下意识地往门口望。


当然什么都看不见。


勇利难受地紧了紧手心里的被子,出声问“维克多?”手虚空地抓了一下。


维克多看见勇利自己起来并且无神的眼睛“看”着自己,仿若无助地在寻找自己。


维克多的心被揪紧了。


“我在,勇利,我在。”维克多上前握住了勇利的手,十指相扣。


勇利把手拉近自己的脸,放到嘴边亲了亲,笑着和维克多说“有维克多在真好。”


满足的笑容。


那笑灼伤了维克多,他又在抱怨世界的不公,凭什么是自己的勇利遭受这样的劫难,勇利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这样对他。


感觉到维克多的情绪波动,勇利把手又拉近了一点,对维克多说“我们回家吧,我想家了。”


“好,我们回家去。”维克多将额头抵着勇利的额头,泪水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发丝间。



更新了好长时间了我天。


问一下大家的意见,要不要更新上次的【如果勇利死了,维克多会怎么样】的番外吗


如果要更新的话戳一下啊😄


感谢😊

继续车祸篇7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虽然很想存一下文,放长一点的。但是觉得最近都没有不太好于是就还是放出来了(๑>ڡ<)☆


希望不要嫌弃。。


真的不要嫌弃小学生文笔


轻微OOC



希望收获各位的点赞,评论和小蓝手!


谢谢(*°∀°)=3


万分感谢     感谢(❁´ω`❁)







车祸篇7


【嗯?什么?怎么了吗,你怎么不说完。】勇利疑惑的“望”向了尤里的方向,当然眼睛是无神的。


【啊啊没什么,我只是想表达这个房间真的有点香。】尤里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强行转移话题。


【好像是樱花吧,我觉得,毕竟很熟悉了。】勇利仔细地闻了闻花香。专注的神情令尤里都觉得他看不见是假象,看着认真的勇利,他忽然间恍惚了一下。


他觉得车祸不应该发生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充满希望的生命上,这对于这生命来说是不公平的。


尤里又晃了晃脑袋,真是的,自己怎么在担心猪排饭呢,奇怪了,自己是希望他赶紧好然后给自己做猪排饭吧,虽然没有爷爷做的那么好吃。


【尤里?尤里?】勇利叫了好几声才听见尤里的回应。


【怎么了吗?担心维克多了?才一会没那么夸张吧猪排饭。】尤里苦恼地摸摸头,换了一个坐在椅子上的姿势。


【没,我只是说现在是晚上那你还是休息一下吧,这样肯定很累的。】勇利笑着同尤里说着,在尤里没看见的地方紧了紧握着被子的手。


【让你一个人等着维克多那我可能,不,绝对会被维克多削皮的。算了,看在你以后可以帮我做做猪排饭的份上我还是看着你吧。】尤里说着仰躺在椅子上,侧头看着勇利说着。


啊,是吗,我还可以去做饭吗,都看不见了怎么做饭。勇利偏头自嘲地笑了笑。


【麻烦你帮我把床放下来,我躺一会。】勇利把头埋进枕头里说,声音嗡嗡的,听不太清楚。


虽然尤里内心还是有点疑惑的,毕竟勇利那奇怪的声调值得怀疑。但还是帮勇利摇下床,帮他掖好了被子。询问他是否要休息好让他把门也关上,外面叽叽喳喳的声音和走里走去的脚步声会影响勇利休息的。


勇利都是低低地应了,没有别的回答。过了一会儿就安静的没有声音让尤里以为他睡着了。


小声地把门关上,尤里靠在墙壁上长舒一口气,总算完成了。差一点点就把秘密说出来了。


还没等他拍完自己的胸口,眼角瞥见楼梯口风风火火的维克多,拎着一个保温瓶,银色的发丝沾上了些许额头的汗液。


走的真是急啊。


维克多看见尤里站在门口,正要打算发火为什么不在里面陪着勇利。尤里赶紧抬手说勇利似乎睡了才让这只暴躁的雄狮安静了下来。


维克多小心翼翼地打开门,先是把头探进了房间,像一只小动物觅食一样小心。接着闪身进了房间,把门轻轻的带上。被关在外面的尤里心里一阵恶寒,这老秃子至于这样的吗。


维克多把窗帘拉了起来,避免勇利眼睛好了刺到。把保温瓶放在床头,然后就去了卫生间照例给勇利打水擦身子。


这个时候勇利的眼睛睁开了,他其实并没有睡。知道周围发生的各种事情,但就是看不见。内心里一阵烦躁,又抓了抓被子,直到听见维克多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声音才不动了。


