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胜生勇利去参加电视相亲了》

Source鱼安:

震惊!羞涩青年参加电视相亲,求爱对象竟然是主持人?←大概是这样一个奇怪的设定
☆无脑小甜饼一发完
☆人物属于小滑冰ooc属于我


“后半生,我就将自己交给你了。”


这是最近火透半边天的电视相亲节目《一眼万年》里每对成功定情的情侣都会对对方说的话,作为节目宣传语,它已经成为了大家的习惯。


在舞台上轻飘飘定下一生契约的男女在浪漫的音乐和观众的掌声中手牵手走下了舞台,去领取他们“牵手成功”后获得的奖品:一对由克里斯珠宝店赞助的铂金戒指,还有由普利赛斯提旅游公司送出的圣彼得堡7日免费豪华旅游劵。这种不到二十分钟就得出结果的“爱”究竟有几斤几两?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对于这档节目,网络对它的评论有大块负面。他们说它绝大部分都是作秀,一些别有目的的人走上舞台来,或宣传自己,或宣传公司,或达到一种博眼球赚收视率的效果……而真正前来寻找另一半的人寥寥无几。


但对于狂热的忠实观众来说,这档节目最大的看点却并不是它的相亲情节。它最让人着迷的,是它的主持人——维克托.尼基弗洛夫。


这个高大俊美,从头到脚都散发着异国风情与独特美丽的银发男人。这个不论身边站了多么美丽火爆风情万种的女子,都能够面不改色保持良好绅士风度,并展现惊人的助攻技能和主持技能的男人。这个只是勾唇一笑便会引发动乱,只是站在那里就能秒杀所有男嘉宾的男人。这个撑起了整个节目60%收视率和话题数的男人……


此时这个名为维克托的妖孽接过了从离去嘉宾手中递回的话筒,在进行中场休息的舞台中央小口抿着矿泉水,润湿略显干涩的喉咙。他一边仔细看着掌中淡紫色的手卡,一边任凭造型师为他打理发型和妆容。


“啊……维克托先生真是连喝水都这么优雅迷人呢。”暂时休息的灯光师看着自己手中的塑料瓶,想到方才自己牛饮般的喝水方式,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感慨道:“果然姑娘们都还是更喜欢维克托先生这种像王子一样优雅的绅士呢。现在都还没有爱人,是在等一个公主一样的女孩吗?”


维克托对此只是报以一个迷人的微笑,不作回答。


虽然在台上促成了这么多情侣的诞生,但他对自己的未来尚无想法。没有想法,所以容易自持。也许等到那个让自己无法保持冷静的家伙出现了……那可能就是动心的时刻了吧。


不过就算是那个网上炒得火热的“真理女王”站在他的身边,他也能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着自己的主持。尽管在场所有男嘉宾几乎都没办法冷静,也尽管这期节目因为尺度太大而被禁播了……至于为何叫她“真理女王”?唔,要知道……“真理都是赤裸裸的”。维克托将手卡翻到下一页,心中很明白自己想要的不是这个。


接下来是今天的最后一个嘉宾,一个23岁的普通职员,叫做胜生勇利。维克托的目光移到这个人的照片上,觉得他实在是一个长相十分普通,没什么太大出彩之处的普通东方人。虽然看起来十分年轻,但这张照片里的僵硬表情却完全毁了他清秀的面容。面对镜头却像是瞅着枪口一样,看着都替他紧张。再看看他今天要走的“剧情”……维克托心下明了,觉得这个深情风格的剧情蛮适合他的。


几分钟后,这个胜生勇利将会在这个舞台上追求他的青梅竹马,西郡优子小姐。在良多的铺垫之后在节目的尾声道出真心,表明他从最开始,就是为她而来。虽然平淡无奇,却也足够真心实意,能达到一种温暖的感人效果。维克托觉得这个环节效果应该不错,毕竟现在这样傻傻的情种是真的不多了。


“好了,灯光师摄影师就位,后台嘉宾就位,主持人准备一下……”导演拿着对讲机井井有条地安排着每个人的工作,最后精准地卡着时间道:“广告还有最后10秒结束,主持人注意肩膀上的褶皱,最后五秒——3——2——1——”


“Music!”


