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糟糕的婚礼(又名:听说克里斯要和维克托结婚了?)

华:

溺济小天使的点梗wwww比心心www @溺济 


*ooc满天飞


*语序混乱


*并不能保证啥时候再更新系列


*克里斯被维克托请来当N次炮灰也无怨无悔继续好基友系列


 


------------------


 


当胜生勇利接收到那封来自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邮件的时候,即使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Wedding invitation”他也还是忍不住点开了那封邮件。他想知道到底是谁,能那么幸运,能跟维克托结婚,能跟这个被全世界大多数女子所爱慕的人共度余生。


 


勇利慢慢的挪动着鼠标,点开了那封邮件。


 


他是嫉妒的,嫉妒那即将要和维克托步入婚姻殿堂的女子,但当他表白失败的那一刻,他就彻底失去了这资格——我连嫉妒的资格也没有,他想。


 


当他看见“Victor NIKIFOROV & Christophe GIACOMETTI”的时候,一种难以语言的感情涌了上来——这大多是惊讶,悲伤甚至排在了第二位,勇利觉得他们更适合在酒吧里抱着酒瓶醉醺醺的爆着对方的料而不是一起步入婚礼的殿堂。


 


「当做没看见吧。」


 


他这么想着,不管他们是真的彼此相爱还是只是抱着耍一耍我的态度,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早已跟我没有一丁点儿关系了,一分一毫也没有。


 


房间里除了还在亮着的电脑屏幕只剩下勇利低低的啜泣声。


 


————————


 


当熟悉的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胜生勇利还在睡梦中——那是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婚礼场景。


 


手机上闪着克里斯的名字,他迷迷瞪瞪地划开了接听键,一边想着,刚刚的果然只能是梦啊。


 


“勇利?”是维克托的声音。


“维克托?!”勇利一下子清醒了,正准备质问维克托为什么会用克里斯的手机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了那封结婚请柬——Victor NIKIFOROV & Christophe GIACOMETTI的结婚请柬。


他感觉到眼角又有什么东西滑了下来,鼻子也开始变得涩涩的。


“是我啊,勇利,”维克托欢快的声音传来——勇利想象的到他的前教练带着爱心嘴的样子,“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还不错…”勇利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重的鼻音。


“勇利你是感冒了吗?”维克托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着急,“晚上又踹被子了?现在日本那边是不是下雪了?………..”


胜生勇利听着维克托的唠唠叨叨,只觉得眼泪流的更厉害了。


 


「都要和别人结婚了,为什么还这么关心我」


 


“维克托,别再说了......拜托了….”胜生勇利一只手抹着根本止不住的眼泪,另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手机,搭在被子上。


电话另一头的维克托还在不停地叨叨叨。


 


等勇利平复好心情的时候,维克托已经像个老妈子一样不停歇的讲了十几分钟了。


 


“还是要多喝热水…….”“维克托,”勇利打断了滔滔不绝的维克托,“突然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哦这个啊,我和克里斯的婚礼下个月举行,”维克托把“克里斯”这三个字极快的带过了,说的含含糊糊的,“勇利你会来的吧,对吧?”


“……当然,”勇利顿了顿,“我会去的。”


 


——————————


 


“维克托,你确定勇利会来‘抢婚’——呃我是说,他真的会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吗?”克里斯看着挂了电话心情特别好的维克托。


“当然了,”维克托自信满满,“我可是连请柬都发给他们了呢。”


 


克里斯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


 


当披集·朱拉暖收到婚礼请柬以及后面的备注说明的时候,他感到血管里天生好动的因子开始兴奋了起来。


 


邮件上的请柬清清楚楚的写着“Victor NIKIFOROV &Yuri KATSUKI”


 


他说什么也会把胜生勇利这个死宅拖到维克托和“克里斯”的婚礼现场的。


当手机铃声第七次响起的时候,胜生勇利终于拿起了手机,滑开了披集·朱拉暖的来电。


 


“嘿勇利你知道吗维克托要结婚了!”披集似乎很兴奋,“勇利你一定会去的吧?!”


 


“…………..”


 


“勇利?”在对方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披集忍不住开口了。


 


“我…..”勇利的声音很沙哑,他顿了顿,“我知道他要结婚了。但我不是很想去参加他的婚礼。”


 


“为什么不呢?”披集很好奇,“你们的关系明明那么好,”


 


“…….”


 


“难道说你退役之后你们俩就没有再往来了?”披集说,但他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不对你们明明上个月还一起在长谷津吃炸猪排盖饭来着的。”


 


——上个月盐王胜生勇利久违的发了SNS——即使还是炸猪排盖饭的照片,但几乎是同时维克托就发了他和勇利一起吃猪排饭的照片(不得不说两人手上的戒指依旧那么闪耀)。


 


“为什么不呢?”披集在否定了自己之后,迫切的想要一个答案来满足他的好奇心。


 


“呃,披集你知道的,小南——就是我的学生,我现在要给他编舞了——我很忙,没空去参加维克托的婚礼。”


 


“这样啊,真是太遗憾了。”披集的声音听起来很遗憾。


 


“是,是啊。”勇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虚——毕竟现在是休赛期。


 


——————————


 


婚礼倒计时十天。


 


“勇利,我们去旅游了哦,店就拜托你了!”


