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維勇】一個名為勝生勇利的奇蹟 上篇

涼夜:

*城下祭外傳,第一人稱克里斯


*原作向,私設有


*全篇還未完成,保守需分三次貼上


*此篇為減糖配方,安心又健康(?


*排版完感覺神清氣爽(? 對先看過的讀者們先說聲抱歉,讓你們看到這麼難看的排版


*城下祭系列前文請點以下連結進入觀看


【YOI/維勇】 ユーリ!ON FESTIVAL-夏日祭典 上


【YOI/維勇】 ユーリ!ON FESTIVAL-夏日祭典 中


【YOI/維勇】ユーリ!ON FESTIVAL-夏日祭典 下


(作者第一篇維勇文,文體畸形,錯字超多,請多見諒)


[ 維勇 ]讓我們跳一場Eros吧,維克托(R18) 


【維勇】讓我們跳一場EROS吧,維克托之小番外 (小甜文)




以下正文




  四方掌聲響起,風光極具高人氣並站在全世界花滑界頂端的男人,是手拿五連霸金牌的現任花滑傳奇-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作為他10餘年來老友的我,在還是個黃毛小鬼的時候就認識了他,在這片揮灑汗水與夢想的冰上,他無疑是最閃耀的存在,每個以GDF為目標的世界花滑選手,哪個不是追崇他完美無缺、難以模仿的技巧和實力,在這片看似華麗實則殘酷的花滑世界角逐競爭、來來去去。 


  平心看著那些賽中失利、生病殘疾的選手們默聲不得人知的消失在場上,我只能說一路向上爬到與他並肩而行的自己稱得上是幸運,曾經崇景過的對象現在成了能追逐競技的對手,現在看來那種心情也是各種的難以言喻,但這也僅限於我對他的認識還處於懵懂無知的階段。 


  站在人群向光面的維克托,表面上見他笑容親切看似好相處,但實際上對不感興趣的人都是一貫的漠然且刻意疏離,生性傲然帶點冰霜冷漠的他並不是那麼好相處的人,所以那些只單看他表面華麗的那些人,一個個都觸碰不到他真正的內心靈魂,至於在他口中還稱得上朋友的我,大概是他生活圈中極為少數看得見那顆摔的一地破碎的內心,那個最為真實的他。 


     只不過自小就如此的他一但熟識起來竟是意外多話,還以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跳躍性思想,經常把人耍著玩的頑劣性格,打從以前就深受其害的我卻又不得不承認,以天才之姿的維克托在冰上總是展現高傲氣勢技壓全場,在賽場上總是萬年老二的我忍不住嘆息自己的最不幸,不過哀怨嘆息的同時,又覺得此生能如此近距離跟一代傳奇接觸是何等幸運。 


  但是傳奇的光芒是個有時效性的東西,打破許多花滑界歷史紀錄的維克托至此也算是走到了終點,而最清楚這點的人就莫過於他自己了,退役宣言懸於之口,那張表面好似神色自如的隨意,背後卻潛藏著不為人知的痛苦與掙扎,他深愛著花滑勝過於一切,早知會有不得不放手的一天,一直以來想到甚麼就做甚麼的維克托,在這時候難得也舉棋不定、猶豫不決,繼續與結束與否只在一念之差。 


  但也就在此時,一個名為勝生勇利的奇蹟,出現在維克托的眼前。


 


  「克里斯,你覺得下個賽季用這個主題能吸引到多少觀眾啊?」 


  身處在無人會來打擾的小房間,各占空間一角的我們正在做賽前暖身,一頭柔順銀白長髮束成規矩的馬尾,他神情看似漫不經心來回跳過一組又一組的跳躍組合之外,還能臉不紅氣不喘地分神去構思他下個賽季的曲目,不得不說這世上的天才果真不能用常理去推估。 


