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致命吸引(ABO) 上

琳杳歌:

  胜生勇利,一位多么引人犯罪的Omega啊。即便他全身心投入工作的战果,足以让Alpha们给他绝对的尊重;那不懂情事的坦然让他犹如一朵勾人的玫瑰,明知危险却让人妄图亲近。


 


 -


20点17分,今日的所有演练已经结束,担任少校的胜生勇利安排完明日的活动,剩下的最后一项工作就是汇报。 




 基地里的军人们纷纷散去,相约着去哪放松一下,属于胜生勇利的战斗在他们离开后才刚开始。




 军靴踩在冰冷的地面上,回响在通道内,低沉的脚步声像是此刻胜生勇利的内心,沉重而又冷静。




 “编号9827,胜生勇利,申请会谈。”




 勇利在维克托的门前站定,淡然的向里面发出通讯请求。能在毕业后以杰出的战果进入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所在的战队,一度是他认为值得吹嘘一辈子的骄傲。




 毕业的晚会上,他鼓起全部的勇气告诉维克托想要进入他的战队,没过多久就得到了申请成功的好消息。




 被任命为基地的指挥官助理后,勇利本以为可以和心中的偶像有很多的接触,现实却是他被维克托冷处理了。




 勇利握紧了拳头,他不懂为什么维克托会在给了他希望之后,又对他如此冷淡。是因为自己身为Omega又主动表达了对他的敬仰之情么?




 觉得胜生勇利是个Omega,利用工作的机会故意接近,妄图勾引他?




 明明拼命努力才走到了他的身边,就因为心中的敬仰被推之门外,维克托真是残酷无比的Alpha。




 “胜生勇利,我说过每日汇报工作只要给我发报告就可以了。”




 通讯器被接通,传来房间里维克托的声音,可以显示通讯对象的屏幕始终暗着,让勇利连见维克托一面都无法做到。




 “7天……7天12小时23秒……”勇利把手放在了通讯屏幕上,摩挲着液晶面板。“维克托长官,您是认为我的工作很失职么!”




  强行压抑着心底愤怒,勇利提高了音量问道:“若您觉得我无法担任您的住手,请您给我理由,若是我无法做到改进,让我离开这个基地都可以。”


  


  不妙,完全不妙了。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参加母校应届毕业生晚会的时候,第一次遇到了命定之人。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云里雾里就批准了那位Omega的入职申请,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维克托才发现他酿成了多大的错误。




  只要站在胜生勇利的身旁,视线就会被他吸引,甜美的信息素鼓舞着他的靠近,每当低头看到毫无防备的胜生勇利,就忍不住将视线聚焦到对方脖子后的腺体。




  咬下去,让这个Omega成为自己的,让他在自己的怀里发出甜美的哭泣,让他的眼里只能看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第一天亲自接待入队的胜生勇利将他介绍给基地众人之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开启了和胜生勇利的躲猫猫状态。




  能不见面就不见面,能用报告解决的汇报内容就不打电话。维克托·尼基福罗夫避开了所有和胜生勇利的接触奇迹原因则是——他似乎发情了。




  Alpha的发情期症状比Omega不明显很多,有医生将Alpha的发情期又称作是求偶期,原因是发病理由70%是因为遇到了命定的Omega。




  长达1个月的假期,专门给这些幸运儿们去追求Omega,可眼下,胜生勇利刚刚来到他所在的基地,要是请假,他会被要求离开基地,那就根本不能追求胜生勇利了。




  想到这,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头疼的点了点太阳穴,刚刚入职的胜生勇利第一次假期在一个月后。




  更让人心痛的是,见面后勇利声称为了不影响工作,已经打了信息素免疫剂,很长时间里能够免疫Alpha的信息素。




  为了能待在基地里多了解胜生勇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已经让自己减少和他的接触,以免受胜生勇利的影响,可自己挖的坑早晚还是要自己跳下去。




  就如同现在。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打开了通讯屏幕,双眼紧紧盯着屏幕上胜生勇利的容颜,留意到勇利微微泛红的眼眶,就觉得内心充满歉意。




  “你的工作非常出色,勇利。”维克托这样安慰道。




  “那您为什么一直要躲着我呢!”勇利控诉道:“为了不给您添麻烦,我已经打了抑制剂,拜托了,请您至少别让我一个人在这里……”




  眼见屏幕中的胜生勇利失落的垂下了眼眸,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低头让发丝遮住了他的神色。




  几乎不会有Alpha会抑制自己发情期的本能,毕竟发情期能带来身体各方面的强化,以此更好的俘获Omega。




  而现在,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位顶尖的Alpha正因为心仪的Omega而纠结于是否要找医生压制发情期的状况。




  “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出色?”勇利不断地质问,他鼓起勇气说道:“请您让我见你一面吧。”




  维克托迟迟没有给出答复,久到勇利已经放弃了希望,终于他长叹一口气:“我明白了,我会申请离职的。抱歉打扰您了,辞职理由就写无法适应这里的环境,还请您尽快同意。”




  胜生勇利点开离职申请的时候,手指在抖。身为Omega的特权就是入职后有一段过渡期,若是无法适应工作环境,他随时能够选择离职。




  本来还想无论多多大的苦都不会点申请离职的按钮,到头来,因为长官的冷淡,离职似乎变成了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提交完离职申请,胜生勇利觉得过去的目标就此破碎,他麻木的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打算离开。




  身处屋内的维克托看到那离职申请几乎下一秒就选择了拒绝,提示音快速传达到勇利的通讯器上,自认离职申请已经被同意的勇利,加快了步伐想要找一个足够安全的地方,肆意宣泄此刻悲伤的内心。




  “胜生勇利!!”眼见自己拒绝勇利的离职申请后,勇利仍然头也不回的离开。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打开门,一路小跑追上了勇利。勇利背着他停下了脚步。




  “我拒绝了你的申请。”




  “为什么?您……不是讨厌我么?”




  “我没有讨厌你。”维克托懊悔的说道,他鼓起勇气拉住了勇利的手,将他带到了自己的房间。




  伴随着门关上的声音,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内心浮躁起来,在他的房间内可没有那些监控的存在。




  他将手放在了勇利的肩上,发觉对方没有反抗,便试探着将勇利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等等……”这回勇利反应过来了,他红着脸用手挡在胸前,微微推开了维克托。




  “我只是病了,勇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弯下身子,靠在勇利的耳边,说话间便有吐息擦过勇利的耳畔。“我需要一个能为我保守秘密的助手。”




  原来维克托对我冷漠是因为生病么?勇利重新提起了精神,耳边的呼吸让他别扭的有些脸红,可倘若能得到维克托的信任,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请您信任我,我一定会保守秘密的!”勇利放下了胸前的手,他甚至主动抱住了维克托,安抚的拍着对方的背部。




  “啊,那还真是感谢你啊,勇利……”悠悠沉沉的说完了这句话,维克托再也忍不住心底的欲望了,他用唇擦过勇利的颈部,轻轻留下一个亲吻。




  发现没被勇利拒绝之后,维克托的胆子更大了,他吸住勇利的颈部,甚至用舌碰触对方的肌肤,这下饶是满心欢喜的勇利也有些不淡定了。




  “维克托……长管……你离我太近了……还有这种事情……”




  “勇利,你还没发现我的状况么。”维克托更近一步的靠近,他将勇利逼到了墙角,故意大量散发起他的信息素。




  “这可是只告诉你的秘密。”



评论

热度(651)

  1. 樱飞雪琳杳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