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宠物法则50条 乱入番外 1.

A朔:

乱入番外1. 披集的意外发现

披集发现他的同事——外科实习医生胜生勇利最近发生了一些变化。
勇利是一个安静呆萌的男人,不,应该说男孩儿更贴切一些,因为那张娃娃脸根本不会让人把他和他的年龄准确的对上号,工作认真敬业,虽然偶尔有点小迷糊却无伤大雅,连外科最挑剔的美女主任美奈子老师都对他青睐有加,还有最温柔的护士优子小姐在做问卷调查时填的最喜欢的医生也是勇利,因此披集觉得他的同事兼好友是带着特殊隐藏属性光环的,虽然他自己从来不觉得。
披集也很喜欢勇利这个朋友,因为自从认识勇利之后,不想上的夜班完全可以交给他,爱豆的演唱会再也没有落下一场,狂欢夜什么的也有披集自拍的身影,而且勇利从来没有抱怨一句,反而有时候还微笑着谢谢披集,感谢他给自己多多加班多拿工资的机会。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温和善良还长得可爱的小伙子,却没有什么朋友,更不要说女朋友了,在披集的印象中,勇利似乎一直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和他走得最近的就是自己,可还是停留在普通朋友的阶段,有时候披集感觉应该带着勇利一起踏入一种新的生活,便想邀请他一起去看看演唱会逛逛街,但是都被婉言拒绝,披集感觉勇利可能不太擅长与别人的人际交流,但是他对待病人的时候却又亲切热络,病人都很喜欢这个温柔带着羞涩的外科医生。
不过最近披集却发现那个说话轻声细语从来不会轻易对别人生气的勇利经常拿着手机暴走,甚至有时候拍着桌子吼叫:
“什么?!你倒了一半的洗衣粉?!只是洗两件T恤而已啊?!还有我的衬衫也一起扔进去了?!那个要手洗的啊!”
“好好好放在那里!不要再动了!等我回去再说!”
披集看着勇利,看见他放下手机,一副头疼的样子,嘟囔一句“真是家务白痴”,披集看着他问道:“勇利,你好像很生气啊。”
“还好,没什么大事,”勇利面对披集,又恢复到了平时温和的状态,披集好奇的问道:“刚刚打电话的是谁?是你的朋友?”
姑且算是同居的宠物吧…还有…嗯…那么一点点喜欢的男人吧。
勇利轻咳一声,轻轻点头:“…嗯,是的,是个没什么生活技能的家伙。”
披集站起身,睁大了眼:“没想到勇利居然也会有朋友了!而且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
诶?勇利奇怪的看着他:“…我有朋友很奇怪吗?”
披集认真的点头,竖起食指:“勇利虽然看起来好像很亲切,但是实际上总是给别人一种距离很远的感觉哦,做普通朋友可以,想要深入交往就比较困难。”
勇利看着他,感到一阵不解:“…有吗?”
“可能勇利自己没有察觉,但是就是这样啦,”披集挠了挠短发,笑容开朗灿烂:“不过勇利能有一个好朋友真的太好啦!真好奇是什么样的人啊。”
“…还是不要好奇了,”勇利拿下眼镜,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他啊,就是长了一张好看的脸,其他的技能都没点亮。”
披集对于闲聊的话题一向不会没有放在心上,没想到几天之后真的见到了那个传说中只有一张好看脸蛋的男人,还发现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那天披集难得没有翘了夜班,正好最近这段时间医院重新调整人员分配,住院部也安排了夜班值班医生,勇利便和披集一起搭班值大夜班,结果到了夜里十二点,便有一个银色短发的男人踩着拖鞋来到急诊室:“Yuri~Yuri!”
披集第一次见到维克托,这个外国帅哥长相精致,五官像刀刻一般,线条优美的看不出一点瑕疵,那双蓝色的眼睛盯着自己,奇怪的问道:“勇利不在吗?”
“啊,他在住院部那里,”披集站起身,拿下还在播放摇滚乐的耳机:“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
“有事,很重要的事,”维克托的表情严肃,那双蓝眸眼底沉淀着一股认真,还有让人不容抗拒的气势,披集还想多问一句,优子小姐已经走过来微笑着说道:“是你呀,好巧啊,又找胜生医生抱扎伤口?”
维克托的嘴角勾了勾,摆了一下手臂:“早就已经好了,我来找勇利是有别的事。”
优子小姐对着披集露出温和的笑容:“打电话给勇利吧,这位先生是勇利的朋友。”
朋友?
披集第一个反应就是勇利口中那个“长得好看生活技能全废”的男人。
勇利接到电话之后没几分钟便气喘吁吁的跑到急诊室,看见维克托的时候还在喘息:“维、维克托?”