  「維克托,你也適可為止吧,老拿這種早已決定的事來問我,我就算說了也只是白說。」 


  維克托提出這種問題當然早已不是第一次,在這些年相識偶爾同聚一起訓練的期間,這樣類似的問句早已不下數十回,一般人問這種問題都是真正有遇到瓶頸才會尋求他人協助,但長久以來都冠有傳奇名號的維克托就不是如此了,千萬別擁有就算是天才也會碰到困難的這種天真想法,不然你有幾副眼鏡都不夠你砸地板。 


    人都是要從錯誤中吸取經驗的,一開始天真如我還真的非常絞盡腦汁去幫他解決問題,但這樣的雞婆都只會換來同樣的後果。 


  起先只是個單純的討論卻因維克托的堅持己見進而轉化成雙方辯論,來回爭論之中,我總會在不自覺的情況下被對方強勢的牽著走,直到最後才發現長篇大論出來的結果竟然跟最開始完全一樣之時,心中的那股為之氣結沒有當場氣到吐血才有鬼,後來為求反以顏色,反覆苦思之下終以超越平時的水準,讓我想出了個自以為的絕頂提案,卻被維克托當下隨意一想的構思給狠狠打臉,我還不當場氣到炸毛,你說這樣問題不是純粹耍人的還會是什麼? 


     「怎麼這麼說,我很是期待克里斯每次都能帶給我什麼驚喜呢。」要不是還在賽期,不然我很想在那張笑得一副人畜無害的笑臉上好好揍個幾拳,以消我心頭怒火。 


  「驚喜?在你眼中都只是個笑話吧?」嗤之以鼻,這個人就只知道拐個彎子為自己脫罪,為了不再讓維克托這傢伙打亂自己等會上場的步調,我特意拉出一大段距離繼續自己賽前的模擬練習以待上場時間。 


     就說維克托這個人就是太過天才頭腦,只要是他想出來的東西從來不會有被質疑的可能,不聽別人安排且自我獨斷而行早已是常態,所以早已不曉得他到底氣走了多少教練,如今只剩雅科夫還願意帶著他。 


  「怎麼會呢?克里斯你可曾知道,你以前帶給我的那些驚奇,可是讓我的表演更為精彩動人呢。」說得倒是頭頭是道,雙眼閃耀著認真以待的光芒,但我仍舊白著眼冷淡以對,依我對他的瞭解,比起靈感這種不切實在的東西,他從中得到的笑料才是佔更多比例的吧。 


  大概也意識到我開始閃避他的意圖,果斷停下自己的跳躍練習改為地板的拉筋訓練,拉成一字馬的雙腿在軟墊上呈現優美的直線,身體柔軟度極佳的他不費勁地將上半身與身下的右腳拉成完美的平行線,維持這樣姿勢的他走手斜撐著頭,從他那個角度向我這看過來,半是哀傷半是緬懷地開了這口。 


  「唉,還是懷念以前的小克里斯啊,總要跟在我身後的那般純真又可愛,現在的克里斯都開不起玩笑了,我好難過啊。」 


  「你是變相在說我小時候呆蠢又好騙吧?」我開始後悔為什麼要在賽前跟這個傢伙待在同一個房間,再這麼下去,以後我遲早會被他氣到得高血壓,就如雅克夫那樣。 


  「我可沒這麼說哦,親愛的克里斯。」笑臉迎人的模樣彷彿說明這個話題根本與他無關似的,置身事外的態度任何人都拿他沒轍。 


  「不說這個了,維克托,你難道不覺得你最近不管是在場上還是私下的態度都跟之前不脛相同了嗎?」 


  就在近期,我發覺到在跟維克托說話的時候,明明他人有在跟我好好對話,但他的意識好像會不自覺的飄向很遠的地方,在我眼前的他有那麼一瞬間,就有如一具空殼站在原地失了一切感官,那種靈魂消失的感覺,雖然這只是短暫一瞬間,沒有影響到他在冰上的表現,但還是隱約讓人感到膽憂。 


