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离家出走

猪排盖饭安利协会:



※补档
※日常ooc,极其短
※完蛋写这种小段子上瘾了





起因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总之他们两个吵架了。

勇利从衣橱中抱出一大堆的衣服,忽视了其中有一半是维克托的衣服他看得出来是真的在生气。他将衣服一股脑的塞进先前为了旅行所买的蓝色箱子,叉着腰站在一旁发现并不能完全装下后还是乖乖的盘腿坐下开始进行折衣服的工作。

维克托就倚着门看着他,表情平淡看上去又极其严肃,仿佛勇利就是一去不回他也无所谓的样子。

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内心到底是怎样一股狂风暴雨,紧张难过与手足无措的飓风已经把他内心的那个平静温馨风景优美的小镇给摧残成一处糟糕透顶的灾区了,不过他还是看起来无所谓,甚至走进厨房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除了他不小心把袋装的感冒药认成咖啡以外,一切看上去都平常的不少。


勇利的内心也没好到哪儿去,他难过尼基弗洛夫先生直到现在也不来哄他,而且看上去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这让他更加难过了。

他早就忘记他们是为什么而开始吵的了,反正一定是像尤拉奇卡说的那种"蠢得要死"的原因,比如勇利又穿上一件土气的T恤,或者是维克托无视别人的眼光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那类的。

但是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勇利只知道他很生气(也很难过),他需要做出一些什么举动来让维克托那个傻男人清楚自己到底是处于怎样的盛怒之中,于是他选择了离家出走这个方式,还特意在维克托的面前挑挑自己该带些什么,像只是出门旅游一般。

胜生君面无表情的起身,从床底下拉出一个大箱子,里面放满了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相关的海报与杂志——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即使他真的离家出走也得带上一些他爱人相关的东西,防止他太过思念。然后他又走进书房拿了几本书,站在客厅(维克托就在不远处坐着偷看他,手里拿着小勺子不断在泡好的感冒药中搅拌着,他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泡错了。)思考着还需要带些什么。


马卡钦走过来舔舔他的脚背,发出可怜的呜咽声,勇利只好蹲下来摸摸他的脑袋,坐在椅子上的维克托小声的嘁了一声以示自己的不满:到底谁是你的主人?!马卡钦你这个墙头草!墙头草!


不过勇利似乎没打算带上他,他觉得如果连马卡钦都带走那维克托就太寂寞了。嘿我为什么要在意他寂不寂寞?我现在是很生气的!

他又走进了房间,甚至拉上了箱子,还给雅科夫教练打了电话说他要离开几天,电话那头的咆哮声大到在房间外头的维克托都听的一清二楚。这下他真真正正的开始慌张了,站都站不稳,双手直打颤,他觉得刚刚喝下的"咖啡"一点提神的作用都没有。

胜生勇利面无表情的穿戴整齐拖着箱子出来了,他那张看上去最多十七八岁的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他走到马卡钦身边给他带上了牵引绳,在维克托惊讶的,来不及喊出口的勇字当中走到维克托的身边,牵住了他的手。

这下维克托可懵圈了。

"勇利你在做什么?"

"离家出走!"勇利背对着他,耳朵有点红红的。

"为什么拉我的……"手字还没脱口,他只觉得勇利拽着自己的手又紧了紧。脸红透了的胜生君拖着箱子带着狗,大胆的拉着他的爱人走在前头:"离家出走带上自己的东西有什么不对吗?!"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愣了几秒,如往常一样扑向他的爱人。


-end-


评论

热度(345)

  1. 樱飞雪猪排盖饭安利协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