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丨ABO】尼基福罗夫医生的私人烦恼

二次元の秋:

意料之外的产物,起因就是某一天看到了一个链接的按钮,于是非常好奇的按了一下,然后不得不开始的还债之路。


预警:


非典型ABO,维A勇伪B真O


信息素的味道是roll的不要怪我!


HE小甜饼


千万不要纠结逻辑


有点逗比风




放文:




尼基福罗夫医生的私人烦恼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二十八岁,外表俊朗,气质超然。年纪轻轻便凭借着不俗的专业能力在圣彼得堡人人眼红的黄金地段开了一家私人心理诊所。每天固定接待六位病人,每人不超过四十分钟,约满为止,没排上的再有权有势也只能等着。曾经有人想要强行插队,但当他们发现这名看上去十分无害的医生背后是赫赫有名的黑手党尼基福罗夫家族后,便后怕地打消了念头。毕竟,他们得的并不是绝症,几周的时间还是等得起的。


 


这样一个英俊多金、又富有权势的Alpha,自然是许多人眼中的好老公、金龟婿。不过,尼基福罗夫医生结婚结得相当早,在二十四岁的时候便早早迈入了婚姻的坟墓,哦不,殿堂。并且在前年与心爱的夫人喜获麟儿,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大家庭,简直羡煞旁人。


 


那么,现在或许有人开始好奇究竟是哪位美人杀出了重围,斩获尼基福罗夫医生的心呢?是特别美丽,还是特别有钱,亦或是特别有才华?


 


答案统统是No。


 


按照曾在诊所里工作过,有幸见过他夫人的小护士描述,那不过是个清秀可人,又没什么特色的平凡Beta而已,甚至连Omega都不是!也许身为舞者的他身材健美,富有活力,又因祖上来自日本所以有些异域风情。但把他往维克托的追求者里一放,就很难一眼挑出了。


 


或许,现在有人要开始质疑两人的结合是不是家族联姻了。


 


可事实并非如此。只要是见过他两一起的,就能看出尼基福罗夫医生眼中快要溢出的宠溺,这份感情随着时间有增无减。只消一眼,就能让动了歪心思的人打住自己的妄想,祝福他们百年好合。


 


那么家庭幸福又不愁吃穿的尼基福罗夫医生想必没什么烦恼吧?


 


呵呵!


 


如果让维克托听到恐怕他能抓着你说上三天三夜。


 


尼基福罗夫医生自然有烦恼,并且还不小,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自己已经有些释怀,但有的时候依旧还是无法接受,尤其这个烦恼的源头与他夫人息息相关。


 


比如现在。


 


还在接受最后一位顾客咨询的维克托,看着难得有空来等他下班的爱人端着沏好的咖啡进来,心里顿时一暖,借着接过咖啡的机会悄悄抓了一下他的手心,换来了爱人害羞的一瞥。


 


客人左看看右看看,眼色满分,立刻笑着上前握手。


 


“幸会,幸会,您是尼基福罗夫医生的爱人吧,真是一位可爱的Omega呀。”


 


“很高兴见到您,”男孩友好地鞠了一躬,“不过我是一名Beta。”


 


“Beta?”还未来过几次诊所的伊万有点懵圈,他狠狠地吸了一下鼻子,看向维克托。


 


“是的。”维克托微微一笑,“勇利是Beta。”


 


“哎呀,那是我搞错了。”伊万十分不好意思地连连道歉,“我以为我闻到了…真不好意思。”


 


“没事。”勇利大方地笑了笑,“你们继续,”然后轻轻吻了一下维克托的额头说:“我在外面等你。”


 


“嗯。”维克托点点头,目送他走出房间关上门,才看向伊万。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伊万说道,“刚刚我闻到了一阵樱桃味,还以为是您夫人身上的味道。”


 


“嗯,的确是他的味道。”


 


“原来还有这种气味的香水啊。”伊万惊讶道,寻思买点给自己的女朋友试试,现在女孩子不都喜欢这种甜腻腻的味道么。


 


“不是香水。”维克托有些头疼似地扶了扶额头。


 


“嗯?那是…”


 


“是他信息素的味道。”


 


“咦?”


 


“他是Omega。”


 


“啊?”


 


“不要在意,我们继续吧。”


 


“…?”


 


没错!这就是维克托的烦恼。他的可爱的,已为他育幼一子的亲亲Omega爱人,有着第二性别认同障碍,一直认为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Beta!