【勇利,我要擦一下你了,乖一点哦。】维克多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和我说话啊。勇利想着。


就在维克多把热毛巾伸向了勇利的脸的时候,勇利一个翻身把维克多的手压在手臂下面。


【勇利?勇利。】维克多轻轻地喊着。但是勇利仿佛睡的很熟,对于维克多的话语无动于衷。






感谢(❁´ω`❁)大家。



鞠躬🙇




有什么意见可以提的


随便勾搭 (◎`・ω・´)人(´・ω・`*)

车祸篇6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大家好( ゚∀ ゚)我又来了






轻微OOC注意




我觉得这个文很快就要完结了不要问我为什么>o<



非常感谢╰(*´︶`*)╯来看的大家
感谢(❁´ω`❁)鞠躬🙇





车祸篇6








【勇利不行哦,你还没有检查呢我亲爱的小猪猪。】维克多抑制住自己想要抱住勇利并且安抚他看不见了不要担心的冲动,他轻轻的吻了一下勇利的额头,顺势拍了拍因为紧张微微弓起的脊背,捏了捏勇利的手。


【我现在就去安排你的检查,马上就好了哦小猪猪。】看着勇利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维克多心情好好的调侃着勇利。


【但是现在不是晚上吗,会很不方便的啊。】勇利疑惑地询问维克多。


【不想早点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下次再这样我吃掉你都不为过的。勇利。】维克多突然认真起来的语气让勇利抖了抖。


【那,那是紧急情况啦,谁都会这样做的吧,我觉得。】勇利戳了戳手指支支吾吾起来,脑袋微微垂下,应该是在反省自己的错误。


【那,勇利,下次不要这样的好不好。我都要被吓死了。】维克多猛地把头埋进勇利的颈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哽咽地说。他真的要被吓死了,在看到勇利浑身是血,但是自己又无能为力的时候,真的是深深的绝望感。


勇利静了静,努力抬起手安慰窝在自己颈窝的大型犬类,摸了摸那不是很多的毛发,嘴边浮起了一丝笑意。


【所以,我回来了啊。】勇利叹了口气说,我怎么舍得你呢。


【好了,去检查吧。】看着把勇利的情绪安抚得差不多了,维克多说到。他先去医生那里申请到了检查的科室,等待着护士推着勇利的床去脑科,进行比较全面系统的检查。


看着勇利的床推进检查室后,维克多坐在门口的椅子上,打了个电话给尤里,告诉他等他来了别告诉勇利他自己看不见,就问候一下就好了。维克多确实不知道怎么和勇利表述他看不见的这个事实。





勇利被推出来了,脸上浮动着奇怪的神色。维克多赶忙摸了摸勇利的手背,询问是否不舒服。勇利别开脸摇了摇头,然后在维克多面前展露出一丝无瑕的笑容,撒娇似的说到


【我饿了。维克多。我想吃猪排饭了怎么办】维克多愣了愣神,随即弹了一下勇利的脑袋


【你才醒过来你就吃那么油腻的东西,我去给你买粥,还有过会儿尤里会来,别想着让他给你带吃的。】说完还示威似的捏了捏勇利的鼻梁。


【知道啦知道啦快去,我要饿死了。】勇利用没打针的手拍掉了那只在自己脸上蹂躏的爪子。


【那我走喽。】维克多穿上外套,把勇利重新放在床上,怕不舒服用枕头垫了垫周围。重新环视一圈之后,维克多推开房门带上碗,回头还响亮地啵了一大声。吓得勇利耳朵都红了。


维克多走后,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勇利又挪了挪自己的位置,缓缓地把手放在眼睛上。


【原来如此,看不见了吗。】勇利小声地说,


【维克多终究还是骗不过我啊,这个傻子,明明我看不见了还想瞒着我,这个傻子,为什么要自己独自承担那么多,告诉我不就好了吗。不要担心我的心理素质不好啊,我可以接受的啊,不要这样啊。维克多大笨蛋!这个大笨蛋!】勇利说着说着不觉泪流满面,在外人看来不过是无神的眼睛在涛涛地流出泪水,令人心疼。