    「嗯?怎麼你跟雅克夫最近都問我同樣的問題啊?難不成克里斯你是吃到雅克夫的口水不成?」神色一滯的他立刻故作疑惑的神色,嘴上說的話跟往常無異,但看去的方向卻不是我,而是無焦距的遠方。 


       果然很奇怪。 


    「我看的出來你有煩惱,維克托,不只是我,連雅克夫都看出來了。」我慎重其事的語氣終於將他的視線轉移在我身上,此時他也不再是以平日嘻皮笑臉的模樣,而是只有我們的空間裡才看到的另一面,那個最原本的他。 


     「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困擾,大概是歐錦賽二連霸的輿論壓力和新節目的構成元素讓我最近有些心不在焉吧?」蠻不在乎說的同時又趁機在空檔換下一套伸展訓練,絲毫沒有因為在聊這些而浪費任何時間,維克托天生資質聰穎,但他從來不仰仗天生優勢而放棄努力專研技巧的時間。 


        不管是誰都看的出來,維克托是真心深愛花滑的,就我對他的認知,花滑等同於是他的全部。 


    「好吧,二連霸的事我就不多說了,畢竟那是你必定要經歷的事,再說你的心理素質也沒有差勁到會被這種輿論給擊倒。」語落,維克托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我也看得出來問題的癥結點並不在這上頭。 


    「就我對你的認識,你口中說的新節目肯定是下個賽季的吧?維克托,這個賽季才剛開跑,中間還隔一個歐錦賽,你現在就開始為這個去煩惱不會太言之過早嗎?」 


        要說天才總是任性的,這邊就有個最佳的典範,原本還想再數落他一頓,但一瞥見他欲言又止的神色,要出口的話頓時嘎然而止,蔓延在我們之間的沉默是前所未見的。 


        或許事情比我想像的還要嚴重。 


  但當下我硬是撇去心中那股沒來由的不安,沒有確鑿的證據來證明這個猜測,一切都是自己多想。「維克托,我還是勸你放慢你的步調吧,把自己逼的那麼緊只會有反效果啊 再者,在這冰上根本沒有你辦不到的事吧?你主宰冰上的一切,但看你這樣總有些操之過急啊?」 


  語落,我順勢背向他繼續做下一組的暖身動作,原以為這個話題會因為維克托的沉默無語而無疾而終,但維克托接踵而來的話語,觸動心中油然而生的憂心,而我被迫停下了動作。 


  「怎麼會呢,我喜歡這片冰面帶給我的一切,所以全心全意投入其中也理所當然的吧?」 


  維克托語氣落的輕,幾乎一點重量也沒有,或許作為一位花滑選手做出這般說詞並沒有甚麼不對,但套用於一位正值青春年華的青少年身上卻顯得怪異起來。


  正常來說就我們這樣年紀的人,比起專注於某種事物,外界肯定會有更多的新奇來吸引自己,說起我自己自然也不意外,所以在他宣稱自己只愛滑冰的發言,實在是令我驚訝得瞠目結舌,同時讓我深刻意識到在自己眼前維克托似乎欠缺了甚麼東西。 


        彷彿他只要有花滑,其餘的都可以不要。


  掌聲如雷的歡呼聲自門外傳來,接近上場時間的維克托也不再停留的隨口就留下一句。「我先上場啦,克里斯。」還沒來得及追問他些甚麼,維克托就開了門頭也不回的走了。 


  那天,他也不負眾望的奪得金牌。 




  打從那天開始,我就越能察覺到維克托身上的怪異,他集全世界最優雅完美的身法縱橫在花滑界,獲得世人的喝采但從來沒有傳到他的心裡去,在那片他投注心血而閃耀光輝的冰面上,站在自己最喜愛的地方獲得眾多粉絲的關注,卻從未讓他的父母轉身來正眼瞧過他。 


