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A New Life (中)(ABO 怀孕梗,新年贺文)

A朔:

(中)

今年的圣诞节,勇利怀孕已经有四个月,孕吐终于结束,勇利在胃口好转的同时,又走上了吃不够的道路。
由于体内多了一个小生命,勇利的饭量比平时增加不少,而且很容易产生饥饿感,往往和维克托同时吃过晚餐,没一会儿功夫又觉得饿了,还让维克托大半夜的点外卖,短短的一个星期,本来瘦出尖下巴的娃娃脸又胖了回去,还有继续发展的趋势。
现在不是比赛期间,当初维克托作为教练的时候,为了让勇利保持体型勒令他不准吃炸猪排盖饭,不过此刻却笑眯眯的夹着金黄酥脆的炸猪排递到他的嘴边:“勇利,来,多吃一点,一定要吃饱哦。”
看见勇利已经变得圆润的小脸塞的像仓鼠一样,配着棕色的圆眼分外可爱,维克托一把抱住勇利,抵着额头蹭了蹭:“勇利好可爱啊,希望宝宝一定要长得像勇利!”
圣诞节当天,维克托陪着勇利一起去做每月一次的例行检查,勇利的体重虽然增长的不是很快,穿了宽松的衣服基本看不出怀孕的样子,但是维克托却清清楚楚,勇利的小腹已经微微隆起,而且在逐渐变得充满弹性,维克托每天都要摸上好多遍,似乎已经变成一种习惯。
B超单上已经能够清楚的测量出肚里宝宝的双顶径、头围、胎心率这些大数据,显示的结果都说明宝宝很健康,勇利顺便预约了二十六周的四维检查,回去的路上看见街上到处挂着圣诞节的装饰,他拉住维克托的手,在怀孕后难得一次主动邀请:“维克托想逛街吗?”
维克托握住手里微凉的手掌,露出温和的笑容:“勇利累不累?如果累了我们就回家。”
“天天在家躺着反而更累…今天我们去逛街,”勇利和维克托的手指交缠在一起,指着对面的百货大厦:“去买衣服怎么样?你喜欢的牌子冬季新款早就上架了,你都没时间去买一套。”
“衣服什么时候都能买,我怕你走得太累,”维克托伸出手,轻轻抚摸一把勇利藏在风衣下的肚子:“现在不像以前,我背着你可能紧张的路都不敢走。”
的确,维克托对这个孩子视如珍宝,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出门的时候恨不得勇利是个缩小的娃娃可以放进口袋里,贴着心窝才能安心,不止是勇利觉得他太过谨慎,连优子和美奈子老师都一致感觉维克托紧张的过度,只要是离开家里这个安全范围,维克托必定牵着勇利的手,一步也不肯松开。
最后两人达成协定,逛一会儿就回家,勇利的原计划是帮维克托买一套衣服,结果逛着逛着两个人就停在婴儿用品的商店里,再也走不动路了。
看着琳琅满目的小衣服、小鞋子,还有各种可爱的奶瓶和宝宝用品,维克托睁大了眼,露出欣喜的表情:“勇利!你看!这些东西都好可爱啊!”
勇利也不停点头,拿起一个安抚奶嘴递到维克托眼前:“好小啊!宝宝真的会喜欢吃吗?”
“买一个买一个,”维克托把奶嘴放进购物篮里,看见喜欢的东西就像不要钱一样全部扫到篮子里,不一会儿功夫就塞得满满当当,当维克托还想再推一辆购物车的时候,被勇利及时制止:“好了维克托,够了,有些东西不一定能用到的,先买这么多吧。”
维克托点点头,跟着勇利一起去结账,买了一堆宝宝的用品后,勇利已经感到走得有些疲惫,却还是指着前面的店问道:“维克托,我们去前面看看?”
“现在已经不早了,我们回去早点休息,勇利运动的够多了,回家回家。”
“可是你什么都没有买…”勇利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维克托拉着往回家的方向走,勇利低着头,一路上沉默不语,过了街角的时候,维克托终于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勇利,你怎么了?”
勇利抬起头瞥了一眼维克托,又垂下眼睑,声音里带着一点委屈:“…今天是你的生日,你是不是又忘了?”
