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宠物法则50条 3.

A朔:

3.了解你的宠物,是必要的准备工作

勇利推开维克托的手,惊慌失措的跑到镜子面前,拿下眼镜仔细观察自己的眼睛,靠着镜子凑近看的时候,还能看到里面红色流云在滚动,折射着温和的光芒,当真比红宝石还要艳丽三分。
还有张开嘴的时候,能看见自己长出了两个尖尖的犬齿,真的像电影里的吸血鬼一样,只差一个黑色的斗篷就可以去秋叶原出Cosplay,他震惊的退后一步,不知所措的看着维克托:“怎么、怎么会这样?!”
二十三年来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啊!和自己朝夕相处的父亲也一直像个常人一样,为什么镜子里的自己像一个怪物!

维克托耸了耸肩,语气悠闲:“呐,上次勇利还不肯承认,看来我没有猜错哦。”
“我只有一半吸血鬼的血统!”勇利着急的惊叫出声,却立刻捂住嘴,生怕被别人听见,他坐回平时就诊的椅子上,把头埋在胳膊里:“一定是因为吸了新鲜血液的原因,我彻底变成一个怪物了!”
维克托听见勇利抽泣出声,嘴角努力抑制着蓬勃而出的笑意,轻声安抚道:“你本来就是吸血鬼,怎么能说是怪物呢?来跟我说说,你以前都是怎么捕食的?”
“才没有捕食!”勇利抬起头,眼睛湿漉漉的楚楚可怜:“我都是喝冷冻血浆的!喝了二十三年了!”
维克托还是第一次听说喝冷冻血浆的吸血鬼,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你是说,你吃那种不新鲜的东西吃了那么多年?”
不新鲜也比伤害别人好吧,勇利还在自怨自艾中无法自拔,偏过头不理他:“你别和我说话了,我这样出去肯定要被抓起来做实验,我马上把遗书写好,然后寄给爸爸妈妈——”
维克托大笑出声,勇利抬头看他一眼,心情更加难受:“你、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
“哈…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觉得勇利太可爱了,”维克托捏着勇利的下巴,强迫他抬起头:“你再看看镜子,还想写遗书吗?”
勇利抽了一下鼻子,转过头看向镜子,却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已经变回棕色的眼眸,犬齿也不见了,完全是平时的普通模样,不过眼眶里滚着泪珠,看起来分外可爱,勇利愣了愣,更加弄不清楚什么状况,这是…变回来了?
“身为一只吸血鬼,居然会被自己进食的样子吓到,哈哈哈…”
维克托夸张的笑声回荡在办公室里,勇利抹掉眼泪,重新戴上眼镜,狠狠瞪着他:“…你笑够了没有?!你到底是谁!”
可以确定的是,维克托肯定不是普通人类,正常人遇到吸血鬼怎么会是这种反应啊!
“我?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呐,”维克托摊开手,耸了耸肩:“我可对血液没有兴趣,不是你的同类哦。”
勇利满眼的不信,紧紧盯着他:“那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
维克托拿出手机,拍了拍勇利的脸颊:“Yuri,你忘记有一个叫‘Google’的网站吗?这些不过都是我回去之后查了一些资料而已,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真实的模样。”
再次被嘲笑,勇利红着脸羞愤不已:“我、我从来没有吸食过新鲜的血液,怎么会知道这些…”
况且他说的话是真是假,自己根本无从判断,难道真的像他所说,只是好奇的查了资料而已?
“呐,吸血鬼对血液的渴望是天性,红色的眼睛是为了迷惑猎食的对象,犬齿是为了制造吸血的牙洞,”维克托伸出食指,弯着眉眼:“网站上是这么说的哦!”
既然已经被知道真实身份,勇利觉得再怎么隐瞒也无济于事,他轻咳一声,小心翼翼的看着维克托:“你已经知道我是吸血鬼了…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上次我就说过,不会把这个秘密说出去,而且,我还可以给勇利提供血源,让你不用再喝不新鲜的冷冻血浆,”维克托冲他眨了眨眼:“免费畅饮哦~”
勇利往墙边挪了一点,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还免费畅饮,如果是正常人的话一个月献四次血也吃不消吧?!