【诶!猪排饭!你在里面的吗?】门外是尤里的大叫。


勇利手忙脚乱地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不让流过泪那么明显之后应了一声。


【那我进来了啊!】尤里继续大叫。说实话尤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这个看不见的人还要欺骗他现在是晚上。心里暗暗地骂了维克多几千句,才推门进了病房。


意外的,病房不是很浓重的消毒水味,是轻轻的樱花香,尤里扭头看了看放在柜子上樱花瓶,内心腹诽,这个秃子还是有情趣的啊。


一边参观一边同勇利搭话,唠了一些今天晚上的月亮还是圆的之类比较尴尬的问题。勇利都不自觉地笑了起来,但当尤里把手放在他的眼睛上的时候,勇利僵住了。


【你的眼睛怎么是红的啊,秃子欺负你了啊,他怎么你了?】尤里又摸了摸。


【这个没事的,我自己眼睛疼揉了揉,不知道怎么进的小渣渣。】勇利笑着解释,【没事的】。


【你还要陪陪你吗,别想了这是秃子说的,不是我情愿的啊】尤里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翘起了腿,抖了抖之后说。


【那还是谢谢你了啊】勇利又一次笑着说。摸了摸自己的眼角,红的那么明显吗。


【诶猪排饭你怎么笑得那么开心,你是不是,】尤里说到一半想到似乎自己不能让勇利知道自己看不见了就突然打住了话题。







哇啊感谢给我鼓励的各位 (๑ºั╰╯ºั๑)


我还会努力哒!很想开一下另一篇文。(蠢蠢欲动。)


【按住蠢蠢欲动的自己】

车祸篇5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很有感觉的cp向


轻微OOC注意


小瑾瑾文笔渣(﹁"﹁)不要在意
十分感谢
谢谢大家的喜欢


鞠躬🙇




车祸篇5


看着勇利渐渐闭上的双眼,维克多再次摩挲了一下勇利的手,思索片刻之后,轻轻地把手放到被子里的一个热水袋上捂好,盖上被子,推门出了病房。


【啊是吗,清醒过来了是好事,但是看不见吗?】医生若有所思地说着,
【可能是车祸之后造成的对脑部的重创吧,在急救的时候我们没有办法对头部做一个全面的检查,等他再次醒的时候我们去检查一次。】


【好的。谢谢您。】维克多捏了捏自己的鼻梁,双眼眯了起来,思考着怎么和勇利解释他看不见了这件事情,但是他决定能瞒多久就瞒多久。


接着维克多打电话给尤里和雅克夫告诉他们勇利醒了,让他们带点生活用品来医院。尤里一如既往地态度差,在电话里喷了维克多一顿自己要训练还要来带用品这件事,不过最后还是撅着嘴同意了。


维克多打电话给优子她们的时候差点把人从日本招来了,赶紧安抚了强烈想要看勇利的众人并且保证过一会儿勇利醒了和他们通话才告一段落。


回到病房,维克多清理了放在床头的花瓶,把樱花换了水重新插了回去,检查了在勇利身上滴滴滴叫唤的仪器和点滴,打算把房间打扫一遍。


【维克多。】勇利的手在被子下动了动
【你半夜在干什么啊,怎么不睡觉呢】勇利脑子昏昏沉沉的,把没有打点滴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


维克多见此赶紧把勇利的手放下来捂在自己的手心里,这个时候更不能冷着了。
【勇利,我去上个厕所而已,不要担心了。你 才醒过来休息休息过会儿医生安排检查了。】维克多连忙说,并紧了紧握着的手。


【维克多】勇利睁开了眼睛,望向远处
【你开一下灯好吗】勇利真诚地说,我想看看你了,好久没见了呢,勇利嘴角浮起一抹微笑。


【让我看看你呢】勇利回握了维克多的手,这时候力气也大了一些了,身体不自觉地挪了挪。







后面今晚应该还会补发
毕竟觉得太少了 🌚🌚🌚
鞠躬🙇感谢(❁´ω`❁)

车祸篇4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轻微OOC捂脸(*/∇\*)


勇维cp

文笔渣渣哭唧唧(´;︵;`)


希望大家喜欢






车祸篇4


又握了握勇利苍白冰凉的手,把输液的导管放在自己的手掌心捂热,不让这冰凉的小手再次遭受苦难。维克多不禁用自己的额头贴了贴勇利的额头,放开自己牵着他的右手,转身去了卫生间打一盆热水。


