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ABO】惊喜(家庭组系列文)

土豆三世:

子代向的家庭组系列文,是小甜饼


原创的子代人物不仅有,还比较多【哭笑】


此系列文的原创子代人物相同,但还是一发及完的短篇


说是ABO,其实无非就是给维克托勇利他们一个有亲生儿女的背景


真的没有车,也没有肉沫(绝对清水)


之后出现的CP 很多也很杂,所以在此先说一句:维勇、奥尤、Leox光虹等(虽然本篇只有维勇)




如果能接受请往下拉↓






娜塔莉亚觉得自己的勇利爸爸最近有点不太对劲。


经常在梳自己的长发时捧着满掌顺滑的黑发叹气,观看自己练习时也是目光迷离带着痴迷。吓得娜塔莉亚看镜子的次数直线上升,一天恨不得洗两三遍头发。


太反常了。娜塔莉亚小心翼翼地躲在厨房外看着年过四十的维克托爸爸抱着勇利爸爸撒娇。是啦,因为勇利爸爸不同寻常的目光维克托爸爸就差没和自己进行生死决斗了。


好吧,生死决斗过分了。但每天维克托爸爸哀叹“勇利再也不爱我”这种话的次数已经不能用直线上升来形容了,那完全是平方、立方、指数式的上涨。


罗宋汤是由维克托负责的,而其他菜肴也基本完成,维克托现在倒是不希望恋人再站在油烟大的厨房中陪着自己了。说到底维克托无非是心疼他站了太长时间,像他们这种顶级运动员,一身的伤病那是用一双手都数不过来的,多注意多保养总是好的。


眼见勇利爸爸就要从厨房中出来,害怕偷听被发现的娜塔莉亚连忙跳回客厅的沙发上,看起电视节目来。但那时不时就瞥向走出来的勇利爸爸的目光,任谁多看一眼就知道这小家伙的注意力不在电视上。


然而还就是有人没看到。从厨房中垂着手走出来的勇利看都没看娜塔莉亚一眼,目光就像黏住了一样,盯着墙上的一张照片出神地望着。


娜塔莉亚知道那是勇利爸爸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当然那也是摆在最显眼的地方的一张)——维克托爸爸获得世锦赛青年组金牌的一张。按照勇利爸爸的自述,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维克托爸爸的时候,从此就一头栽入了“维克托”这个深坑中再也出不来。


不过说实话,那时候的维克托爸爸真的超美的,尤其是那一头漂亮的如同银河的缎子般的长发。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勇利爸爸对维克托爸爸剪头发一事耿耿于怀几十年了。


等等,长发!娜塔莉亚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但这一举动还是没能惊醒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勇利,反倒是把趴在沙发旁的马卡钦二世吓了一跳。这只棕毛的巨型贵宾犬抬起头,目光不断在自家主人和小主人身上来回扫过。虽然依旧优雅地趴在沙发旁,但某犬内心估计早就开起了论坛帖:#继我家主人后我家小主人也疯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发现问题后的尖叫并没有出口就被娜塔莉亚用双手捂住并成功堵了回去,她决定今天晚上跟她的教练老爹维克托好好谈谈这个问题。


 


晚饭很丰盛,但马上要迎接大奖赛成年组的娜塔莉亚却不能多吃。继承了勇利爸爸过人的体力却也被迫该死的遗传了爱发胖的体质,天天看到同组的女孩子一天吃好几个冰淇淋都没有长肉的娜塔莉亚现在只想把自己埋在菜盘子里。


匆匆将属于自己的菜肴一扫而空的娜塔莉亚有点沮丧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但一想到之后的计划她又有些雀跃。要说性格,她和维克托的性格还是相当类似的,都是希望给予人惊喜的那一种。这次也不例外,只不过对象由冰场外的观众换成了自家的勇利爸爸。


不过说真的,自己和维恰爸爸还真不是一点相像啊。娜塔莉亚窝在小床上看着相册里的自己暗叹道。平时没有对比倒从不在意,现在拿着照片细细对比才发现——除了发色不一样外,抱着维恰爸爸的自己就像维克托的一个小翻版,连那张心形嘴都一模一样。