  逐漸地,表面上的他看似博愛世人、一視同仁對待每個對他有興趣的人,但內心卻變得像是腳下的冰面似地,無聲冰冷的將真正的自己隔絕在世人的眼前,或許在他心中我還稱得上是朋友的存在,但說來諷刺,至始至終他一次也沒對我真正敞開過心房,唯有的,就只有我能看見那片冰湖藍之中沉積著深沉的憂傷。 


  而他就是如此反差極大的男人,操使著完美的障眼法讓人們想在他身上看到的東西,同時也欺騙自己的心,將自己完全投入在他人生唯一深愛且不會背棄他的花滑。 


  占盡臉皮優勢的他,不乏身邊的女友一個換過一個,只是他的視線不曾在那些女人身上多做停留,依舊注視的就只有技巧、演技以及花滑,嘗盡新鮮感的他最終也是膩了,也至於最後他又回到獨身一人的生活。


  男女話題在我們之間塵封了許久,期間我們仍有正常的交流,興趣異味相投的我們能一起做的是多到數不清,除了花滑之外的趣事上能看見不同面貌的他,私底下的交流比起在冰上的較勁能使他更放開一些自我,使他不至於沉浸在日復一日的生活圈裡,只是隨著時間流逝這樣轉移注意力的做法,也逐漸的不被他所領情而全然放棄。 


  一段日子過去,在一旁始終看著的我自然是知曉原因的,維克托因為把所有情感冰封在那面冰上,時間久了,原先那種純粹的愛變質成為枷鎖纏繞在他身上,但滑冰卻是他人生唯一的情感出口,就算深知不能再這般如此,他也無法逃開,只能任憑枷鎖沉重壓著他喘不過氣來。 


  但每當他內心越是痛苦不堪,外在所綻放出的光芒就越是明亮,回過神時,他已經瘋狂摘下了三面堪稱花滑最高榮譽的GDF金牌,一而再再而三的刷新前人的紀錄保持,也更將自己推向更孤獨的王者之路。 


  這時候,我們之間的有很長一段時間,隨著他內心的糾結背離,一度冷漠而斷絕。 


  但想都沒想到的,讓我們重新接上話的契機,竟然是我跟現任男友開始交往才有了點微妙的交流。


 


  「克里斯,聽說你交了男友啊?」當那傢伙頂著招牌笑容靠過來時,我很不巧地正在仰頭喝水,遭遇衝擊性不小的無預警開頭,又是從這個惟恐天下不亂的他口中說出來,一口水堵在喉頭直接岔氣的連連咳嗽起來。


  「咳咳﹒﹒﹒你是從哪裡聽來的?」我沒好氣瞪了幾眼仍然掛著一臉燦笑的他,此時的維克托再也不是當初我初次認識那豎起長髮的他,俐落的短髮更凸顯他的容貌,也突增幾分不容忽視的距離感。 


  我們已經有多久沒有像這樣好好面對面說過話了,在更先前的我們根本不乏這樣的場景。 


          到底是從什麼開始改變的? 


  「我親眼看到的。」維克托這般笑咪咪的回答我的問題,但我的內心卻相當五味雜陳,一方面還好不是自己的粗心而洩了底,因為堅持不想把這件事公諸於花滑界來引起不必要的注目,但另一方面卻是被這個滿肚子壞水的傢伙知道了這個秘密,天知道他又會搞出甚麼事端來。 


  「吶,克里斯,跟男人交往是甚麼感覺啊?跟女人交往是一樣的嗎?」有別於預期之中的窮追質問,維克托又是開始那種自顧自問起感興趣的行為模式,一開始我以為這只是他一時興起的好奇。 


