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宠物法则50条 8.

A朔:

8.第五,要真心对待你的爱宠

勇利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九点,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天空,带着初夏的炎热,他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觉得神清气爽,身体充实无比,走出房间之后看见维克托躺在沙发上,连衣服都没脱就睡着了。
马卡钦叫了一声从维克托的身上跳下来,对着勇利摇尾巴,勇利从冰箱里拿出狗粮,转身看见水池里居然堆着昨天还没洗的盘子,更加疑惑不解:
为什么昨天没有洗盘子就去睡觉了?好像桌子也没有擦干净…
他咬着唇努力想回想,结果发现记忆截止在自己喝了三杯红酒之后,剩下的就没有然后了。
酒?!
勇利的手猛的一哆嗦,马卡钦的狗粮差点掉到地上,天呐!自己居然喝醉了!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给马卡钦弄好早餐,马卡钦欢快的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享受美食,勇利走到沙发边,看着熟睡的维克托,心里总觉得惴惴不安,努力回想发生了什么,却发现什么也回想不起来,隐约闪过几个片段,好像自己…哭了?
勇利捂住脸,感到尴尬不已:糟糕,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哭啊…
勇利叹一口气,看着维克托精致俊美的睡脸,伸出手指轻轻触碰着他的脸颊,食指顺着脸颊下滑,来到他的唇上,勇利想起维克托经常会做食指点唇的动作,明明这么娇气的动作他做起来却从来不会让人觉得女气,反而充满优雅,迷得人晕头转向。
这或许就是长得好看的优势吧…
维克托的眼皮动了动,勇利立刻收回手,紧张的咬着唇,过了片刻后睡着的异国帅哥睁开眼,看见勇利跪坐在沙发前,便习惯性的伸手把他搂到怀里:“早安,勇利。”
“…嗯,”勇利的脸贴着维克托的胸膛,起伏间感受到维克托打了一个哈欠,还吻了吻自己的额头,勇利忍了半天,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克里斯、什么时候回去的?”
“在你睡着之后没一会儿吧…”维克托的声音低沉磁性,带着晨起特有的微微沙哑,性感的仿佛耳朵都要怀孕,勇利的耳尖透着一抹红,努力转移注意力:“啊…我都不记得什么时候睡着的呢…”
“嗯?”维克托忽然捏着他的下巴抬起,认真的看着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勇利扯出一抹尴尬的微笑:“…嗯。”
维克托叹一口气,松开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一头倒回沙发上:“算了,不记得就算了。”
听见维克托沮丧的语气,勇利心里越发好奇,直觉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他忍不住问道:“我是不是…做了什么?”
“勇利居然连这么重要的事都不记得了,我好伤心呐,”维克托握住勇利的手,皱着眉显得楚楚可怜:“勇利和我深情的表白,说暗恋我很久了,然后还扑上来要给我的脖子留下爱的证明,最后还要脱我的衣服——”
“停!”勇利大叫一声,一脸惊恐,背后已经渗出冷汗:“我我我居然做出这种事?!”
维克托点点头,轻轻吻了吻勇利的手背:“勇利还说将来要和我结婚哦,只爱我一个。”
对一个男人表白?!要和他结婚?!脱他的衣服?!
勇利已经石化在原地,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维克托的嘴角勾了勾,脸不红心不跳的继续瞎掰:“所以勇利要对我负责,说过的话一定要兑现。”
“…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勇利尴尬的抽回手,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那个、我如果真的这么说的话,就请…忘记好了,我喝醉了做什么事都是不由自主的…”
