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他的天使 1

过翼:

    吸血鬼,abo,养成


    高度OOC预警, 勇利会非常非常软糯。


    都架空了那肯定私设如山。。。也肯定有bug,请帮忙捉虫以及科普。总之就是为了爽写出来的啦。   


    以上没问题的话,那就祝大家食用愉快。


    新年快乐,喜欢yoi的大家。


    


————————————————————————————




    当看见那个孩子的时候,他感觉冰封了千年的心,轻轻一震。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勇利。”


 


    “我要把你带走,你愿意吗?”一贯强抢的他居然有耐心蹲下身子,征求对方的意见,即使那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对方睁着清澈的大眼睛懵懵懂懂,看上去似乎有些犹豫。


 


    维克托在等待的几秒钟感受到了久违的紧张。


 


   “好!”那孩子笑着这样说,对他张开了手臂。


 


    把小小的一团柔软拥入怀里,冰冷的怀抱温暖起来。


 


 “如果他拒绝,我会不带走他吗?”坐在马车上,维克托这样问自己。



 “不会,我还是会带走他的。”他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孩子,对方正在玩着他外衣上的一颗宝石扣子。感觉到他视线,孩子抬起头,冲他笑了,温暖得像是他从未触碰过的阳光。


 


    只是,我不愿意看见天使的眼泪。


 


    维克托摸摸他的头,粗暴地扯下了那件精致的外套上繁复地钉着的所有扣子,塞进他手里。


 


   “咔哒。”


 


    一只蓝宝石扣子掉在了地上。


 


    孩子在维克托怀里扭了扭,想去捡那颗扣子。


 


   “不,宝贝。”维克托笑得温柔,“你永远不必弯下腰去捡那些没用的东西。”


 


    “维,维克托?”那孩子笑着第一次说出了他的名字,从此他发现自己的名字原来如此好听。


 


    他的卧室被安排在维克托的旁边。


 


    夜晚,城堡里万籁俱寂,连老鼠也没有半只。


 


    黑暗的走廊上却跑过一个赤着脚的小男孩,显然是很害怕黑暗,动作尽量迅速地跑到维克托的卧室里。豪华的卧室空空荡荡,仿佛被整个吞进了黑暗里,只隐约能看见窗户和巨大穹顶的轮廓,墙上装饰的金箔也没有闪出半点微光。


 


    即使这样,被放置在屋子中心的棺材也清晰可见。


 


    他踮着脚走近了。


 


    维克托躺在其中,听着他因为奔跑或是别的原因而急促的喘息,猫一样轻巧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他的棺材盖子被用力推开。一个小小身子灵活地钻了进来。


 


   “嘭。”是棺材盖紧的声音。


 


    棺材里空间并不大,孩子只能紧紧的贴着他。属于生命的温度如此温暖。


 


  “维克托?”糯糯的声音试探性地呼唤他。


 


  “我在。”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静,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紧张,也许下一秒,这孩子就会尖叫着跳出去。


 


  “维克托真冷。”那孩子贴得更紧了一点,用手臂环住他的脖颈。呼吸喷在他的颈窝上。


 


  “但是勇利很温暖啊。”维克托试探着伸手,并最终搂住了他。


 


     一个孩子的到来仿佛使他阴冷的庄园都明亮起来。


 


    “我的天使。”他这样称呼他。


 


       他是明面上的身份是这个王国的公爵,自然有能力把他的天使如温室的花朵一般娇养起来。他手把手地交给他天文地理,语言文法,以及作为贵族所需要掌握的一切礼仪规范。


 


       勇利从一个瘦弱的孩子逐渐成为了美丽而优雅的少年,并且在十四岁时觉醒了omega的属性。


 


    在他觉醒那年,他带着他第一次参加了舞会。


 


    公爵的养子,珍贵的omega——勇利的第一次社交,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更何况他还长着精致恬静的东方人的面孔。但是他拒绝了每一个人的邀舞。


 


    从那时起,维克托会常常带着他出席各种社交场合,勇利仍然只是礼貌地和一些人交谈,不沾酒,也不跳舞。


 


     维克托发现对面和他说话的青年在走神,这在宴会上时很失礼的行为,他诧异地顺着青年的目光看去。他的天使正独自站在楼上的栏杆边,眼帘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的天使吸引了王国所有青年,”在回家的马车上,维克托这样跟勇利说,“为什么拒绝他们呢?”


 


勇利不说话,把头埋进了维克托的怀里,依恋地蹭了蹭。


 


“难道你在等着谁吗?”维克托开玩笑地问道。


 


“是的,可是他迟迟不邀请我。”勇利的脸埋在维克托的肩窝里,他发出闷闷的声音。


 


    维克托心里一紧。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也没有发现勇利和任何alpha交往的踪迹。他只好把这次谈话当作玩笑。


 


    勇利的十六岁生日,在他自己的强烈要求下,维克托放弃了举办盛大宴会的打算。改为两人的庆祝活动。


 


  “勇利今天成年了呀,”晚餐时,维克托变戏法似地拎出一瓶酒,“要不要,喝一点酒?”


 


    “好,”勇利的脸被烛光镀上了一层温柔又暧昧的暖黄色。



评论

热度(317)

  1. 樱飞雪过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