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意料之外的主动

吧嗒:

*ooc我的锅。
*神经病我的锅。
*就是突然想写我的锅【


01



为什么不多主动一些?






这已经是在维克托脑袋里冒出来近万次的问题了。


胜生勇利从不主动。完全没有主动的样子和想法。


虽说接吻和做鼜爱时能够自己掌握主权也不错,但自己果然还是更希望勇利能够主动回应一下他。






就这么一直盯着那个微微弯腰擦着桌子的日本男人。自己的衬衫穿在勇利身上终是不合身,永远是大了许多,但反倒衬出勇利腰部的纤细,细也没有细到像是女孩子那般,双手摸上去是肌肉的紧实,维克托总是能在摸勇利的腰时判断出他的小猪猪有没有乱吃东西。长了一些肉的时候,摸上去柔软弹性。


多亏胜生勇利的易胖体质。






看看他的下半身。


维克托简直愁的要再掉几根银发。




他不理解为什么勇利还穿着那老土的运动裤。


日本王牌滑冰选手是美津浓的代言人?


那感谢胜生选手年复一年的日常代言。


维克托明明清楚记得自己在勇利嫁到圣彼得堡后扔掉了他所有的衣服。


没错,是嫁。


某种意义上是连人带魂的给了这个俄罗斯老男人。


还是这个日本人自愿的。


瑟瑟发抖。


不提这些原因,胜生勇利就不会对自己的审美有罪恶感吗?


维克托脑袋里换了个问题。


好样的,虽然说这个问题早在认识勇利起就一直存在了。


直到现在也没解决。


看看他啊。白色衬衫配宽松运动裤。


维克托喜欢勇利穿他的衣服,非常喜欢。他认为男友衣服什么的非常棒。尤其是衬衫。


运动裤抹杀了一切。他都无心欣赏男友衬衫的惊艳了。


男友衬衫加下体真空才是真谛。


运动裤掩盖住了勇利的屁股,那美好的触感,终身难忘。


维克托爱惨了那个手感,每每后入式,腰部和臀部是维克托钟爱的部位。每一次的撞击,自己的下腹撞上勇利的屁股,它都会颤动。


那独属于多肉的颤动。


维克托忍受不了了。


他脑袋里早已都是勇利无力地趴在桌上被自己一次一次的操鼜弄。脸上挂着藏不住的嫣红,衬衫被拉至最上,红涨的乳鼜尖不断磨蹭着桌面,那性感的腰窝上印着自己的几个齿痕。






维克托感觉自己硬了。


他想走上前去,脱掉那罪恶的老土运动裤,将自己的老二抵在勇利的性鼜器下方。他不能抵在小鼜穴,没有润滑会让他的小太阳哭泣的。他不能那么做,他会心疼。


只是想想而已只是想想而已只是想想而已。


只是想想而已吗?


当然不是。




既然勇利不会主动,那么我就主动一次好啦。


维克托开心地想着。


他真的上前做出了和脑袋里一样的举动把胜生勇利艹鼜地两眼发红直冒情鼜欲的泪水吗?


他可能做到了。吧。


维克托捂着自己的发际线窝在沙发上默默伤神。


胜生勇利这个臭男人!他为什么不能主动一些的来爱自己的丈夫!为什么他不理解我!我明明都在脑袋里想好了他为什么不能答应我!


鬼才能知道你脑袋里想的什么啊。事后的勇利冷漠地对维克托说。



胜生勇利刚才十分惶恐。


惶恐的不得了。


他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强鼜上了。


突然被扒掉裤子然后被强硬的压在桌面上还把自己的老二贴了上去。


这不管是谁都会感到害怕吧??!!


好在反应迅速的日本男人及时按上了那个俄罗斯男人的发际线。


那是紧急按钮,换做平时勇利从不会这么做,因为维克托十分在乎自己的发际线。


而维克托对于勇利已经练成的反手按发际线已经感受到了强大的恐惧。


勇利跑去卧室换了条牛仔裤,起因来自于这个俄罗斯老男人的哀嚎。他不想看到勇利衬衫搭运动裤,勇利感觉维克托哀怨的眼神快要灼穿了这条美津浓的裤子。


难得的愿意听从维克托对于衣物的建议病主动去更换。不全是因为他的要求,主要是怕他再一次扒掉自己那好脱的运动裤。


后怕万分。


以后弯个腰都生怕一不小心被这个随时随刻都会发情的人给上了。






维克托见勇利换了裤子自然是十分高兴。


但是。


紧致的牛仔裤反倒显得勇利的屁股更诱人了。


胜生勇利再一次被维克托灼热的眼神给吓到了。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跨坐在维克托的大腿上,亲密地搂抱住自家的丈夫,嘴唇贴在脖颈上的翕动,下面在不断的磨蹭。




无声的邀请。




维克托少见的脸红了,他就像一个第一次进行房鼜事的小伙子,难以抑制激动的狠狠地亲了勇利两下。


天旋地转之间,勇利被维克托扛在了肩上,径直走向卧室,勇利开心地笑着,打闹般敲打着维克托的背,维克托一言不发,只是施了些许力气拍了几下勇利的屁股。反应在屁股上的痛感和“啪啪”的声响让勇利羞红了脸。




在房门被关上没有多久,便从里面传来了低鼜吟和喘息声。




白日宣淫。





02



胜生勇利开始学着主动了,各种方面的。


不仅仅只是在跳跃和滑行上有些主动的见解,他偶尔会提出自己想要吃的食物,虽然大数被否了。




没有办法,易胖体质的困扰。


性鼜事方面,他也开始在想做的时候小声的询问维克托。


维克托求之不及。他盼得头发都快掉了。


“维克托,你能摸摸我的头吗?求求你了....”


维克托听到这样的请求心里怦然一击。


妈的可爱死了。




“OK..勇利难得主动一会我当然会答应了...”


“那....请吧!”黑发青年紧闭双眼,微微低下头,脸颊还抹着几分绯红,十足的紧张和期待。




维克托也迟迟不敢下手,吞咽了几口口水,缓慢地把手往勇利的头顶放去。




冰场里其他人都要瞎了。




只是摸个头而已你俩能不能别营造这种要做鼜爱的气氛???




而当维克托的手掌靠近勇利的头发时,勇利低声轻笑了一下。




随即听到了维克托大声的痛呼。他意外的怕疼。




勇利 :  计划通,跑。




而当胜生勇利取下头顶放的一颗图钉,大笑着快速滑走后,维克托猛速一边追赶,一边愤怒的大声喊道:“胜生勇利!!你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最终勇利还是被逮到了,他很可怜的被维克托当众压在冰面上强吻,吻了足足十分钟。周围半径五米都没人敢靠近,直至雅科夫的怒吼制止了他们。




end.


勇利 :  怕了怕了。再也不皮了。



评论

热度(223)

  1. 樱飞雪吧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