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我是一只名为维克托的狗

莫阿西阿:

又又是起名废的我……文如其名,是勇利去世了的宠物维酱的视角

全是私设,大家别走心看

也是能算是维勇吧……开玩笑的^ ^

正文

第一次见到勇利的时候,我还是在笼子里的小奶狗,我记得那时候他将脸几乎贴在笼子上,晶莹剔透的棕红色眼睛闪烁着惊喜的光芒,我一瞬间就喜欢上了他,笨拙地凑到栏杆之间的空隙,想去舔他的脸颊。我听到他对身边的另一个男孩说:“西郡!你看这只!和维克托的狗是一个品种的!我要买下它!”

就这样,我被勇利带回了家,偷偷摸摸地那种。他似乎没跟家里人说养宠物的事,所以必须得将我藏进怀里才敢进家。也多亏如此,我接触到了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勇利的怀里好像住了个太阳,香香软软的,我一点儿也不想出来。

勇利的房间里贴了很多张海报,都是同一个人,好像是个女生,长得和我见过的人不一样,皮肤很白,头发是耀眼的银色。我发现勇利每次看着海报眼里都会亮起很多我不理解的光芒,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了什么,但我很确定,勇利非常喜欢这个人。

勇利会抱着我说好多话,我还是只小奶狗,他的话我都听不太懂,但是我还是能听出有一个词重复的出现了,维克托。维克托?这是勇利给我起的名字吗?于是勇利每说一句维克托,我就软软地汪一声回应他,他笑了起来,蹭着我毛绒绒的头顶。
“那你就叫维克托吧!维克托!维克托!”
勇利开心,我也开心。

然而,我还是被勇利的家人发现了,他们不允许勇利养我,要把我扔出去。勇利生气了……也不能说是生气,勇利一直都是软绵绵的,不会生气。他低着头把我抱起来,然后一言不发的走出了家门。我很害怕他会把我丢掉,就乖乖地贴着他的手臂不敢出声。勇利只是坐在了路边的台阶上,抱着我没有松开。我抬起头,看到勇利哭了。勇利的眼泪滴在我的头顶,有一点暖,但我知道,眼泪是伤心的证明,勇利现在伤心了。勇利伤心我也伤心,我呜咽着去舔他的眼泪,眼泪真不好吃啊,但是不能让勇利再流泪了。果然我的做法是奏效的,勇利马上又笑了起来,他还带着鼻音说“好痒啊维酱”,我听到他在叫我,也汪汪回应他。勇利将我按进他的外套里,嗓音稚嫩却很坚定:“我一定不会丢掉维酱的。”
太好了。我开心的想。

最后勇利的家人还是允许勇利养着我,还因为我的乖巧可爱,也喜欢上了我。我真是一只幸运的狗。

我知道勇利喜欢在冰上滑来滑去,平时总喜欢到冰之城堡那里滑。勇利真厉害呀,居然能在那么滑的冰面上行动自如!我也想和勇利一起玩,但我老是摔倒,勇利就不让我进冰场了。

勇利除了滑冰外,最大的兴趣就是看海报人的视频了。我很久之后才知道原来海报人才是真的维克托,但我一点都不生气,勇利最喜欢的是维克托,我也叫维克托,那么他也最喜欢我了!勇利又在看他的视频了,这个视频他起码看了五百遍,但每次重新看,他的眼睛还是和第一次看一样闪闪发光。

勇利说他的愿望是能和维克托站在同一个立场上滑冰,但他又自卑的说自己离维克托还有好远的距离,不论是技术还是距离。说到距离勇利又亮了起来,他拿出一张很大的地图,然后丈量着长谷津到莫斯科的距离,“维酱你看,维克托离我那么远呢。”
远吗?我疑惑地看着他,我打个滚儿就能到呀,于是我就在地图上打了个滚儿,刚好从长谷津滚到了莫斯科。
勇利就又笑了起来。

高中毕业后,勇利决定要当花滑运动员了,家里人都支持他,我当然也支持,勇利做什么都是最棒的!但我不知道的是勇利要离开家,离开长谷津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我一点儿也不想和勇利分开。
在勇利坐车离开的时候,我就一直跟在后面跑,勇利叫我回去,这次我没听他的话,我想再多看他几眼。
勇利,勇利……你一定要早点回来,见到维克托的时候也不要忘记家里还有维酱在等你哟。

就算勇利离开了,我也能继续看到他,就用他看维克托的方法。勇利比赛的时候,家里的电视机会准时等着他,我也早早地守在电视机前,看到勇利出来我就很兴奋,我叫着,想扑上去舔他的脸颊,但被真利拦住了,她不允许我舔电视机,说是会让电视机进水。不舔就不舔吧,能看到勇利我就足够满足了!反正他回来后也只能被我舔!

可勇利好久都没有回来。

勇利越来越厉害了,身边的人都那么说。他参加了很多比赛,有国内的有亚洲的有世界的,可我都不知道那些是什么,我只知道勇利会出现。

勇利摔倒了……我忍不住叫了起来,勇利,没事吧?很疼吗?身边的美奈子也因此发出惋惜的叹气,“勇利状态不行啊,这可是大奖赛啊!出现失误可就糟糕了。”
自从勇利参加了这个什么大奖赛,摔倒的次数就变多了呢,摔得那么狠,一定特别疼。我忍不住呜咽起来。美奈子对我说:“怎么了维酱?你也觉得勇利状态不好吗?唉,他一定要加油啊。”

“汪汪!”勇利加油!

可是勇利并没有听到我的声援,他明明很棒的,却不知为何总是摔倒,我一次又一次为他揪心,直到今天,勇利还是摔倒了,他依然很快站了起来继续表演,可我看到了,勇利的泪水。

勇利哭了。

我一时间忘记了发声,怔怔地看着电视里的勇利。
勇利,现在你是不是很难过?是不是不开心了?
不行!我必须得赶到勇利的身边!
“维酱?天黑了你要去哪儿?维酱!”
我跑得很快,真利和美奈子的声音一下就很远了。
我还记得那时候载着勇利离开的车是往哪个方向开的,我一定能去到勇利的身边!
我要把勇利的眼泪舔干净,这样他就会笑了。
我啊,最擅长逗勇利笑了。

我不知疲倦地跑到了公路上,我知道沿着这条路跑一定能找到勇利。

最后,我看到迎面刺目的光亮,我的世界黑暗了。

在生与死之间,人和动物一样,不过只是一瞬。

勇利,对不起,我好像不能等你回家了……
真不甘心啊,我才陪伴了你六年而已……
好想再舔舔勇利的脸颊,再听听勇利的笑声,再睡在勇利太阳一样温暖的怀抱里啊……

喂!那个在我一个打滚就能到的俄罗斯的维克托,我的勇利,能不能拜托给你呢?我不在他身边的日子,你能够陪在他身边吗?勇利他啊,内向又敏感,有颗很柔软很柔软的心,是个脆弱而强大的人,可以替我保护他吗?

如果是你的话,他一定非常非常的开心。

因为勇利最喜欢你了呢……





评论

热度(81)

  1. 樱飞雪莫阿西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