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龙涎香

黒羽:

 喂,你看, 那不是胜生家的......”




“他还活着?!”




“五年没消息了,没想到今天突然就回来了!”




“老天…那孩子不是...?”




议论声随着黑发青年的脚步,在镇子里慢慢散开来。而话题的主人好像对周围的纷纷议论毫不在意,镜片下的眸子稳如深海的海水,平静的外表下暗流涌动。一袭黑衣给他增添几分肃穆感。




他走进自家大院,那个阔别五年的温泉旅馆似乎没什么变化, 这让他感到内心一阵踏实。




跨进玄关,勇利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深吸一口气。




“我回来了。”


-------------------------------------------




五年前,母亲宽子被确诊得了绝症。




看遍了小镇里的医生,每一个都是轻轻摇着头,默默叹一口“抱歉”。




只有一位,那位名不知道存在了多久却仍显年轻的巫医美奈子,在叹了一口气后,开出了一味药。




“如果有龙涎香的话……”




“龙涎香?只要龙涎香吗?”心急如焚的黑发少年眼睛闪过一道光,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先听我说完……”




美奈子皱着眉头,看着少年充满希望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不知如何开口。




“是的,龙涎香,但不是普通的龙涎香。你知道的,传说中守护着长谷津海的,拥有无边力量的海神,传说那位大人的真身是一头银色的抹香鲸。”




少年愣了神。




“所……以。”




“所以必须是那位大人身上的龙涎香,才能治好你母亲的病。那位大人的龙涎香有着祝福的力量,能包治百病。说到这份上你也该明白了,这只是一个寄托美好希望的故事,那位大人的具体位置没人知晓,甚至他的存在也只是传说。要想去找传说中的神明,得到他腹中宝贵的龙涎香,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少年握紧母亲的手,仿佛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良久,他开口了:“我知道了,我出去一趟。”




“你要去哪?”美奈子惊呼出声。




他指了指窗外不远处的大海,波澜不惊的说道:




“找龙涎香。”




小镇不大,第二天这消息就在全镇传开了:胜生家的小儿子,疯了。






----------------------------------




“所以……?你就找了一千多海里,都快跑到北极圈来了,就为了取我的龙涎香?”




勇利点了点头,发丝随着他头部的移动在水中飘起。




“哇哦…这还…真是”




勇利看着面前英俊的银发男人,或者说半人,因为顺着他姣好的腰腹看下去,那里连接着一条银灰色的鲸尾,在深海的微光下,看起来柔和细腻。




维克托,或者说,那位传说中的海神抹香鲸大人,正用食指抵着额头,一副苦恼的样子。




“我的龙涎香的确能治好你母亲的病,但是…”




“我会付出一切代价,你可以从我这里拿走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这个等会再说,我先问你个问题,你知道龙涎香是什么吗?”




猝不及防,勇利皱了下眉头脱口回答道:“抹香鲸消化道里形成的蜡状物…”




“不是问这个。”维克托游上前,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抬起勇利的下巴。




“你知道龙涎香的本质是什么吗?”




勇利明白了过来,昏暗光线下扩散的瞳孔又放大了几分。




“龙涎香啊…”维克托轻轻咬住勇利的耳朵,另一只手抚上黑发青年背后伸出来的暗紫色触手摩挲着。




”是你们乌贼在抹香鲸的消化道里没有完全融化的骨骼啊。”




------------------------------------------




那天,有在海边收网的渔民目睹到,胜生家的小儿子胜生勇利,穿着黑色的和服,衣冠楚楚的站在海边的悬崖上。 下一秒,他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入水轻盈的像鱼,消失在一片白色的浪花中。随后,胜生勇利跳海去寻找龙涎香的消息就在长谷津传开了。大部分人都被吓了一跳,觉得那个平日腼腆又温润的少年不会干出这般傻事,但有些老人家听后却露出一副果不其然的表情,若有所思的摸摸胡子。




“没什么大惊小怪的,胜生家那小子,也并非什么凡人。”




“当年宽子和利夫把他从海边捡回来的时候,我就知道那孩子可不什么芸芸众生。”




“他跳下海的时候我看到了!”,渔夫也叫了起来。




“看到什么?”