轻快的音乐从音响中泄出,黑暗中数十道灯光自四面八方向舞台中央汇集,银发的男人在万众瞩目中抬眼一笑,变戏法般从掌中转出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别在了胸口的口袋里。修长的手指很自然地顺势将肩头的褶皱抚平,看起来自然又潇洒。是现场安排却也是发自内心,观众席瞬间爆发出一阵比演唱会还要热烈的尖叫。


“欢迎回来,这里是《一眼万年》。”维克托对着镜头微微笑道,声线华丽:“遇见对的人,只需要一秒的时间。准备好将你的后半生托付他人了吗?”


手指捻起胸前的玫瑰,他以花为枪指向镜头前的万千观众。biu,一枚杀伤力巨大的wink射穿了所有人的心。


“维克托我爱你啊——”有人挥舞着写着维克托大名的荧光小牌高喊,歇斯底里。


维克托十分习以为常地对观众席压了压手腕,这时汇聚舞台中央的光束再次向四周荡去,均匀分布在了摄影棚里的每个角落。舞台后方,12个各有特色的靓丽佳人也在灯光中显身,她们每人身前都有一个小台,台前闪烁着一盏代表她们心意的灯。大家鼓着掌欢迎电视机前的观众从广告中脱出身来。


维克托简短地总结了一下上一对牵手成功的情侣,并对他们送去了美好的祝福。随后他的目光移向了手卡之上,又吐槽了一把这个嘉宾不走心的照片,方介绍了起来:“接下来的这位男嘉宾和刚才那位风格就十分不同了,如果说上一位是浓郁的红酒,那这一位便是清冽的白开水,不浓烈却能消暑解渴,是你不常发现,却永远陪伴在你身边的唯一。好了,让我们来看看这位男嘉宾的VCR。”


镜头一摇转到了现场的大屏幕上,短暂的鲜花效果片头特效后出现了一张目光游离明显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开始了的脸。


“呃,已经,已经开始了吗?”在镜头前的黑发青年显得有些局促,他挠了挠头发,最后定下心神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但颊侧的一抹残红则暴露了他的羞涩。


现场响起几声善意的笑声。


“大,大家好,我叫胜生勇利,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普通职员。今年23岁。”这个长着一张未成年脸的黑发青年向镜头招了招手,这时镜头切换到了他坐在家中沙发上与狗狗玩耍的画面,那只小巧的泰迪犬扑进他的怀抱,过分热情的亲热撞歪了青年的眼镜。青年笑得十分开心。此时的话外音仍旧响起:“现独自一人居住在X市,家里有一只狗狗,叫做小维。平常喜欢打打游戏,滑滑冰,也会跳一点舞。特长是减肥,很喜欢家乡的猪排饭。”镜头再次切换,掠过了几张青年圆润时期的照片,引得现场一片惊叹。几秒后,那张在镜头前羞涩微笑的清秀青年再次出现在了画面中,那双蜜棕色的眼睛垂下又抬起,里面洒落了点点星光。


“这一次参加《一眼万年》,是为了鼓起勇气……追求我喜欢了十年有余的那个人。”


画面定格在了青年略显羞赧的脸。现场弥漫着一阵压抑的兴奋私语:这种一来就表明了自己心有所属的人,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了呢。观众的好奇心被吊起来了,他们想马上知道这个情感谜题的答案。虽然他们明白只需等待十多分钟,答案便会揭晓。好奇产生议论,有人猜测这个名叫胜生勇利的青年心仪的是8号那个走甜美可爱风的萝莉艾达,有人马上驳斥了这个观点,觉得像勇利这样的邻家男孩,会喜欢的肯定是像12号西郡优子那样温柔大方的女孩。


大部分人同意的是后一个意见。


这时灯光恢复了常态,12名女嘉宾面前的灯流水一般依次亮了起来。在场记举牌指示下大家热烈鼓掌,维克托眨眨眼,心里觉得这个叫胜生勇利的家伙,表情不那么紧绷的时候看起来还挺顺眼的。特别是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


可能是摄影棚里太热了,维克托觉得心跳得有些快。他突然觉得西郡优子很幸运,能沐浴在这样的目光中被爱着。


千般思绪在一瞬间闪过,维克托很快便让自己恢复了常态。现在他是一个主持人。可以说,他是至今最受欢迎的一个主持人。


“好了,男嘉宾的VCR已经结束,在场女嘉宾现在可以做出第一次决定:是否为胜生勇利留灯?”维克托将食指点在唇上,一边倒数了五个数:“让我们来看看这位胜生先生的魅力有多大吧?好,现在,15秒的时间,开始选择!”


