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Listen To My Order 12 (星际ABO)

A朔:

前文请戳:1,2    3     4     5,6     7     8      9     10    11




日常广告,《Yuri In Love》+《Sunshine》的预售正在进行中!地址请戳:预售链接




Chapter  12.


 


年仅二十四岁的南健次郎,在一个月前忽然接到升职的调令,还被行政总部唯一的女性Alpha长官奥川美奈子召见,他诚惶诚恐地坐在美奈子的对面,茶桌上的咖啡飘散着袅袅香气,钻入他的鼻中,对面美奈子笑容和蔼,让南健次郎仿佛置身梦中:


被高级长官接见,奥川长官还这么亲切,我…一定是在做梦吧…


美奈子的双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双手随意搭在膝上,轻声笑道:“你和我的学生几年前的模样很像。”


整个军部都知道,能被奥川美奈子一直称之为“学生”的人只有最近不停闹出新闻的年轻Omega上校胜生勇利,南健次郎在学校时便已经听说过这个名字,毕竟圣普特斯军校史上出类拔萃的Omega并不多,而勇利在毕业典礼时,成功作为那一届综合成绩最优秀的学生代表上台致辞,南健次郎从此便成为胜生勇利的真爱粉之一。


所以毕业之后,南健次郎被分在军部的总政部门做后勤,他在默默无闻地关注着勇利的动向,每次听见他的升职和调动都会欣喜不已,听别人聊天提起勇利都是用“惊奇”这个形容词,他便更加自豪,觉得把勇利当做偶像是一个多么正确的选择。


“勇利在刚加入军部时也会紧张、羞涩,面对长官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他第一次被召到高层喝茶时,回来和我说话都紧张得语无伦次,”美奈子似乎回想起勇利那段青涩的时光,笑容越发开朗:“别看他现在在军部这么如鱼得水,以前也是一个傻小子呢。”


“胜生长官、胜生长官是我的偶像,”南健次郎的双手绞在一起,低垂着眼睑:“他身为一个Omega,却胜过帝国许多Alpha,他…他就像神一样…”


“如果勇利听到你对他的形容一定会吓一跳,他可不习惯站在别人仰慕的顶端呢,”美奈子伸出手搭上他的肩:“不用把他当成神,他也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而已,只不过身为Omega,他付出了更多的努力。”


南健次郎点点头,美奈子见他放松下来,这才笑着问道:“军部的调令下来了吗?”


“下来了,感谢长官们的提拔和厚爱,”南健次郎赶紧站起身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一定不会辜负上级领导的栽培和信任!”


“要的就是这句话,所以去联邦的话,要好好表现,不要给西法特丢脸哦。”


诶?


南健次郎愣在原地,他刚刚…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联邦?


“奥川长官,请问、请问联邦是、怎么…”


奥川美奈子站起身,Alpha的信息素气势汹涌地奔涌而出,带着逼人的压迫感:“南中校。”


南健次郎立刻挺直脊背,朗声回应:“是!”


“仙琴座302b联合勘测计划,将由你接任胜生上校的职位前去联邦合作,归期待定,你有信心完成任务吗?”


南健次郎还没从这令人震惊的消息中回过神来,愣愣回答:“…有…”


“大声点!”


心里欲哭无泪,南健次郎有一种自己可能被套路了的错觉:“有!”


所以在受到尤里殿下的召见如愿以偿见过自己的偶像胜生上校之后,南中校稀里糊涂地踏上了联邦将军的私人飞船,触及的每一个物品都有一圈行星围绕成椭圆的联邦标记,维克托将军在和私人军官们谈笑风声,南健次郎像一个突然闯入的陌生人,只能把自己缩在角落,尽量当透明人。


可能维克托也发现自己有些冷落了远道而来的贵客,他也很无奈,视线余光瞟见这只受惊的小兔子,可能大声说话都会吓到他,如果是勇利跟着前来的话说不定他们现在交流的场所就已经转移到了卧室的床上…


一直自以为很正经的维克托将军终于有点内疚,唾弃自己一想到勇利就满脑子色情想法,这真的不是一个好习惯,他决定转移一下注意力,去和将来合作的西法特中校来一次亲切的谈话。


“南中校,我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维克托在南健次郎的对面坐下,露出一贯客套的笑容:“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我,就不自我介绍了。”


何止是听说过,这段时间闹得最凶的八卦就是关于他和胜生上校暧昧不清的绯闻,南中校的心里其实是嫉妒的,但是对面是只能仰望的维克托将军,他也只能低着头显得卑躬屈膝:“我知道维克托将军…联邦星际舰队最出名的将军。”


“这些只是虚名而已,南中校接替勇利跟进勘测计划,对资料熟悉得怎么样了?”


