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YOI/维勇〗误会(下)(完结)

木姜子:


  • 教授维(31)×助教勇(26)


  • CP:Yuri !!! on ice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胜生勇利


  • 短篇甜向



另:上篇 中篇 下篇(1)


文/木姜子




        “勇利,冷静一点。”


        打印机不知何时已经完成它的工作后停了下来,宽敞的办公室里只剩挂钟秒针移动的声音,以及窗外偶尔的风声。


        太阳被风吹来的云层挡住,办公室里的光线明显变得昏暗。


        勇利想转过身,但是他被紧紧地禁锢维克托的在怀里。


        “维克托…请不要这样…”眼泪越落越凶,极力抑制着自己喉间的呜咽,说话的音量也慢慢低了下去,到最后几乎让人分辨不清他说了什么,“你有…你喜欢的人…”


        感觉到对方的双臂的松动,勇利的心宛如从冰窟跌入更冷更黑暗的深渊。


        ——被我说中了么…


        就像被突然被按下“暂停”键的卡带,气氛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果然…刚刚一瞬间的高兴应该还是自作多情…


        时钟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秒针发出的清脆“嚓嚓”声,每一下都像针在勇利的心头最柔软的地方狠狠地刺戳着,让心痛得滴血。


 


         “Pour moi tu es la seule-(你是我的唯一)” 


        不知过了多久,维克托突然开口:


        低沉的声音充满坚定,煞是好听。


        “维、维克托?”勇利声音颤抖,似乎是在向对方确认刚才自己所听。


        ——是幻觉?


        “Mon coeur ne bat que pour toi.(我的心只为你跳动感)”


        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耳廓,让勇利不由自主的战栗。


        “维克托喜欢的人……”就像濒临溺水的人抓到救命稻草一样。


        他想转身,他想看着维克托的眼睛:“是我?”


        维克托重新搂紧双臂阻止了怀里人的挣扎,但没有立刻回应,只是用鼻尖缓缓磨蹭着勇利颈窝的皮肤。


        正当勇利要认定刚才只是自己的幻觉时,维克托把脸埋在勇利的颈间深深吸气,刘海垂落在勇利耳边的皮肤旁。


        敏感的肌肤被刺激,让勇利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


        “是啊,我以为勇利知道。”他闷闷出声。


        就像在向勇利控诉一样,浓浓的鼻音让维克托的话语带上几分撒娇的意味:


        “每天都能看到最喜欢的勇利却不能像恋人抱在怀里亲吻,啊~啊~真是酷刑啊~怎么办啊勇利~”


        有时候真的不得不服气,只有维克托知道把勇利逗笑的方法。


        “表白这种事,”勇利边擦拭眼角残留的泪珠,另一只手抓住维克托交叉在自己胸前的手,“当然应该是维克托来先开口啊!”


        十指相扣,心意相通,一切只为对方而拥有绚丽的色彩。


        刚才遮挡着太阳的云层不知何时被风吹散,柔美光线撒在相拥的两人身上,连即将落在树上的鸟儿也放轻了翅膀拍打的声音。


        下午的阳光,原来这么温暖。


        “不过,”维克托展开手里折叠的纸片,“勇利的情书里全是糟糕至极的语法错误呢~”


        “这样的情书以后还是烧掉的好哦~”歪头想了想,他又补充道。


        “情书?”看到那被自己狠狠吐槽过的打印版法语情书,瞬间明白一切的勇利趁着维克托松手的间隙急忙转身向对方解释,“等等。我想这也许是一个误会,这…不是…”


        维克托不紧不慢地顺势又搂住勇利,手指轻点对方的唇瓣后落下浅浅的一吻。




        “那也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End




正文已完结,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也许会有番外

评论

热度(674)

  1. 樱飞雪木姜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