话音未落,三盏灯在同一时间熄灭了。后来又陆陆续续灭掉了两盏。为胜生勇利留下来的灯有7盏。


维克托随便点了几个比较有特点的女孩提问为何灭灯或者留灯,有人说喜欢强势一些的男孩,勇利看起来太过邻家了。有人直言自己比较拜金,一个普通的小职员并不能满足自己对另一半的要求。有人则说自己怕狗,大的小的都怕。有人则双眼放光地说留灯是为了和勇利探讨减肥的方法……现场一片会意的笑声。维克托还特意问了舞台最右侧站立的西郡优子为何留灯,优子微笑着回答:“我暂时保留意见。”


“唔,看来这个胜生先生还是很有吸引力的嘛。不过当然,比起我来说还是差的远啦。”当然,他可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啊。维克托想着,一边说:“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欢迎胜生勇利进入现场吧!”


上百束目光与摄像头一同指向舞台一侧,那扇缓缓开启的电子门。胜生勇利站在门后反复深呼吸,他的心跳得太快了,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直到被工作人员催促才反应过来门已经开了,而自己现在应该前进。


都到这一步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勇利问着自己。这一瞬间他的心静了下来,双腿不再像灌了铅一样抬不起来。他于是轻快地走向了那片绚丽的舞台。有人说他的眼睛在寻找着什么时会闪闪发光,勇利现在觉得双目发光一定看起来很吓人,不然为什么维克托在与他目光相遇的一瞬间就怔住了呢?


维克托觉得这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各位……女嘉宾你们好。各位观众,还有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


他再次看向维克托的眼睛。


“主持人,你好。”


维克托下意识地弹开了眼睛,将目光投向聚焦在他身上的摄像头。他调笑道:“哇哦……胜生先生,你如果再不出来的话我们可是会以为你在后台遭遇了什么不测呢。”


“啊……是,是吗。”勇利习惯性地挠了挠头发,有点不好意思地偏过头抱歉地说:“不好意思,刚才有点紧张,差点就扭头逃走了。”


在众人善意的笑声中维克托看向了勇利的领带,心里觉得这条领带实在是太难看了。如果要他说的话,维克托会建议勇利把它烧掉。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维克托惊讶于自己今天面对嘉宾的不专心,终于是把自己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维克托拍拍勇利的肩膀,和他说了几句有趣却没多少营养的话,勇利红着脸认真回应着。现场反应良好,女嘉宾们也不时捂嘴偷笑。


“勇利君喜欢的那个女孩,是在现场吗?”


“嗯,是的。”


“勇利君是为什么喜欢她呢?方便说一说吗。”维克托的目光轻轻触了一下西郡优子的裙摆又即刻收回,看向了自己身旁这个看起来马上就要钻进地板缝里的胜生勇利。这个问题既是为了回答观众的疑惑,也是为了满足他维克托自己的好奇心的。他对于这个纯情的青年动心的那一瞬间,十分的好奇。


“唔……这个啊。”勇利的脸又红了几分,他闭上眼像是在回想一些什么,最后半睁了眼盯着被自己握得汗呼呼的话筒。


“从我看见那个人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他了。”他轻轻说,声音随着陈述而逐渐变得清亮了起来:“那个人是我的偶像。他的美丽,他的强大,他的优雅……这颗因为他而不停惊讶欣喜的心脏,这颗因为想要追逐他而不停前进,想要变得更好的心……它的每一次跳动都在告诉我,我喜欢他。”


勇利看着陷入了一瞬寂静的现场,猛地涨红了脸摆着手结结巴巴解释着:“啊,不,不是……我不小心就自顾自地就一个人说话了……刚才那个是……”