这样大概就能解释勇利目光中复杂的情感了——他在透过自己看16岁的维克托。当然不是光虹叔叔那不靠谱的解释,什么“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这种。勇利爸爸上辈子的情人肯定还是维克托爸爸,娜塔莉亚这么坚定不移地相信着。


外面传来收拾餐盘的声音,再然后是电视中的声音戛然而止,马卡钦二世微弱的呜呜声,随即一切又归于平静。吃完饭的勇利爸爸和维恰爸爸会选择洗澡(一般都是勇利爸爸先洗,这段时间的维恰爸爸则会在书房中为学员们编舞并改动跳跃结构),然后维恰爸爸和勇利爸爸会一同在床上讨论学生们的花样滑冰应该如何改进等一系列问题。


娜塔莉亚掐着表算了一下,决定直接到书房去找维恰爸爸商量一下这个“惊喜”。


扣门确认维恰爸爸尚在书房的娜塔莉亚像是做贼一样溜进书房并小心翼翼地关上门——其实她大可不必这么做,淋浴中的勇利听不到这么细微的声音——但这一反常的举动却是搞得维克托有些哭笑不得。


“怎么了,我的娜塔?”维克托指了指旁边的小沙发,示意娜塔莉亚坐下了好好谈。


“维恰爸爸,我想与你聊聊有关大奖赛自由滑的问题。”娜塔莉亚眨了眨她那漂亮的蓝眼睛,“我想送给勇利爸爸一个惊喜。”


 


勇利也不知道今晚的维克托是怎么了,看学生练习的视频脸上都能笑出花了。维克托是比勇利更为苛刻的教练,在指导学生时基本不会露出笑容,更别提这种脸上能笑出皱纹的这种。相信勇利的判断,这个维持了很久的笑容是真心的。


“维恰,发生了什么?你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勇利耐不住心下膨胀的疑问,先一步问出了声。


“哦,亲爱的,我只是想到娜塔马上要参加成人组的大奖赛罢了。”维克托笑意盈盈地看着勇利,唇角边的弧度更加明显。


“然后?” 这不过只是陈述了一个事实而已,相反,勇利倒是很紧张。


“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娜塔拿到金牌站在最高领奖台的样子了。”维克托说着就把勇利搂抱在怀中。


“可是……”


“没有可是。”维克托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家的勇利怎么还是那么没有信心,原来是自卑,现在又开始担心自家的冰上新星,“你是不相信娜塔还是不相信我?”


“我知道维克托你的编舞万无一失。但娜塔她……会不会紧张?”


“放心吧,她马上就能从我们的小公主蜕变为‘冰上的女王’了,,相信我。我有做过什么错误的预测吗?”


“没有。”


“那不就得了。睡觉吧勇利,明天还得早起。”


“晚安,维克托。”


“晚安,我的睡美人。”


 


就像维克托所说,娜塔莉亚一路过关斩将,顺利拿到法国站、加拿大站一枚金牌一枚银牌后进入大赛总决赛。而且巧的是,今年的大奖赛居然安排在保加利亚,索菲亚。与维克托爸爸第一次迷住勇利爸爸的比赛场地一样。


“看起来这次连老天都希望我们能成功呢。是吧,维恰爸爸?”娜塔莉亚趁着勇利上厕所的空档,隔着走廊与父亲说起了话。表面上是希望自己能夺冠,但这句话中包涵的深意只有这两人心知肚明。连坐在娜塔莉亚身边的教练米拉都搞不清楚其中的弯弯绕绕。


“那你还不加油?”维克托笑嗔。


“我会的。”娜塔莉亚不服气地做了个鬼脸,戴上眼罩就开始睡觉了。


 


原本以为这场比赛娜塔莉亚有维克托和勇利两个人带着会相安无事的,结果到了大奖赛决赛的自由滑还真出了问题。带着男子成年组的现瑞士总教练克里斯本着来见见老朋友的心情溜到女子组观看比赛,却在练习场边意外地见到了两个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样的教练——勇利和米拉。


“勇利,维克托不在你身边吗?这可真是少见。”似乎已经被维克托拒绝习惯了,一向骚扰勇利成瘾的克里斯这回也只是搭上勇利的肩膀。


“啊,克里斯啊。”原本兴奋的升调在目光接触到克里斯的脸颊后顿时变成了降调。克里斯不解地摸了摸依旧帅气不减当年的脸。就算是老熟人,也不至于语气转变这么快吧,怎么感觉他被嫌弃了?


