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我们的胜生勇利先生有话说(4)

白嫖大队懒癌🐷:

/夫勇妻维/


永远维勇/


r18与我同在/


ooc与我同在


——————————


勇利是晚上醒的,婚礼是在中午举办的,而自己则是莫名其妙醉倒后直接睡到了下午。


“才喝一杯就成这样……”勇利头并不痛,因为“只是一杯红酒”而已,他突然发现自己连衣服都换好了,只好直接穿好拖鞋出了房间。


客厅里维克托正半躺在沙发上,半眯着双眼昏昏欲睡,手里握着遥控器对着电视有一下没一下的按着,还有——同样睡在沙发上的一条大狗。


那条大狗在看见勇利的一瞬间突然跳起来就往勇利这边跑,于是勇利就这样眼睁睁地看见这条大狗莫名其妙地甩着耳朵奔跑着猛的扑到自己怀里。


“等……”连话都没来得及说的勇利就这样被扑倒然后舔了一脸口水。


“马卡钦~你怎么能把我丈夫的初吻夺取呢!”维克托在看见勇利的一瞬间打起了精神,此刻以半撒娇肉麻的语气把大狗给抱了起来,于是勇利总算得救了。


勇利慌慌张张地抹了一把脸,站了起来:“原来是你家的狗吗?”


“什么我家的,是我们家的哦~”维克托就像卖乖一样笑了起来,放下狗后伸出手捏住了勇利的脸颊往外扯:“勇利快去洗个脸吧,就算是马卡钦的口水我也不是很乐意哦~”


开玩笑,刚结婚就被自己家的狗夺去了一个第一次,谁乐意,况且结婚的是他维克托不是马卡钦,别以为维克托没看到马卡钦已经舔掉了勇利嘴边的涎水痕迹。


勇利扯开他的手,转身进了洗手间:“肯定要洗的啦,我今天要去上班。”说完勇利还不自在地搓了搓手。


完了骗人的勇利也好可爱。


维克托脸上一副纯洁笑容,心底已经泛起万丈狂澜,他在俄罗斯日本呆这么多年,俄罗斯小姐姐都是一些彪悍的女孩子,日本小女孩似乎都太扭扭捏捏,不过这个勇利倒是让他大开眼界。


维克托正很努力地压下扑过去咬一口勇利脸蛋以及狠狠抱在怀里揉他脸蛋
的想法。


就跟养了个小孩儿一样可爱。


“是吗?那我可以去吗?”


“不行,我要做手术!”勇利很毅然副拒绝了,他已经快要破功编不下去了,开玩笑,今天他压根不用上班,他只是想先躲一躲家里这个人而已。


“勇利刚刚说话的时候没有脸红哎,是不是已经适应了?”然而维克托很快地转移了话题,意料之内的勇利的确被转去的注意力,他连忙捂住脸,脸颊才开始布上红晕。


“好啦好啦,快收拾收拾出去吧。”玩够了的维克托抱起马卡钦亲切地叮嘱,“要早点回来哦~”


“……”勇利为什么会有一种维克托不是结婚而是养了个孩子的既视感。


爸爸妈妈出去玩了,隔壁邻居美奈子小姐似乎和他们很聊得来,如果勇利也出去了的话,维克托怎么办?


“你身边有钱吗?”勇利问了问,“可以稍微去外面玩会儿。”


“真的吗!?哇哦勇利你真好~我还以为我真的要像一个妻子一样在家里做饭洗衣什么的呢~”维克托那一瞬间变成桃心嘴的幸福表情惹的勇利有些无奈,只好交代出了自己的银行卡:“请别用太多,我的积蓄……”


积蓄不多……


“okok~”维克托一边接过银行卡一边答应着,然后突然抓住勇利的手把人拉到怀里就在额头上啵了一口,低声沉语,“勇利真是温柔。”


“什……什么啊!”勇利在那个轻飘飘的吻落在额头上后,整张脸都开始通红,他慌慌张张地推开维克托,拿起自己的包就同手同脚不自在地往外边跑,“我出门了!”


维克托笑眯眯地看着勇利的背影,似乎很满意,转头看见了马卡钦那只有一个球的小尾巴正在左右快速地摇晃,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眼睛发亮:“马卡钦也去吧!还没好好玩过东京呢!”


勇利的老家是乌托邦,爸爸妈妈自然也住在那里,因为结婚的关系今天爸爸妈妈来了东京,但是他们家里是开温泉饭店的,估摸着明天就差不多要走了,于是勇利突然有点后悔。


不应该喝醉的,要好好陪陪他们的……


不过也没办法了,现在他们出去玩了,他为了躲避自己的“爱妻”,也只好先跑到医院去。


“啊嘞?勇利?”刚进办公室自己的好友披集就一脸疑惑地盯着勇利,“今天不是结婚,要休息的嘛?”


惨了,忘记披集今天也值班。


“啊……那个……她……她说要和朋友出去玩,晚上再回来。”勇利不自在地扯了个谎,伸出手指挠了挠后脑勺,特别尴尬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什么嘛,都是夫妻了,大婚的时候妻子去哪你得跟着丫~勇利的情商有点危险呐。”听到这种理由的披集居然还信了,不过好在这家伙神经应该比较粗,勇利这么想着,道:“让我值一晚上的班吧。”


“如果家里的小娇妻不会生气的话,都可以哦~”猛然门外传来一道清新的女声,办公室里的几个人包括勇利披集也一并望去。


“啊,优子来啦。”披集伸出手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


“她不会生气的啦。”勇利摆摆手,腼腆地笑着,“有什么手术的话也可以让我帮忙的。”


“不行,今天你只能待到十二点。”然而优子很决绝的下达的命令,脖间挂着的“副院长”牌子似乎完美诠释了今天的勇利或许无法在医院过夜。


“是……”勇利叹了口气,直接趴在了桌上。


估摸着是十一点多的时候,由于自己的班有人替换,因此在桌上嗑了两个小时半瓜子的勇利突然听别人说有人要找自己。


“诶?是谁?”


“叫什么……维克托?”


“……”勇利一下子坐了起来,“在哪?”


“在楼下大厅的沙发上坐着……”对方眨巴眨巴眼睛。


勇利满脸黑线地打开办公室门出去,满脑子浆糊的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连走路的时候都摇摇晃晃差点摔倒。


他是怎么来的啊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这的啊到底要干嘛啊……


然而等勇利要大厅后,沙发上只坐着一个人,并不是维克托。

评论

热度(38)

  1. 樱飞雪期望支持的洛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