他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低下头看着自己擦得锃亮的皮鞋尖端。红色蔓延到了他的耳朵尖。


不知是谁在人群之中吹响了口哨,有人大声喊着“好样的”,还有人直接叠声高呼“快结婚”。


维克托也忍着笑意道:“哇哦,勇利果然是个痴情种呢。不知道是哪位姑娘这么幸运?要我说的话,被这样一个人喜欢上,就嫁了吧。不过我们的勇利君虽然心有所属,但节目的流程还是要走的。接下来是女孩们的提问环节,在提问环节之中可以随时熄灯,有谁想要——啊好的,这位7号,杏子小姐。”


一个眼睛和脸颊都圆圆的女孩拿过了话筒,看着勇利甜甜地笑道:“勇利君你好,听了你的告白我十分感动,虽然我知道那不是我。但我还是想问一下,我不是很喜欢小动物。如果我和你在一起了的话,宠物和我你只能二者择其一,这样的话你能接受吗?”


“啊……能接受。”勇利回答,台下的观众刚发出疑惑的声音,他便接着说:“不过我会选小维。”


7号的灯果断灭掉了。


“下一位,11号,由美小姐。”


这是一位红唇猫眼的性感女郎,她将垂在胸前的波浪长发撩到了身后,斜眼看着勇利问:“我只有一个问题,你除了你的那个她,还会考虑其他人吗?”


“不会了,不好意思。”勇利笑容腼腆却坚定,他向她鞠了一躬。于是11号的灯也灭了。随后,陆陆续续地又灭了好几盏灯,最后留下来的只有3盏。


其中就包括了12号的西郡优子。


憋笑快憋出内伤的维克托用着奇怪的颤抖声音继续着他的主持,他一把揽过勇利的脖子,兴致盎然地对他道:“勇利君你也……太有趣了一点。舞台上的这些都是很优秀的女孩呢,你就这样断了你的桃花运?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不……不了。”勇利才消退下去的血色又窜上了耳朵尖,他向一旁挣扎了一下,却还是没能挣脱维克托的束缚,只能红透了一张脸低头站在原地。


维克托见此也不知怎的就很想逗逗他,刚想开口却见到了导演不悦的脸色和场记拼命挥舞的指示牌。维克托于是作罢,却还是心情很好地用手卡拍了拍勇利的肩膀。


怎么办,心情好像太好了一点?这可不太妙啊。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呢。


维克托问过了最后三个人留下的原因,有一个体型微胖的活泼女孩愉快地回答着自己还是很像和勇利讨论一下减肥经验,另一人只是淡淡地表示了对勇利还是有些兴趣的,优子则只是偏头一笑,不作回答。


“哇哦……真是风水轮流转呢。”看着舞台上最后可怜兮兮的三盏灯维克托吹响了口哨,“勇利君的处境有些危险了哦。那么最后这段VCR,能不能帮他留住最后这几位女孩的心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镜头再次摇向大屏幕,一段雪花状的特效后出现了一个身着西装梳着大背头的帅气身影。现场静默几秒后猛地爆发一阵惊叫:这个,这个人,是胜生勇利?随着镜头拉进,答案不言而喻。大屏幕上现在放映的是勇利前两个月作公司的公开报告时录制的视频,他自若而胸有成竹地进行着报告的结尾,在看到镜头时放缓了压下的眉头,略带羞涩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帅气之后的可爱……这个笑容的杀伤力不亚于节目开始时维克托的那个wink。


“勇利啊——他认真工作起来的样子最帅了。”


这时一个话外音插了进来,画面切到了一个深肤色青年身上,看样子是来自于东南亚地区的活力青年。下方的字幕拼出了他的名字。这个叫做披集的男孩对着镜头大方地打了一个招呼,然后继续道:“勇利他其实没什么自信,除了工作和仅有的几个爱好,其他什么事都不会去主动争取。所以听说他要上这个节目去追求对方时我真的很惊讶呢!也由衷的开心!我想我很快就能庆祝我挚友的婚礼啦,哈哈哈!对了在这里提一句,勇利有些话是不能信的,比如他只是一个随处可见的小职员什么的……我可没见过其他随处可见的小职员能进YOI国际当职……”


