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胜生勇利拍了个广告

Juuuli_:

※原背景基础上同居后设定


※相互吃醋很可爱啊www


 


 


 


 


 


 


 


 


  “勇利,这个是怎么回事?”


 


  出门买食材的勇利打开家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家教练一脸严肃地靠在玄关的墙壁上,手里还晃着一张类似宣传单一样的纸,向勇利示意着让他心情糟糕的罪魁祸首。


 


  “嗯?什么?”勇利不在意地放下手上的两个大购物袋,不紧不慢地扶着鞋柜脱下脚上的运动鞋。


 


  “这个!勇利!这个!”维克托突然发起脾气来,向勇利的方向迈出了一步,用手指指着纸张凑到勇利面前。


 


  “等等……维克托!”勇利扶了一下被维克托碰歪的眼镜,“你有那么近反而看不见啦!”


 


  勇利伸出手推了两下维克托,让他和自己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好的,我现在要立刻把这些冰激凌放到冰箱去,不然它会化掉——那样尤里可饶不了我,你知道的,维恰。”


 


  勇利穿好拖鞋后再次提起那两个似乎把超市的冰激凌都各买了一种的大袋子,“有什么事情去客厅等我一下,好吗?我马上过来。”说着绕过了维克托,左拐到了厨房去。


 


  当然他没有看见维克托鼓起两边腮帮子一脸不满的表情。


 


 


 


  


  “维恰?你在生什么气?”勇利走回客厅时,维克托正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


 


  “……”


 


  “话说回来刚刚那张纸是……”勇利环顾了一下维克托四周,果然发现了被放在桌子上的纸张。


 


  “噢,这不是我上周去拍的广告吗?它是刚刚送到的吗?”勇利走到桌子前,拿起那张广告纸端详了一下。其实与其说是广告纸,那张其实是被寄到尼基福罗夫家的一份文件里的其中一个部分,而这份文件也就是给勇利的广告的反馈,而他手里的,就是将会被用到市面上的照片。


 


  勇利抬头看着维克托,“所以?你在生什么气?”


 


  “……”维克托·我就是不说·尼基福罗夫。


 


  “噢,我记得我已经告诉过你我要去拍广告了对吗?”


 


  维克托思考了两秒,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嗯……当天也是你亲自送我去,然后我拍完后接我回来的对吗?”


 


  点头。


 


  “然后你还要我补偿你,因为你宝贵的休息时间里我没有陪你,我还带上你去吃了你喜欢的料理,噢,我记得我可没有带上尤里。”


 


  继续点头。


 


  “不过最重要的是我可是询问过你的意见后才去接的广告哦亲爱的?”


 


  勇利看到维克托愣了愣,很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孩子气的样子让勇利觉得有点好笑。


 


  “所以?我究竟哪里做得不对吗?维,恰?”


 


  勇利逼近维克托,弯下腰去把脸凑近维克托,到鼻尖相贴的距离时停下,看进那双湛蓝的眼睛。


 


  嘿勇利知道这可以对付维克托的绝招,除了舔唇以外的,不过那一招可不能在这个时候用。


 


  在维克托皱起眉头回盯毫不动摇的勇利的时候,勇利似乎看到他额头上冒出的冷汗。


 


  果不其然,不过十秒维克托就缴械投降。


 


  “勇利!”维克托用手捂住了脸。


 


  “哈哈,维恰,你输了哦。所以不许生气了,告诉我怎么了?”勇利掰开了维克托捂住眼睛的手指。


 


  勇利在逼近维克托的时候不自觉地就坐到了维克托腿上,而维克托现在却伸出手要去够到桌子上的照片,只能扶着勇利的肩膀不让他往后倒,得益于花滑运动员优秀的身体素质,两人以一种奇妙的姿势成功把照片拿到手中。


 


  “就是这张照片!”


 


  “有什么不对吗?”勇利歪了歪头。


 


  “……你不是去拍面向十几岁孩子的棒棒糖广告吗?!?!”


 


  “是啊!这里不是写了吗!”


 


  “那为什么要伸舌头啊!!”