  「沒甚麼不同吧,兩人之間是真愛的話,性別還是其他東西都不是問題,因為真正陷入其中你根本不會去在意那些。」 


  說起這個的同時,情人的臉龐在腦海中清楚浮現,被愛填滿的自己順其自然地浮現心滿意足的淺笑,在旁直盯著我看的維克托當然不會遺漏這個笑容。


  「是嗎?那還真的是恭喜你了,克里斯,找到你自己所要。」一向平淡如雲的語調,現在卻掀起不小的漣漪,卻是只有近距離跟他相處過的我才察覺得出來。 


  「我的休息時間要結束了,先下場暖身了,待會見,克里斯。」這個人總是任性,問完自己想要的,就會拍拍屁股走人,不給人有探究他內心的機會。 


  但身為他多年的老朋友,哪可能就讓他就這麼一走了之,我急忙抓緊時間就出聲把他攔了下來。「維克托,難道這些年你都沒打算找個人定下來嗎?」 


  聞聲的腳下一頓,他沒有回頭,以不高不低的嗓音拋出的話語,仍然只有冰冷的一句。「那種事怎麼樣也無所謂吧?我只要愛著花滑那就夠了。」 


  「你真的只要花滑就夠了?維克托,你不可能不明白我們這些選手無法永遠站在這片冰上,終有一天你會退役,到時候的你要怎麼繼續愛著它?」 


  冷聲落下的言語,無非是要只活在自己世界的他能夠夢醒,就像維克托自己所說的,他是這般深愛花滑的一切,所以我才無法想像離開冰上的帝王究竟會如何,不管怎麼想像都令人感到害怕。 


  詭譎的沉默壟罩在我們之間,若不是還有旁人,依他的個性絕對迴身就給我一拳了,當下的他只有握緊拳頭宣示他的怒氣。 


  「到那時候,這世界上就沒有維克托.尼基福羅夫這個人了。」 


  怒極反笑,那個男人挾帶上一碰即碎有如薄冰的笑顏,用上再自然也不過的語氣,彷彿在宣判自己邁向終點的選手生涯,又或是自己本身。 


  如同被狠澆下寒冰刺骨的冰水,讓人心裡發寒的戰慄出令人深感不適的寒顫,冰寒心冷被哽住的言語出不了口,徹頭徹尾地使我再也留不住決意離去的維克托。 


  剛才上一秒還站在這裡跟我說話的男人真的是維克托嗎?也才一個賽季未見,他已經變得跟以前大不相同了,裡外都透露著沒有生命起伏的死寂,活得像是只是取悅外在眼光的魁儡。 


  維克托那副全然的自我放棄,在我腦海中揮散不掉,原以為他把長髮剪去只為改變所處的心境,但卻是他狠下心來剪去對滑冰的熱情與初衷,長期下來累積壓抑下的偽裝終究會有戴不住的一天。 


  「維克托﹒﹒﹒你始終不了解在這個世界,你的存在到底有多麼的重要。」追逐你的背影而構築的世界,在這瞬間徹底黯淡下來,握緊拳頭蓄積起來的怒氣無處宣洩。 


  放逐自己的生活真的是你所要的嗎,維克托?這個世界存在的,並不是那些你看透看膩的外在喝采與目光,領走前方的你從未回頭看到那些緊追在你步伐之後的後生之輩,當然也包括了我。 


  在看台上目光所及的地方,維克托所到之處都能掀起不小的躁動和驚呼,原先還井然有序在賽前練習的訓練生紛紛停下手邊的練習,目光不偏不倚的全聚光在舉手投足都在散發賀爾蒙的維克托身上,維克托就與往常無異給予圍觀的眾人給予禮貌性的笑容,然而想貿然近身的都被帝王高傲的冷漠給隔絕在外。 


  著好冰刀鞋的維克托一上冰,冰上的練習生都有致一同地退散至場邊,有目共睹的屏息注目在場中身姿完美、無可挑剔的身影,冰上帝王一如往常屏除眾人的注視,技巧精湛舞出常人難以達成的高難度旋圈與跳躍,只是在旁人眼中凜然不可一世的姿態,在我眼中只能清楚看見更勝以往的深切渴望以及悲傷難抑的孤寂。 


