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论如何娶到自己的经纪人

静言:

经纪人设定x




日常作死。短小提示!




01.




“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站在聚光灯最中心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欢迎您做客我们的栏目!”




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维克托拽着他的经纪人胜生勇利的手,带着完美的笑容走到了主持人的身边。他朝自己的粉丝们挥手致意,再次引出一阵尖叫。而勇利则是很紧张的样子,站在他旁边低着头,死死地盯着自己的脚尖。




“看起来,胜生先生还没有适应在大众的焦点下生活呢。”女主持人红唇翘起,颇有些打趣的说道。




“勇利一向比较腼腆,这才是他的风格。”




维克托云淡风轻的说,牵着他的手坐到沙发上,安慰的揽着他的肩膀,笑眯眯的开口道:




“那么今天又有什么问题要砸向我呢?”




“嗯,第一个问题是......”女主持人眼睛猛的亮了,笑容也慢慢的扬起来:




“您与胜生勇利先生的关系......难道就只是演员与经纪人的关系吗?说实话,您似乎所有抛头露面的活动,都要和您的小经纪人一起呢。”




勇利突然打了个激灵,脑袋埋得越来越低,耳朵根也开始泛红。维克托则是大大方方的摸着他的手似笑非笑:“马上勇利要和我拍一部新戏喽,你们可以自己探寻一下啊。”




勇利憋得满脸通红,在众目睽睽下突然对维克托说道:“你这不是让他们去抓奸吗?”




声音不大,但是勇利似乎忘记了自己领子上那个小小的扩音器。




下面一片寂静。




勇利终于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了。




02.




胜生勇利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相遇完全没有什么美妙的机遇。勇利记得自己似乎投递了有两三百份简历,才终于挤进了这个公司。




勇利已经不记得在什么地方见到维克托了。但是他不由得就被他从内而外的自信所打动。他是那样一个缺乏自信的人,被这样闪闪发光的人所吸引,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仿佛就是那个时候他全身充满了力量,不顾任何人的反对,只是希望可以慢慢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虽然现在好像是太近了.......




一开始他仅仅是一个宣传部的小职员,也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偶像。但有的时候也会拿到一两张他的自拍照。这自拍照会不明不白的出现在他桌子上,有的时候勇利也纳闷极了。不过说实话,偶像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好看,但是看着那笑容......莫名的有点傻?




某天他实在有些忍不住了。这么多来路不明的照片,他实在不能留着了。他最终没敢去找部门经理,鬼鬼祟祟的躲在了公司门口的电子产品的遮阳伞里等着维克托出来。




这一等就是一个下午。




最后,他终于看到维克托戴着墨镜从公司向外走,忙不迭的窜了出来,喊了一声“请等一下”。可是出现是出现了,勇利一刹那却又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只能用脚跟不停的蹭着地,缓解自己的紧张。




维克托笑眯眯的走近:“你就是胜生勇利吧?找我有什么事呢?”




勇利结结巴巴,最后终于憋出一句话:“您,您的照片不知道为什么在我桌子上,所以,我,我拿来.......”




维克托有些惊奇的说:“喔,你有这些照片也不肯卖掉?”




勇利也惊奇地睁大眼睛:“可,可以卖吗?”




那就是维克托注意到勇利的契机。这些照片原本是他的专属摄影师拍来检验相机运转状况的,本来应该丢掉,可是做这件事的助手以为勇利就是那个天天负责收拾内务的职员,自然而然把该丢的照片放到了他桌子上。而维克托通常是不可能一个人出来的,但是那天他放自家的狗马卡钦出来遛弯,发现这小子把自己的钱包给叼走了,里面还有不少银行卡。如果这事情让那些人知道了,肯定不让马卡钦再来公司了,所以就找了个借口偷偷出来寻回。




勇利认真的听他说完,点了点头:“那我陪你找吧。”




那天晚上,在皎洁的月光下,他们两个匍匐在草丛里摸摸索索。大概有半个小时之后,勇利突然喊道:“找到啦——”




维克托猛地回头,看到勇利已经站起身来,手里高高的举着那个钱包。他的额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眼镜和头发上沾了草屑,显得有些狼狈。可是他大大的咧开嘴巴,露出一个骄傲的笑容,干净又澄澈。




维克托觉得在那一刻,他终于遇上了自己的真爱。




回去后他奖励了马卡钦不少好吃的,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03.