“原来勇利对我的爱已经到了自己无法控制的地步,”维克托又握住他的双手,感动不已:“我真的很感动!Yuri~”
“等等!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眼看着维克托越来越靠近的脸,勇利努力后退却被紧紧握着双手,已经没有退路,唇和唇贴在一起,勇利瞬间放弃了挣扎,轻轻闭上眼,颤抖的睫毛像一对振翅的蝴蝶,轻轻抖动飞翔的翅膀。
维克托把勇利拉入怀中,加深这个温暖缱绻的吻,灵活的舌头在口腔里翻搅,发出清晰的水声,他的手指移到维克托的胳膊上,想要推开,却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感觉更像是在挑逗,维克托伸手捧住勇利的脸,对着充血艳红的唇轻轻咬一口,食指点了点挺翘的鼻尖:“勇利真听话。”
勇利半个身子躺在沙发上,红着脸轻轻喘息:“…你下次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维克托微笑着点头同意:“嗯,你说。”
“…我说你以后不要随便吻我!”勇利红着脸抹掉唇边的口水,偏过头耳尖通红一片:“我昨天晚上真的喝醉了,如果做了什么…对不起。”
维克托顿时露出伤心的表情,食指习惯性的点着唇:“没想到勇利也是那种把不想承认的事推到酒上的男人…”
喂喂喂怎么说得我好像是小说里的渣男一样啊…况且也没发生什么啊…
勇利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小心翼翼的看他一眼,别扭的说道:“你平时…经常对我…嗯…搂搂抱抱的,我也没说什么,这次就当、就当大家扯平好了。”
“我会这么做是因为喜欢勇利啊!”维克托的手掌放在勇利的头顶,轻轻揉了一把柔软的黑发,勇利皱了皱眉,轻声嘟囔:“别总说什么喜不喜欢我…喜欢我还不是因为要我养你…”
维克托忽然伸手捏住勇利的下巴抬起,蓝色的眼眸像美丽的爱琴海,他看着勇利,认真的说道:“不是,是真的喜欢你。”
勇利愣了愣,脑里云里雾里一片迷茫:
这是什么情况…传说中的表白吗?
“我喜欢勇利,想和勇利在一起,”维克托握着勇利的手,低头在无名指的位置落下轻轻一吻,精致的侧脸俊美圣洁,眼里盛着一片柔情认真:“一直在一起,成为对方唯一的伴侣。”
勇利呆愣了几秒,渐渐睁大了眼,不可置信的抽回手捂住嘴,匆匆忙忙站起身直奔自己的房间,维克托只来得及听见门“呯”的一声被带起的声音,惊得马卡钦不小心踩翻了碗里的狗粮。
这到底是什么反应?接受还是不接受?
维克托揉了揉额角,站起身走到马卡钦身边,看见洒了一地的狗粮,无奈的揉了揉它的脑袋:“要乖乖吃完哦。”
勇利躲在房间里,半天不敢出门。
房间里的窗帘遮挡住外面明媚灿烂的阳光,勇利躺在床上把脸埋在抱枕里面,整个人都不太好,在床上扭来扭去都无法缓解心里那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被表白了啊…还是人生第一次…虽然对方不是什么美女但是长得好看啊…这个颜值都要突破次元壁了…我是不是应该感到很荣幸???…啊我在想什么啊…
勇利坐起身,烦躁的抓乱了头发:
长得好看也是一个男人啊!
虽然勇利对于同性恋爱没什么排斥的,甚至这段时间对维克托的肢体接触丝毫不反感,但是自己心里总是感觉怪怪的,可能是因为还不清楚对他是什么感觉吧…
勇利叹一口气,又躺回床上,感觉自己现在不知如何是好,还没想好该怎么回应维克托,这个时候面对面恐怕要尴尬的不行吧?
房门忽然被敲响,门外维克托的声音听起来楚楚可怜:“Yuri~好饿啊,你忘记做早餐给我吃了…”
“…冰箱里面有昨天剩下的炸猪排!”勇利隔着门大声说道:“放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就行了!”
“…你不出来帮我弄吗?”
勇利抱着枕头,装作自己还没有睡醒:“我要再睡一会儿!别烦我!”
门外没了声音,勇利松了一口气,刚准备闭上眼,又传来敲门声:“勇利…微波炉该怎么用?”
“…不会用你就吃冷的吧。”
门外又安静了,勇利翻个身,抱着枕头准备再睡一会儿,敲门声再次响起:“Yuri…冷的炸猪排好难吃啊…”
隔着门板都能感受到维克托的怨念,勇利终于忍无可忍,走过去开了门,只见维克托端着盘子叼着叉子眼神楚楚可怜,勇利一把拿过盘子,伸手从他嘴里把叉子拿下来:“烦死了你!”
