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从马卡钦视角看这两个天天喂狗粮的男人

-久罹离-:

从马卡钦视角看这两个天天喂狗粮的男人


——OOC和脑洞归我
——祝开心
——维勇


汪,大家好啊,我是马卡钦。
作为一只曾经独占维克多的优秀贵宾犬,我正为一个人的出现而显得十分焦躁。
对此小维告诉我的是:“醒醒吧汪,别忘了你是个吃狗粮的,老伙计。”


行吧,这说的简直跟我的命运一样现实。
一日三餐的狗粮。
我是只狗没错,可能我是错在了选择在维克多的身边度过狗生。


维克多作为一个优秀的俄罗斯男人,自然是秉承了俄罗斯人的优良血统。


至少这是我一直以来对自己主人的认知与了解。
比如不怕冷。


但是后来我知道,这种事情原来不是血统与基因决定的,而是靠乐意还是不乐意来判定的。


如果乐意,维克多会选择泡一个澡。
以为是长谷津的温泉?
不,那只是一池子冷水。
我为什么知道?
这会是一条落水狗一辈子也不想知道的事情。


如果不乐意,维克多会明正言顺地将那个叫勇利的小伙子勾在怀里。


我相信皮肤之间触碰贴合的体验是美妙的。
毕竟这种称之为艳福的事情,曾经的我体会过不少。


维克多一直都是一个散发着温暖气息的男人。


然后我发现,自己被骗了。
散发着荷尔蒙的攻略才和他更为贴切。


而这一切都起源于一个寻常的夜晚。我垂头耷耳的投奔了小维的狗窝,企图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的萧索。


但是,不出意外的,我投奔失败。


“你忘记了自己的体型了吗,伙计。”


的确,作为一只成年贵宾,小维的窝显然没有我的地方。


于是我窝在了小维的窝的旁边。
“睡吧伙计,长谷津的冬天可比俄罗斯暖和多了。”不过是离开了我呆惯了的地方,差别不大的。


嗯,如你所知,曾经的我是一只能待在维克多床上美美做梦的贵宾。
后来,我识趣的从床上挪到了地上,尽管维克多并不介意我待在他们两个中间。但我拒绝接受他们的夹击,这是一条狗的尊严。
现在……


算了,二人世界嘛。

评论

热度(34)

  1. 樱飞雪-久罹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