看见维克托呆愣了片刻,勇利就知道这个记性不好的男人果真是从来不会记得这个,哪怕看到大街上到处都挂着圣诞节的装饰,也不会往生日的方面想,但是关于自己的生日却记得清清楚楚,甚至在一个星期之前就开始念叨着要怎么庆祝,这真是…
勇利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语气无奈:“你呀,一直都不记得,现在知道了,我们去买个礼物好不好?”
“不用再买了,勇利不是已经送给我一个最珍贵的礼物了吗?”维克托靠近勇利,低头在他的额上落下轻吻:“你和宝宝平平安安,就是送给我最好的礼物。”
维克托这个温柔的男人,虽然在冰场上是霸道强势的Alpha,但是面对勇利,却将自己的温柔一滴不剩的全部流露,勇利的心跳加快,圆圆的娃娃脸不自觉泛起红晕,鼻尖萦绕着维克托好闻的信息素味道,勾起身体深处隐藏的燥热,维克托注视着勇利盯着自己的那双亮晶晶的双眼,还轻轻咬了一下淡粉色的唇,猛然心跳漏了一拍,下意识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勇利很少会露出这种略带羞涩的挑逗表情,只有在身体叫嚣着想要被占有的时候,才会下意识的轻轻咬唇,维克托很早以前就发现他的这个习惯,却从来没有告诉过勇利。
他低下头,在勇利耳边轻声说道:“勇利,虽然我也很想、但是…上次摔倒之后医生警告过,所以我——”
维克托的话还没说完,勇利已经红了耳根,有些惊慌的否认:“你在说什么啊!我又没有、没有想怎么样!”
“好好好是我多想了,都怪勇利太可爱了,看见总是想一口吞下去,”维克托搂住脸色红扑扑的勇利,笑容灿烂:“我们快走吧,勇利不是还要给我过生日吗?”
最后这个生日还是以一顿丰盛的晚餐结束,原来勇利还想做一顿爱心晚餐,却被维克托制止,坚决要去外面的餐厅,勇利却很清楚这个男人是舍不得自己动一下刀子,从怀孕之后几乎就和厨房绝缘了,勇利回家之后躺在沙发上,感叹再这么下去很快就要被维克托给惯成一个废人了。
新年的钟声在一场盛大的烟火表演中敲响,第二天一早,维克托难得没有让勇利睡懒觉,而是把他叫起来,准备去神社祈福,平时温和的勇利在没有睡醒的时候会有那么一点不符合脾气的起床气,他拉紧被子,不耐烦的皱起眉:“不要,让我再睡一会儿…”
维克托蹲下身,抚摸着勇利的额头,耐心的哄他起床:“勇利,我们去过神社就回来,下午再睡怎么样?”
“我说了不要了,我想睡觉!”
勇利把被子蒙过头,裹得像一个蚕茧,维克托默默的看着隆起的被子,沉默不语,过了片刻,倒是勇利先探出头,露出两只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维克托,你生气了吗?”
可能和怀孕有关,也可能是这段时间被维克托娇惯的太过厉害,勇利的脾气也在不知不觉中增长,就像刚刚,等钻进被子里的时候才开始后怕:
自己是不是声音太大了?维克托会不会生气?
不过显然维克托对着勇利根本没什么脾气,他坐在床边叹一口气,揉了一把黑色的短发:“不想去就不去了,再睡一会儿。”
帮勇利掖好被角,维克托吻了吻他的额头,关上灯走出房间,勇利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最后一把坐起,烦躁的抓乱了头发:
好有罪恶感啊…维恰那么委屈…
维克托正在客厅里躺在沙发上玩手机,忽然看见勇利走出来,还换好了衣服,视线对上自己的双眼时不自在的偏开:“你不是要去神社的吗,快点去换衣服。”
维克托露出微笑,站起身快步走过去低声在耳边说了一句“很快就好”,还亲了一下勇利的耳尖,勇利捂着耳朵,心脏仿佛融化成柔软的棉花糖。
作为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男人,维克托会对新年祈福的习俗这么看重应该是不科学的,可是到了神社之后,勇利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拖起来。
神社里人潮汹涌,挤满了前来祈福的信众,维克托这个高个子的异国帅哥在人群中分外显眼,而且长谷津这个小地方的人没有几个不认识维克托的,毕竟是把他们九州的骄傲、日本王牌胜生勇利给娶走的Alpha!勇利感觉周围的视线莫名的灼热,看见已经有迷妹拿出手机拍照,而维克托还在没羞没臊的散发着自己的荷尔蒙,用性感磁性的声音征服各个年龄段的女人,以达到快速插队这种不要脸的目的:“请问还要等多久?嗯?让我先吗?那真是太感谢了!”