在等待勇利醒来的日子维克多过的很悠闲,定时地拉开房间的窗帘,给勇利擦擦脸,帮助护士给勇利换上一天新的点滴,去到医院的小花园里折一支新鲜盛放的樱花插在床头的玻璃瓶里,打扫病房里的卫生,牵着勇利的手给他讲述一天都发生了什么。


【今天尤里又来了,还是那样一张臭脸呢哈哈哈,他超级不满意你还没有醒过来没办法给你做猪排饭啦哈哈哈,这让我有点微微的得意了呢,勇利是我的怎么可能随时随地给他呢,哼。】


说着说着,维克多把握着勇利的手抬起放到自己的额头上,用挣扎的声音微微说,勇利,赶快好起来啊,大家都等着呢,我也是啊。


勇利的眉头皱了皱,把窝在维克多手里的手轻轻地挠了挠。手心的触感如此真实,维克多不可置信地抬起头。


【勇利?】维克多用力握了握勇利的手,冰蓝色的眼睛里难掩惊喜的光芒。【我去找医生来。】


【嗯。】勇利挣扎地又挠了一次,留住了维克多想要脱开的手掌。指甲细细地在掌心挠动的感觉很真实,维克多的勇利回来了。


【维克多。】勇利抬起自己的眼皮,眨了眨。


【维克多,你在哪((゚ロ゚))】(表情别管笑哭。。)勇利把头侧了侧,寻找声音的来源。


【勇利?我在这里啊】维克托又握了握勇利的手,摸了摸勇利遮挡在眼前的过长的发丝。


【为什么不开灯呢维克多。】勇利说这句话似乎费了巨大的力气。这次握维克多的手力气大了些,但是手在颤抖,对未知的恐惧。
【现在是夜晚吗?维克多】勇利喘了喘气。


维克多望向窗外明媚的阳光,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没呢,勇利,继续休息一会儿吧】


恩这次好少。。。。。求别打   捂头
写着写着想起来一句诗,但是感觉很虐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好虐啊感觉,很应景呢。。。哭唧唧(´;︵;`)


希望大家给我出出什么时候更新的时间


回复我真的都会回啊QAQ


orz感谢喜欢

车祸篇3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啊啊啊终于把虐维克多的部分写的差不多了-_-||
再这样我内心都要受不了了。。。。。
亲爱的小天使还要经受一个折磨,但很快哒
可以去试试写什么甜甜的文。对于没有谈过恋爱的我来说很艰难。。。。想象,脑洞。。。。


文笔渣渣QAQ超级希望大家喜欢
更新的时间希望看到的大家给我留个言,就希望多长时间更新,我会在留言里回复的QAQ


鞠躬🙇感谢(❁´ω`❁)






车祸篇3


突然出现的尤里虽然也被这个生死场面所吓到,但是他看不惯曾经站在高高神坛上被人们所称颂的花滑之神现在蹲在小角落里自暴自弃。


他凶狠地对蹲在墙角的维克多踢了一大脚,重得让维克多失去了平衡倒在地上,这让后续匆忙赶来的雅克夫大惊失色,毕竟也是自己曾经的学生,但是尤里的脾气谁不知道啊。


尤里看不惯的就是维克托脱去了花滑帝王的光环而因为猪排饭留恋于这尘世,现在倒好了,搞得更惨了,生不生,死不死的,猪排饭还没死呢就这副惨样。自己绝对没有关心他的意思,就是看不惯。


维克多因为这一重击头脑似乎清明了一点,肩膀上被踹的疼痛让他有了思考的余地,大脑开始缓缓运转。他觉得这个时候应该回一趟家去收拾东西,勇利肯定要住院的,没有日用品怎么在医院过。啊不,现在等在手术室门口就好了,等勇利出来,后面的再说吧。打不了去超市买日用品,勇利也不喜欢自己的毛巾粘上医院的消毒水味儿吧。


维克多缓缓地扶着墙站起来,尤里不禁后退了几步,似乎怕维克多和他打起来似的,真是的,自己又不是打不过他。但还是把一半身子悄悄地藏在雅克夫的身后。


后续匆忙从日本飞来的优子和美奈子老师都静悄悄地陪着维克多这最难熬的时间。一众人在亮起刺眼的红灯面前默默无语。


红灯熄灭了。维克多第一个动起来,但因为身体长久没有换过姿势导致冲去手术室门口踉跄了一下,雅克夫眼疾手快地拉住了他,避免了一场冲进手术室的悲剧。


医生一边脱口罩一边和维克多说这次没有什么大事情了,对于遭遇车祸的人来说他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人了,肋骨骨折,只是轻微的角度,没有插进肺里,皮下组织出血,这过一会儿就会好的。但是头受到重击我们还没有查出什么不良反应,这要看他自己醒过来之后的感受了,在这之后我们再进行判断和制定计划。