 


 


而他们的相遇,也源于此。


彼时维克托才二十三岁,初出茅庐,没什么经验,一毕业就去了导师雅科夫那里工作。当时的他年少轻狂,顺风顺水,字典里就没有“办不到”这三个字。


 


于是,当勇利的姐姐带着刚年满十八岁的勇利来到诊所的时候,维克托立刻决定要把眼前这个难关攻克。


 


想要解决问题,第一步就是找到问题的根源。


 


患有第二性别认同障碍的Omega无外乎出于两个原因。要么体内Alpha的激素过高或Omega的激素过低,导致他认为自己并不是Omega;要么是童年受过什么刺激,让他拒绝认可自己的真实性别。


 


从勇利的体检报告来看,他的Omega激素水平虽然偏低,但依旧在正常范围内,所以并不是先天的激素原因。另外,从他姐姐真利的描述中得知,勇利生长的家庭和睦健全,身边也有几个至交好友,据她所知也未曾发生过什么会让他受到刺激的事情。


 


这也不对,那也不是。在排除了一系列潜在的可能后,维克托最终决定回归本源,直接从勇利身上着手,让他亲口说出原因。


 


他自信满满地给自己设下了目标,却没想到这一次却踢到了一块铁板,治疗的过程比他想象的更加棘手。


 


不同于以往那些总是用沉默或者谎言来回避问题的患者,勇利在治疗过程中可以说相当配合。仅仅在第一次见面后,就把自己的家庭、生活、爱好全部告诉了维克托。


 


对此,维克托相当满意,并打算在第二次会面后就开始正式治疗。也就是在那一次,维克托彻底明白为什么之前那些十分厉害的心理医生拿他丝毫没有办法了。


 


要让勇利明白自己的真实性别,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让他看自己的体检报告。虽然这些报告他肯定已经看过,但维克托想要知道的正是为什么他在看完报告后,依旧认定自己是个Beta。


 


“嗨,勇利,这是你上次体检的报告,经过诊断,我们确信你是Omega。”维克托把报告推向勇利,指着性别那格解释道,“无论是激素水平,CT结果,都显示你是Omega。”


 


勇利低头扫了一眼,看向了维克托,笑着说道:“我是Beta。”


 


“可是报告…”


 


“尼基福罗夫医生您应该知道体检的结果会受到外在因素影响吧。”


 


“的确如此,”维克托有些惊讶地看着勇利,“但是这只是少数情况。”


 


“体检那天早上我喝了一杯牛奶。”


 


“…?”


 


“所以影响了结果。”勇利指了指激素那一栏,“您看,我的激素水平正好在临界点,只要再低那么一点点就是Beta了。”


 


“唔…”维克托看着一脸笃定的勇利,不打算反驳他,“但Omega的判定并不完全依照激素水平。我们CT结果显示您有非常完整的生育系统,是完全可以孕育下一代的。”


 


“据我所知,Beta也是可以生育的,不是么?”


 


“但Beta的骨骼和Omega依然有区别。”


 


“尼基福罗夫医生,您的说法并不能说服我。我很确定我是Beta,成年后我还没有经历过发情期。”


 


“这很可能是你激素水平较低的缘故,或者是外界的因素。”


 


“不。”


 


“不?”


 


“是的。”勇利微微一笑,“是因为我是Beta,所以才没有发情期的。”


 


“…”


 


Round One,尼基福罗夫医生惨败。


 


 


一次工作上的小挫折并不会让维克托灰心丧气。恰恰相反,他可谓干劲十足,连夜对着录音整理了他们的对话,反复研究勇利一词一句中透露出的讯息,寻找可能的突破点。


 


两天后…


 


“勇利,你说过自己爱吃猪排饭?”


 


“是的,那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食物,有机会来日本旅游的话,尼基福罗夫医生您一定要尝试一下。”


 


“最爱的水果是圣女果?”


 


“是呀,酸酸甜甜很好吃,含糖量低,对于我这种易胖体质的人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如果太胖的话,美奈子老师就不会让我上台了。”


 


“但你的身上有一种非常好闻的樱桃味,这是你信息素的味道吧?”


 


“樱桃味?”勇利歪着头,有些疑惑地低头嗅了嗅,并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味道。


 


“虽然很淡,但是很好闻。我是Alpha,不会错认Omega信息素的味道。”维克托笑了笑,开始下套。


 


不过,对方显然并不打算按照他的剧本来走。


 


“可能是我常用的沐浴乳的味道?如果尼基福罗夫医生喜欢的话下一次我带两瓶给你,洗完非常舒服的。”勇利非常热心地开始安利自己喜欢的牌子。


 


“樱桃味…的沐浴乳?”


 


“还有其他水果味的,您喜欢哪种?”


 


“不,不用了。”


 


Round Two,尼基福罗夫医生人生中第一次感到什么叫做哑口无言。


 


 


好吧,虽然勇利极力否认自己信息素的味道,但这不代表他不能感知Alpha的信息素味。


 


想通了这一点,维克托在第三次的治疗中故意敞开衣领,散发些自己的Alpha信息素,企图引导勇利察觉。


 


“勇利,有没有觉得今天的屋内有什么不同?”