“Cut!”




导演克里斯托夫皱着眉头:“勇利,你怎么还是放不开呢?这可是你和维克托的对手戏,怎么显得畏畏缩缩的!不就是这样,这样,然后.......”




他说着做了几个妩媚的动作,看的勇利脸颊一阵发热。他泄气般的摔在沙发上:“我,我做不来.......”




他作为一名经纪人,自然是非常出色的。他能巧妙地辨别出各种邀请的真实意图并加以选择,有了他的帮助,维克托可谓是平步青云,很快就成为世界级天王。可是习惯了在幕后的他根本没法做抛头露面的事情。




他终是没能走出被忽视的阴影。




从小到大,似乎很少有人在意他。他悄悄的隐没在角落里,无人理睬,无人关注。可是现在维克托一把把他从阴影中拉出来,让他站在镁光灯下,他怎么能适应得了?




维克托似乎看出了勇利的为难,挥了挥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我和勇利先回去了。”




剧组当即就各回各家各吃各饭去了。勇利刚想和维克托道别,却看到他微笑着看着他:




“勇利,可以到你家去吗?”




勇利微微一惊,但是很快就高兴的说:“欢迎!”




维克托是很少到他家去的。因为他知道勇利家里是大堆大堆的书。只有他自己知道,为了办好经纪人这个角色,他付出了多少。




一到他家,维克托就扑倒在软绵绵的沙发上,抱着马卡钦玩偶滚来滚去张嘴要饭。勇利无奈的耸了耸肩。他除了泡面,就只会做炸猪排盖饭了。因为他最喜欢这种食物,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嘛。




一闻到饭菜,维克托就像满血复活一般窜了起来,脸上咧出一个大大的心形,双手合十说了句“我开动了”,就开始狼吞虎咽。勇利看着他吃,恍惚间觉得这样的维克托是那么的真实,而他们......




怎么就像老夫老妻呢,一个干活一个就知道吃。




他摇了摇脑袋甩掉这个念头,继续注视着维克托。他已经吃完了,满足的长吁一口气,激动地说:“勇利做的饭真是太好吃啦!真想一辈子吃下去呢!”




勇利微笑着点点头,之后才发现有点不对。但是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维克托已经睁开了眼睛,胳膊支在桌子上,身体向前倾斜。他直直的注视着勇利的眼睛,露出温柔的笑意:




“勇利不要害怕。”




“这件事情是我提出来的,我知道我给勇利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但是,我已经孤独了很久了,”他的目光悠远而深长:“我就这么自私的,希望可以有人可以陪着我。”




“其实我才是那个害怕的人。”




“所以勇利。”他执起他的手:“你愿意陪陪我吗?”




勇利愣怔的看着他,看到他的眼中似乎有隐隐的泪光。




维克托......哭了?




“我,我不行的啦,我会给你拖后腿........”




勇利话没有说完,维克托就笑嘻嘻的站起身来拉着他向镜子走去:“勇利这就算同意啦!既然这样,我可要给我的天使好好打扮一下。”他拿起镜子边上的发胶。勇利记起这是他大学毕业舞会上用过的,那时他的额头上还都是青春痘。




维克托将他前额的发轻轻地撩起,在他耳边呢喃:




“我一直一直,都相信你哦。”




04.




大家都很惊讶的看到刘海向后梳,摘掉了眼镜的胜生勇利。他似乎变了一个人,自信而又帅气,很快就完美的完成了任务,影片很快杀青了。




每个人都讶异于维克托的魔法。而只有他们知道,也许那个晚上他们便许下了真正的诺言。




影片大卖,勇利也成为了一颗闪闪发亮的星星。他依旧是维克托的经纪人,不过还变成了他的终生伴侣。




“欢迎维克托·尼基弗洛夫先生再次做客我们的节目!我们这次也邀请了胜生勇利先生。欢迎你们!”




女主持人欢欣地说,不由得注意到他们牵着的手上。




“你们.....订婚了?”




维克托举起手来,金色的戒指闪闪发光。他搂着身边人的肩膀,头靠在他的颈窝里笑的格外好看:




“快祝福我们吧!”




然后他满意的看到,勇利的脸一点一点的变红,最后藏到了他的背后。




而他们面对的,是无穷无尽的掌声。












评论

热度(14)

  1. 樱飞雪静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