于是原本遥遥无望的队伍转眼就到眼前,勇利被维克托牵着手,羞涩的不敢抬头,最后维克托把小巧的安产御守放在勇利的上衣口袋里,轻轻摸了摸微微凸起的小腹:“宝宝一定会健康成长,我的勇利也会平平安安。”
这一刻,勇利忽然觉得,这个Alpha属于自己,真的是最幸福的一件事。




午后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沙发上,勇利整个人都被晒得暖洋洋的,惬意的不想动弹,维克托趴在他的腰间,耳朵贴着他弹性十足的腹部,过了一会儿抬头问道:“勇利,你猜宝宝现在在做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啦…”勇利被维克托抱着腰,身后垫着抱枕,这个姿势倒也不累,维克托盯着勇利的肚子,目光温柔,轻声说道:“宝宝,我是爸爸哦,你能听到吗?”
勇利忍不住笑出声,伸出手揉了揉他的银发:“维克托,你是在做胎教吗?”
“如果能听到的话那当然最好,我看书上说可以听一些舒缓的音乐,”维克托爬起身,从茶几下的抽屉里摸出一本育儿书,勇利忍不住惊讶,维克托真的为了这个孩子做了很多,居然连书都看起来,这恐怕在性格高傲大男子主义爆棚的Alpha里属于稀有物种了,勇利抱着抱枕,脸埋进去一半,露出略带俏皮的笑容:“宝宝的事就交给维克托了,我想当一个懒惰的Omega。”
晚饭过后,勇利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手边是维克托洗好的水果,电视里播放的是最近收视率极高的一档综艺节目,连勇利这个平时对综艺无感的人也忍不住盯着不放,正在又一次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微凸的肚子不由自主的弹跳了一下,像小鱼游过一般稍纵即逝。
勇利坐起身,手贴在肚皮上,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反应,他微歪着头,感觉可能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吧…毕竟怀孕这么长时间,除了知道自己怀孕了,肚子里的宝宝一直在安静的沉睡,只有通过冰冷的检查仪器才能得知肚子里真的存在一个鲜活的生命。
看完综艺,勇利站起身,伸个懒腰,维克托已经洗过澡出来,正在擦头发,勇利伸出手,刚想喊他的名字,脸色却忽然一变。
维克托看见他的表情骤然呆滞,赶紧走过去紧张的问道:“勇利,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动了,Ta刚刚,真的动了…”
勇利和维克托同时低下头,维克托伸出手,轻轻贴在勇利的肚子上,过了片刻,像是受到召唤一般,维克托的手心,像是游过一条小鱼,肚皮在自己的手心里拱了一下。
维克托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勇利脸色微红,声音里含着喜悦:“你也摸到了对不对?宝宝真的在动。”
喜悦感从心中汹涌而出,维克托一把抱住勇利,情绪又显得有些失控,他让勇利躺在沙发上,自己坐在一边,手一直放在勇利的肚皮上,耐心的等待,过了好一会儿,又感觉到那种肚皮跳动的感觉,兴奋的不行:“宝宝在动!真的在动!”
勇利怀孕已经十八周,此刻才第一次感受到胎动,其实已经算是迟的,不过由于平时检查的情况都挺好,所以两个人也没放在心上,这下突如其来的胎动让他们真正感觉到一个生命的诞生,正在一步一步成长,这种喜悦是拿到任何金牌也无法代替的。
维克托录了一段视频,纪念勇利的第一次胎动,忍不住又打了电话给雅科夫,这次没有声泪俱下,而是激动的尖叫:
“雅科夫!勇利的宝宝动了!Ta在动!你看到视频了吗?Ta真的在动!”
