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死寂》丧尸病毒爆发au

N.R.:

*日常ooc,文笔糟心
*不定期更新
*无数不符实际和常识的地方
*求角色粉聊天




“噢勇利,别哭,我们还没完呢。”维克托的坏心情完全败在了新朋友的金豆豆之下,没撑两秒便好声好气地安慰起陷入无助的男孩,“也许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但你肯定能再见到你的家人、朋友……”


维克托不知从哪抽了张纸,小心地避开黑巧克力色的眼睛,仔细擦干了男孩眼周的泪痕,完全没注意到他们的距离已经离得太近,而勇利的脸慢慢涨红了。


“……你听起来像电视剧里的警察。”老天啊戳着纸巾的那几根手指头终于从他脸上挪开了,维克托的脸也不再离他那么近,勇利松了口气,怀疑那些泪水是被自己的体温蒸发的。他重新戴上眼镜,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已经没事了:“你刚才说什么麻烦?”


从维克托更加温和的表情来看这并没有什么用。“俄罗斯所有出入境的民航已经停飞了。雅科夫——就是我的教练,他说现在,”他犹豫了一下,思考怎么才算委婉些,“除了一些政府官员还能携带家属回国,其他所有还在境外的民众,都得静等安排。”


勇利仰着头呆呆地看着他,像是听不懂他说了什么。过了好几秒,他的忽然眼泪又唰地掉了下来。


“他们放弃了你?”镜片上腾起一阵雾气,维克托看不见那双漂亮的眼睛了,勇利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碎:“维克托,他们怎么能放弃你?你是维克托,这里是……灾难,他们应该……我以为……”


“……哇哦原来你是我的粉丝呀,我的荣幸!嘿,勇利,别再哭了,我会没事的!”手足无措的冰上帝王干脆坐下,一把抱住哭得更厉害了的男孩。他的手覆盖在他的后颈上,“我们会没事的,好吗?我们很安全,食物和水都用不尽,我有车,我们可以去任何地方等这场灾难过……”


“咚!”


这一声巨响惊得沙发上抱成一团的两个人差点弹出去,埋在对方脖子里的脑袋猛地支愣起来,双双看向发出动静的方向——大门。勇利还止不住抽噎,但他瞬间连大气都不敢喘了,维克托则缓缓地放开了抱着勇利的手。他们身后的马卡钦非常明智地没有发出任何吠叫,只是原地站起身从喉咙里挤出一阵低吼。


当维克托轻手轻脚地拿起立在衣架旁边的球杆时,大门又发出两声巨大的“咚咚!”,仿佛有个正在变身的班纳博士〖注*〗捶他家的门。两人皆虎躯一震,维克托凑上去透过猫眼查看,有一个面色苍白的肌肉男正紧张地撑着门框。〖注:班纳博士变身成浩克的时候肌肉是逐步开始膨胀的。〗


他扭头朝勇利点点头,勇利举着球杆(老天,他眼角挂着水珠,半个口罩都被打湿了,鼻子底下还流着一坨生理液体),后背半贴到门上,一手握住门把压了下去。


“……有什么事吗?”维克托几乎把身子都藏在门后,从巴掌宽的门缝里盯着来者。


门外的男人局促地笑了笑,说:“嗨,我住在你的隔壁,我是约瑟夫。”


维克托没接话,门后他和勇利都举着“凶器”随时严阵以待。那个壮硕的男人缩着肩膀,两手一直在互相搓:“呃……糟糕的一天,哈?是这样,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的妻子……”


“我们也不明白。”维克托用一种勇利从来没想到会在他身上听过的口音和语气说道,听起来这人来自某个俄国(:3▓▒贩(:3▓▒毒团伙,勇利惊恐地瞪着他紧锁的眉头,“你问错人了。最好别再来烦我。”说罢砰地推上了门,日本男孩被带得一个踉跄。


维克托没有离开,他马上再次通过猫眼去看外面,那个男人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被威胁了,异常恼怒地徘徊了一阵,做了几个威胁的姿势和下流手势,最后还是骂骂咧咧地转身走了,临走前还狠狠地踹了一脚门。勇利猝不及防被吓得又一个哆嗦。


维克托合上猫眼盖子,扭头对上勇利惊疑的眼神,眨眨眼。“……那只是模仿以前看过的电影情节。”最终他这么解释。


我是不是该鼓鼓掌?勇利感到非常迷幻。他正在试图接受一个新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我觉得,”AM 11:17,维克托在收拾房子里所有能携带的行李时,对正在狂敲笔记本电脑的勇利说道,“在一个人口密集的丧尸爆发地生活并不是很好的选择。我们应该赶快走,至少在天黑之前离开城镇,到一些……不太容易遇见感染者的地方去。”


“嗯哼。”勇利开着一个又一个网页,很是敷衍地回复,“然后我们在乡下共度愉快的一生。为什么不去首都看看?权利的制高点!”


