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小熊先生的烦恼 (下)

咪呜:








小熊先生的请求让兔子先生惊讶了几秒,在勇利几乎要因为他自己提出的无理请求而爆炸之前让长长的耳朵自然垂落在小熊面前的桌子上。


勇利伸出手摸了摸,不似他覆盖着厚厚的毛发,兔子先生耳朵上细细密密的绒毛触感柔软,握在掌心里暖暖的。


“勇利摸了我的耳朵可是要负责的。”兔子先生调笑道,“在兔子之间这是求爱的表示呢。”


“诶诶诶诶诶?!”勇利惊讶地放开了手中柔软的兔耳,张大了嘴不知所措,如果这里有个树洞,他可能会把自己整个挤进去。


本来提出这样的要求已经让他十分害臊了,现在又被告知兔子一族还有这样的习俗,勇利简直想干脆就地化为蒸汽算了。


欣赏够了小熊先生茫然恍惚的样子,维克托才哈哈大笑着站起身,越过桌子在对方脑袋上捋了一把,“开玩笑的。”


“我我……我绝对不是讨厌维克托,那个……”


“我知道,勇利,别紧张。”兔子先生安慰道:“既然答应了给勇利时间,我会等的。”


 


 


虽然很感激维克托给他思考的时间,但却让勇利心里更加纠结。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整天,差一点把花房弄得一团乱,晚餐后勇利就被姐姐赶回了房间,嘱咐他好好休息。


从椅子上转到地上,又从地上翻到床上,勇利就差在房间里打滚了。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脑补了一大堆东西的脑袋终于成功当机,小熊先生还是决定使用场外求助。


 


 


勇利熊:被……告白了


勇利熊:我我我我……我该怎么办?


花栗披集:勇利终于迎来了春天吗!


勇利熊:我不是,没有,披集你不要乱说!!


花栗披集:难道不是吗?对方是什么样的家伙?


尤里喵:是维克托。


花栗披集:诶?尤里知道?


尤里喵:是兔子维克托。


小熊猫光虹:维克托先生?!哇……恭喜勇利!


勇利熊:别恭喜别恭喜,我还没答应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尤里喵:你千万不能答应他!他的缺点能铺满整个池塘!不,整个森林都不够装!


勇利熊:尤里奥……他也没有你说得那么……


尤里喵:不要叫我尤里奥!!还有,你那么笨,一定被他吃得死死的,你好歹也勉强算得上是我认识的家伙,我可不想看你往泥潭里跳


小熊猫光虹:别这么说嘛,维克托先生和勇利很配呀


勇利熊:可是……


尤里喵:笨熊!我什么时候坑过你!你们别乱出主意!


花栗披集:哇!哇哇哇!


花栗披集: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勇利熊:停停停,披集你是怎么……


花栗披集:勇利喜欢他那么久了,这不就是两情相悦了吗?


小熊猫光虹: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尤里喵:????蛤?


 


 


正努力和外场小伙伴们解释的勇利还没打下两个字,不知什么时候把自己加入勇利通讯录的兔子先生就跳了出来。


亲爱的维克托:我的小熊思考得如何呀?


勇利看了又看,第一件事就是手忙脚乱地把名称给改了回来。


回复的字句一个一个跳出来,又被闪烁的光标给推了回去,勇利删删改改半天也没能完整说完一句话。


兔子先生又发来几条消息,慢慢引导他打开话题,渐渐的勇利也就不再那么拘束,回复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被遗忘在角落的小伙伴们不知道勇利怎么就突然消失了,还当是他被披集戳穿了心思太过害羞,这会儿正埋头做鸵鸟呢。


 


 


时间跳到零点整,翘起的脚丫不断摇晃着,勇利又刷新了一次,兔子先生已经十几分钟没有回应了。


名为紧张的小鹿跳了出来,踏着欢快的脚步横冲直撞,不时停下步伐踢踏两记,点点敲在心尖。


维克托睡了吗?还是在做别的什么呢?


小熊拍了拍脸颊,火热的皮肤从下午到现在就没降过温,他咬着下唇翻了个身,偷偷瞄了眼枕边。


屏幕上一片漆黑,点亮后也依然只有天真可爱的小动物,勇利放下手机长长出了口气。


自己怎么还如此不成熟呢?


将被子蒙过头顶,勇利在黑暗中呆了一会儿还是纠结无比,他哗的一下掀开柔软的覆盖物,揪着耳朵翻滚几圈,又重新回到被窝里蹦了两下。


 


折腾半天,情感经历为零的小熊先生,依旧没有找到答案。


 


沉寂了半天的屏幕亮了起来,兔子先生没有解释之前的失踪,只是简简单单发了晚安两个字。


翻滚的心突然平静下来,勇利裹着被子乖乖躺下,很快就睡了过去。


 


 


即便如此,维克托也没能在一个晚上就让勇利立刻点头答应。


深谙交往之道的兔子先生一大早就等在路口准备来个偶遇,小熊还没等到,倒是等来了好友团的观光。


前一天被遗忘的场外求助团十分好奇两人的情况,赶早集合来小熊家打算打听打听(尤里表示自己是非自愿的),竟然意外遇到了同样在路口等候的维克托。


八只眼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花栗鼠先生一拍脑袋,跳到兔子先生面前亲切道:“恭喜你们!”


维克托摸不透这位社交达鼠的用意,保持了一贯的风格微笑着不说话。


把他的的沉默当成了默认,披集高高兴兴地和他握了手。维克托越过他的肩膀看向尤里,森林猫先生接收到了他的询问,嘴巴一咧,内心一个黑色的小泡泡“嘭”一下炸开了。


 


“披集,维克托今天有重要使命。”他说,“兔子一族坚信爱他就和他生小兔子的祖训,所以他今天是来求婚的。”


“求婚!”披集的眼睛里冒出了无数小星星,瞬间兴奋无比,“需要帮忙吗?维克托先生?如果是你的话勇利一定会答应的!”


“不,我今天不是来……”


“加油。”尤里煞有介事地拍拍维克托的肩膀,一直在旁看热闹的小熊猫也像模像样地跟着拍了拍。


还不及想好如何同这几个家伙解释,每天准时准点出门的勇利已经走到了路口,披集兴高采烈地跑到他面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恭喜我最好的朋友就要结婚啦!”


 


勇利愣愣地看着他,又望了望站成一排的三位,中间那个长耳朵的还对他挥挥手,飞了个wink。


 


好不容易冷却的温度又腾一下上了头,勇利头疼的发现,在好友和维克托的努力下,他的烦恼更大了。


 


本打算和兔子先生提出试着相处一下的小熊先生,默默的,咽回了这个决定。


还是再观望一下吧……



评论

热度(174)

  1. 樱飞雪咪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