 


  “…………哈?”勇利一脸莫名其妙。


 


  “为什么要伸舌头啊!!!”维克托提高了音量。


 


  “不用重复我听得到维恰!”勇利觉得耳膜要炸了。


  


  勇利回过神,看到维克托一脸委屈要哭的模样。


 


  “那什么……棒棒糖不是要舔吗?伸舌头很正常吧?”


 


  “才不是!这是摄影师要你做的吗?告诉我他的名字我现在就去找律师……”


 


  “等等维恰给我冷静下来!”勇利借着姿势的优势死死地压着维克托,并向后一甩手把桌子上的维克托的手机拨到他够不到的地方。


 


  “的确这是他要求我做的,但是我觉得这没有什么不妥啊?”


 


  “勇利!噢老天这非常不妥!非常糟糕!”


 


  “所以你在意的是我伸了舌头?为什么?”


 


  “因为这样的勇利很色/情!!!”


 


  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维克托看着勇利的脸渐渐变得没有表情,看着他慢慢地从自己身上下来,走到了卧室,一阵混乱的翻箱倒柜声音后,他看到勇利拿着几个盒子和差不多的纸张出来。


 


  直到勇利把他放到了桌子上时,维克托才知道那是几个男性内裤的包装盒,底下是珠宝或汽车或什么乱七八糟的护肤品广告,当然,都是他代言的。


 


  “勇利……?”


  


  “告诉我维克托,”勇利把自己的棒棒糖广告放在左侧,把为维克托的广告放在右侧,“哪边,比较色/情?”


 


  “当然是勇利的比较H啊!”


 


  “说什么傻话!怎么说都是维克托的吧!”勇利涨红了脸,“H的那个是维克托吧!哪个人会想到那个方面啊!”


 


  “接到的都是帅气的服装广告,又或者是面向女孩子的护肤品化妆品,又或者是昂贵的宝石……连拍长谷津的旅游广告都那么有倾向性!该找律师和你导演和摄影师谈话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虽然以前很喜欢维克托拍的广告杂志,像个傻瓜一样每一样都去收集起来当作宝贝,但是想到现在有更多的人做着我当年做的事情,我就一点也不愿意啊!”


 


  “勇利……”


 


  维克托看着一口气说了一串话而微微喘气的勇利,心里突然冷静了下来,他凑过去亲了亲勇利的鼻尖,摘下了勇利的眼镜,看向那双棕红色的眼睛。


 


  “勇利……想不到你那么H呢……”


 


  “什……?!”


 


  “嘘——”维克托把食指抵在勇利的唇上,“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可想不到这些哦……他们可是会因为看到我的广告而开心地手舞足蹈,而不是像勇利一样吃闷醋。”


 


  “我,我……”


 


  “但是还是不行哦,虽然很可爱,但是伸舌头什么的,我一个人看到就好了。”


 


  “维……!!”


 


  勇利突然被维克托吻住,感受到对方的舌头舔舐过自己口腔的每一处。


 


  “伸舌头的地方,只要用在这里就好了哦,勇利~”


 


  “……H变态维克托。”


 


  “嗯?你说什么?”


 


  “……没什么。”


  


  维克托一把把勇利拦进怀里,“呀~想不到勇利这么介意啊~太好了我以为勇利真的对这些广告没有一点——意见呢!我很开心哦。”


 


  “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生气了吧?”


 


  “不对……这是你太敏感了吧?”


 


  “不敏感难道要等到勇利被抢走后才敏感吗?”


 


  “才不会被抢走好吗!”


  


  “当然我也不会被抢走哦。”


  


  勇利埋进了维克托的颈窝里,“……以后要拍广告,照片要先通过我同意。”


 


  “好好。”


 


  勇利没有再说话,维克托握起勇利垂在一旁的手,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呐,勇利。”维克托的语气里藏着笑意,“我们一起去接一单广告吧,最近发到我邮箱里的。”


 


  勇利离开了维克托的颈窝,看着笑起来的维克托,“什么广告?”


 


  维克托把勇利的手抬到唇前,亲吻了一下那枚闪闪发光的戒指。


 


  “婚戒广告。”


 


 


END



评论

热度(303)

  1. 樱飞雪Juuuli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