YOI国际?那个YOI国际?观众中有了解情况的人炸了:那个只有精英中的精英才能有机会踏入门槛的传说中的公司?这,这……他们哭笑不得,这个“随处可见”,里面水份也掺得太多了一点吧……


维克托适时地做出了惊讶的表情,在披集滔滔不绝地夸奖自己挚友的间隙里偷偷瞥了勇利一眼,发现这个黑发的青年正满脸黑线地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一脸生不如死的样子。像一只受惊的小动物。和以前的“演员”们比起来,他实在是可爱得太过头了一点。


“……啊对了!”披集一拍手,兴奋地道:“我这里还有勇利跳舞的视频呢!去年公司庆功宴的时候他喝多了……好吧总之录到了难得的这段影像!既然都要上电视相亲了我想勇利应该也不在乎再多一点话题吧哈哈哈……嗯,这个视频的事别提前告诉勇利哦,他会杀了我的。总之,勇利,祝你能得到幸福!”


……勇利现在只觉得一点都不幸福。他开始后悔让披集帮他录制这段好友评价的视频了。


那段让他能记一辈子的音乐响起了,不用抬头勇利也知道那大屏幕上是什么……他醉醺醺地脱掉了西装外套,颊上是两坨酒后的红晕。因工作而尽数梳到脑后的黑发已经有些散乱了,他勾起唇角一笑,将眼镜和西装外套甩出了镜头之外……然后就是一段放飞自我的狂舞,街舞和伦巴混杂着来,最后的镜头在他迷离的目光处定格。


VCR很快结束了,没有人记得接下来还应该做什么。观众呆呆地望着已经暗下去的屏幕,仿佛那上面还残留着那段魅力惊人的影像的余味。12位女嘉宾此时是目瞪口呆,有人看看那屏幕,再看看满脸不知所措的胜生勇利,然后又看看屏幕。有些人愤愤然地拍打着自己面前这个红按钮,似乎是在怪它怎么不能再亮起来。而最后余下来的女孩子则是像捡了宝一样惊喜。


“维克托?”


“啊。”维克托猛地回过神来,他笑容依旧,仿佛刚才的失神完全不存在一般。他说:“咳咳,看来勇利君还真是……有很多我们都不了解的独特魅力呢。现在还有女嘉宾想灭灯吗?唔,都没动静呢。啊,美佳小姐请不要这么激动,你的提问环节已经过啦,有机会可以下来再说呢。好的,现在让我们进入最后的翻转环节——勇利,现在你可以问问题了,问完问题之后你便可以去灭掉除了你心仪女孩之外的所有的灯。”


“……勇利?”


勇利像是猛地从自己的沉思之中脱出身来,他长出了一口气,带着点破罐子破摔的轻松看向了维克托。维克托再次被他眼中的星芒刺得一愣。


“不问了,直接灭灯吧。”勇利轻声道。


不等维克托还有现场的观众反应,勇利径直走向了舞台左侧,他与两名为他留灯的女孩握手,然后在对方万般不情愿的目光之中按下了那枚按钮。所有观众都屏住了呼吸,他们看着勇利微笑着走过了一排美丽的少女,停在了舞台最右侧12号西郡优子的面前。


是了,这就是胜生勇利心里的人了吧。观众叹息,同时又感到莫名的兴奋。有人已经站起来高声喊出了“结婚!结婚!结婚!”,得到了基数不小的人群应和。


起哄声中,键盘师紧张地等待着勇利的一句话,然后他就可以放出那段浪漫的乐曲。摄像师也跟了上去,给了这对视着的二人一个特写镜头。灯光师就等着把灯光调节为粉红色的那一瞬间,一旁音响师话筒已经递了上去。而维克托则握紧了话筒。


勇利站在优子面前,沉默片刻终于开口。


“谢谢你,优子。”他抱歉地说,“麻烦你陪我到现在了。”


“没事,勇利的忙我怎能不帮呢?”优子笑着,将两只小手放在了勇利的手背上。


三只手放在鲜红的按钮上,向下一压。


最后一盏灯伴随着特效音,灭了。


所有人:……


所有人:???