维克多明显长舒一口气,他整个人仿佛从绷紧的弦松懈了下来,没有了再继续坚持的余地,眼睛上方突然一阵黑,就在手术室前失去了意识。


迷蒙地睁开双眼,看见的是尤里略微担心的双眼,但他迅速撇开了眼神,说,你这个秃子好歹醒了,别期望我继续守着你。


雅克夫呢?维克多虚弱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问到。


他老人家看没什么大事就先回去了,老了嘛。尤里切了一声说到。


回去了啊,优子她们也回去了?维克多扶了扶自己的刘海。


啊是的。尤里不耐烦地回应,就我守着你,想想怎么报答吧。


勇利,勇利呢?维克多突然想起来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人。


转到普通病房去了,你要去我带你去看看。尤里说着起身。


快点!维克多慌慌张张地套上自己的外套,却摸着头嘶了一声。
哈!倒下去头着地不疼才怪呢。尤里将手放到脑后戏谑地说,要走赶紧走,我还要吃饭呢。


趴在勇利的病床旁边,看着他睡着的静静的颜态,帮他又捋一捋盘了半张床的线和各式各样的导管。维克多在经受车祸之后第一次心情那么平静,就像在家里看勇利贪睡等他醒来一样。

车祸篇2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啊提前来把文发掉,感觉勇利和维克多分开写有点奇怪所以后面还是合在一起写了(魔性地笑)为什么觉得我自己的脑洞有点大,搞得十分不想让维克多那么伤心π_π      QAQ


迷幻的作者本人迷失了


想看前文的戳我主页








车祸篇2





勇利:仿佛有人在搬动自己,总是有亮堂的白光从自己的眼皮前闪过。头脑没有那么清醒了,依稀记得的是一双紧握着自己的手,在自己被推进一个有浓烈味道的房间的时候,那双手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在自己的眼皮上轻抚了一下。
一切都安静了
没有任何声音了



滴        滴         滴




维克多:当人们撬开车子的门,把像连体婴儿的两人拖出来的时候,他是愣住的,双手都是恋人的鲜血,以及喷薄在他脖颈上的气息渐渐变弱。他疯了似的紧紧抱着勇利残破的躯体,将已经破损的衣服重新拉好,把勇利脸上因为撞击而流血的伤口擦干净,搓着勇利的手不要这么快变冷,嘴里还念念有词。癫狂的举动惊了旁人,有人在默默抹泪,有人不忍心看而早已转过了身。他的内心在渴求,渴求他的勇利不要抛下他,不要走,不要,不要
只有医生的话语惊醒了梦中人,先生,你这样我们没办法急救的。
啊,对,勇利没死,没死。他好好的,我要救他
渴望的眼神看着医生,双眼由冰蓝色渐渐转红。我能拉着他的手吗
卑微的      请求
只要你不妨碍我们就好






呼啸的救护车从车祸现场驶离,车内是在给勇利做急救的医生,挂着吊瓶,时刻补充勇利体内的葡萄糖和水分,以避免勇利的身体在到达医院之前组织水肿,检查他的身体状况,很显然,不理想。身上的脏器没有经过检查但是确定有一些因为撞裂而破损了,肋骨断裂两根,还不知道有没有把肺叶戳穿。
总而言之,情况危机。


