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无题(2)

墨戏子:

·失踪人口回归


·看了第九话猛摔键盘,我还写什么同人!


·你们为什么不去结婚!九块钱我来出!


·从8点写道2点,除了我也没谁了


  


       


       勇利和维克多走到冰场外时,勇利身上浓郁的信息素已经被他完美的隐藏起来了,就像他所说的,他只为维克多一人而舞。


       但是勇利却没有收起他的Eros,微红的脸颊衬的他的肌肤更加柔滑,饱满又姣好的嘴唇泛着诱人的水光。


       明明是Bate的气息,却像是一块强力的磁石,引得无数Alpha注目


       维克多搂着勇利的腰,一边暗自不爽,散发着强烈的信息素赶跑那些不怀好意的外来者,一边思酌着等几天后勇利的发情期到了就要个孩子吧。毕竟,这样的勇利,让维克多心里隐隐的不安。


        到他们上场了,在观众们热烈沸腾的欢呼声中,二人相视一笑,十指相扣着滑入冰场中央,举起相扣的手掌一起向观众致意,而这个举动让全场噤了声,观众们总觉得将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他们在场中站定,勇利在维克多前面站定,抬起头,魅惑的笑,原先收起来的信息素一下子迸溅开来,在冰场上蔓延,维克多的信息素也释放开来,和勇利的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这一下子振奋了所有观众的心,欢呼和尖叫瞬间充满了整个体育馆。


       熟悉的音乐响起,勇利诱惑着他的爱人,引诱着爱人的视线随着自己的手指一点点的,滑过自己妖娆的曲线,从隐约露出肌肤的胸膛,到软若无骨却又柔韧的腰肢,一寸寸向下,掠过最隐秘却最诱人的领域,滑至挺翘而圆润饱满的臀部,再回到自己的面庞上。纤长的手指仿佛带着魔力,将爱人的视线一寸寸地点燃,直到燃起熊熊烈火。


       不少女性观众涨红了脸,兴奋地尖叫着捂住自己的眼睛,不少的alpha的视线也像是被胶水黏在了勇利的身上,怎么也移不开了。


       而勇利只把目光汇聚在维克多一人身上,至始至终,他想要诱惑的,想要与其做爱的,只有面前的维克多一人。


       于是,他色气的舔舔自己的唇,朝维克多送去一个极具挑逗的的飞吻,随即向后滑去。


       维克多的眼眸深沉了几分,他失笑着摸摸自己的唇,然后随着勇利的方向快速滑去。或许是勇利的故意,维克多一下子便滑至勇利身边,握住了对方的手,拉到自己怀里,蜻蜓点水般的在他唇上留下一吻,然后又放开,只是这短短的一瞬,二人的呼吸已在同一条频率上了。


        而同一时间,场馆内的尖叫声又上了一个八度,并且,红色粘稠的不明液体沾满了椅子和栏杆。


       冰场上的两人依然以超高的同步率滑着充满性欲的步伐,华丽的接续步后是双人同步的联合旋转,因为番的原因,他们的旋转就像是一个人和他的影子一样整齐,同起同落。


       虽然这不是维勇的第一次双滑,但如此高的同步率还是让很多人惊艳并且为之啧啧赞叹的。


       结束了旋转的维克多扶住了勇利的腰,在场的观众凝神注视着,期待着接下来的捻转或是抛跳,在维克多和勇利的节目里,除了衔接和内容上的亮点,最有看头的就是他俩的捻转和抛跳。


       至于为什么,一个可能是因为他们抛跳和捻转接近零失误的辉煌,另一个原因,用众多女性观众特别是被称为“腐女”的广大群众的话来说就是,捻转是最能体现维克多男友力的一个动作,而抛跳则体现出勇利的帅气。


       与此同时,维克多感到手心里的肌肉有些僵硬,他知道勇利有些紧张。于是他微微低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不用担心,勇利,你是最棒的。相信你,也相信我。”


       自己alpha低沉磁性又温柔的声音如清流汇入心底,让勇利本因发烧有些迷糊的大脑清醒了不少,他坚定的点点头。


       于是,像平日里一样,维克多轻松地抛起勇利,注视着勇利在空中旋转了四周后再将其稳稳接住,稳稳地放在冰面上,在勇利干脆利落的单足后外刃落冰的同时单足滑出。捻转四周,完美完成。