维克托看见勇利便走过去一把抱住:“勇利~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被温暖的怀抱包裹住,勇利差点透不过气,缓了一会儿才问道:“你怎么会来医院?”
“当然是——想你啦!”维克托抱着勇利下巴蹭着他的额头:“你每次夜班一整晚不在家我都会想你!”
勇利被他蹭得脸色微红,推了推眼镜瞟他一眼:“…说实话。”
维克托的视线余光扫到坐在急诊室的披集,嘴角的笑容十分微妙,披集被那道看似温和实则锐利的视线盯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能拿起杯子尴尬的站起身:“勇、勇利,你来得正好,帮我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去冲、冲杯咖啡。”
看着披集快步离开,勇利把门关起,这才询问坐在凳子上的维克托:“到底怎么了?”
“去便利店买杯面的,”维克托微笑着竖起一根手指:“结果钥匙没有带出来,回不去了。”
…就猜到不会是什么正经事,亏得披集还在电话里面说“你的朋友有很重要的事”,勇利看见他还穿着拖鞋,奇怪的问道:“你是走来的?”维克托微笑着点点头,勇利不由得感到吃惊:“这里离家里很远啊!你走了多久?”
“没有多久啦,”维克托含糊其辞的一带而过,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讨论过多,勇利又问道:“那你的杯面呢?”
“没有买,发现钥匙放在家里我就直接来找你咯。”
勇利疑惑的看着他,总觉得维克托没有说实话,不过这个男人也做不出什么出格的事,便从白大褂的口袋里拿出钥匙递过去:“喏,给你,早点回去睡觉吧。”
维克托没有接过钥匙,而是伸手直接把勇利拉入怀中,一把搂住他的腰,勇利被吓了一跳,低头看着贴在自己胸口的脑袋:“喂,到底怎么了?”
维克托贴着勇利的胸口,搂着他的腰,轻声开口,声音低沉温柔:“我说过了,是真的想勇利,你不在家的时候家里都少了生气。”
勇利低垂着眼睑,心里的那根弦被轻轻拨撩,他伸手抚摸着维克托的银发,嘴角忍不住勾起:“哪有那么夸张,我平时白天不是也上班么,每天都不在家。”
“白天可以做很多其他的事,分散注意力,”维克托搂着勇利的腰,手指不安分的在腰侧轻轻挠了挠:“可是天黑之后,勇利不在家,就会变得很不习惯了。”
腰部是勇利最敏感的部位,每次被触碰到肌肉都仿佛不受控制一般跳动,勇利怕痒的躲开,却被维克托一把抱住坐在他的大腿上动弹不得,气氛瞬间变得暧昧起来,勇利的视线尽量不去注意那张俊美的过分的脸,维克托的食指划过勇利的唇,轻笑着问道:“想不想吸血?今天可是你进食的日子。”
原来今天已经到了进食的日子?勇利愣了愣,猛然发现居然没有那种让人烦躁的焦躁感,听他这么提起,才涌起一股饥饿的感觉,看见勇利的表情,维克托已经明了,揉了一把他的短发:“这是一个好现象,因为平时的血液摄取充足,所以进食的周期也渐渐被拉长,慢慢下去,以后说不定可以不用受时间的束缚自由选择进食时间了。”
“真的可以吗?我还能自己选择吗?”勇利舔了舔唇,眼中闪烁着兴奋的神色,维克托握住他的手,露出温和的笑容:“我们可以试一下这个星期不吃正餐,今天只吃点零食怎么样?”
“零食”指的是少量的鲜血,通常可能只是几口,一开始勇利根本不懂得自我控制,被维克托恫吓过几次之后,现在已经能做到收放自如,往往自己喝了几口之后便主动停止,今天听到维克托提起,勇利有些犹豫,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踌躇不安的开口:“我现在在值班…万一有人过来看到怎么办…”
“放心,我的耳朵很灵的,”维克托偏过头露出侧颈,一段白皙的脖子裸露在勇利的视线中:“如果有人来了我会提醒你的,门也关着呢不是么?”
每次在维克托美味的鲜血诱惑下,勇利总是轻而易举的上钩,他抱住维克托的脖子,小心翼翼靠过去:“那你一定要记得提醒我哦…”
维克托搂着勇利的腰,感受到犬齿轻轻刺入皮肤,只有一点可以忽略不计的轻微刺痛,看来勇利已经对于捕食的行为很熟练,维克托轻拍他的背,动作轻柔,像在哄熟睡的孩子。
披集真的冲了一杯咖啡,站在护士站和优子闲聊,如果没有什么紧急情况的话夜班都是挺清闲的,也没有白天那么拘谨,不过严谨的优子小姐还是提醒道:“披集医生,不可以离开急诊室太久哦。”
“知道啦知道啦,勇利在那里呢,没事的,”披集端着咖啡,凑过去压低声音:“优子小姐,那个男人和勇利住在一起?”