好嫉妒啊,叫他“勇利”。


南健次郎心里的酸涩味道几乎都要随着信息素飘散而出,盯着维克托那张俊美的脸,开口更加委屈:“熟悉得差不多了,我有认真背资料…到时候直接加入行程应该没问题…”


维克托总觉得眼前这个Beta青年看自己的眼神有那么一点奇怪,但很肯定和倾慕无关,他摸着下巴,想把那双眼中隐藏的光芒具体的含义给弄清楚,便开始试探着提起各种话题:“南中校在西法特是隶属哪个部门?”


“我原来一直在总政做后勤,”南健次郎一直低着头,显得局促不安:“这次被安排参与这个计划,我、我感到很荣幸。”


啊,这么说应该没错吧?维克托将军为什么要来和我聊天!


“后勤?我以为会派一个专职的科研人员来参与计划,看来和勇利一样是从文职转入的,尤里殿下好像很喜欢培养全面型的人才呐。”


维克托弯着眉眼,笑容实在是和蔼的过分,南健次郎轻轻点头,脸颊染着羞涩的红晕:“能、能和胜生上校有一样的经历我感到很开心…我希望能和他一样代表我们帝国出色地完成任务。”


从青年闪动着情愫的双眼中,维克托渐渐了然——哦…原来是对勇利有一种崇拜和爱慕之情,难怪会对自己有那么一种…嗯,嫉妒,对,刚刚眼神里流露出的绝对是一种羡慕和嫉妒夹杂的复杂感情。


想到这里,维克托的笑容越发灿烂,仿佛在回去联邦的无聊旅途中找到了一个新鲜玩具,他拍拍手,随行的副官把尤里殿下赠送的礼物拿上来,维克托放在桌上,指着礼盒问道:“南中校,你觉得这里面是什么?”


南健次郎回想起勇利说的特产是可以吃的,于是尽量往美食的方向猜测:“应该…是帝都独有的美食吧?像是海盐类的甜品,当做伴手礼再合适不过,我们奥泽拉的美食还是挺多的,曾经有联邦的游客到奥泽拉来游玩都对这里的美食赞不绝口。”


“真的吗?那我一定要好好尝尝。”维克托解开包装精美的丝带,打开礼盒之后,南健次郎只看了一眼笑容就僵在脸上。


这是——


透明的盒子里黑黑的一团,有点像头发又有点像海藻,缠在一起油光发亮异常恶心,但是真正让南健次郎觉得恶心的不是它的外貌,而是打开真空保鲜盒之后溢出的味道,绝对是辣眼睛的生化武器!


身边的上校下意识地退后一步,维克托倒是挺坦然,盯着盒子里那一团黑色的物体好奇地问道:“南中校,请问这是什么特产?看起来好像一团头发啊。”


“这、这是丝绒海藻…是、是帝都东南方向深海海域独有的海藻…”南健次郎磕磕巴巴地做完这一段介绍,维克托了然地点头,拿起盒子对着黑色的物体研究了一会儿,问道:“听名字好像挺好吃的,味道怎么样?”


终于到了这个惨绝人寰的问题,南健次郎的心里在咆哮:这个味道简直是银河系之最!闻一下都无法忍受!


他很想问问联邦的维克托将军,知不知道古地球时期有一种食物叫做“鲱鱼罐头”,他曾经看过纪录片,里面有古地球人类开鲱鱼罐头的视频,然后各种哀嚎和呼天抢地的悲痛实况,大家的统一言论都是——这是一种恶臭到让人窒息的食物,连它的气味都会被辣出眼泪。


然而,丝绒海藻的威力并不比鲱鱼罐头差,恶臭的味道是它保护自己的武器,试想一下在深海之下都可以散发的味道捞上来的话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对,就是那种让人无法呼吸的感觉。


至于为什么这种东西会成为食物,在澳泽拉土生土长的南健次郎也不太懂帝都部分人民的味觉。


“南中校,你还没有回答我,味道怎么样?”


南健次郎的心里在挣扎,这里人生地不熟,他也完全无法猜测王子殿下送这么一个生化武器给联邦将军的目的是想建交还是挑起一场战争,还是什么策略战术,而自己现在的一句话很有可能就打破了王子殿下的全盘计划,所以——


尤里殿下,您送这个真的不是为了考验我的吗??


南健次郎脑中已经脑补了开战之时自己作为人质被绑在舰队船头的悲惨场景,如果没有战死沙场很可能回国之后迎接他的就是军事法庭,几番挣扎之后,南中校绞尽脑汁,终于得出一个最合理且挑不出毛病的回答:“…个人口味吧,我觉得味道不错。”


维克托看见他的脸色像彩虹一样不停变化,最后还在强装镇定,心里立刻清楚尤里殿下送了一份有趣的礼物给他,既然是有趣的东西,自然要和别人一起分享,秉持着这个原则,维克托将盒子推到南中校的面前,露出灿烂的微笑:“南中校,既然你觉得味道不错,那就不要客气地享用吧。”


诶?