       观众席上响起热烈的掌声。


      但是勇利已经没办法估计到这些了,他的小腹在完成第一组托举后隐隐犯痛,周身的信息素也随之有些紊乱。


      “勇利,没事吧?”维克多第一时间感到自己omega的不对劲,看见对方稍显虚弱的神色,维克多焦急的小声问道。


        勇利朝他笑笑,示意自己没关系,并按照原编舞将腿搭在维克多的肩上,二人同时踩着燕式步滑行,随后勇利转过身面对着维克多向后做出燕式步。维克多有些后悔答应勇利继续参赛,但此时已不能反悔,一想到接下来的难度,维克多不禁为他担心,而此时在赛中,他只能在正面对着勇利的时候,吻吻他的唇表示安慰。


       随着音乐节奏的加快,他们即将进入第一个高潮。而两人交融的信息素也越来越强烈,勇利和维克多同时发力,维克多将勇利高高抛起,勇利在半空中旋转3周后平稳落地,点冰干脆利落,抛三周跳,无失误完成!


       观众席上尖叫声连绵不断。


      而冰场上的二人却像是在享受第一次高潮后的平静,柔和的难度较低的托举,缓缓的螺旋转,观众们收到了他们的影响,也渐渐平静下来。


       但是下一秒,二人似乎又进入了第二次高潮的前戏,两具完美的身体紧贴在一起,轻轻摩挲着彼此,维克多的手在勇利腰与臀的交界处色情的抚摸,而勇利也挑逗性的勾勾维克多的下颚,嘴角噙着一抹要人魂魄的魅笑,脸颊上泛起一片迷人的粉红,引得男人微微出了神,自己便在此时从他的怀抱里滑了出去。


       维克多却没有去追随他,两个人在下一秒便默契十足的完成了后外点冰四周跳和后外点冰三周跳的联合,跳跃不仅同起同落,并且·点冰都十分干净,没有一个人出差错。


      当观众还没反应过来时,二人已经重新贴在一起了。而此时,勇利的小腹越来越疼,他迷糊的大脑已经十分迟钝了,他没法再注意观众的反应了,模糊的视线里只能看见维克多冰蓝色的眼眸和银色的发。他有些痴迷的望着男人的面容,看见男人朝自己温柔的笑。


      他的心里像是一根弦被拨动,泛起说不清的感觉。


      神啊,我不知道这个身体还能撑多久,但请你一定让我,能够和维克多滑完这一场,我想和维克多一起站在世界的最中央。


       “勇利,要上了哦!”维克多扶住勇利的腰,伏在他耳边说。


         勇利点点头,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接下来是,抛四周跳!


         勇利在空中快速的旋转,稳稳当当的落地,完美地落成了抛四周跳,紧接而来的拉索托举,同步率百分百的阿克塞尔三周跳将气氛推上了巅峰。


       观众席像是被点燃般的沸腾,掌声和尖叫声如排山倒海而来,经久不息。


       维克多和勇利粗喘着紧紧拥抱,勇利心满意足地摊在维克多怀里,刚想说什么却被腹部瞬间放大的疼痛煞白了脸,冷汗沾湿了他的衣领。


       勇利周身突然乱掉的信息素吓了维克多一跳,他赶紧去看自家omega的情况,只看见勇利疼的皱成一团的脸,和紧紧抓着自己衣服的手指。“勇利!勇利!”他唤了两声,可勇利已经没有力气回答。维克多的心跳漏了一拍,他急忙抱着勇利跑出冰场,直接穿着冰鞋就跑走了。


       场内原本振奋的氛围瞬间凝固,还在欢呼的观众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茫然地看着维克多像是火烧眉睫似的跑了出去。


       的确是十万火急的维克多半路被不语拦了下来,不语替勇利看了看,把了把脉后,神情有些说不出的,对,说不出。


      “维克多,勇利最近有没有嗜睡,爱吃酸或者辣,闻到腥气就想吐的状况?”不语十分认真严肃地问维克多,心里想到:我刚刚替勇利诊出了喜脉,应该是准的吧……、


       事关勇利,虽然维克多不明白不语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但他依然仔细回想着,"勇利前一段时间确实要比以前贪睡许多,也爱上了青皮橘子。不过,你问这些干什么?这跟勇利有什么关系吗?"


       不语看着那双澄澈的蓝眼睛,忍不住扶额道:“当然有关系了,维克多·尼基福罗夫,现在我郑重的恭喜你,你要当爸爸了。”


        “哈?”



评论

热度(145)

  1. 樱飞雪墨城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