“对了,克里斯你有没有看到维克托和娜塔莉亚?”突然想到什么,勇利的眼中又闪过期盼的光。


“你家那位小公主?她热身时没出场吗?”这回轮到克里斯发问了,他知道娜塔莉亚有才气也有一定的傲气,虽然这是她应有的气势,但再怎么说她还是个循规蹈矩的孩子,再怎么把比赛当儿戏,该过的流程该有的步骤她还是会以最完美的姿态完成。


“那可怎么办?今天一大早维克托和娜塔莉亚两人就不见了,打电话都打不通。”米拉也是急出了一身冷汗,哪怕她知道是维克托带着娜塔莉亚也不能放下心来。这可是娜塔莉亚成年组的首战,她可不希望出现丝毫差错。


“老天,第六名上场了。”勇利低叹了一声,“我再去和维克托打个电话。”


 


谢天谢地,维克托带着娜塔莉亚在第四位选手上场时赶到了现场。面对着勇利和米拉两个人的怒吼,这一大一小顶着相似的嬉皮笑脸,试图蒙混过关。米拉现在终于能理解雅科夫老教练的感受了:怎么娜塔莉亚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跟她那个笨蛋老爹学了个十成十?


“好了,也快到你的场次了,把那帽子给我去换衣服吧。”米拉说着就准备拿走娜塔莉亚头顶的贝雷帽。说真的,这种把头发全部塞在帽子里的做法实在有失美感,真不知道时尚达人维克托怎么忍得下让自己女儿穿的,如此不搭。


“我不!”娜塔莉亚反常地低头,并用双手抓着帽檐向下压,生怕米拉直接上手夺了她的帽子。一面这么强硬地拒绝着,娜塔莉亚一面缩到维克托身后,用手肘推着他,示意他赶快为自己解围。


“好吧好吧,不要对小孩子那么凶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对吧勇利?走吧,算算时间,马上就要轮到娜塔上场了。现在还是让她和她的教练一起吧,我们去看台上。”维克托被女儿的手肘抵得实在没法,只得上前一步拉住勇利的手臂,半诱哄半强迫地把面色依旧不善的勇利“扛”到看台上。


勇利很快涨红了脸,说教对象也由娜塔莉亚转到了维克托。故意站在远处的娜塔莉亚有些听不清两人的对话,只能勉强辨认出一句“都是你惯出来的”。


好好好,我的错。娜塔莉亚翻着白眼,她平时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吧,勇利爸爸的评价太伤人了。再说维恰爸爸的谎言也太拙劣了,那短节目第三名连分数都还没出呢!


这么想着,她反倒是没了赛前的紧张(虽然她本来就不那么紧张)。掏出手机和耳机后就把碍事的棕色大衣交给米拉保管,系好冰鞋的她裹上俄罗斯队队服就开始梳理起自由滑的编舞。深知娜塔莉亚习惯的米拉也没再说什么,任由这个小家伙沉浸在音乐的世界。


 


“好的,那么接下来上场的就是短节目排名第一的娜塔莉亚·维克托诺夫娜·尼基福罗娃,16岁,曲目是《Kolegova》。说来这次是她首次出战成人组大奖赛,俄罗斯队对她寄予了很大的期望。”


“她本赛季的主题是‘家人’,而塑娜塔莉亚选手这次的自由滑有致敬已退役的俄罗斯花样滑冰帝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青年组自由滑节目……”


解说员的额声音出现了一丝停顿,但无论是坐在比赛场外的观众还是蹲在自己电视前看直播的花样滑冰迷们却都无暇关心这个问题了。场中央的娜塔莉亚一头漂亮的银发束成马尾,身上穿的还是维克托和勇利都穿过并上了赛场的考斯滕——那件黑色的、左肩上镶有亮片的考斯滕(当然,这是件女式考斯滕)。


