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宠物法则50条 4.

A朔:

4.第一,要了解他的生活习惯
周六一早,勇利便早早起床,准备去买做炸猪排盖饭的食材,路过客厅时看见维克托正抱着马卡钦睡得香甜,线条优美好看的肩部露在被子外面,勇利尽量轻手轻脚的换鞋出门,结果还是吵醒了维克托。
维克托打了个哈欠,坐起身,薄被滑下露出一大片肌肉结实的胸膛,他对着勇利露出微笑:“早安,勇利。”
勇利换好鞋子站起身,拿起鞋柜上的钥匙:“我去买菜,冰箱里有面包和牛奶,可以当做早餐。”
“是去买做炸猪排盖饭的食材吗?”维克托瞬间清醒,兴奋的站起身走过来:“勇利真是太好了!”
勇利呆呆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全裸的男人,视线顺着胸肌一路下移,越过马甲线,再往下——
他惊叫一声捂住眼,不过粉红的耳尖还露在外面:“你喜欢裸睡的话起来能不能把衣服穿起来啊!”
这个男人肯定是个变态啊啊啊!还好客厅的窗帘一直拉着,不然给别人看到自己家里有一个裸男走动还不知道会怎么想!
维克托插着腰,无辜的看着他:“我在家里都是这样的啊。”
“你快去、快去穿衣服!”勇利低着头推着维克托的背把他赶回沙发上,尽量不让视线接触到他的身体,粗鲁的拿起沙发旁的衣服扔到他身上:“快点穿起来!”
“好吧好吧勇利怎么这么容易害羞…”维克托拿起T恤套上,又打了个哈欠:“勇利什么时候回来?”
“…一会儿就回来,”勇利摸摸鼻子,看见维克托低着头,在整理马卡钦的短毛:“勇利可要快点回来啊,我不想吃早餐,想直接品尝勇利的炸猪排盖饭…”
勇利的视线一直停留在维克托的发际线上,鬼使神差的伸出手轻轻戳了戳,维克托的声音顿时挺住,勇利又戳了两下,这才回过神,赶紧退后一步双手合十道歉:“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维克托伸出手捂住头顶,声音十分沮丧:“老了老了…真的老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勇利露出尴尬的微笑:“我去买菜,多买一点猪排!”
由于是周末,所以市场里都有各种减价活动,勤俭持家的勇利和一群中年妇女厮杀以后,抢到不少物廉价美的东西,一个小时之后回到家里,手中除了拎着今天要用的食材,还有一堆日用品。
维克托正在坐在沙发上抱着马卡钦看动漫,哈哈大笑看起来心情很好,勇利在厨房里围上围裙,准备做炸猪排盖饭。
正在给猪排包上面包糠的时候,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腰,维克托惊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包的这个是什么?怎么看起来那么奇怪!”
“面包糠,炸出来就会变得脆脆的,很好吃,”勇利动了动肩:“你放开我啦,去陪马卡钦看电视吧。”
“马卡钦有我陪着看电视,可是勇利没人陪呐,”维克托把下巴搭在他的肩上:“所以我在这里陪勇利,让马卡钦自己看电视。”
“…我才不要你陪,”勇利把裹好面包糠的猪排放在一旁,又拿起球生菜在水池清洗:“你又不是什么可爱的萝莉漂亮的御姐,我要你一个大男人陪什么…”
“萝莉?御姐?”维克托微歪着头感到不解:“勇利喜欢这种类型的女孩子?”
“是男人都会喜欢的吧?”勇利拿起菜刀准备把球生菜切成丝:“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
“像勇利这样的,我就很喜欢哦,”维克托收紧了怀抱,轻轻咬了一口勇利的耳尖:“看起来呆呆的,反应有点迟钝,遇到事情紧张和害怕的反应都很夸张,真的是太可爱了哈哈哈!”
勇利拿着刀的手愣在半空中:总、总感觉好像被说了很过分的话啊…
维克托又接着问道:“勇利喜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人?”
“…一点都不喜欢!”勇利低着头,像是泄愤一样用力切开球生菜:“你看起来就不像个好人!都不和我说实话。”
维克托知道他指的是昨天问自己的问题,便直接转移话题:“勇利是吸血鬼这件事,有哪些人知道?”