看见勇利出来了,维克托露出微笑,乖乖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熟练的把盘子放在微波炉里加热,面无表情的说道:“时间到了就把盘子拿出来,中午自己出去吃,我不做饭。”
维克托低下头盯着勇利看了好一会儿,似乎不太理解勇利为什么这么冷淡:“勇利,你在生什么气?”
“没什么,就是不想看到你。”勇利绕过维克托,准备回房间,却被拉住胳膊:“天气这么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不要。”
“去换衣服吧,我们出去逛街,周末一直闷在家里会长胖的,”维克托不由分说的拉着勇利回到房间,打开他的衣柜,勇利坐在床上无奈的出声拒绝:“…我真的不想去…”
“听克里斯说商场在做大减价的活动哦,勇利不想去看看要买什么吗?”
大减价?
听见这三个字,勇利站起身,坚定的点头:“去。”
…维克托扶住额,心里无限感慨:看来有必要要改善改善小蝙蝠的经济条件,这么勤俭节约还真是让人心疼呐。 勇利站在银座的商场前,一脸悲愤的看着维克托:“你不是说有大减价的活动吗?!”
“是呀,”维克托指着电子荧幕上的广告:“你看!D&G五折、Chanel三折起,这还不是大减价吗?简直太划算了!”
勇利叹一口气,感觉一阵头疼,摆摆手脚步虚浮:“…你去逛吧、我在这儿等你…”
“今天可是说好带勇利逛街的哦,来来来我们去二楼,克里斯推荐了一家新开的意大利手工冰激凌店,特别好吃!”
勇利被维克托赶鸭子上架拉去了二楼,勇利在付钱的时候还在嘟囔:“一个米虫还要吃这么贵的手工冰激凌…可以吃一顿饱饱的炸猪排盖饭了好么…一点都不懂得节省…”
忽然,嘴里被塞了一口香草味的冰激凌,耳边响起维克托的询问:“好不好吃?”
香甜的香草味冰激凌入口即化,勇利愣愣的点点头,维克托拿着勺子自己吃了一口,发出满足的叹息:“вкусный!(美味)克里斯这家伙推荐的果然没有错!”
勇利盯着维克托的勺子,忽然红了脸:
间、间接接吻…
“诶?勇利,你去哪里?要不要再吃一口?”
勇利红着脸挡开他的手:“…你自己吃吧,让我静一会儿…”
于是维克托在一个下午的时间,骗得勇利满载而归,勇利两手拎着纸袋,上了电车之后开始有气无力的计算今天的大出血:
马卡钦的狗粮…乱七八糟的东西…零食…还有一些日常用品…今天一天花了三万多…下个月的房租还没交…工资还没拿…
越想勇利越是心疼,靠着栏杆感觉前途一片渺茫,忽然一个急刹车,勇利猝不及防的向前倒去,却被维克托从身后稳稳的搂住腰。
身后那具身体强健温暖,T恤上带着家里洗衣粉的清香,手臂在腰间收紧,维克托低沉温柔带着一点撒娇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呐,勇利也不小心一点,摔倒了怎么办?还是东西太重了?我来拎怎么样?”
莫名的,心里涌动着一种温暖,随着血液流淌在身体每一个角落,喜悦像一颗茁壮的种子,在心底深处稍稍发了芽。 勇利板着脸,把袋子递给他:“都是你买的,当然应该你拎了。”
“那勇利笑一笑,我就一路拎回家,”维克托低头看着他,收紧了手臂,把勇利往怀里拉的更近:“你今天都没怎么笑过,玩的不开心吗?”
喂喂喂这还在电车上啊…勇利看一眼拥挤的电车,幸好乘客比较多,所以他和维克托这样紧贴在一起也没有引来别人的瞩目,勇利的嘴角勾了勾,悄悄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放在背后那个男人温暖的怀抱里。
“对…勇利真的很乖。”
耳边是维克托低沉的笑声,腰间忽然被捏了一把,勇利惊喘一声,回头看见维克托哈哈大笑,爽朗开心,本来还有的一点脾气瞬间烟消云散了。
勇利用昨天剩下的炸猪排做了炸猪排盖饭,维克托坐在桌前看着香气四溢的美味佳肴再次发出惊叹:“Wow!Amazing !勇利真是太棒了!”
难得的,勇利没有回答,只是静静的盯着他,看着他拿起筷子大口的咬了一口金黄酥脆的炸猪排,丝毫不顾平时的优雅形象,连嘴边沾了碎屑都没有注意到。
勇利伸出手,抹掉那几粒金黄的碎屑,维克托停下动作,盯着停在唇边的食指,似乎不太理解勇利这么做的含义,勇利回过神来,匆匆收回手,低着头尴尬的不知所措。
维克托放下筷子,手撑着下巴,微笑的看着羞涩到耳尖泛红的小猪。