看到女儿上场的勇利不由自主地屏住呼吸,心跳声却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响,甚至盖过了满场的尖叫与欢呼。他不知道颤抖的双手是什么时候捂上嘴唇,更不知道通红的眼中什么时候盛满了激动的泪水。他唯一知道的是,当维克托宽厚的手掌包裹起自己的右手时,他早已泪流满面。


没人知道16岁的维克托对勇利有多大意义,与他相爱多年的维克托没有亲身参与那段时光,与他同甘共苦的好友披集不能理解他爱得有多深刻。那个闪耀在冰场的精灵堪比他人生中的第二个太阳——第一个带给他光明,第二个给予他希望与梦想。他是勇利精神的顶梁柱,是他花样滑冰生涯的世界之光。


16岁的维克托重生了 ,他重新在冰面上绽放光彩,而不是在一次次的电视重播中或是在人们回忆中逐渐僵直,成为一个符号的代名词。


虽说尽力模仿维克托爸爸的滑行,但作为女单选手的娜塔莉亚还是在此次滑行中减少了四周跳,增加了燕式步和贝尔曼旋转以展现女性花样滑冰运动员的魅力。纵然知道娜塔莉亚根本不畏惧跳四周跳而导致的体力透支问题,维克托还是以娜塔莉亚接近转型期为由拒绝了她。


最后一个跳跃是菲利普四周跳(4F),这一动作无形中又与她的另一位父亲胜生勇利的自由滑《yuri on ice》重合在一起。一首曲子,致敬冰面上的两位传奇,同时也紧紧扣住“家人”这一主题,这在花样滑冰史上也是少见的壮举。


“这就是我们送给你的惊喜,喜欢吗?”一曲终了,大屏幕上也开始重播娜塔莉亚滑冰的慢动作,维克托亲吻着勇利无名指上的戒指,笑着问眼前这个哭成泪人的恋人道。


“这是我这几年收到的,最好的惊喜了。”啜泣中的勇利断断续续地回答着,不时还因为打着哭嗝而停止说话。


收到令人满意的答复,维克托直接笑眯了眼,将勇利抖动着的、毛茸茸的小脑袋按在了胸口。


 


毫无悬念地,娜塔莉亚拿到了金牌,也迎来了足够闪瞎眼的闪光灯和各种长枪短炮。等恼人的记者们最终散去,娜塔莉亚才看到在冰场边缘等候自己多时的家人。


果真,勇利爸爸的眼睛都哭成粉桃子了。娜塔莉亚极不负责任地把捧花甩给自家教练就冲着面前的两人冲去。


“娜塔莉亚,你那头发怎么回事?”带着浓重鼻音的问话阻止了娜塔莉亚的下一步行动,但没意识到勇利语气不对的娜塔莉亚则是邀功似的仰起头:“我染成这个颜色的。怎么样?像不像维恰爸爸?”


“我记得我有说过染发对头发很不好让你不要过早染头发的呢?”娜塔莉亚的表情顿时僵住了,她当然记得,她当时还做了保证的。


“还有你维恰。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太宠着娜塔莉亚,你的保证呢?”矛头又指向了还未来得及敛起笑容的维克托。


就这样,前日本一哥直接在比赛场地上对着前花样滑冰帝王及现役冰上女王开始了关于护发等一系列问题的暴风雨式教导。而对面的两只银毛小脑袋则是一上一下点的跟鸡啄米没什么区别,脸上的表情也是无奈地挎着,等待着教导快点结束。


“不过,”结束了说教的勇利搂过面前两人的肩膀,露出和煦的微笑,“这是我最近收到的最好的惊喜了。”


“谢谢你们。”


“为我圆了这个梦。”


 


结果回到俄罗斯的第二天娜塔莉亚就被吃干醋的维恰爸爸拖到发廊重新染回了黑发。


                                                     -END-


==============================================


下一章有小毛子和奥总的儿子出现!!!【高亮】




家庭组系列文,与伤病组基本是同时产生的


现在更文也基本是这两个系列交叉着写


因为本人很懒,所以这两个系列我会根据大家的喜欢程度更新(希望大家在评论区多多评论)


在此放上伤病组系列的第一篇文:【维勇】腰伤(伤病组系列文)






欢迎捉虫和评论



评论

热度(232)

  1. 樱飞雪土豆三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