“…爸爸、妈妈,还有你,没有了。”
“那勇利原来还认识别的吸血鬼吗?”
从小到大,勇利一直清楚自己是异于常人的独特生物,因为害怕被别人发现这个秘密,所以身边从来没有什么特别交好的朋友,更别说认识同类了,他摇摇头,诚实的回答:“没有…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同类。”
“哎呀听说血族里的美女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极品呐,身材火辣,”维克托的手顺着勇利的腰部上移到胸口,比划了一下:“是你喜欢的御姐哦。”
“我没说喜欢、喜欢这么大的!”勇利的耳尖都红了,打开维克托的手:“这是你的品味吧!”
维克托的双手放在勇利的胸前,揉了一把:“我说过,我喜欢勇利这种的。”
…这个男人还真是凑不要脸的,勇利使劲推开他,把他推到厨房门口:“走走走,快点出去!”
把维克托赶走之后,厨房里顿时清净不少,勇利松了一口气,开火准备炸猪排,清秀的娃娃脸还是浮着红云,心跳抑制不住的加快,总觉得呼吸的空气里都带着维克托的味道。
这算不算是养了一只粘人的大型犬?
香喷喷的炸猪排盖饭终于出锅,勇利端着碗走到客厅,招呼一声:“维克托,吃饭了。”
维克托走到桌前坐下,马卡钦也奔跑过来,勇利拿出早晨买的狗粮,倒到马卡钦的碗里:“马卡钦,你也开饭了。”
“勇利已经帮马卡钦准备好食物了?好贤惠!”维克托吃了一口金黄香脆的炸猪排,惊喜的叫出声:“вкусный!(美味)”
马卡钦也叫了一声,勇利摸了摸马卡钦毛茸茸的脑袋,看见一人一狗都吃得满足,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
度过一个还算和平的周末,勇利在周一又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状态,早晨出门之前维克托还在睡觉,勇利看见他的肩头露在外面,知道这个男人又是裸睡,于是走过去把他的被子往上拉了拉,尽量把肩盖住。
维克托忽然抓住勇利的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勇利要去哪里…?”
“上班,”勇利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不早了,赶紧抽出手:“我今天五点下班,早餐在桌上,午餐的便当和马卡钦的狗粮在冰箱里,别忘了喂它,起来以后把被子抱到阳台晒一下,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给我啊。”
维克托闭着眼点点头,显然还没有转醒,勇利又叮嘱一句:“…我房间里的电脑你可以用,不过不准玩游戏,要记得找工作啊!”
维克托睡到早晨十点,伸个懒腰精神抖擞的坐起身:“好舒服啊!”
马卡钦摇着尾巴讨好的舔了舔他的下巴,维克托穿了衣服起来,本想去勇利的房间,忽然想起来他现在应该在医院,维克托微歪着头,露出沉思的表情:
勇利早晨是不是说了什么…?
好像说了早餐啊、可以用电脑什么的,维克托抱起马卡钦看着它的眼睛:“马卡钦,小蝙蝠是不是说吃过早餐怕我无聊可以用笔电玩游戏?”
马卡钦“汪汪!”叫了两声。
维克托弯起眉眼,露出灿烂的笑容:“小蝙蝠真是个贴心的宠物!”
勇利坐在住院部的办公室里,总觉得有些不放心,把维克托一个人放在家里,他会不会把家里弄得一团糟?
思来想去,勇利拿出手机拨通了维克托的号码,接通之后听见维克托略带紧张的声音:“勇利吗?有什么事?”
“啊,没什么,我就是问问你在家怎么样,”勇利推了推眼睛,一时也不知道该问什么:“还好吧?马卡钦喂了吗?”
维克托的声音停顿了两秒,透露出一股心虚:“喂了。”
…勇利的额上划下黑线,继续问道:“被子有没有拿出去晒?”
“…等会儿就去——啊!”
“维克托!你怎么了?”勇利赶紧站起身,听到维克托的惊叫声吓了一跳,维克托叹一口气,沮丧的说道:“又死了。”
勇利听见隐隐约约飘来的BGM声响,顿时反应过来:“你在玩游戏?!用我的笔电?!”
“对呀,”维克托微笑着合上笔电,站起身伸个懒腰:“勇利的笔电里也好枯燥,全是一些医学文献,真是无趣呐。”