什么东西在我的眼前晃动,似乎还有人在我耳边低语,他在说什么啊。
好疼,好像听见了机器的滴滴声,轮子转动的声音。
突然好安静啊。我在哪里,身体好轻啊,飘起来了。勇利疑惑地往下看去,他看见医生正在围着一个身上披着绿颜色的手术服的人忙乱着,那是谁呢,让医生那么慌乱。勇利凑近一看,为什么,为什么那个人会是自己?!自己,自己好像遭遇了车祸,在最后时刻义无反顾地抱住了维克多来着,维克多,维克多怎么样了?!他没事吗?
正在犹豫要不要自己去找维克多的时候,时间仿佛过了很久。手术室突然之间一片慌乱,仪器都在疯狂地叫嚣着,刺着勇利的耳膜生疼。一位医生慌慌张张冲出手术室,也不管自己身上有鲜红色的血在绿色的手术服上凝成了暗色。勇利正奇怪着,身体却先随着医生的脚步飘了出去。
维克多!在手术室外的是维克多!他应该没有事吧?勇利担心地飘到了维克多的身前,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想要抚平维克多皱得紧紧的眉头,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手指从维克多的额头一穿而过。
医生交给维克多的是一份手术协议,希望维克多签字同意。维克多的内心在挣扎,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次勇利要离他而去,内心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思绪混乱仿佛要把自己卷进去了。在医生声声催促下,维克多用自己的左手把着颤抖的右手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维克多先生
同意





签完字后身体放松了一样,维克多无助地靠着急救室外的墙壁,慢慢地滑下去,双手圈住了自己的身体,冰蓝色的眼睛无法抑制地流出泪水。他哭的泣不成声,就想一个丢了自己心爱玩具的孩子,头发尖微微颤抖,双肩在颤动。
勇利想要把维克多圈在自己的怀里,但他很快发现这是徒劳,每试一次,自己的双手都会像穿过空气一样穿过维克多的身体。
维克多,勇利嘴里慢慢地念着,他含泪亲在了维克多裸露的额头上。
徒劳的,就像一片云彩贴在了他的额头上一样,深情的,柔软的,让人溺毙的如海一般的爱意。维克多突然睁开双眼,他摸了摸自己被亲吻的额头,而后自嘲地笑了笑,勇利在手术室呢,他还在努力啊,勇利,,勇利
维克多哭到抽搐,嘴里心里都是那个在手术室里接受抢救的恋人。






嘿!你这个秃子!




不知道晚上会不会再更,应该再说吧(๑Ő௰Ő๑)

车祸篇1

瑾(๑˙ー˙๑)乙酰胆碱:

初次尝试在这里发文,有撞梗什么的先致歉
文笔渣。。。。语文作文都不好的。。。
这次莫名其妙想要虐一下维克多,,,捂脸(*/∇\*)毕竟光环超级亮超级大男友力max(我在说什么(ー_ー)!!)
希望看到的大家喜欢😊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下一章,等等吧大概。上完生物竞赛的事了,那是(=_=)(自己扯皮自己不信系列)


滴  滴   滴



无边无际的声音,那是什么在叫?我也不知道呢





维克多:勇利!醒醒啊勇利!看着我!求求你睁开眼睛好不好       勇         利





大概就是那一场车祸毁了维克多的生活,不,不是大概,是确定。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以前会在他的亲吻下脸红的恋人居然在另一辆车撞过来的时候毅然抱住了他,把他牢牢地锁在自己的怀抱里。飞过他眼前的是恋人那比樱花还血红的鲜血,溅到了他的眉眼,浸湿了他的衣裳。





勇利:车子摇晃的吱嘎声,周围人群的慌乱声,四周各种杂乱的声音充入了他的脑海。啊,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先做出了反应呢,就希望这样子继续抱着维克多,继续,继续,直到永远,就好了呢。。。。维克多。。。。





等车子的吱嘎声逐渐减小,人群开始跑动,人们开始围着这两辆车做基本的营救工作,但是发现在银色车里的两人似乎紧紧拥抱在一起,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把他们从拥挤变形的车里拖出来。





维克多:勇利?他用右手拍了拍勇利的头,触手的却是一片温热的液体,勇利!?他的意识回笼了一些,貌似是他开着车在路上,对,他和勇利在车里热情地讨论着今天晚上吃点什么,勇利还提议做做他拿手的猪排饭,让维克多试试做好喝的罗宋汤。说到罗宋汤的时候,勇利的眉毛弯了弯,情不自禁地吻上了他的唇。。。
后面?后面就眼前突然一片发亮,耀眼的白光闪到他的眼珠,疼得缩了瞳孔。最后就是勇利附在他的身上,紧紧的拥抱。
他感觉到衣服似乎湿了,不敢相信,不愿相信那是他亲爱的鲜血在流淌。他用力抱了抱勇利,在耳边轻声说勇利你挺住啊,勇利,勇利。
无尽的呜咽。




勇利:似乎是维克多在我耳边低语?耳朵都感觉到热气了呢,他说了什么,没有太听清,啊,好困。。。只要抱紧维克多就好吧,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