 


“不同?”勇利好奇地环顾了下四周,“装饰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呀,是加了把椅子么?”


 


“不是。”


 


“嗯…那是换了个盆栽?”


 


“不是,哦,的确换了一盆,之前的被我不小心养死了。你没有觉得今天房间里的味道有些不一样么?”


 


“味道?”勇利猛地吸了口气,眼睛忽然一亮。


 


来了来了,维克托期待地看着他,等待着他说出自己心中所想的那句话。


 


“有点像我们家里厕所的清新剂的味道,尼基福罗夫医生您是在屋里放了空气清新剂么?”


 


“…”


 


信息素味是雪的味道导致别人以为是空气清新剂怎么办?挺着急的,在线等。


 


Round Three,尼基福罗夫医生觉得自己今晚下班后需要来一杯纯的伏特加,不加冰。


 


 


你以为维克托就此放弃了么?


 


当然没有。虽然一整个疗程结束后,勇利的病情毫无进展,但他两之间逐步发展出的感情,到是开花结果了。


 


从称呼他“尼基福罗夫医生”到“维恰”,从每周一次的会面到每天的约会,维克托依旧没有放弃治疗勇利!并且在生活中无时不刻不在寻找着机会。


 


比如在他们窝在沙发上亲热的时候,勇利叉着腿,跨》《坐在维克托的身上,维克托则一边亲吻着勇利,一边顺着背部一路摸向勇利丰》《满的臀》《部,捏了捏。


 


“亲爱的,你的屁》《股》《真软,和Omega一样。”这句话维克托从第一次见面就很想说了,但按照当时的关系,恐怕他会被甩上一巴掌,并且贴上“性》《骚》《扰病人”的标签一辈子都无法抬头做人。


 


“维恰,专心一点。”勇利搂着维克托的脖子吻》《得难舍难分。


 


“亲爱的,一般Beta的屁》《股是硬的,我们学过。”维克托一边回应着勇利,一边努力的想要说完自己的观点。


 


但勇利根本不care!


 


“说得像你摸过很多屁》《股一样,现在尼基福罗夫医生你有两个选择。一是穿上衣服和我讨论人体,二是继续我们现在的事情。再过一会儿也许我就没心情了。现在,你选吧。”


 


“抱歉,当我没说,我们继续。”


 


维克托·我现在只想和我的爱人亲》《热根本不care他是不是有心理障碍·尼基福罗夫今天也依旧顺从了自己的心意。


 


 


其实,对于勇利的病情,维克托并不十分着急。除了只有他知道他的男朋友是Omega而别人都以为勇利是Beta以外,一切都井然有序。唯一可能会对他们生活造成影响的,就是和不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何时会来的发》《情》《期了。


 


对此,维克托非常期待。毕竟,一旦发》《情》《期来了,勇利自然会认为自己是个Omega了。


 


那一天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一天,他照常上班,照常下班。唯一不同的就是打开家门口时那迎面而来的樱桃味,以及衣》《衫》《半》《褪的勇利了。


 


维克托只愣了一秒就关上了背后的门,上前抱住心爱的爱人,与他交缠在一起。


 


由于这是勇利成年后的第一个发》《情》《期,来势凶猛,又毫无心理准备。两人在床》《上》《厮》《混了好几天才终于缓了过来。


 


最后一天的时候,维克托搂着勇利,闻着他们交融的气息,满足极了,只等勇利醒来,就可以让他知道他是个Omega的事实。


 


然而…


 


“抱歉维克托,我前两天好像醉了。”


 


“…?什么醉了?”


 


“是这个。”勇利不好意思地指着桌上拆了一半的盒子,“披集从泰国给我寄了点巧克力,我没注意是酒心的,吃了几块,所以醉了。”


 


“…?”


 


“看来这个酒精含量真的很高呢,我才吃了两块就失去控制了。”


 


“…?”


 


“我一定很失态吧。”勇利红着脸,“我一喝醉就和我爸爸一样,会耍酒疯,然后就…”


 


“…?”


 


“维克托你千万别生气,我保证我以后一定不碰酒精。”


 


“勇利,你不是喝醉了,你是发》《情》《期到了,而且我已经标记你了。”维克托觉得自己的大脑似乎无法跟上勇利的逻辑。


 


“不,我是喝醉了。”


 


“是发》《情》《期。”


 


“是喝醉了。”


 


“是发》《情》《期。”


 


“是喝醉了。”


 


“好吧,”维克托有点头痛,“无论是哪一个我们现在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什么事?”


 


“亲爱的你愿意嫁给我么?”


 


“啊?这么突然?”勇利惊讶地看着维克托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了一枚戒指。


 


“愿意么?”维克托忐忑地看着他。


 


“当然愿意”


 


“太好了!”


 


“不过维克托你刚刚有一点弄错了。”


 


“…?”