南中校瞬间惊慌起来,好不容易稳定的声线又颤抖起来:“这、这不太好吧…?毕竟、毕竟是王子殿下送、送给您的厚礼,属、属下不敢分享…”


“在我们联邦没有西法特那么强硬的等级制度,来来来,既然你觉得味道不错,我就送给南中校了,”维克托的笑容十分灿烂,仿佛自己真的是一个热情好客、平易近人的将军:“你是来自西法特的贵客,我也怕联邦的食物你会吃不惯,这下正好,尤里殿下还真是善解人意呐。”


可怜的南中校已经眼泪汪汪,对着手指看着维克托:“那、那我回去吃,行不行?”


维克托摸着下巴,打量着盒子里的东西,皱了皱眉,递给身旁的上校:“发个邮件给尤里殿下吧,就说这份礼物我——”


“这个真的是食物,味道也挺好的!”南健次郎火速抢过盒子,深吸一口气,带着大义凛然的表情,准备英勇就义:“我,马上打开尝尝。”


可能制作丝绒海藻的厂家也考虑到这种东西在公众场合打开肯定会引起中毒现象,于是在真空包装的盒顶有一个小口,不用全部打开,只需要打开那一个小口,用叉子将海藻取一部分品尝即可,不过只是打开那一个小孔,四溢的味道也已经让守在维克托身边的上校们退后一步,而维克托皱了皱眉,很干脆的命人打开换气系统,并且调到最大一档。


精致的小盘子里躺着一坨油光发亮的黑色海藻,它细如发丝,缠绵、细腻,南健次郎拿着叉子,手指颤抖迟迟不敢下手。


维克托摸着下巴,欣赏着南中校拿着盘子一点一点靠近嘴边,期待能看到更丰富多变的表情。


南健次郎的眼泪已经要被熏出来,他只尝了一口胃部就开始翻腾起来,口里的触感像含了一块痰,越想越恶心,南中校坚持了五秒不到便一阵干呕,接着捂着嘴跌跌撞撞冲到飞船的洗手间里。


站在船舱里的联邦军人们顿时对桌上这团东西肃然起敬,心里暗暗后怕吃了这种东西将来舌头会不会失去味觉,同时也对西法特人民味觉奇葩的承受力感到震惊。


“哈哈哈!”维克托爽朗的笑声回荡在船舱里,他打了一个响指,上校捂着鼻子闷声问道:“将军,请问有什么吩咐?”


“把这个,处理掉吧,”维克托面不改色的将那一团颜色恶心的海藻放进盒子里,递给上校:“顺便发一封邮件给尤里殿下,告诉他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南健次郎在卫生间里吐得脸色惨白,可怜兮兮地抽了抽鼻子:胜生上校,你不是说维克托将军还是挺好相处的么?可是为什么我一点都感觉不到!


勇利的通讯器收到维克托发给他的全息图片时,看到那一团丝绒海藻,额头的青筋跳了跳,感叹他们的王子殿下就算再怎么早熟也还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孩子,不过很显然没有得逞,维克托这只狡猾的狐狸向来不按常理出牌,这次必然也是给了尤里殿下一个大大的难堪。


于是作为衷心下属的勇利只能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得以保全王子殿下那比纸还薄、一捅就破的面子:“我特意为你挑的,让你回去对付JJ,你怎么在飞船上就拆了?”


“忍不住嘛,是勇利亲手送我的,我当然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是什么,结果真的出人意料——这是西法特传统生化武器?”


…勇利实在是没好意思告诉他这还是东南沿海某个城市的渔民的桌上美食,他轻咳一声,假装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不喜欢就扔了吧,不用叨扰尤里殿下了,他并不知道。”


“哎呀,可惜我已经给尤里殿下发了邮件,”通讯器对面的维克托轻笑一声,似乎这一切都了然于心中:“我说了,很喜欢他的礼物,所以勇利也不用担心受到责骂,你要怎么感谢我?”


勇利猛然觉得论套路的话自己真的是有那么一点甘拜下风,这就像是一条食物链,维克托站在食物链的顶端,坐收渔翁之利,得了便宜还卖乖,勇利笑了笑,拿下通讯器放在桌上,准备洗澡睡觉。


维克托看着挂断的通讯器,眼中闪过一丝委屈,片刻之后又抱着枕头笑得肩膀直颤,好半天才平静下来:


勇利啊勇利,真是太可爱了。


 


 


————————————————————————————


鲱鱼罐头这种东西,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可以自行百度一下,或者看一下视频,总之不要自己尝试就行了。。。



评论

热度(315)

  1. 樱飞雪A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