雅科夫觉得自己本来已经谢顶,说不定不久后头发就要掉光了,而让自己这么憔悴的原因就是这个远在日本目前智商只有三岁的Alpha学生,他这次在维克托准备挂电话之前,抢先吼过去:
“我知道这是胎动!小胖子怀的又不是一块石头,会动不是很正常的事吗?!维恰你如果再因为这种幼稚的事来骚扰我,我就把你列入黑名单!”
雅科夫挂了电话,维克托耸了耸肩,无奈的看着勇利:“雅科夫一定是在嫉妒,准没错。”
不过勇利的注意力都在迷妹们的回复上,一条又一条哭天抢地,让人心疼:
老流氓真的把我小天使的肚子搞大了,我要躲在被窝里哭唧唧一整晚!
算算时间也快五个月要显怀了,小天使很快就要享受在公共场所被让座的特殊待遇了…
第一次胎动!可是给我带来的感觉是心!碎!不过还是要微笑着祝福小天使,生一个可爱的宝宝!
希望小天使的宝宝不要遗传到老流氓发际线的基因!

维克托皱起眉,顺手把评论关掉,看见勇利嘴角还挂着笑容,不悦的说道:“勇利好像看的很开心呐。”
勇利的手勾着维克托的脖子,主动送上甜蜜的亲吻:“她们是在嫉妒你,一定是的。”
维克托那一点儿郁闷瞬间烟消云散,他扶着勇利的后脑,加深这个缠绵的吻,不知不觉间便把他压在沙发上,而勇利的双手也已经自觉的伸到维克托的胸前,正在解开衬衫的衣扣。
维克托忽然停下动作,握住勇利的手。
勇利看着他,眼底深处沉淀着积压的欲火,虽然怀孕期间发情期自动停止,但是欲望却反而升腾,算算看时间,从怀孕到现在,维克托已经有几十天没有碰自己了。
若是以前,维克托绝对不会让勇利有这种顾虑,因为他会想着法儿的贯彻自己俄罗斯老流氓的称号,给勇利丰富多彩的床上世界,曾经还让勇利产生过每天都在发情期的错觉,不过医生一说禁欲他就真的做到了,哪怕有时候真的忍不住也只是让勇利用手来帮自己而已,绝对不会越过雷池一步。
不过…现在是我受不了啊混蛋!
看见维克托握着自己的手,勇利皱起眉,一把甩开,继续去解他的衣扣,解到第二颗扣子又被握住,维克托那把性感好听的声音微微沙哑,显然也在饱受情欲的折磨,却在努力的克制:“好了勇利,别闹了,去洗澡睡觉。”
勇利拉住维克托的衣领,主动的抬起头亲吻他的下巴,手爬上维克托的背,暗示的意味太明显,维克托一边要克制着自己的冲动,一边还要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安抚性的揉了揉勇利黑色的短发:“乖,早点睡,明天我们出去逛街。”
勇利的脸埋在维克托的怀里,沉默了片刻,轻声问道:“…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怀里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一点鼻音,维克托愣了愣,勇利已经推开他,眼眶微微发红,鼻头还有些泛红,看起来分外可爱:“不想做就算了,我去睡了。”
维克托的心跳扑通扑通,眼前的勇利可爱的让自己心脏都要炸裂,这个时候连维克托都很佩服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忍耐力,而勇利也第一次因为这个优秀Alpha卓越的能力而感到焦躁和气恼,他终于忍不住指着沙发发脾气:“你别回房间了!今天,不是,以后都给我睡沙发!”