 


“Beta是无法被标记的。”


 


“…”


 


医生真的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工作呀。


 


 


求婚之后自然紧接着就是结婚,他们非常传统的穿着西装,在主教和亲朋好友的见证下向彼此许下了一辈子的承诺,然后驱车去登记。除了勇利一直在和登记人员强调她把自己的性别登记错了以外,一切都十分完美。


 


你以为结婚之后维克托就不再治疗勇利了么?


 


那你就太小看维克托的职业精神了。


 


结婚两年后,在维克托的辛勤耕耘下,勇利终于怀上了小宝宝。他们两坐在沙发上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杠相拥在一起,画面美好而安静。


 


但维克托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


 


“勇利,谢谢你,现在我们的家庭圆满了。所以你是O…”


 


“我也谢谢你维恰。”勇利开心地亲了一下维克托,打断了维克托未出口的话,“Beta的受孕率只有5%呢,你太厉害了。”


 


“…?”


 


“我还一直担心自己身为Beta不能为维克托做点什么,现在我非常高兴。非常,非常的高兴!”


 


维克托看着勇利眨着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他,眼里是抑制不住的笑意和兴奋,顿时把嘴边的千言万语咽回喉咙里。


 


“我也很高兴。”维克托环抱住勇利,两人的头靠在一起,“我爱你,勇利。”


 


 


 


“谢谢您,尼基福罗夫医生,我觉得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治疗结束,伊万起身同维克托握了握手,今天的疗程让他受益匪浅,不仅自己的病情缓解了不少,还见到了传说中的尼基福罗夫夫人。


 


“不客气。”维克托友好地一笑,将今天最后一位病人送到了门口,然后回到了休息室。


 


休息室里,勇利像是等的有些乏了,脑袋歪在沙发上睡熟着。手里抓着一本杂志,此刻,那本杂志已经滑到了一旁,只差一点就要掉在地上。


 


“唉…”维克托笑着摇了摇头走上前,待走近了,才发现今天勇利身上的信息素味似乎比往常浓郁了一些,难怪刚刚伊万会察觉他的性别。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其实,维克托后来还是找到了勇利患病的原因。


 


那是在他们抱着儿子回长谷津探望爸爸妈妈的时候,勇利拉着他和他介绍自己长大的地方,领着他去了他的学校,最后两人一起手拉着手回家。


 


在回家的路上,他们抄了一段近路,经过了一个小巷,那是一段非常平常的路,但是勇利在看到房里女主人的时候愣了几秒,然后才释然似地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这样异常的举动引起了维克托的注意,和宽子妈妈询问后才知道,那家的女主人是勇利的小学老师,是个Omega。曾经有过一个非常暴躁的Alpha丈夫,据说经常在家门口殴打她,邻里都知道。直到好几年前女主人把Alpha告上法庭强制离婚才终于摆脱了家暴的阴影。而现在,她遇上了一个很好的Beta丈夫,生活才再次明朗起来。


 


原来如此。


 


维克托稍稍想了一下,便知道了自己苦寻多年的答案。


 


当年的勇利小小的,每天一个人经过那里的时候都看到自己敬爱的老师受着非人的待遇,这段记忆在年幼的他心中烙下了不可抹面的印记,让他潜意识里不想做一个Omega。所以当他诊断出来自己是Omega的时候,大脑的保护机制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假的,他是个Beta,而他也如此坚信着。


 


而今天勇利的那抹微笑,就是在为他的老师高兴吧。


 


知道了这一切的维克托也觉得心中轻松了许多,心情一下明朗起来。忽然之间,他觉得勇利的病是不是可以治好已经不那么重要了。Omega也好,Beta也好,勇利始终是勇利,这一点不会随着他的性别而改变。而他给予勇利的爱,也不会有任何区别。


 


毕竟,他爱的是勇利,而不是名为勇利的Omega。


 


不过,不得不说,和人解释起来真的很心累。


 


 


书本合上的声音惊醒了勇利,他迷糊地睁开眼睛,看到来人是维克托,开心地笑了。


 


“结束了?”


 


“嗯。”维克托俯下身吻了一下勇利。


 


“等等,这里随时会有人进来的。”勇利不好意思的别开脸,推开维克托站了起来。


 


可维克托却不满足地从后抱住他,在他耳边唤道:“勇利~”


 


勇利轻轻推了推,但维克托把他抱得好紧,只能放弃挣扎,看向今天异常粘人的爱人,问道:“怎么了?”


 


“我在想一个孩子会有点孤单。”


 


“嗯?”


 


“所以今天晚上,我想再挑战一下奇迹。”


 


嗯,高达95%几率的奇迹。


 


今天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医生依旧感到烦恼而甜蜜。




END




收到扫街链接开心的更新~~~

评论

热度(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