他正集中精神在各种社交网站戳披集的私信,以及搜索各种关于这场“丧尸病毒”爆发的新闻,完全没注意到维克托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愣愣地看着他。


“……哇哦。”维克托觉得自己发现了新世界大门。


身手敏捷的花滑选手已经整理好方便携带的食物,搜刮出两桶一年半前生产的矿泉水,他开始打包衣物和毛毯,鞋也是个问题。


维克托拎着一双军靴,盯着鞋柜里两只备用的拖鞋,发了会呆。“勇利,我们在纽约对吧?”


“嗯哼。”


“曼哈顿对吧?”


勇利终于抬起头来,他歪着身子看向他:“你想说什么维克托?”


“Ummm,如果我们要去华盛顿,最近的路应该是穿过泽西市之后去费城吧?”


维克托把目光从两只刚刚救了人命的拖鞋上移开,他看着勇利,“林肯隧道和荷兰隧道你选哪个?”


十多分钟后,一辆兰博基尼冲进第六大道,急得像见了鬼一样在穿梭在各种大或小的车祸之间。警笛和救护车的鸣声已经响彻整片城镇,却没有谁追在这辆车后面和前面做酒精测试并索要罚款。


勇利坐在副驾驶,脚下堆满了大包小包,一条很大只的狗被牢牢地绑在后座靠背上,它旁边也放着一堆包裹。维克托全神贯注地盯着前方,闯红灯、撞路障一气呵成,一旦看到就算开上人行道也不见得过得去的车祸现场,就一个漂移左拐往下一条大道驶去。


赞美US方方正正整整齐齐的建筑们,他们一路有惊无险顺利地到达第九大道,减速,拐过那个大弯然后就看到了——


怎么说呢,从这些停在边上的车大敞的车门,还有几个正制造鲜血四溅特效的“人”来看,他们也许还是晚了一会。


勇利脸色苍白地看着附近一块呈抛物线飞起的粉色物体,在行李包里胡乱摸了一会揪出一个纸袋,拉下口罩开始干呕,有一点还没被消化的早餐残骸落了进去。维克托也好不到哪里去,他看起来像快忍不住吐在口罩里把自己淹死了。


他们后面还有别的车开过来,基本也都急刹停在这里半天没有动静,这就导致了再后面的车辆开过来时,看见前面一排车一动不动堵在入口,非常捉急。有司机气急败坏地走下来,更多人长时间地摁起了喇叭——很好,现在那些“特效人员”注意到这边了。


“维克托!!!”跟骂街这种行为根本不沾边的好孩子勇利只能尖叫出身边人的名字,那个比他们俩见过的更可怕的丧尸张大了鲜血淋漓的嘴,朝勇利这边的窗户扑来。年轻的斯拉夫人爆出一句俄罗斯国骂同时一脚踩下油门冲了出去,勇利没空庆幸自己系了安全带。


“兰博基尼——耐撞吗?!”


回应他的是直接飙到90的油门,还有跟第一辆车亲密接触时传来的冲击力。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发誓,当初他百忙之中跑去考驾照,可不是为了上演现实版《速度与激情》的。


他走的是中间那条路,在撞开路障和歪在入口处的车之后,区区两公里的隧道愣是开出高速公路的感觉。幸好隧道里没有维克托想象中的那么……血腥,有一些撞上墙的车里也早已空无一人。


后头跟着他们闯进来的车个个恨不得比高铁还快,维克托躲开一辆不要命的悍马,抽空瞅了一眼后视镜。勇利看起来又想吐了,后座上的马卡钦蔫蔫地舔着鼻子。


“勇利。”维克托喊,男孩有点虚弱地抬眼看他,“食物、水、毛毯、电脑、医疗箱……马卡钦。我们也许需要弃车或者换车,你能把这些都整理出来么?”


“好。”勇利压下一直有东西梗在胃里的错觉,他努力扭过身,把后座上那个放了一堆衣服和一条棉被(“维克托,你这是要逃命还是搬家?”“哎呀,反正还有勇利啊~”)的大行李包空出来,然后开始挑挑捡捡脚下那堆兜子。


在准备拐一个很大的弯时,维克托减缓了速度,最后他干脆停在了边上,这很危险,如果有人把他们当成不用在意的空车然后撞到就不好了。勇利茫然地抬起身,扶了扶眼镜:“怎么了?”


维克托掏出手机点了几下,勇利没忍住凑了过去。他在看一张美国地图,此刻屏幕正显示着他们身处的位置,威霍肯。


“我们好像有很多条路可以走。”长长的手指在屏幕上划拉两下,维克托特地放大地图给勇利看,“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是直接上高速,还是去泽西市里走桥?”


“……”勇利看着他指的几条线,一脸懵逼。“我连驾照都没考过,也不认识这些路啊……”他伸手再放大他们身处的位置,“这条495是什么?它连着……纽泽西收费公路?这好像是最近的一条,也许可以试试?”


维克托在摁灭手机之前看了眼时间,正好十二点。他把手机放回口袋,重新启动车子,指使勇利拿出两个甜面包,心情忽然迷之愉快。


PM 12:13,一辆挡风玻璃上溅了一行血的兰博基尼,逆行着从那个刁钻的弯路里开出来,朝通向派克大街的出口缓缓挪去。


-TBC-


其实这是喜剧。求维克托和勇利的心理阴影面积。

评论

热度(31)

  1. 樱飞雪N.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