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ABO】五次维克托以为勇利是Beta,一次他发现他错了(下)

七桃-日语修行中:

*原著向剧情,维A勇O


*感觉篇幅不够,好多想写的没写进去,暴风般哭泣






四月份异常天气席卷了整个九州。在全日本大赛上失利的勇利无缘四大洲赛和世锦赛,休假回家的他理所当然地在自家的温泉旅馆干活。


长谷津很少下雪。作为旅游胜地的海滨小镇,温暖湿润的气候使得雪在勇利的印象里更像是虚无缥缈的概念,直到他搬到底特律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雪天,他的泰国好友披集面对第一场雪更是激动地轰炸了整个社交网络。但是这一天整个长谷津都被白雪覆盖,给这个小镇染上了一层梦幻的气氛。勇利隐隐觉得什么就要发生,但是却没有任何头绪。


但是就在这一天,维克托·尼基弗罗夫,花滑界“活着的传奇”,来到了他的身边。一切都像梦一般令人惊叹。本来还以为维克托对他毫无兴趣,但是就像美奈子老师说的那样,既然维克托被他的试滑吸引,那就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但是他能把维克托留在这里吗?


勇利偷偷打量着另一位不速之客尤里·普利赛提,对方正专注地看着维克托表演。分配给他的Eros,对于他来说是完全没有练习过的类型。维克托的表演是让身为Omega的他光看都觉得会怀孕一样的Eros,他甚至不得不每天给自己提前注射抑制剂,才能忍受那种就像被Alpha信息素包围到无法呼吸的氛围。


维克托靠近了他,或者说是太近了一点,勇利能看清维克托每一根低垂的睫毛,他只要轻轻抬头就能碰到对方的鼻尖。他的唇被轻轻按住,听到维克托用低沉地嗓音对他说:“全世界的人还不知道勇利真正的eros,那或许连勇利本人也没有察觉到的魅力,希望你能快点告诉我呢。”


他……他要怎么找到eros的含义啊?


――――――――――


维克托的手指停留在勇利的唇上,看着勇利慌乱地逃避他的眼神,微妙地有些想笑。


“喂!维克托!你给我过来!”


他转向冰场边,尤里在那里气急败坏地朝他喊着,维克托有时候觉得尤里真应该学习学习一下冷静这个词的含义。他轻巧地从勇利身边退开,滑向了这个不可爱的小师弟。


“什么事?”他耐心地问道。


“我要和你来一场Alpha之间的对话!”尤里的眼神瞟过了他身后的勇利,这让他一头雾水。


“好吧,尤里。”他无奈地跟着尤里走了出去,还不忘跟冰面上的勇利交代。“勇利这段时间就做基础训练吧。”


他换掉了自己的冰鞋,跟着一路沉默的尤里来到了冰上城堡的外面,记者和媒体早就不再守候在这里了,这给了他们很好的空间聊一些严肃的事情。


“维克托,”尤里靠在栏杆上说,“你觉得你现在这样好吗?”


“你什么意思?”维克托直接问道。


“别在自欺欺人了!”尤里的怒火在他看来毫无来由。“你休息一年,放弃了选手的身份,跑到这种地方,就为了和他调情吗?”


尤里的话让他差点岔了气息。“你在想什么呢?”他有些好笑地说。“我是个Alpha,他是个Beta,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他只是我的学生。”


尤里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上去想要说什么但是又硬生生咽了回去。维克托叹了口气,他知道他这样的表现显得不近人情,但是他知道这样对勇利是最好的。


尤里近乎怜悯地看了他一眼,这让他忍不住第一次回避了尤里的目光。尤里平静地说:“那我希望他永远只是你的学生。”


尤里的话让他有些不安,即使是尤里飞回了俄罗斯后那种潜在的不安全感也依然存在。他和勇利每天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遛狗,渐渐成了他熟悉的日常。但是当他独自去美奈子的酒吧喝酒,在温泉独自泡澡,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的时候,那种潜意识里的感觉又跑出来作乱,或者说那根本就是他所熟悉的前二十七年的生活。






维克托的出现成为了勇利甜蜜的烦恼。一方面是他不断提升的花滑成绩,另一方面则是他日益增加的抑制剂用量。


父母都是闻不到信息素的Beta,家中的姐姐是Alpha,而他却是个Omega,这样的情况非常少见。所幸他在分化前就搬到了底特律训练,和披集住在一起他完全不用担心信息素的问题,顶多是偶尔没控制住自己的时候及时换衣服和洗澡。他的分化比一般人来得晚,他原先一直以为自己会像父母一样是个普通Beta,十八岁分化的时候让他吃了一惊,日本冰协当时不得不向民众们解释为什么他们的王牌突然改了性别。