“勇利君,加油!”优子双拳紧握,向勇利做了一个胜利的姿势。勇利点了点头,轻声笑道:“谢谢。”


胜生勇利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中走回了舞台中央,空气中还流淌着键盘师手滑放出来的浪漫音乐。他甚至忘了停下它。没有人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I say love, It is a flower, and you it's only seed……”踏着柔和乐曲的节奏,勇利从维克托手中拿过了话筒。维克托本来还想说些什么来缓和一下现在尴尬的气氛,但却被勇利身上猛然爆发的气势给镇住了。


勇利背对那十二个表情各异的女孩,面向双目发直的观众。还有维克托。


“我今天……”勇利握紧了话筒,深吸一口气,“要向我喜欢了十年有余的那个人告白。”


啊……比想象中还要难为情。不过……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这个人,是一个总能让我惊讶的天才。”唇边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微笑,勇利垂下了眼。“强大,幽默,优雅,美丽。这似乎是一个足够让人视作神明的人了。我一直觉得他是一个离我们特别遥远的人。直到他因为一次舞台意外,和我住进了同一间病房……这个时候我才突然想起,他原来和我们都一样,他也是一个人。作为一个普通人的他有些任性,说话没谱,生起气来也很可怕……但是我却是更喜欢他了。他出院时放在我床头的花,我把它做成了干花一直留到了现在……虽然他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


“啪嗒”


淡紫色的手卡掉在了地上。


“所以今天,在这个舞台上,如果我真的有这个权利做出选择的话……”


维克托看到勇利忽地抬起了头。此时舞台仿佛消失了,观众的窃窃私语,还有仍未停止的背景音乐都泯没在了深邃的宇宙深处……吞噬了,泯灭了,消散了……全世界的聚光灯都打在了这个其貌不扬的黑发青年身上。不,谁说他其貌不扬的?维克托觉得他的眼睛里装了整个宇宙。


他握起拳,用尽浑身力气对着话筒喊出了自己心中的话语。


“我的选择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主持人先生,请,请和我交往!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


他深深鞠了一个躬,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充血,变得像两只透红的弯玉。


全场静默几秒,继而炸裂开来——这可是全国直播啊!导演嘴唇颤抖,叠声道:“快,快切画面,进广告!”


“导,导演,机器出问题了,切不出去!”


“那就把灯光熄了!”


聚光灯在灯光师手忙脚乱的调试下忽明忽暗,现场陷入了一种五秒一明暗的交替之中。


有那么几秒,大家似乎看到那个万年处变不惊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脸上漫上了一层红色。他们看见维克托走向了勇利,离他还差几步的时候,舞台突然陷入了黑暗。灯光像闪电般闪烁一瞬,舞台上那对亲吻在一起的人影引得现场发出了一阵震耳欲聋的尖叫!之后是长长十几秒的黑暗……黑暗散去,舞台上已再不见两人的身影。一同消失的,还有旁边小台上作为样品展示的一对戒指。


“完了完了,我的节目彻底完了……”


导演抱头痛哭,这时助手却递过自己的平板放在了他的鼻子前,颤声道:“导,导演你看……《一眼万年》的收视率破纪录了!”


“唔?”导演挂着两滴眼泪猛地夺过了那平板,睁大了双眼。


…………


“对了勇利,你是不是忘记说什么了?”


“诶?什么……哦哦,那……后半生,我就将自己交给维克托了?”


“哇啊居然是问句?重新来一次,勇利。”


“后,后半生,我就将自己交给你了!”


“再来一次,声音太小听不清哦。”


“后半生……”


“再来一次!”


“维克托!”


“哈哈哈哈……”


…………


你的后半生,我就收下了哦。


一辈子,都不会还给你了。


——FIN——


想了好几天还是发出来了(好几天前写的)感觉设定有病……(滚走)
总之是超无聊的一个小品……而且一不注意写得有点长了_(:з」∠)_
前段时间有点消沉,很感谢小天使们的鼓励啊,感觉大家都是天使做的!虽然还是没写出什么东西来,但感觉特别的幸福。
能喜欢上小滑冰,喜欢上维勇,遇见大家……真的超级幸运!

评论

热度(876)

  1. 颜兰亭Source鱼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