勇利简直要崩溃了:“你不是答应过我找工作的吗?!”
“嗯?什么找工作?”维克托颈间夹着手机,打开冰箱,敷衍的说道:“明天再找啦,等会儿我要出去一趟,我在勇利的房里看到交通卡,可以用吗?”
勇利捂着脸,觉得自己挫败的不行,声音颤抖的说道:“维克托…我早晨说的事情你一件也不记得,下午还好意思出去逛街?!你——”
“交通卡回来之后还给你,好好上班哦宝贝~”
勇利盯着挂断的手机,努力压抑着心里的怒气,后来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要不是因为他的血真想第一时间把他赶走啊!!!
下班之后,勇利回到家里,看到维克托正躺在沙发上,奇怪的问道:“你不是出去了吗?”
“已经回来了,”维克托站起身给勇利一个大大的拥抱,吻了吻他的发顶:“一天不见好想你啊Yuri~”
勇利的嘴角抽了抽,声音低沉的说道:“我一点都不想你。”
“诶…勇利总是说些让我伤心的话…”维克托低下头,脑袋搭在他的肩上:“勇利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别废话,你明天一定要找工作!”勇利推开他的脑袋,迟钝的大脑终于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了,维克托…你今年多大了?”
“勇利感觉呢?”
“嗯…”勇利看了一眼维克托近在咫尺的俊美脸颊,不确定的说道:“二十…四?”
应该比自己大吧?不过现在的孩子都长得挺早熟的…
维克托哈哈大笑,揉了一把勇利的头发:“二十七。”
果真比自己大一点…勇利点点头,又问道:“那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专业?”维克托露出为难的表情,食指点了点唇:“唔…神学算是专业吗?”
“神学?”勇利奇怪的看着他:“那是什么?”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研究一些天堂啊、地狱啊这些传说中东西,所以我才会对吸血鬼的资料很感兴趣哦,”维克托伸出手指捏了捏勇利的鼻尖:“你在想我适合什么工作吗?”
…这种莫名其妙的专业能找到工作就怪了,说到底就是无所事事啊!勇利打开他的手,丢过去一个白眼:“我看你可以去教堂应聘,当牧师好了。”
“哈哈哈…”维克托捂住肚子,眼泪都要笑出来了:“你是要我挂着十字架去给信众念圣经么?勇利真是会开玩笑,那都是信奉神的人类才会做的事!”
“我不会信奉神,也不想信奉。”
维克托低垂着眼睑,声音虽然依然那么低沉温柔,却带着一丝凉意,勇利盯着他,总觉得他似乎对教堂和上帝好像很排斥啊…脑中忽然想到一种可能性,勇利哆哆嗦嗦的问道:“你、你不会是什么狼人、恶魔之类的吧?你不是说和我不是同类吗?!”
维克托愣了愣,随即笑的更加无法抑制,拍拍他的头:“你的小脑袋都在想些什么啊!狼人?!哈哈哈…我给你叫一声?”
说完维克托便抬起头发出那种像狼一样的夸张叫声,勇利瞬间明白自己又被嘲笑了,红着脸推开他:“你走开啦!不肯说就算了!”
维克托拉住勇利的胳膊,又重新拥入怀中,他抚摸着勇利黑色的短发,亲吻着圆圆的发顶:“勇利,有些事情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最好不要知道,你只是一只单纯的吸血鬼,这样就很好。”
鼻间是维克托身上那股好闻的香甜味道,勇利知道他不肯说,自己强迫也没用,他推开维克托,声音里透着无奈:“知道了,别的不管你,工作一定要找!要付我房租!房租!”
“哎呀血偿好了,来,今天再给你咬一口…”
“…不要,我进食很有规律的,一个星期一次就够了…”



——————————————————————————



我已经大概想好维克托是个什么样的物种了,先给个提示,不是人类、狼人、吸血鬼、吸血鬼猎人、巫师、精灵等等一切西方黑暗物种,也不是圣骑士、教廷、教皇、天使、上帝等等西方光明物种,我觉得你们以后看到这个设定会觉得我是个不靠谱的智障,因为…我自己也觉得挺不靠谱的😨

评论

热度(279)

  1. 樱飞雪A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