“勇利,如果每天都能看到你的笑脸,吃到你做的炸猪排盖饭,这样的生活一定很美好。”
他伸出手,抚摸着勇利的短发,笑容温柔慵懒:“我喜欢你,勇利。”
勇利低着头没有回答,晚餐时间一直沉默不语,维克托也不强迫,吃过饭后主动收拾了餐桌,回到客厅时发现勇利已经回到房间去了,维克托摇了摇头,把马卡钦招呼到身边,无奈的叹一口气:“马卡钦,小蝙蝠好像很害羞啊,你说主人我要单恋多久?”
马卡钦长长叫了一声,维克托微歪着头思考:“一个小时?一天?一年?”
房间里,勇利摘了眼镜本想休息一会儿,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情比早晨的时候来得更加复杂,忧喜参半,脑中一直回想着维克托的话,那句“喜欢你”每一次回想起来都会心跳加快,脸颊滚烫。
维克托是认真的。
维克托说喜欢他。
维克托想和他一直在一起。
勇利翻过身,身体拱成一团轻轻颤抖,他捂着脸,耳尖通红一片,嘴角却抑制不住的露出微笑。
维克托是个米虫。
维克托总是记不得答应自己的话。
维克托还有一个自己害怕的狼人朋友。
虽然不知道他的物种是什么,但是他的血是安全的啊…还那么好喝…昨天应该是喝了很多了,不然今天身体不会这么满足舒适,勇利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一下,一想到维克托的鲜血,口腔里就自动分泌出唾液,看他的脸色不太好,昨天是不是又把他咬疼了…
维克托很温柔。
维克托的怀抱很温暖。
维克托的吻…很甜蜜。
片刻后,勇利拿下双手,眼中滚动着喜悦和兴奋,心跳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没错,我会这么不安,应该是高兴的吧…
胜生勇利,二十三岁,日本随处可见的一个平凡外科医生,原本以为自己不平凡的地方只有每个星期需要吸血,没想到更加不平凡的是喜欢上了一个男人。
勇利闭着眼,沉寂了片刻,忽然从床上弹起,坚定的握起拳:
不管了!管他是什么物种,反正血又喝不死人!这么在意干嘛?!
他打开门,轻轻咬着唇,想出去看一眼维克托是不是睡了,结果看见他正抱着马卡钦看无脑综艺节目笑得在沙发上打滚,勇利默默低下头,转身准备回房:
算了…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这么幼稚的男人…
“勇利!快过来!”维克托放下马卡钦,对着勇利招手:“这个综艺真的太搞笑了!快来!我们一起看!”
勇利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视看了一会儿,即使电视上的主持人和观众以及沙发上这个男人已经笑得前仰后合,勇利依然不知道笑点在哪里,维克托猛然把勇利拉进怀里,压在沙发上便落下一个炙热的吻。
电视里综艺节目吵闹的声音似乎成了背景音,勇利皱了皱眉,感觉到维克托的吻似乎很急躁,像是在急于寻找什么,勇利的双手抱紧了他的脖子,第一次主动迎合他的亲吻。
维克托似乎很满意这个结果,缠绵的吻结束之后,他紧紧抱着勇利,将脸埋在他的肩头微微喘息,声音因为激动略微走了调:“我以为要等很久。”
肩上披散着维克托好看的银发,勇利伸出手指,又戳了戳他的发际线,略带犹豫的开口:“…我最近好像吃不饱…你、你如果不让我吸血吸到饱我就…不和你在一起了…”
维克托忍着笑,抬起头亲吻他的鼻尖,微眯着眼,蓝眸里隐藏着戏谑的光芒:“没事…我会换个方式喂饱你。”
…换个方式?勇利疑惑的看着他,摇摇头:“我不喝冷冻血浆的,不好喝。”
维克托低下头,在勇利耳边轻轻耳语一句,勇利的脸色涨红,推开他着急忙慌的跑回房间,关上房门后简直都要给气哭了:

什么叫“在床上喂饱你”?救命啊、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流氓啊!






——————————————————————————


三万元是日元,按着今天的汇率是1811.46


马卡钦踩翻了狗粮,我在校对错字的时候自己也被秀了一脸,这一章甜炸,我是亲妈,绝对的亲妈,撒糖我越来越服自己


你们觉得要吃肉了对不对!!!不不不,再等等,等尤里奥出场了咱们再说肉吧🙂

评论

热度(329)

  1. 樱飞雪A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