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维】我知道是你【哨向】

蒋洛九:

私设有/ooc如山/架空打怪兽/文笔飘忽不定




Cha.1   Cha.2   Cha.3   Cha.4  Cha.5  Cha.6


另外




1.这是一个关于soul mate的故事,全程维勇维only而且只有糖没有渣,虐是有的,剧情需要,只有一个人,不是维勇




2.本文CP维勇维,前期暂时是维勇,不吃勇维的小伙伴们注意避雷!!!




3.对……对不起这么久没有更文……其实你们可以催催我的,毕竟我不是忙是懒……求评论求扩列呀




4.看过前文的朋友们请从头重新看一遍QAQ,真的非常对不起,这个是我自身的问题,不是世界观太大撑不起(如果是这样虽然我文笔不好但还是会腆着脸去挑战的),而是文章的逻辑出了问题,有的章节的逻辑发生了冲突,虽然现在看上去还是有点卡,但这是我目前能修改得最合理的程度了。




如果有小伙伴比较喜欢之前的剧情,真的只能说抱歉了,那样逻辑上有不合理的地方太多漏洞太大了,我本来想强行扳回来但最后还是觉得这样真的不行,所以如果不能接受现在的剧情的话跳坑吧,真的很抱歉给大家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和困扰,因为一贯写的是短篇,都是一次性写完,没有想到断断续续写长篇会出这么大问题。




我以后会尽量在确定没有逻辑错误后发文,至于文笔文风章节之间的差异可能无法避免,这种会在全文完结后大修,应该不太会影响阅读。




如果觉得可以的话就往下看吧——








Cha.7




“那个女人会做这种事?”尤里双手抱臂,一副不耐烦的神色怒视维克托,大概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一只猫从他头上跳下,尾巴高高地竖起来,踩着猫步往别墅走去。




季光虹和雷奥一副憋笑的表情,披集的注意则全部转移到了猫身上:“啊!尤里奥,这就是你的精神体吗?好可爱啊!”




“别吵!”尤里急忙跑过去抢快要被披集抱在怀里的精神体,根本顾不上自己刚刚问了什么问题。倒是维克托莫名其妙地和勇利解释了一下:“是雅科夫拜托莉莉娅建的,十三年前还实行分塔管制的时候这边是矛塔的负责范围,后来议会修改了法案,雅科夫就去找了莉莉娅帮忙。莉莉娅虽然和雅科夫离婚了,但她的确是上议院公开村派立场的十六人之一。”






勇利点了点头,扶了一把自己的眼镜,顺着阳光走了过去,小维从他的脚边跑出来,和马卡钦并排奔跑,大鹏鸟张开近一米长的朱红色翅膀,游玩般盘旋接近别墅,一只绿色的金刚鹦鹉站在披集的肩膀上捋胸前的羽毛,季光虹和雷奥中间——此处唯一一只猛禽——美洲狮慢悠悠地漫步闲庭。


仿佛是度假。






啪——


“第一国立哨兵向导研究院第三外围星据点,也就是俗称的“起源研究所”,位于东半球北方的温带阔叶林,详细的位置资料已经在任务地图上标出,任务具体内容相信各位已经清楚,就不在此赘述了。本次行动以塔名为代号,一切听从黑暗哨兵维克托·尼基夫罗夫先生的安排,如有特殊情况,请以十七军暗码发布指令。




“第三外围星装有全球电磁波动探测系统,轻型干扰器无效。武器配备以枪械为主,任务过程中被迫使用电磁系统者作离队处理,自行返回据点。


明白了吗?”




李承吉打开军械室的灯,面不改色地念出那份来自首都星的任务说明,然后关闭了保护层。




“度假已经结束了,你们有十五分钟的时间拿齐装备和补给,二十分钟后门口集合。有什么问题吗?”




“有一个,”披集认真地举起手来,“为什么军械室用老式开关?”


