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維勇】宛如昨日 (四)有女裝慎入

流逝之時:

※ABO設定


※維A勇O


※時間設定是勇利贏得大獎賽之後,Victor離開


※下章有車


※勇利女裝注意、勇利女裝注意、勇利女裝注意




確認都OK請往下拉




第四章


6.


又是一年年末。


大獎賽過後維克多久違地脫離了比賽的枷鎖,得到一個短暫的假期。事實上在過去的幾年裡,他都是沒有休假的,唯一一次過得比較快樂的生日,是去年和勇利在巴塞隆納的時候,那是他極欲追回的一段時光。


雖然答應了尤里會好好處理家族的事,但事情並不是那麼容易。現在他就正走在去買新西裝的路上,為了晚上的生日宴會。身為一個即將30歲的Alpha,家族非常關心他的感情生活,大概打算藉著這個機會把妮雅‧波波維奇推給他吧。


真是麻煩呢。


 


維克多最終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裝,配著酒紅色的領帶,合身的西裝剪裁襯出他穿衣有料,脫衣顯瘦的身材。金色的戒指被他放在襯衫底下最接近心臟的地方,緊貼著肌膚。只有感受到這個戒指的存在才能讓他有安全感。


 


宴會是個麻煩的東西,每當他被迫優雅地拿著酒杯對著眾多想嫁給他的Omega笑的時候都能這麼覺得。以前Yurio還會被拿來當他的擋箭牌,現在完全不行了,跟別人跑掉的孩子就是這麼讓人傷心。


「欸--維克多喜歡吃豬排丼這樣的食物啊,真是看不出來呢。」


「嗯,我最喜歡豬排丼了。」


「真的啊,還以為您會喜歡吃法國料理這樣符合您氣質的東西呢。」


「嗯?我不覺得豬排飯不符合我的氣質啊。」


「您還真是親民呢。」


在維克多來得及說出下一句話之前,他就被一隻裹著深藍色披肩的手拉住,對那群圍在他身邊的Omega們笑了一下,把維克多帶到了陽台上。


「米拉妳有什麼事嗎?」


「維克多,你今天的表情也太可怕了,小心被你爸盯上。」


「沒辦法,他們實在是太煩了。」


「你平常的耐性可沒有這麼糟,是因為勝生勇利吧。」


「嗯,問這種本來就知道的事做什麼呢?」


「尤里叫我跟你說,你等下注意一下裡面。」


米拉似乎是受不了他的態度,丟下這句話就跑掉了。


「裡面……嗎?」


 


維克多慢慢走回會場中,剛剛的Omega們卻沒聚回他身邊。他抬頭看了看會場,發現了熟悉的金色頭髮,是尤里。尤里雖然仍未分化,但是仍不減Omega們對他的興趣,畢竟他也是一個金龜婿的潛力股。Yurio看到了走進會場內的維克多,瞪了他一眼,然後眼神朝維克多後方示意。維克多才發現那裡有個東方臉孔的女性Omega正怯生生地拿著一杯香檳靠在牆角,好似在等人。


她的身高在Omega中算是頗高的。黑色的長髮如瀑般垂下,幾縷髮絲落在額前,墨色的眼線在眼角勾勒出誘人的弧度,形狀姣好的唇被塗成粉紅色,臉頰也上了淡淡的腮紅。姣好的身材被包裹在酒紅色的緞面小禮服中,波浪狀的一字領遮掩住胸部的線條,收緊的腰身顯示出Omega纖瘦的體型,從微蓬的裙底露出兩條長腿,因為踩著同色的高跟鞋而繃出緊實的線條。而她拿著香檳的右手的無名指上戴著一個金色的戒指。


她在這群Omega中並不特別顯眼,勉強可以算上是清秀和耳目一新,而且也不像是那些權貴世家的Omega,是以男性們都對她不甚在意。


但維克多知道,如果Alpha們看到「她」的另一個樣貌,肯定對她大感興趣。


 


那是他的勇利,他的EROS。




他嘴角掛著顯而易見的笑容往勇利的所在之處走去,然後又像想到什麼一般改變了臉上的表情。勇利因眼前的地板突然多了一塊影子而抬起頭時,看到的就是維克多面無表情地望著他,身上隱隱透出令人迷醉的Alpha氣息。勇利眨了眨眼,有些緊張地看著維克多,米拉再三保證他化妝起來非常好看,他才讓對方替他化妝的,不知道維克多會不會介意。


「勇利居然穿成這樣跑來這種地方,我可是會生氣的喔。」


「誰叫維克多什麼也不說就離開了,還跟別人相親。」


「嗯,都是我的錯,勇利能原諒我嗎?」


「不能。」


「誒、勇利好冷淡。」


「不告而別還期望別人原諒的人才有問題吧。」


「對不起,勇利一定很難過吧。」


「這不是當然的嗎?」


維克多盯著勇利的臉,突然轉變了表情。


「但是勇利也有錯在先,是你先在大獎賽提分手的。」


「那個不是早就解決了嗎?不告而別的維克多才過份吧。」


「喂,胖豬。你們兩個的動靜太大了,笨蛋情侶快給我滾回家吵架。」


「說的也對,勇利我們走吧。」


維克多對尤里眨了眨眼,頂著父親懷疑的視線,牽著勇利走向停車場。他紳士地為勇利拉開副駕駛座,對方小心翼翼地拎著裙子坐進車裡,似乎有些不適應。維克多拿出鑰匙啟動了車子,Yuri On Ice的音樂便從收音機中流洩而出。兩人在車中沉默了一會,最終是勇利開了口,他抿著唇,神色凝重地看著維克多,紫色的眼眸水汪汪地,像是隨時會流淚。


「我是為了追求維克多才來的。一直以來都是維克多主動來找我,所以這次換我了。希望你能接受我的告白,就、就是這樣。」


回應他的是維克多暴風雨般的吻,灼熱的唇貼到他唇上,侵入口中的舌頭帶著令人心醉神迷的伏特加味,維克多的舌頭掃過他的口腔黏膜,隨後糾纏起勇利的舌,熱烈的吻讓勇利忍不住散出自己的信息素回應他。車子狹小的空間中,兩人的信息素氣味緩緩糾纏在一起。


似乎像是過了一世紀,維克多才放過被吻得難以呼吸的勇利,輕啄他的唇瓣,而後分開。


「勇利穿成這樣真是太犯規了。」


「呼、為了…躲避…你父親。看來你很滿意嘛。」


「我很喜歡勇利穿裙子的樣子,但是勇利還是平常的樣子最好看喔。」


「但你還是很滿意嘛,這裡都這麼硬(咩)了。」


勇利伸出手,曖(咩)昧地觸碰維克多立起的下(咩)身,合身的西裝褲早已鼓起一個明顯的輪廓。


「因為是勇利啊。」


維克多執起勇利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然後從西裝中掏出被金色鍊子繫著的戒指,套回手上。


「跟我回家好嗎?」


「嗯,快走吧,我也想要維克多。」


勇利在維克多的唇角落下一吻,上挑的眼睛微瞇,給了對方一個挑逗的眼神。




垃圾話:


如果我沒有回留言的話,一定是我想著等下回覆,然後就忘記了,金魚腦真的很抱歉_(:3


其實本來不想劇透勇利女裝,可是寫文一定要標雷點,所以就標了


然後自己越寫越覺得像俗爛言情小說,我對不起大家,下章開車,然後下章或下下章會接續上章的心理描寫(發現這章沒寫到)

评论(1)

热度(256)

  1. 樱飞雪流逝之時 转载了此文字
  2. 沉迷沙海副无法自拔流逝之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