难得的主动示爱还被拒绝,勇利红着眼睛,嘴唇都咬出一个印子,维克托回过神来,还来不及思考,身体已经做出反应,把勇利直接压倒在沙发上。
“嫌弃你?这叫什么话啊…你不知道我天天看到你在眼前晃,忍了多少次想要把你扑倒的冲动…”维克托揉了揉额角,显然是对现在这种情况感到很头痛,看见勇利在自己的身下,脸色绯红,客厅里已经弥散着浓浓的信息素的味道,像一个个柔软的小手,在挑逗着维克托这个已经濒临失控的Alpha。
“我上次问过,”勇利摘下眼镜放在一旁,伸手抱住维克托的脖子,凑过去在他耳边轻声呢喃:“只要轻一点…没关系的。”
“咔嚓”一声脆响,维克托脑中名为理智的那根弦,终于崩断了。
挑衅一个饿了很久的老流氓是不明智的,特别是给他一点甜头之后还不让他吃饱,这是最折磨人的,即使欲火焚身,维克托还是动作轻柔,勇利一时间有点不习惯在床上的维克托这么温柔的样子,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因为无法满足,体会不到原来狠狠撞进身体里的极致快感,不过为了肚子里的宝宝着想,勇利也只能叹一口气将就将就。
做过一次,勇利舒舒服服的抱着枕头睡觉了,维克托抚摸着他被汗水打湿的头发,露出无奈的苦笑,这么长时间没有碰他,就是害怕克制不住,身边的勇利这么诱人,一次怎么可能够…
维克托低下头在勇利的额头上落下轻吻:
安心的睡吧,我的睡美人。



一过五个月,勇利的肚子就像发酵一样膨胀起来,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从侧面已经能看见圆润的弧度,和原来长胖的时候不同,虽然体重在增长,但是只有肚子那一块隆起,勇利的四肢还是保持修长的模样。
即使肚子还不是很大,勇利已经感到行动不便,不过另一个好处就是去任何公共场所都会得到照顾,第一次在公车上被别人让座的时候,勇利感到异常尴尬,躲在维克托的身后道了谢,却迟迟没有坐在座位上。
后来回家之后,勇利洗过澡后换上维克托买的宽松的睡衣,站在镜子前,他盯着自己的肚子看了很久,直到维克托走过来都没有发现。
“在看什么?”
勇利指着镜子里的自己,对维克托皱起眉:“一个男人肚子却这么大,好奇怪啊。”
维克托忍不住笑出声,勇利可以坦率的接受自己Omega的身份,从来不会有抵触的心理,但是却无法接受孕期中的自己,这还真是有点矛盾,维克托伸手摸了摸勇利的肚子,宽慰道:“勇利可以当做自己是长胖了,反正那个时候我刚到长谷津时,看见勇利的肚子可是比现在还大呢。”
“…这个不一样的,你看,我只有肚子在长大,原来可是全身一起胖的。”勇利转身抱住维克托,贴在他的怀里之后就安静下来,维克托抚摸着他柔软的黑发说道:“勇利如果不想被别人关注,那我们就在家,尽量不出门。”
接下来的十多天,勇利的确是减少了出门的次数,三胞胎在某一次跟着维克托一起回来,围着勇利的肚子讨论半天,最后还趁着他不注意偷偷拍了照片,三胞胎回家之后,不一会儿功夫,西郡就发来信息,短信的内容那种抱歉的语气莫名熟悉:
对不起啊勇利,我家的三个孩子又把你的照片传到网路上了…
本来就在意自己现在模样的勇利,绝望的把手机扔在一边,维克托看见他的脸色,拿了草莓递到他的嘴边:“来,勇利,张嘴——”
勇利偏过头,声音细细弱弱,显得有气无力:“…我不想吃。”
维克托拿起他的手机,看见三胞胎发的是勇利从书架上把书拿下来的一系列组图,即使穿着宽松的苹果绿针织衫,勇利的肚子还是能清楚的看见隆起的弧度,转发和评论都是清一色的痴汉:
我的心!小天使怎么越来越可爱了!
啊啊啊肚子圆圆的真的超超超可爱!!!还有小天使那张娃娃脸,是因为怀了宝宝的原因吗??怎么看起来都要不满十五岁了?!
…估计是被维克托滋润的很好吧…
老流氓绝对是要被抓起来的节奏啊!!!今后老婆和儿子一起走在路上,说不定别人认为维克托带了俩儿子出门了!
呜呜呜谁也别拦我!怀孕的勇利请给我一打!!我要养满一百只!!