  到底有誰可以拯救生命已然油盡燈枯、彷彿再也沒有任何事物可以融進他生命中的男人?沒人看得清暴露在世界眼光之下的他在上冰展現演技的同時,夾雜其中那聲聲越發虛弱的求救,我看得見,無論以前還是現在都一清二楚,但我無法帶給他改變現狀的奇蹟力量。 


  事已至此,我只能束手無策的靜待在他身旁,在這片冰上陪伴他虛耗那僅剩不多的時間,等待著一位不知是否會出現的那個人。 


    那個可以給予他奇蹟的那個人。


 


  作為這幾年跟這個男人在冰上角逐金牌的我,當有甚麼變化降臨在維克托身上,我會是第一個察覺到的人,這些年有關於維克托的變化,上至他在俄羅斯哪裡買下自己的房子,下至他家都慣用哪牌清潔劑,我全都瞭若指掌的原因不在於別的,就是某個傢伙天生就是個家事白癡,當他搬出去獨居惹出不少災難之後,沒有理由的,我成為他長期的生活家事顧問。 


  長期缺乏雙親教育導致專注在花滑上,而從未有人教導過他那些東西的緣故,儼然成為生活白痴的他在出來自立門戶的那一刻起,就不斷有各種意想不到的問題來騷擾我這個老友,以往一遇到問題就會找機會拉我進酒吧一敘,要不就是十萬火急的打來要我幫他想辦法解決他惹出的事端。 


  但基於近期我們的關係儼然進入了冰河期,在雙方無法可說的情況之下,即便有甚麼問題,維克托那傢伙也寧願以傳訊息方式來解決,來來回回的冰冷文字更加疏遠我跟他之間的友誼。 


  但這樣的刻意避而不見不能維持多久,同為花滑選手在賽場上總有雙方會首的一天,在名單分發的那日,我們雙雙被分入美國的分站賽,但在鬧僵的關係之下,即便在走廊上碰頭也只是點頭示意擦身而過。 


  挾帶著有那麼一丁點的苦澀滑上了冰面,全然凝神的被上百雙迴異的雙眼給任其評比,一直以來我都善於在那些視線下展現自我,但此時,希望能引起他注視的渴望在心底醞釀而生,哪怕一眼也好,也想讓他看看我這些年追逐的努力。 


  音樂奏下,冰刀劃過第一道痕跡便是開始,理當我該屏除所有的雜念專注一心的投注在演技之中,在觀眾以及評審面前呈現最好的演出,是每位花滑選手應當遵守的義務以及專業。 


  但是當下的我卻拋棄了那些準則,在賽中改變了原先的編排,為求有更好的技巧和分數,竟大膽的嘗試正式賽事上未曾成功的4LO,圈數足了,也成功落冰了,最後卻是差在落冰後一個失衡的扶冰,成為這次賽事上的大失誤,在那個瞬間,你可曾聽過來自觀眾席上那聲聲清楚無比的嘆息。 


  信念終究會化為執念,就有如冰面上那些數不盡的冰痕,有增無減。 



        這是我這一天半所能趕出來的稿了,一個累攤,因為是剛剛趕出來的,沒有電腦的狀況下只能用手機排版,跑掉的部分我明天在開電腦來弄(´д⊂)


        這次恐怕也會大爆字,覺得心累( ´ A ` 。 ) グ ス ン這次是以克里斯的視角來寫以前的維克托,私設成分很高,會分好幾個階段寫下去,就這樣一路寫到維勇結婚才完結,所以算是一個需耗費時日的工程吧?裡面彩蛋的部分不少,如果有看過之前系列文的會知道是什麼。


        順帶一提,這個是遲到超級久的克里斯生日賀文外加情人節賀文,完結日期遙遙無期,草稿都還沒寫完,還請大家耐心等待


        還請有耐心看到這裡的小讀者,不吝嗇的給個留言讓我知道你們對這個故事的看法哦!


        那麼,後會有期囉!

评论

热度(31)

  1. 樱飞雪涼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