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婚礼?(中)

华:

*过渡章节
*沉迷对话无法自拔
*ooc,不刀的一章


----------


圣彼得堡训练场


“米拉,你说今天维克托是不是吃错药了,居然所有人的动作他都点评了一遍。”格奥尔基正和米拉坐在休息室里----午休时间。


“哎呀失恋的男人都是这样阴晴不定的,我觉得维克托在看见那条ins之后没哭出来已经很好了,真的。”米拉并不在意。


格奥尔基在听见“失恋的男人”的时候把手里的皮罗什基捏紧了。


“不过说真的,他们俩居然没在一起,真是令人吃惊,”米拉吃了一口水果沙拉,“在那条ins出来之前我一直以为他们俩是一对儿。”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在胜生回日本退役之后我就没怎么看见过维克托打电话给胜生了。”


“也有可能是在训练完之后回到家再给勇利打电话呢?”米拉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两只手十指相扣,脸微微抬起,做出期盼的样子。


“……米拉你是不是狗血爱情剧看多了。”格奥尔基毫不留情的说。


“啧,你真没有少女心,”米拉说,“你难道不觉得他俩很配吗?”


“我本来就不是少女,当然没有少女心,”格奥尔基撇了撇嘴,“不过我确实觉得他俩挺般配的,起码站在一起的时候是这样。”


“瞧,你不也这么觉得?少女格奥尔基?”米拉挖苦他。


“随你怎么说,毕竟你是我师妹,”格奥尔基并不在意,师妹的挖苦比起失恋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不过你有没有好奇过胜生为什么突然回国并宣布了退役呢?我记得这个消息一出来维克托好像很生气,他好像不知道胜生要退役似的。”


“当然不好奇,”维克托说,他突然出现了,“下午的训练马上要开始了噢?”然后他就转身走了。


“真是莫名其妙。”米拉嘟囔着,和格奥尔基一起离开了休息室。


----------


日本长谷津


“勇利你觉得这个大福味道怎么样?”洋子递了一个到勇利面前。


“很不错。”勇利咬了一口。


“那么把这个放在婚礼上当甜点好不好?”洋子看着勇利。


“好啊,”勇利的嘴角绽开了笑容,“都听你的。”


洋子的脸微微红了,继续捣鼓着面前的大福。


看着洋子,勇利微微出神了,说实话他现在乱极了,在小豪问他他是否爱着维克托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乱了,他很迷茫,我到底还爱着维克托吗?这个问题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但他越是想要搞清问题的答案,就越是陷入混沌之中。


“啊……!”他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脑袋。


“怎么了?是不舒服吗?”洋子的手放在了勇利的手上,浅棕色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忧,“是生病了吗?要不要去躺一会?”


“啊,没事,我很好,”勇利安抚的笑了笑,内心却在谴责自己居然让未婚妻担心了,“只是刚刚在想关于小南的事。”但他还是选择了说谎,下意识的,他不希望洋子知道他居然还在惦念着自己的前教练,虽然他们马上就要结为夫妻了。


“原来是在想关于小南的事啊,”洋子露出了释然的表情,这让勇利觉得更愧疚了,“小南最近的表现怎么样?”


“很不错噢,四周跳也有一定的成功率了。”说起自己的学生,勇利扬起了骄傲的笑容。


“是吗?这真是太好了呢。”洋子和勇利相视一笑。


是啊,这真是太好了。勇利想。


-tbc.

评论

热度(71)

  1. 樱飞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