维克托把手机递给勇利,搂住他的肩:“你看,大家都觉得你很可爱哦,没有人觉得很奇怪。”
一直沮丧颓废的勇利这才瞥了一眼手机,维克托又说道:“虽然男性Omega的数量稀少,但是我们不是也会看到男性Omega怀孕的报道吗?”
“可是…发生在我身上总觉得怪怪的。”勇利靠着维克托,自己的Alpha总是会给自己带来安全感,闻到那股熟悉的信息素,勇利就觉得焦躁的心在一点一点的沉淀下来,维克托抚摸着勇利的头发,另一只手在不停的下划评论:“你看,他们都叫你小天使,说你即将拥有一个真正的小天使了,肯定很可爱,勇利,你感觉幸福吗?”
过了片刻,勇利才轻轻点头,对维克托露出抱歉的笑容:“好像是我在庸人自扰,也许根本不会有人觉得我奇怪,对不对?”
“本来就是如此,勇利忘记了吗?身边的人总是无条件的在支持勇利,这份爱勇利不是应该早就体会到了吗?”
这还是维克托初次成为勇利的教练时,勇利在写出赛季主题时说出的话,没想到隔了几年,维克托却依然记得清楚,心里那种焦躁和不安渐渐烟消云散,勇利偏过头,轻轻亲吻维克托的唇,脸颊染上一层红晕:“明天我们一起出去吧,我都有好多天没有出门了,好想念外面新鲜的空气和热闹的街道。”
看见勇利露出微笑,维克托终于松了一口气,安抚好情绪容易波动的孕期Omega,也是一个Alpha的责任呐。




预约的二十六周的四维检查很快到来,勇利的肚子已经像一个半熟的西瓜,而且最近肚子里的宝宝动得十分频繁,不再是像一条小鱼游过的轻微感觉,而是明显的从肚皮滚动过去,或者是肚皮被撑得凸起的一块,维克托盯着勇利的肚子,观察了一会儿抬头说道:“勇利,你说Ta是不是在里面练习滑冰?”
“你从哪儿得出这样的结论的?”勇利哭笑不得的看着维克托:“Ta只是在里面动啊…乱动而已。”
“我们的孩子,以后一定也会很喜欢花滑,”维克托抚摸着勇利的肚子,已经在畅想未来的生活:“我们可以从小就教他滑冰,还可以让拿金牌拿的手软的尤里奥来做他的教练,如果是Alpha的话今后一定要娶一个和勇利一样可爱的Omega…”
“那如果是Omega呢?”
“那自然是嫁给一个像我这么优秀的Alpha了,”维克托的哈哈大笑,勇利却忽然冒出一句:“不会的。”
“嗯?”维克托不解的看着勇利,只见他轻轻咬了咬唇,棕红的眼眸里闪动着羞涩的光芒,垂下眼睑:“…不会再有比维克托更优秀的Alpha了。”
维克托捂住嘴,心脏又一次被击中。
勇利总是无意识的会说出这么可爱的话,让一个心痒难耐的Alpha根本把持不住,特别是他还穿着宽松的白衬衫躺在沙发上,穿着舒适的灰色九分休闲裤,一段白嫩嫩的脚踝露在外面,每一处都精致的惹人疼爱,还在无意识的散发着维克托喜欢的信息素味道。
维克托深吸一口气,感觉再不找点儿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说不定就要忍不住把人扑倒在沙发上,偏偏勇利还伸出手勾住维克托的脖子,贴近他,眼中带着纯稚无辜的疑问:“维克托,你怎么了?”
维克托的视线顺着优美的脖颈线条下移,透过敞开的领口,看见那一抹精致的锁骨,以及因为孕期激素分泌而变得颜色深红的乳珠,想到前两天滚床单时勇利难耐的拉着自己的手去抚摸,撒娇一般的抱怨难受,维克托的眼前一热,接着便有温热的液体涌出鼻腔。
勇利愣了愣,抽了张纸递给维克托,忍不住笑出声:“快擦擦吧,最近火气很大?”