“不用担心我,我完全没问题,”维克托握住勇利的胳膊,一使劲把他拉到眼前,两个人的距离只有那么几厘米,都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如果勇利担心我会贫血的话,这样好了,我的一日三餐就由你来负责,怎么样?”
一日三餐?
勇利愣愣的看着他,接着听维克托说道:“还有,我能和勇利住在一起吗?这样的话也方便不少,对不对?”
还要住一起?
勇利低着头沉思了许久,终于问出心里的疑惑:“你是不是…没有钱?”
对面的维克托嘴角挂着微笑,却没有说话。
“你是从国外来的,不会是流离失所然后借着这个理由让我包你的食宿吧?”
维克托拍拍勇利的脑袋,夸奖一句:“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哦。”
…居然真的是这样!
勇利抓狂的站起来,一把抓过维克托的衣领:“你、你这就是——”
那个词叫什么来着?
碰瓷儿啊!
“哎呀我从俄罗斯过来的时候也没想到第二天钱包就被偷了,所有的卡都在里面,真的是被逼无奈,”维克托被他拎着衣领,也不挣扎,表情惬意:“勇利考虑的怎么样了?要不要收留我?”
“你、你在日本没有朋友吗?我也只是刚工作而已,房子都是租的…”勇利松开手,坐回座位:“一个月的工资房租水电都会去了大半,哪里还能再养得起你了…”
“我也没什么要求啊,只要一日三餐就够了,而且住所固定了之后我就会去找工作,到时候还可以帮勇利分担房租哦,”维克托又凑过去,在勇利耳边吐气如兰:“不用冒着危险猎食人类,还能喝到新鲜的血液,你不是喜欢我的味道吗?”
的确,所有的问题在血源这两个字面前都不是问题…
要不…就当养个大型宠物好了…
挣扎了许久,勇利小心翼翼的看着维克托:“那个,先说好啊,我租的房子很小,你只能睡客厅了,还有我的一日三餐很随便的,不可能轻易改善伙食。”
“还有我一个月要吸四次血,每次…最少也要150ml,你要是受不了了要告诉我。”
“不可以带朋友回来胡闹,如果夜不归宿要告诉我。”
“还有…你一定要出去找工作,然后付房租给我…”
勇利说了一串,维克托都微笑着点头:“Нет проблем!(没问题)”
勇利摸了摸鼻子,看一眼时间:“我还有两个小时就下班了,你…准备什么时候搬进来?”
“今天白天哦,我的行李就在附近的酒店里,”维克托竖起一根食指,微笑着说道:“对了勇利,还有一个问题。”
“嗯?”
“我还有一只贵兵犬,叫马卡钦,也要一起过来住哦~”
勇利这下彻底傻眼了:“你、你还有宠物?”
维克托点点头:“马卡钦可是跟着我从俄罗斯一起过来的,不过没关系,勇利只要照顾我,我会照顾好它的。”
不止要养这个大型宠物…还要养宠物的宠物…这个日子真是… 勇利有气无力的点点头,维克托上前一把抱住他,蹭着他的额头:“Yuri真是太好了!”
修长的手臂又伸到眼前,维克托搂着勇利,低声问道:“还要不要喝了?吃饱了吗?”
刚刚只是开动了一会儿就被吓得食欲全无,这会儿勇利看见维克托那道伤口居然已经开始结痂,不禁在心里感叹:
我的唾液真的这么厉害?!
把结痂的伤口再撕开一定很疼吧…
虽然没有饱腹感,但是也没有那种折磨人的饿得发慌的感觉,勇利摇摇头,推开他的手:“不用了…今天够了。”
“那我回去收拾东西,到时候见。”维克托和勇利打过招呼便离开了办公室,勇利坐在办公室里抓着头发,似乎有些后悔:
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啊…没有听爸爸的话,今后会不会真的出什么事?
勇利下班之后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把家里简单的收拾一下,他租的这间公寓房龄老旧,好在里面的装修还不错,虽然面积不大,只有一室一厅,但是有一个宽敞的阳台,也算窗明几净,客厅里的沙发放下来就可以当做另一张床,勇利大概收拾一下,中午的时候家里的门铃就响起来。
勇利刚打开门,便被一只大型的贵兵犬扑倒在玄关,穿着黑色休闲外套的维克托微笑着挥手:“勇利,我来了哟。”
“维、维克托!让它不要舔我了!”勇利的脖子湿漉漉一片,还痒得不行:“好痒啊!哈!”
“看来马卡钦很喜欢你,它很少和别人这么亲近的,”维克托打了一个响指,马卡钦乖乖的蹲在一边摇着尾巴,勇利这才站起身:“你进来吧,我都收拾好了。”
维克托拎着行李走进来,打量一眼,微歪着头带着灿烂的微笑:“果真好小啊。”
…勇利推着他的背:“出去出去!不收留你了!”
“诶诶诶别生气啊,”维克托转身把勇利搂在怀里:“小一点好,有一种温暖的感觉。”
勇利丢给他一个白眼,指着沙发说道:“你睡这里好了。”
