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 Soulmate mark 2

默曦:

【维勇】 Soulmate mark 2


*CP:维克托x胜生勇利


*模特儿和菜鸟摄影师(?


所谓的时尚圈是十分残忍的地方,镁光灯和杂志版面所需要的永远都是光鲜亮丽且走在流行尖端的人,所以那些曾经风华绝代却敌不过时间摧残的也是大有人在。这个圈子相当的血腥冰冷,只有保持住容貌和能够掌握时尚的人才能存活下来,而维克托.尼基弗罗夫便是最好的典范。


然而他终究会老,时间会在他的脸庞上留下记号,16岁的少年从步入青春期起便不再是被上天所宠爱的天使,他开始快速成长,身子开始抽高,原本带着稚气的脸庞也逐渐变的有棱有角,20岁生日的前夕维克托干脆的剪掉了那头闪着月光色泽的银发,正是从一名中性美的青年步入成熟的男人。


然而即便成长后依然帅气不减的面容和良好的时尚品味,让维克托仍然在这个圈子里闪闪发亮,他依旧是摄影师所想合作的模特之一,也依旧充斥在各大广告和杂志面板上头。而维克托最近大多都是接些服饰品牌的广告,那些昂贵的名牌都是靠这名男人所撑起的。


然而他仍是会感到心灵上的空虚,那些闪烁的镜头越是对着他,维克托越是觉得自己呈现在镜头里的不过是表象而不是真实的自我。他想要改变,可那些媒体和阅听人要的是包装的华丽的假象,他们大多不在乎那些模特的人品或是私生活,维克托很清楚,这个圈子的阴暗面可是不为人知的。


而且就算是他,总有一天也可能会被这个步调太快的时尚圈所淘汰或遗忘的。


维克托是想要改变想要创新的,他不希望自己所局限于人们的印象只有那样单薄的外表,他乐于接受杂志专访,豪不避讳的分享着关于自己的生活,也乐于给予自己的粉丝福利,就算是在街上遇到,有人找他合照,维克托也会露出灿烂的微笑答应的。


他擅长也喜爱给人惊喜,但是左胸的那个部分却总是感到相当的空虚,感觉像是缺少了什么一样。在粉丝的眼底他看上去究竟是什么样貌?粉丝们着重的究竟是阅听所呈现的表象,还是对于名为维克托的这个人。他实在无从得知,却迫切的想得到答案。


没有人真正的深入探究过他,他的内心是童话故事里的冰封之地,未曾有人踏足,却只在等待冰雪消融的那一天。或许等到无名指上那个记号开始感到疼痛的时候,也是维克托能真正感受到生命和爱的时候。


*


那天下午结束了拍摄工作的维克托选择在俄罗斯的首都莫斯科闲逛,他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计画,也没有任何人的邀约,而且这个时间也不方便他回到圣彼得堡的住处,于是他只是只身一人在街上乱晃,戴了一副浅色的墨镜当作唯一的遮蔽。直到他走到了某处类似艺廊的地方。


上头的俄文写着似乎是摄影展之类的,他好像曾听说过这个展览,在莫斯科举办的还算盛大的摄影展,好些日子前他那个同样身为模特且稍稍涉足摄影的好友克里斯好像和他提过,听说这个展览蛮值得注目的,有很多新锐的摄影师都想从中脱颖而出,然后挤身进摄影界内。


克里斯曾经约过维克托一起来看的,却被他笑着拒绝了,维克托半勾着优雅的微笑,然后有些打趣的说着,他怎么不记得克里斯对于这种艺术性质的东西有兴趣了。他不是只喜欢平面模特或是时装之类的吗?金发男人却只是耸了耸肩,表示浪漫和艺术是一起的,这就是他不懂了。


反正他刚好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就当作是消磨时间吧,这么想着的他就这样迈开脚步踏入了摄影展内。里头的确有很多的好作品,而且参展的大多是还没有任何名气的摄影师,由此可知这个摄影展对那些想要再更上一步的菜鸟们来说有多重要。


或许摄影界某方面来说时尚界也是挺相似的,若是交不出好作品,只要时间一久,自然而然也会石沉大海而不为人知。


擦的发亮的尖头皮鞋踩过磁砖地板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敲击声,然后维克托就这样慢悠悠的自每一张照片前晃过,有些照品是黑白的景色,像是要表达寂静的意境,或是对于这个世界冷漠的无声抗议,有些是人物的写照,真实的纪录下在这一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像是要将自他们额间滑落的汗水都一并记录下一样。


但是这些对于维克托来说倒是没能引起什么太大的兴趣,他看的出来那些运镜的手法和光影的捕捉确实是很好的作品,但是该怎么说呢?或许是那些照片的主题太过于普遍及大众,无法让他有所共鸣。直到他走到最后一幅作品前面,他才真正提起了些兴趣。


那张照片并不怎么大张,却让维克托停下了脚步,好好欣赏起了那幅作品,接着用食指指尖轻点嘴唇,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那幅相片里头是一张小小只的红贵宾,卷曲的毛和有精神的黑色瞳仁看上去很是可爱,在一大片翠绿的草地上打滚,几只鹅黄色的蝴蝶在它附近飞来飞去。


维克托稍微欠身的看了下照片旁的附注说明,象征的是生命还有一种朴实,那只狗狗似乎是摄影师所饲养的,对着镜头露出的表情惹人怜爱,这让他想起了自己家里养的那只大型贵宾犬马卡钦,看上去似乎有些既视感,而且、关于生命。他似乎能感觉到左胸有些什么温热的感觉。


接着维克托感受到了,右手无名指的部分似乎有些些微的灼烧感,接着他褪下了手套,看到了那道文字泛起了淡淡的银光。这和他的灵魂伴侣会有些什么关系吗?然后他低头看了看上头摄影师的名字,接着用拗口的发音念出了胜生二字。他会带给自己什么不一样的见识吗?


他深知这样太简单的照片肯定不会得奖,却深深的吸引了他的注意。接着维克托朝外头迈开了脚步。


*


等维克托走出展览的时候,外头的天色已经逐渐染上黯淡的灰色,看样子是要晚上了呢,他一面思考着晚餐该在哪里解决一面重新步回街上,路上到处都是来往的行人,而已到晚上的时间,他也没必要再多作掩饰,维克托索性摘下自己的墨镜,直接的露出自己的容貌。


街道上的灯在不知不觉中亮了起来,而一片冰冷的东西落上了维克托的鼻尖,他伸手轻轻在鼻尖抹了下,是湿润的感觉,似乎是下雪了呢。接着男人停下了脚步,在街道上仰起头来凝视着夜空,看着那样洁白而细小的雪花自天空坠落,然后许久未能回神。


当他最后结束凝望后,维克托下意识的将头转向了对面,那是一间还亮着灯的咖啡厅,然后他看到了、那台对准了自己的摄影机,他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于是朝镜头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而拿着摄影机的那人似乎是相当惊吓一般的马上收起了机器,接着快步的推开了店门离开,他甚至连伞都还没撑起。


但是维克托看到了,那人是个戴着细框眼镜的黑发亚洲青年,不知道该不该算是个神奇的际遇呢?他这么想着,这才发现在手套底下的无名指又再次产生了烧灼的感觉。


而逃走的那名青年的记号同时也产生了灼热感,在不经意间青年也按下了快门键,一名对着镜头微笑的优雅俄罗斯男人就这样被定格在他的相机里。


偷偷求个评论//

评论

热度(43)

  1. 樱飞雪默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