 


“嗯,玩的开心点噢!”勇利站在玄关处向胜生夫妇挥着手。


 


——————————


 


倒计时八天。


 


「嘿,勇利,什么时候出发?」


 


是克里斯,也有可能是维克托发来的讯息——维克托的号码一个半月前被勇利拉进了黑名单。


 


勇利在手机屏幕上划了几下,什么也没发出去——他把克里斯也拉黑了。


 


——————————


 


倒计时三天。


 


“勇利,早上好呀。”披集站在玄关处,笑得一脸灿烂。


 


“披,披集——?!!!!!!!!”勇利吃惊的看着面前看起来很疲惫但很兴奋的挚友。


 


 


27个小时之后他们终于成功坐上了通往西班牙的航班——飞机延误了四个小时,在此期间勇利曾多次想借着上厕所的理由离开机场,但都被他机智的挚友识破了(这真是太悲伤了)。


 


————————


 


结婚的地点是西班牙的巴塞罗那教堂——就是几年前他和维克托交换戒指的地方。


 


这真是太讽刺了。


 


「几年前我爱的人和我交换了戒指,几年后而我爱的人却在我们交换戒指的地方和别人步入婚姻的殿堂」


 


坐在狭窄的椅子上的胜生勇利这么想着。


 


他想逃,但这个封闭的庞然大物正把他锁在几千米的高空上,动弹不得。


 


——————————


 


经历了十几个小时飞行的勇利,一结束旅程就被披集拖着到处跑,几乎没有一刻是歇着的——即使婚礼在半小时之前已经开始了。


 


“反正婚礼已经开始了,要不就不去了吧?”他向披集这么提议。“当然不能不去!”披集很坚定。


 


“你的婚礼你不到场怎么行!”披集硬生生把这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


 


“喂维克托,”克里斯看着手表——婚礼本来应该在三十分钟之前开始的,“勇利怎么还没来?”


 


“披集刚刚给我发消息了,他说他们刚下飞机。”维克托有些无奈,“飞机延误了几个小时。”


 


“胜生勇利大概是世界上第一个在自己的婚礼上迟到的人吧。”克里斯挑了挑眉。


 


——————————


 


在原计划预定的一个小时之后,胜生勇利,终于推开了教堂的大门。


 


他站在门口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家人坐在教堂内的椅子上,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前教练向自己走来。


 


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向他下跪求婚的那一刻,他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尼基福罗夫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他说的——“你明明不喜欢我,”他哭的一抽一抽的,“为什么还要向我求婚呢?”


 


“呃?”维克托有点反应不过来,他愣了一会,他有些哭笑不得,“亲爱的勇利,如果我不爱你,又怎么会向你求婚呢?”


 


“可,可是,”勇利哭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我……我向你表白的时候……”,他吸了一下鼻子,“你….你明明….明明拒绝了我……”他哭的更厉害了。


 


“表……表白?”维克托愣住了,但他也没有忘记拿纸巾给勇利——顺便站起来把他抱在了怀里,“什么表白?”


 


“就,就是….”勇利打了个嗝,“一个半月前,你回到俄罗斯之后,”他顿了顿,“我给你打了通电话。”


 


“哦!我记得!”维克托的眼睛变的亮晶晶的,“亲爱的你知道吗,你对我说了‘我爱你’之后,你绝对想象不到我在干什么!”维克托有些激动。


 


“我像个疯子——抱歉找不到其他比这更贴切的词了,我像个疯子一样跑到大街上大喊‘胜生勇利说他爱我!’这样的。亲爱的你要知道那时可是凌晨两点,街道上都安静极了——所以有人开了灯骂了几句什么,然后我就灰溜溜的回家了。”


 


“噗嗤,”勇利忍不住笑了,他能想象的到前花滑帝王突然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大声嚷嚷着,然后被邻居们讨伐的场景。


 


“然后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的手机,很遗憾——它因为没电关机了。”维克托有些难过,“于是我满世界找数据线——我想赶紧回拨过去——因为我并不知道你是否会生气或者沮丧或者别的什么——就因为我还没回你任何一句话,但这该死的手机却没电了。


 


“等我给手机充上电了之后,我打了你的电话,一直没人接,于是我想你大约是生气了,我很着急,但你不接电话……..”


 


“因为我把你拉进了黑名单….”一旁的克里斯在听到勇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笑出了声。


 


维克托瞪了他一眼,克里斯耸了耸肩,并不在意。


 


勇利有些不好意思,当时的表白只是一时冲动,在他还没有意识过来的时候“我爱你”三个字已经清清楚楚的传到了维克托的耳朵里。但他又不想立马挂断电话,他想知道维克托的反应。


 


但他没等到维克托的回复,等到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勇利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他果然,不喜欢我啊,都直接把电话挂断了啊……”


 


 「算了直接拉黑好了,反正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来往了吧?」


 


他这么想着,划开屏幕把维克托拉进了黑名单。


 


———


 


“黑名单什么的…..”维克托看起来有点尴尬,“算了先不管这些。”他松开了抱着勇利的手,退后了一点儿,第二次跪下来,举着戒指,看着他爱的人。


 


“胜生勇利先生,你愿意和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共度余生吗?”他很认真。


 


“我…….”勇利觉得眼前的维克托再一次变得有些模糊——他又开始哭了。


 


维克托只觉得他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他等着下文。


 


“我愿意。”


 


-END.


 


 附:


备注说明大概就是给勇利的邮件的特殊的请柬截图以及让他们怂恿勇利来抢婚这样的......


克里斯只不过是一个伴郎.....


克里斯答应维克托搞事是因为被维克托灌醉然后迷迷糊糊地答应了....克里斯酒醒后是十分拒绝的,但奈何老维拍了视频留作证据:)

评论

热度(419)

  1. 樱飞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