维克托擦掉鼻血,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丢人过,居然盯着勇利盯到流鼻血,如果给别人知道的话那可真是要被嘲笑至死了。
果真…怀孕是一件甜蜜又痛苦的事情。
在四维检查的诊室前,排满了等待检查的孕妇们,勇利是里面唯一一个男性Omega,而且在长谷津多少有些知名度,所以引来不少瞩目的视线,勇利拿着病历尴尬的遮住脸,听到自己的名字时赶紧站起身走进去。
他躺在检查的床上,维克托陪在一旁,医生盯着屏幕,露出微笑:“这是宝宝的腿,这是手,你们都看一下,长得很好呢…哎呀,是一个男宝宝呢,你们的孩子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将来一定都会是万人迷哦。”
性别检查在很早以前就不再避讳,毕竟最后决定成长的是二次分化的性别,不过勇利和维克托还是第一次知道宝宝的基础性别,这下好歹可以知道应该准备什么样的衣服了,医生又让勇利侧身躺着,换了几个姿势之后无奈的放下手中的仪器:“下去爬几层楼吧,宝宝一直趴着,照不到心脏。”
勇利听话的和维克托一起从一楼走到三楼,又从三楼走到一楼,一刻钟后再回去,依然是照不到心脏,勇利怀孕之后身子就变得沉重,走楼梯也感觉喘的不行,维克托蹲下身,对着勇利的肚子轻声说道:“快点起来,等做过检查再睡,妈妈已经爬不动楼梯了。”
勇利扶着栏杆休息一会儿,鼻尖已经冒出汗珠:“你跟他说他也听不懂啊…没关系的,我们再走一次楼梯。”
反复折腾了三次,一直到临近医院下班,终于检查结束,医院还附赠了四维的照片,土黄色有些模糊不清的图片正是宝宝的脸,维克托和勇利晚上回到乌托邦胜生,宽子妈妈看着照片露出欣喜的表情:“哎呀长得好像维克托啊!今后肯定也是个大帅哥!”
“像维克托吗?”勇利盯着照片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来长得像谁,本来就是模糊不清的图片,不知道自己妈妈是如何判断出来的,维克托兴奋的把照片发给雅科夫,又打了电话给他:
“雅科夫,你看到了吗?宽子妈妈说宝宝长得像我!你觉得像不像我?”
“…可以长得像你,性格别像你就好。”雅科夫有些恨铁不成钢,最好还是像那个日本的小胖子,乖巧听话,别让人操碎了心!
尤里奥一把抢过电话,声音透着十足的凶恶:“喂!让炸猪排盖饭接电话!”
维克托把手机递给勇利,勇利接过电话就听见尤里奥的嘲讽:“五官都挤在一起,原来维克托小时候就是长成这样?你怎么找个这么难看的Alpha?!”
勇利愣了愣,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又听见电话那头尤里奥小声嘟囔:
“如果宝宝长得像你说不定就挺可爱的…”
勇利脸色微红,嘴角勾起微笑,维克托带着灿烂的微笑接过手机说道:“尤里奥,你真的很需要一个Alpha陪在身边,要不要邀请奥塔别克留在俄罗斯的训练基地?”
尤里奥气急败坏的挂了电话,勇利和维克托走在回家的路上,傍晚的春风带着微寒,维克托脱下外套披在勇利身上,勇利拢了拢披在肩头的风衣,露出笑容:“刚出生的宝宝肯定不会多好看,不过我看过维恰小时候的照片,真的很可爱。”
那声浅浅的“维恰”从勇利的口中念出,维克托的心脏漏跳了一拍,赶紧捂住鼻子退后一步,勇利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拿出面纸递给他:
“不会又流鼻血了吧?火气这么大明天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

这是第二发,我最近过年挺废,今天终于有时间码完了
由于害怕LOF吞我的肉,所以我忍痛把那段张艳的肉拉灯了,放心我肯定会写的,等第三发结束专门写一个怀孕期间的肉,补足文中的空缺,没办法我就是这样无肉不欢
说实话勇利明明是我的小天使,我写到维克托的时候却不自觉的给他加戏,感觉自己好像免费给他加光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了下一发就是七个月到生产的时候,等几天吧,过年期间肯定能炖完!

评论

热度(910)

  1. 樱飞雪A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