“他跳下去后我急忙跑过去,那时天刚亮,水清的很,水下却一个人影都没有。”




“只看见未散的白沫间,有一团黑影,飞快的蹿向深海,那分明就是一簇巨大的乌贼的触须。”




------------------------------------------






勇利没想到维克托会提起这番事,他很清楚这件事。虽然在法力不足的时候化为人形,在陆地上作为人类过了几年安详的日子,现在他重返深海,周围冰冷的海水和本能的恐慌都在提醒着身为乌贼的他,抹香鲸是他的天敌。




“如果你能把龙涎香施舍给我,让我送回陆地治好养母的病,之后要吃掉我也无所谓,随你处置。”勇利闭着眼缓缓的说。




维克托不满的一甩尾,急忙窜到勇利面前说道:“怎么会呢!的确乌贼是我们最喜欢的可口食物,但是对于荒御魂大人,此话又怎讲呢?”




传说中拥有毁灭世界的力量的暗黑乌贼荒御魂,此时正低着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以勇利的力量,想要龙涎香的话,可以直接将我绞杀,再开膛破肚,取出龙涎香即可。”




勇利飞快的反驳:“我怎么可能…!”




“为什么要向我低声下气的求情?”




勇利撇过头去,深海动物本该没有血色的苍白皮肤居然泛起一丝红晕。




“我...我不想...“




他脑海里浮现出尘封已久的记忆,月光下,银色的抹香鲸浮上海面换气。他惬意的仰躺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银色的长发随着波浪上下流动着。年幼的小乌贼看的入迷,心底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被那样好看的生物吃掉,也不错啊。




见勇利红着脸不说话,维克托已经猜了个大概,笑嘻嘻的一把搂过气场全无的小乌贼:“嗯哼,让我来猜猜,哦呀,没想到老是跟踪我的那只可口的小点心居然是未来的荒御魂大人,没一口吃掉真是太好了。”




被识破又调戏了一番的勇利羞的想把自己藏在触手里,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龙涎香你尽管拿去,不过我也是有条件的。”




勇利嗖的一下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维克托看,后者眯着眼,笑的温柔似水。




“深海的日子有些无聊,我想要两个人一起度过…”






----------------------------------------




“我回来了”




看着站在玄关的勇利,宽子一时内心五味陈杂,千言万语塞在喉头不止从何讲起,只好一路小跑过去,用力抱住五年不见的儿子。




“妈妈,最近身体还好吗。”




“嗯。。。完全恢复了,勇利你这傻孩子,你怎么能为了我去冒那么大险......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把龙涎香交给美奈子后就又消失了,你怎么连声招呼都不打….”




“抱歉,五年没回来”




“这五年你都去哪了……还会走吗?”宽子松开勇利,仔细打量着他。




“呃……关于这个,就是我这次回来要说的……”




宽子一副释然的表情,笑着说:“妈妈早就知道了,勇利不是人类,是大海的孩子,就算是这样当初也不能对勇利见死不救。你若是想回去,就尽管回去,不用担心我们。你能在我们身边陪我们度过这些年,妈妈已经很开心了。”




“不……那啥……的确这几年一直都在海里陪着维克托,呃, 应该说海神大人?但是最近海神大人觉得海里呆腻了,吵着要尝尝传说中的炸猪排盖饭……”




“勇----利!” 身后不远处传来一声加长的哀怨,宽子探出头张望,看着一个步履蹒跚银发的男人,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爬过来。




“我第一次上岸走路你就不能等下我!”




“我不是想先回家打个招呼怕你吓着妈嘛,话说,你这不是走的挺快吗。”




宽子眨眨眼睛问道:“这位是?”




“想吃猪排饭的海神大人……”




end




突然冒出来的抹香鲸x乌贼脑洞毫无逻辑可言呵呵随便看看就好,本来想开车的,想想这个梗开起来太!重!口了就算了。龙涎香就是抹香鲸消化道里的东西,被拿来当香水定香剂或者药用的,至于怎么弄出来的:


“勇利你转过去,别看,我想办法。。。咳咳。。吐出来”





评论

热度(358)

  1. 樱飞雪黒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