回到家里勇利却需要多多注意了,不仅是为了维克托和真利,还有住在旅馆中的客人都可能闻到他身上的味道,那样可就太尴尬了。但是他也清楚地知道这样下去并不好,抑制剂用多了的结果就是发情期会来得更快更猛烈,而他最近已经有了征兆。他会更容易控制不住情绪,这个就意味着更多的抑制剂预防这种情况发生,最后只能是恶性循环。然而面对维克托总是让他大吃一惊的举动,他还是不能够松懈下来。这次去巴塞罗那,他要更加小心才行。


真利的声音这时在门外响起,勇利连忙打开了门让她进来。真利点燃了一支女士香烟,袅袅上升的烟雾使得她看上去有些深高莫测。


“这是给你的抑制剂。”她抛给他一个熟悉的纸盒。“你最近用的更多了。我不喜欢外国客人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对信息素控制的太差了。”


“维、维克托只是偶尔在练习的时候会不注意……”他的声音在姐姐审视的目光下越来越小,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有眼睛,我会自己去看。”她吐了个烟圈说。“我不是说他不可以吻你,我不介意你有个男朋友,但是他至少要考虑到现实问题。如果你在比赛前发情期到了怎么办?”


勇利有些脸红,他觉得和姐姐谈论这种事情未免太尴尬了。“我已经找到了方法……”


“好吧,这是你自己的事。”真利耸耸肩道。“但是如果他敢强行标记你的话,我会用拳头对准他那张漂亮的脸蛋!”


――――――――――


维克托发现他在勇利身边越来越难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了。每当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注视着自己,他就总有亲吻对方的冲动,而他已经知道亲吻勇利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他找到了他自己的两个L:Life & Love。


他们走在巴塞罗那的街道上,手里提着各种购物袋,像是在圣诞前出来采购的情侣一样。勇利的眼睛又在搜寻着什么了,有时候他很想知道勇利究竟在想什么,但有更多的时候勇利会主动地告诉他。


“我们进这家店看看吧!”勇利站在橱窗外,暖黄色的灯光映在他雀跃不已的眼睛里。这一整天几乎都是勇利在陪他逛街,维克托还是第一次见到勇利这么想买一样东西。


一对护身符,这是勇利想要的。他将会为勇利施下一个能保证对方什么都不会多想的魔咒。


在教堂的钟声敲响时,他们为彼此戴上了戒指。


最后还是被勇利求婚了。维克托轻轻叹息着,即使他们不适合在一起又有什么问题呢?无论是Alpha、Beta还是Omega,都不会阻止他对勇利的爱。






“话说回来勇利,你想和我说的……是什么?”维克托坐在窗台边擦着头发。


勇利低下头,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维克托好奇地看着对方,完全不知道对话的走向要走向何方。


“就让一切在决赛前结束吧。”昨天刚刚向他求过婚的勇利这么说。


维克托 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当他理解勇利的话时,他的心猛地一颤,捏得发白的指节被无名指上的金戒指硌得生疼。即使他听说过的Alpha-Beta情侣分手很快,但是他们才刚订婚不是吗?即使是随心所欲也要有个限度吧!


“没想到胜生勇利是这样自说自话的一个人啊。”泪水像是不受控一般从他的眼睛里掉了下来,但是他却不想把它们擦去。“为什么自顾自地想要分手?”


“不是分手!”勇利慌乱地用手背擦去他眼中的泪水,但是这个动作却让维克托的眼泪更加止不住了。


“不要随便说出去让人误解的话,勇利。”他摸着自己的心脏,感觉那里仿佛还在隐隐作痛。他这才意识到他又一次不小心放出了信息素,幸好勇利不会注意到他已经失态到这个地步。


但是勇利的脸却一点点染上了酡红,眼镜后面的棕色眼睛也变深了。“维克托……”勇利的声音软软的,像是某种可爱的小动物一样。一种似曾相识的味道从勇利身上散发出来,甜蜜的香味顿时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一直觉得我的发情期要到了,所以想拜托你……维克托……帮、帮我在决赛前……解决它好吗?”勇利神色迷离地望着他,轻轻舔了下嘴唇。“没想到……这次是真的到发情期了。”


维克托僵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的学生,他的未婚夫,一个正在发情期的Omega。


“愿意为你效劳,我亲爱的勇利。”他用他最后的自制力说道。这个时候谁还在乎他犯了什么错误呢?






点这里






――――――――――


“短节目第二天起就没有参加公开练习的胜生选手,场上没看到他着实令大家担心,今早终于回到了公开练习。”


“虽然有些担心胜生选手,但是维克托看起来也没什么精神呢……”











评论

热度(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