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胜生先生这是您遗失的伴侣,请查收

咪呜:


  • 无脑小甜饼


  • 论如何拐弯抹角地承认错误




 


门铃叮咚叮咚响个不停,勇利估摸着可能是带着爱犬离家出走十分钟的那位回来了。他打开门,却只见马卡钦孤零零地蹲在门口,嘴里还叼着个小篮子。


“马卡钦?维克托呢?你们不是一起出门的吗?”勇利侧身让它进门,棕犬摇晃着尾巴绕着他跑了两圈,扬起脑袋将小篮子展示在他面前。


勇利好奇地接过它嘴里着的小篮子,盖面下的丝绒布上只有一张写着字的白纸。


「您好,胜生勇利先生,我是小天使马卡钦,由于我不会说人类的语言,稍后我将通过您的电子设备与您进行沟通。」


一看就是维克托的笔迹,勇利看了看门外,他早就瞥见了男人的衣角,却又故意假装没有注意到躲在那里的维克托,关上了房门。


 


茶几上,独属于维克托的铃声响了起来,勇利接起电话,对面那位用奇怪的日语向他问了声好,刻意掩饰过的声音还是带着浓浓的“维克托味”。


「您好,再做一次自我介绍,我是小天使马卡钦,您遗失的生物型伴侣已送回,虽然晚了一些,现在,请容许我重新为您进行产品说明。」


“好的,马卡钦。”勇利配合地回答道,被唤到名字的马卡钦不明所以,吐着舌头认真地看向他。勇利朝它摇摇头,悄悄开了一点门缝。


「首先,非常感谢您选择了这款产品,该生物型伴侣全世界独此一份,一经售出概不退货,使用寿命为永久。」


“诶?”听到走廊中的回声,勇利的话中尽是难掩的笑意,“真的不能退货吗?”


「不!能!这是为胜生勇利先生量身定制的,无法适应其他人,谁都不行!」


“好吧,但是,”他一下拉开大门,探头朝拿着电话的银发男人道,“走廊这会挺冷的,你真的不需要进来继续吗?小天使马卡钦先生?”


“不不不,小天使马卡钦是那位。”这位先生从容地指着一脸迷瞪的贵宾犬,欺负它无法为自己辩解,“我是您的生物型伴侣维克托。”他挤进房间,握着勇利的手点了点头,“接下来的内容就由我本人为您进行说明。”


 


 


“尼基福罗夫先生很怕寂寞,如果离开胜生勇利太久就会由思念引发衰竭。”维克托抬手看表,皱着眉头算了算时间,整张脸垮了下来,“就算只有十分钟也不行。”


勇利好笑地点了点他的额头,“是你先带着马卡钦‘离家出走’的。”


“不,是小天使马卡钦带尼基福罗夫先生去做检修了,他偶尔会很固执,需要吹吹风修整一下。”


维克托跟在马卡钦身后走了几步,绕到勇利身侧,牵起他的手揉捏了两下。


 


“尼基福罗夫先生很粘人,他珍惜每一分钟和胜生勇利在一起的时光,也非常喜欢肌肤相贴的温暖。就算很烦人,也请不要嫌弃他。”


“可是,有时候会给我添麻烦呢。”嘴上这么说着,勇利却反握住他的手,让两人掌心相抵。


勇利的温度从皮肤传来,维克托眨了眨眼,回答道:“如果勇利提出来的话,他一定会乖乖呆在一边不打扰你的。”


棕红色的眼眯了起来,在他的手掌上拍了一下。


 


“尼基福罗夫先生不太擅长家务,但请相信他的学习能力是一流的。”


应该是很温馨的气氛,勇利却突然笑了出来,整个人都靠在维克托身上喘不上气。


“只有在这点上,才让我真正觉得你不是高高在上的天神。”勇利的眼角都挂上了小水珠,“明明维克托什么都会做,但就是会出现一些微妙的小问题。”


扶住笑得腿软到站不住的勇利,维克托露出了有些苦恼的表情,“所以,请一定要好好指导他。”


 


“胜生勇利先生。”维克托呼唤着青年的名字,迎着他的笑容正了正表情,“尼基福罗夫先生不是完美的,他也有很多缺点,也会和你产生争执,但无论如何都请不要赌气说出‘结束’之类的话。”


他在勇利的指尖印下一个吻,又向前靠了些许,微侧过头在腕部轻吻一记。他抬眼看向对面的勇利,碧蓝的瞳倾泻出无数无法言说的情感。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很爱你,胜过世界上一切可被形容的爱。”


 


不待对方反应,维克托后退一步展开了双手,“说明完毕,现在,请签收您遗失的伴侣。”


嘴角始终上扬的青年一下撞进他怀里又迅速退开,嘴里嘟喃着“签收完毕”,拉着他往房间里走,黑发下露出一点通红的耳尖。


勇利在卧室前停下来,默不作声地把他赶了进去才轻声道,“事实上我没有生气,谁都不是完美的,我也会有许多问题,也会头脑发热。所以,维克托也不可以提出要结束或者离开的事情。”


“当然!”维克托笑道,“已售商品可不会自己退货啊!”


勇利又把他往房间里推了一些才说:“好了,我的生物型伴侣,快换衣服,稍后来帮忙。”


 


待勇利转身离开,尼基福罗夫先生对爱犬招了招手,迎面拥抱了它一下。他揉着软绵绵的绒毛,和爱犬亲昵地碰了碰鼻子,“马卡钦,做得好。”


听着客厅隐约传来的声音,维克托换上居家服,朝马卡钦飞了一个wink.


 


棕犬哒哒跑出房间,看着勾住勇利的腰往厨房带的某人,吐了吐舌头。


为了晚上不去睡客房主人还真是蛮拼的。


明明是他的错呢。


 


 


【Fin】


 


 ————————————————————————————


 


然而马卡精早已看穿了一切。



评论

热度(673)

  1. 樱飞雪咪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