从刚刚无意间听到的对话就能得知两人处在同居的状态,优子小姐正在整理手记,嘴角勾了勾:“我也不是很清楚呢,只知道维克托先生原来是勇利的病人,可能后来成为关系很好的朋友了呢。”
披集喝了一口咖啡,耸了耸肩,直觉的开口:“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那个男人一定不好惹。”
“维克托先生不是普通人。”
诶?披集奇怪的看着她,优子微笑着解释道:“他能走进勇利封闭的内心,成为他的好朋友,很厉害对不对?”
…原来是这个意思…披集哼着歌完全没有多想,端着咖啡杯一看时间不早了,便准备回急诊室,结果走到门口,却停下了脚步。
通往急诊室的楼道里静悄悄的,披集看见门被关起,还在奇怪勇利和他的朋友是不是已经离开,敏锐的耳朵却捕捉到一点奇怪的声音。
他低下头,耳朵贴在急诊室的木门上,果真听见奇怪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披集也说不清这是什么声音,隔着木门只能隐约听见,很微弱,同时还有维克托的说话声响起:
“勇利…好了别吸了…”
片刻后又听见勇利略带着一点黏腻鼻音的声音响起:“等等…就一口、再吸一口…我还想要…”
“你忘记我们说好的么?要适可而止,而且这里还是在医院,你忘了吗?”
勇利的声音明显不情不愿:“…那等回去再说吧。”
“真乖,来,把这里舔干净,要一滴不剩的全部喝下去哦。”
披集彻底石化在原地,手抖的咖啡杯都差点拿不稳。
吸?!
适可而止?!
舔干净?!
一滴不剩?!
再怎么单纯的披集都无法想象两个男人在关上门的急诊室里能吸什么、能舔什么,无数限制级的画面飞入脑海,脑中自动脑补出勇利红着脸伏在那个俊美男人的腿间,男人宽厚的手掌轻轻揉他的黑发,时不时夸奖一句“好孩子”,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披集脚步不稳的退后一步,红着脸捂住鼻子,害怕下一秒鼻血就会喷涌而出,心里震惊不已:
天呐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勇利?!这还是在医院啊能不能收敛一点啊这还让我怎么在急诊室上班呐!!!
可怜的披集快步逃离这个充满情色的地方,哆哆嗦嗦的端着咖啡杯,准备去住院部躲一会儿。
勇利舔掉牙洞之后,擦了擦嘴角,脸色红扑扑的像刚刚采摘的新鲜苹果,维克托露出微笑,食指绕着一绺黑色的短发:“吃饱了吗?”
“…嗯,停下来之后好像就没什么饥饿的感觉了,”勇利站起身,发现时间不早了,便准备赶他回去:“维克托,快点回去吧,我给你零钱叫计程车。”
“还想在这里多陪勇利一会儿呐,吃饱了就要赶我走吗?”
勇利看见他露出这种不符合形象的表情就觉得无可奈何,只能伸出手像抚摸大型宠物一样安抚道:“我很快就回去,马卡钦独自在家也会寂寞的吧?”
维克托叹一口气,又和勇利黏了一会儿才离开医院,勇利一直没有看到披集,终于忍不住去护士站询问:“披集呢?他去冲咖啡怎么还没回来?”
“他去住院部了,说急诊室让给勇利,”优子手撑着下巴,露出微笑:“看得出来勇利和维克托先生的感情很好哦。”
勇利脸色微红,却没有否认:“…嗯,是的。”
直到再一次的白班,披集见到勇利时眼神十分怪异,处处透露着暧昧,他走到勇利面前,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踌躇不安的说道:
“勇利,你放心,那天的事我不会乱说的,还有…注意身体!注意…注意场合!”
说完披集已经脸红不已,匆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留下勇利一个人莫名其妙的站在原地。
勇利:???





——————————————————————————



插了一个小番外,每次遇到披集和尤里奥我恶作剧的心理就会作祟,然后弄出一些让他们不知所措的情节,可能我真的是绅(hen)士(tai)吧🙂


港真我是小天使软萌派别,这个文有五十章,所以,等勇利觉醒之后,性格状态会有改变,当然了日常的状态我还是偏软萌的,至于维恰,我是比较偏温柔加腹黑状态的,后期可能性格状态不会有太大变化(要变也是变得哭唧唧啦…)


我说这些,只是想让大家了解一下我的想法,怎么说呢,写文这个事很奇怪,就是往往可能你想表达的在后面,又不想剧透,所以这就很尴尬了,哪儿哪儿都有问题,对就是这样


明天继续正文,我在想给尤里奥一个什么样的惊艳出场,不不不我这是日常啊还是来一点搞笑的出场好了…

评论

热度(265)

  1. 樱飞雪A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