维克托点点头,在客厅看了一眼问道:“那我的衣服放哪里?”
“…放我的房间好了,里面有衣柜,”勇利领着维克托去了自己的房间,像他这种单身男人的房间单调的可怕,书桌上只有一台笔电,书架上放了一排书,几乎没什么装饰品,维克托勾住勇利的脖子,声音温柔的说道:“勇利是不是没有女朋友?”
“…无可奉告。”
“不说我也知道没有哦,而且勇利一定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维克托走进来,看见书架上都是文学名著,啧啧摇头:“平时的生活这么枯燥无味,会一直单身的哦。”
“这个不用你管啦!”勇利打开衣柜,把他的行李放进去,接着便要推他出去:“走啦走啦,回你的客厅,以后除了拿衣服别随便进来!我在家的时候进来一定要敲门!”
“哎呀再让我看看嘛勇利又不是女孩子房间为什么还不给别人看…”
一切都安置好之后,勇利已经累的不行,这个星期的血也没有吃饱,身体很容易就产生一种疲惫感,他看见维克托打开冰箱,拿出自己喝了一半的冷冻血浆怪叫:“哎呀!这就是过期食品?”
“喂!你别随便乱动啊!”勇利走过去从他手上把血浆抢过去,重新放回冰箱,维克托从身后抱住他,声音带着委屈:“Yuri已经有我了,为什么还要留着这些过期食品?”
胳膊上瞬间爬满了鸡皮疙瘩,勇利动了动肩,想挣开他的怀抱:“这些是我的储备粮…你别动不动抱我啊,我们只是——嗯——房主和租客的关系,连朋友都不是!”
本来勇利想说“饲主和宠物的关系”,不过后来想想还是换了一种说法,维克托叹一口气,把头搭在他的肩上:“勇利这么说我好伤心呐,还以为我在勇利心里是独一无二的呢,居然…诶——”
“…你再说我就吸你的血了,”勇利面无表情的威胁:“我这个星期的血还没吃饱。”
“那晚上可以吗?我们中午出去吃饭,下午去逛一圈,我来东京之后焦头烂额的,还没有好好玩过呢。”
看见维克托那张俊美的脸,勇利差点就点头答应,幸好及时想起来一个重要的问题:“逛街?!你哪儿来的钱?”
“哎呀勇利会借给我的,以后还给你,嗯?”维克托抱着勇利,咬了一口他的耳尖:“或者…肉偿也行啊…”
性感磁性的声音像低音炮一样回响在耳畔,勇利瞬间红了耳尖,一把推开他的脸:“谁、谁要你肉偿啊!血偿好了!”
结果还是被维克托拖去街上逛了一圈,还带着他去吃了自己最喜欢的炸猪排的盖饭,金黄酥脆的炸猪排盖饭端上来的时候,维克托惊喜的叫出声:“Wow!Amazing!”
坐在对面的勇利和他聊天:“我妈妈做的炸猪排盖饭是最好吃的,比外面卖的要好吃很多哦。”
正在大快朵颐的维克托睁大了眼:“真的吗?!以后一定要去尝一尝!”
“你去长谷津就能吃到啦,我家是开温泉旅馆的,现在整个长谷津只有我们家一家温泉旅馆了。”勇利喝了一口汤,维克托已经把炸猪排盖饭吃了大半,抽空问道:“那勇利会做炸猪排盖饭吗?”
“会做,但是没有妈妈做的那么好吃,”勇利刚说完,维克托就放下筷子:“决定了!明天我要吃勇利做的炸猪排盖饭!”
“…啊?”
维克托凑过来,捏了捏勇利的鼻尖:“明天是周末,勇利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做炸猪排盖饭哦。”
“等等,”勇利抬起手挡开他的手:“菜单应该由我决定啊,既然是我负责,应该我做什么你吃什么才对!”
一个宠物居然还要点餐?!
维克托又转而捏着勇利的脸颊,笑着说:“可是我想吃炸猪排盖饭呐,勇利可以做给我吃吗?”
“…驳回,”勇利面无表情的拒绝:“太麻烦了。”
维克托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勇利被盯的浑身不自在,维克托怨念的嘟囔:“好想吃勇利做的炸猪排盖饭呐我昨天才受伤的还是病人…”
“…好好好我做给你吃!”勇利打断他的怨念,扶着额,感觉自己真是败给这个男人了!
晚上回到家里,勇利的体力已经透支殆尽,但是却不是因为困,而是席卷全身的空虚疲惫感,还有隐隐的焦躁,维克托洗了澡出来,看见他靠着沙发一直阴沉着脸不说话,边擦头发边走过去问道:“勇利,你怎么了?”
勇利抬头看着维克托,仿佛维克托像一个香喷喷的大块炸猪排,让他只能说出一个字:“饿——”
维克托露出微笑,坐在他的身边,侧身靠着沙发看着他:“想不想吸血?”
勇利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点点头,维克托伸出胳膊,看见上面的伤口已经脱了痂,他的眼珠转了转,搂住勇利的腰:“我们换个方式。”
诶?换什么方式?
下一秒,勇利便被维克托抱着跨坐在他的腰间,维克托偏过头,露出白皙的脖子:“咬这里。”
