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苍穹的彼方 03 (星际机甲 生子 军装)

白沐蕶的拯救世界计划小组:

*架空,篇幅中长,HE,有火车


*关键词:军装 星际机甲 歌基偶像 特殊种族 生子 大三角


*此文为三人联文,成员 @蕶E  @浅白-History Maker on Ice  @mushroomu 


*更新顺序为蕶E→浅白→阿沐


*部分设定参考《Macross》


 前文链接:01  02


       第三章




  胜生勇利是在一阵腰酸背痛中睁开的眼。



  他醒来时还坐在冰冷的地面上,后脑是粗糙坚硬的墙面,身体上的疲惫和颅内的阵痛让他一时间思绪有些迟滞。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三面都是墙,看上去是身处于一个逼仄的小巷之中。胜生勇利转头四处看看,却在扭动脖颈的一瞬间感觉到后颈部位传来的酸痛,他迟疑地抚上酸痛的部位,那里传来的刺激让之前的记忆在一瞬间回了笼。



  骤然改变模样的男人……墙后的密室……紧咬不放的追杀者……还有他新鲜热乎的炸猪排!



  就那样被那个人弄掉了!他靠劳动辛苦换回的食物!并没有赔偿自己不说,还把自己打晕了!



  胜生勇利简直难以相信世界上会有这样恶劣的人,牵连了无辜不仅没有想着怎样弥补,还将错就错把人打晕了然后逃之夭夭。



  这个认知让他那双琥珀般的褐色眼眸中充斥着熊熊燃烧地怒火。



  有本事就让他千万不要再遇到对方,否则他会让对方好好跟他道歉!



  他双手撑地想要站起来,在打开半拢的手时听见了一声叮铃脆响,好像有什么金属物品掉在了地上。胜生勇利疑惑地挪开手掌,看到地上安静的躺着一枚银色的戒指,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下也折射着温润的银光,他把那枚银戒拾起,仔细打量了一下。看得出它的主人对它相当呵护,戒面没有一丝划痕,看上去就跟新的一样,只是比那些没有经过人手的戒指多出了一些人气。



  可这并不是他的东西。



  胜生勇利心想,戒指似乎是从他手中掉出去的,这么说的话,有很大可能性是那个神秘男人的东西,而且是被自己在昏迷前不小心纳入掌中的。



这算是恶有恶报吗?他弄掉了自己的食物,还把自己打晕,他的东西却在不经意间落入自己手中。自己现在身无分文,不如干脆把这个戒指拿去当了吃顿好的?



  胜生勇利有些坏心眼的想到,这种想法把他自己逗笑了,他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将戒指揣进口袋里,从地上站起来,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朝小巷外面走去。



  走出巷口的一瞬间,相对刺眼的光线让他不自觉的眨了眨眼。天色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他昏迷的时间应该并不是很久。



  胜生勇利自然的走入人群之中,仿佛他不是从什么奇怪的地方钻出来的一样,埋着头思考接下去该做的事情。



  走了没几步,眼角余光却看见一套令他印象深刻的衣服与他擦肩而过。



  胜生勇利猛地转过头,看着对方的背影。



  等等,那是……!




*




  把自己宿舍翻了个底朝天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少将不得不阴沉着脸承认,自己真的把母亲送给自己的贵重银戒给弄不见了。 



  他紧紧皱着眉,眉心用力到呈现出两道深深的沟壑,一看便知道沟壑的主人此时此刻并没有什么美好的心情。



  这时他的宿舍门又被敲响了,维克托不耐地拔高了声音:“什么事!”



  “维克托少将,舰长派我请您尽快前往舰队,他已经等您很长时间了。”舰长副官冷静的声音在他门外响起。



  维克托顿了一下,同样用冷静的声线回道:“稍等,我这就来。”



  他理了理稍乱的发鬓,将军帽和手套戴好,对着镜子将制服检查了一遍,确认自己的形象再无一丝错漏后打开了宿舍门。



  舰长最得力的罗宋副官正笔直的站在门外等他,等维克托开门出来时视线也规矩地停留在他脸上,他朝维克托点点头:“您出来了,我们这便走吧。”然后转身上了驾驶座。



  舰队距离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于是在办公室苦等了半个小时的皮罗什基舰长见到的是心情指数看上去并不怎么高的维克托少将。



  对方周身那种冷肃的气场甚至让他飞扬的军服下摆飘起时,都带着好像可以把人割伤的锋利气旋。



  这、这是怎么了?



  皮罗什基舰长瞪着眼睛瞅维克托,又看了看他身后的罗副官,对方对他无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后轻轻带上了办公室的门把空间留给他们俩人。



  特派员已经把东西交给他了,他也浏览过里面的东西,维克托出任务他是很放心的,可是这家伙现在这个表现是怎么回事?他这个上级等了他半个小时都没有说什么,维克托竟然还先给他甩脸色了?



  舰长内心正在为自己相当不平,维克托后脚跟一靠向舰长行了个标准的礼后就站着不动了,紧抿着薄唇一言不发,好似正等着舰长快点把想问的问完以后赶紧放他离开。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皮罗什基舰长只能告诫自己千万不能和维克托生气,维克托是什么脾气,这么多年了他还不知道吗,于是舰长轻咳一声,严肃道:“东西我已经拿到手了,让人和我们之前已有的资料对比了一下,的确是这份资料没错,这次任务你完成的非常不错。”



  维克托几乎抿成一条线的薄唇这才带了点礼节性的弧度:“承蒙您的夸奖,这是我职责所在。”提起任务,他把这次行动简单总结了一下,“……我拿到东西后惊动了少数敌方人员,好在最后没出什么错漏,那份文件我到手之前也大致看了一下,表面上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希望它的确有效。”



  皮罗什基舰长点点头,道:“这个任务完成之后暂时没有什么需要你亲自出手的事务了,你辛苦了这么久,好好休息几天吧,不过不要放松训练,你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容不得半点松懈。”



  维克托正色点点头:“我知道。”



  皮罗什基舰长这才嫌弃地对维克托摆了摆手:“走吧走吧,没你什么事了。”



  维克托从善如流的敬了个礼之后爽快走出办公室。



 “……臭小子。”皮罗什基舰长看着他潇洒的背影没忍住轻骂了一句。




*




  回到宿舍后维克托取下帽子外套放在衣架上,转身时突然看见了那套已经皱得不成样子,他还没来得及销毁的、出任务时用的衣服,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难道说……?”他想起了那个在躲避追杀途中遇见的,眼睛十分清澈好看的青年。他绝不会自己把戒指给弄丢的,而唯一和自己有过近身接触的也只有那个青年了。



  知道掉在哪里的话事情就好办多了,他轻笑起来。



  “说了有缘再见,果然很快就要再见了呢。”



  “等着我。”


 


TBC.


 


 


***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周的更新没有了:p)


(下周继续有大新闻!下一章有新人物出场,猜猜会是谁?~!)


(喜欢的话请戳心和留下你的评论吧~这是我们的动力来源啊!感谢支持)

评论

热度(461)

  1. 樱飞雪白沐蕶的拯救世界计划小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