“我、我不会啊,”勇利的手撑着维克托的肩,为难的看着他:“你让我咬,我、我不敢…”
“放松放松,这是血族的本能,”维克托握着勇利的手,摸到自己的动脉,耐心的劝导:“你看,就是这里,你想象一下,温热的血液带来的感觉,只要有吸血的欲望,犬齿就会自然而然的伸出来了。”
勇利的手下能感受到一下一下的脉搏跳动,他一想到维克托香甜醇厚的鲜血,便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心跳忍不住加快,维克托看见棕色的眼眸弥漫上一层暖光,嘴角勾起,按住勇利的后脑靠近自己的侧颈:“乖,你做的很好,现在找到你想咬的位置,然后按着你的想法做…”
勇利靠着维克托的脖子,鼻间能闻到今天刚买的椰子味沐浴乳的清香,他张开嘴,犬齿已经抵着弹性十足的肌肤,却还是犹豫着不敢下口,维克托拍了拍他的头,提醒道:“勇利,这个时候不能发呆,要专心致志,一口咬下去知道吗,这样对方才不会——唔——”
维克托皱着眉闷哼一声:小家伙还真是用力啊,这种程度换做别人的话估计就要出命案了!
犬齿刺透皮肤的瞬间,甘甜的鲜血涌入口腔,勇利微眯着眼,一脸满足的表情,惬意的像一只波斯猫,身体暖洋洋的,顿时轻松不少,他抱着维克托的脖子舍不得松开,一口接一口的吮吸甜美的血液。
维克托闭着眼,脖子那里一阵酸痛,感觉差不多的时候拍拍伏在颈间的脑袋:“勇利,吃饱了吗?”
勇利这才回过神来,抬起头舔了舔唇:“啊、饱、饱了。”
他看见维克托的脖子上两个显眼的牙洞,此刻在不停冒着鲜血,惊慌失措的问道:“维克托、这里一直在流血啊,怎么办?!”
维克托露出无奈的笑容,又按着勇利的脑袋靠近自己的脖子:“舔。”
勇利听话的伸出舌头一遍又一遍的舔舐冒血的牙洞,渐渐的看见血已经止住,牙洞在一点点缩小,最后变成两个粉色的小点留在维克托的脖子上,勇利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趴在维克托的身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身体满足之后疲惫感也被一扫而空,勇利精神奕奕的抬起头,看见维克托闭着眼,脸色有些苍白,不由得感到惊慌:“维克托,你怎么样了?没事吧?”
天呐不会刚刚吸得太尽兴导致失血过多吧?!
维克托睁开眼,轻声开口:“我没事。”
“抱、抱歉,我也不记得自己刚刚吸了多少,”勇利低着头,不敢看他眼睛,维克托伸出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没事,我叫停的时候,并没吸多少。”
“那你…”
维克托叹一口气,实在不想告诉他是疼的啊!包括在舔掉牙洞之后脖子那里都残留着一阵一阵的疼痛!真是一只毫无技术的吸血鬼!
传说中的吸血鬼完美的作案都是让人无知无觉,而且还有可能让对方享受这个过程,清醒之后却什么也不记得,可是勇利这样…幸好他没有出去捕食,否则真的有可能要被抓去做实验了。
勇利的手撑着维克托的肩,咬着唇一脸的歉意:“抱歉,以后、以后还是弄一个伤口让我吸好了,这样我真的不会。”
维克托露出温柔的笑容,搂住勇利的腰安慰他:“多试几次就好了,勇利这么聪明,肯定很快就会学会的。”
勇利低头看着他,疑惑不解的问道:“我真的觉得…你不像是普通的人类,你能不能和我说实话?”
刚刚教自己的那些说是在网上看到的打死自己都不会信!难道那个网站是吸血鬼写的百科吗?!亲身言传身教?!
…好歹让我知道自己吃的到底是什么吧?!
维克托耸了耸肩,微眯着眼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勇利想怎么认为都行,总之我的血很安全,可以放心食用哦。”
“可是——”
“哎呀勇利是不是今天要陪我一起睡?”维克托的手摸着勇利的腰,眉眼一挑,透着诱惑和情色:“这样也可以哟,白天说好肉偿的…”
“谁、谁要陪你睡啊?!”勇利赶紧从维克托的身上下来,站到一边:“我回房间了,有事要敲门啊,别随便开门。”
维克托靠着沙发,看见勇利跑回房间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他伸出手摸了摸还在疼痛的脖子,忍不住笑出声:
原来养一只小蝙蝠是这么有趣的一件事呐。






——————————————————————————

我知道你们都在好奇维克托是什么,不是我不剧透,而是…我也没有想好😨

评论

热度(352)

  1. 樱飞雪A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