“因为军械室不能连通中央控制室和能源室。”李承吉如同看白痴一般看了一眼披集,而后又盯着门口背书似的作出了解释。他迈步准备离开,刚走出门又顿了顿,头也不转地说道:“我只负责军械室的管理和本次的任务通讯,送行的话就先说了。




“一路顺风。”


季光虹笑了,“那是自然的。”






第三外围星是一个理想的移居地,虽然陆地面积远大于海洋,地下水和冰川却多得惊人,完全不需要担心水资源稀缺,而这里的夜晚和白天也与故事中星际大航海时代前的模样相差不了多少,大气条件更是得天独厚——除去变异生物,这里简直是每一个流浪民的故乡。




“我们的思考方向或许完全错了,这是人类遗忘了规矩的后果。


“当敬畏自然,因自然成全万物。”


顺着熹微的光,季光虹看见雷奥念出这句话时的神色,那一瞬间的恍惚令他想起了另一句话。




“死去的人因为将死而死,幸存的人因为得活而活。”克里斯托夫突然说道,“枕山而睡,盖雪为毯。这几句话似乎有共通之处。”




维克托用短刀在树干上划下一道痕,然后转过头朝后方看了一眼:“后面那句出自哪里?”




克里斯托夫抱着枪,目光从远处的一只兔子身上移开,他敲了敲枪身说道:“我们塔里的古语箴言,就刻在一块门口的石头上,我受封首席的时候还去亲了一下那块石头,听说是大航海前就有的规矩,不过都过去这么久了,现在也就只是个仪式而已。”




“啊!我们塔里也有,不过不是亲是跪下,一进门就是。”季光虹突然说道,倒是把他身旁的雷奥吓了一跳,“光虹,你说什么?”






奥塔别克侧过头去认真看了看趴在尤里头上还耷拉下来一根尾巴晃来晃去的精神体,前者神色严肃地看向前方,而那只猫却如帝王一般朝他望过来……


“他们在说各个塔的古语训诫和村派的标语、任务书上的那句话有相似之处。”奥塔别克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季光虹说东塔进门有三棵翡翠竹子和一个竹笋,上面阴刻……刻着……”他皱了皱眉,又等了一段时间才接着说道:“山河湖泊是谓本源。”






“樱花之下为人间。刻在一大块岩浆岩上,句号是一朵樱花。”勇利毫不犹豫道,维克托一边将一枝因为折断而低到肩窝处的粗树枝拽下来一边评价:“是有点相像。”




大航海时代以前东塔和霓虹塔挨得似乎很近,语言上可能有些相似,所以即使这两句话分别是用两种不同的语言说出来,再翻译成通用语,句式和语音语调上也多多少少保留了相似之处。大航海时代毕竟在几百年前就已经结束了,航海时代再往前的故事更是鲜有听闻,作出这样的猜测已经是极限了,除非是史学家,没有人能说出更有营养的结论。




“维克托呢?矛塔里的古语训诫是什么?”勇利微微抬头,穿过眼镜去看哨兵海蓝色的双眼,那双澄澈、真诚,此刻带着温暖的笑意同样望着他的眼睛。他不自然地挪正视线,晨光穿过障碍落在前面的枯叶上,黑色的阴影里似乎冒出了绿色的小怪物。






“麋鹿住在森林里。字是凸起来的,在一把火枪上。”




勇利笑了起来,“是叫人们去森林里猎鹿吗?”


维克托摇了摇头,意思是他也不知道。就像JJ不知道为什么要为每一片掉落的枫叶唱赞歌,雷奥不知道不能砍掉的樱桃树是哪一棵,奥塔别克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头巾罩住灰尘(原句说的是风尘),披集不知道沿着哪条河流能找到橡胶树——一棵用橡胶做成的被涂得十分逼真的橡胶树用仿佛是红漆喷的字只告诉他“沿着河流找”。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要抱着火枪去猎鹿,他只知道矛塔最初建立在母星的冻土上,那块地方叫西伯利亚,东边是山地,中部是高原,西部是母星第三大的平原,有很多麋鹿,就是故事里帮圣诞老人拉雪橇的那种鹿。这些还是雅科夫告诉他的。


除此之外,他一无所知。






“维克托。”勇利忽然叫住他,他偏头去看对方。勇利的神色有些怪异,似是觉察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维克托微微皱眉,顺手摘下落在他头上的一片树叶,放轻了声音问道:“怎么了?”




“你有没有觉得有些不对劲……我是说身体……感觉很舒服。”勇利结结巴巴地说出这句话,大概是因为难以启齿,他的耳尖有些泛红。维克托保持微笑,稍稍移开了视线。他想了想,而后问道:“其他人呢?”




在收到一系列“只有这种地方才能完美的体现JJ style”“空气很清新”“挺好的”之后,维克托沉默了一瞬间,突然笑道:“好现在天已经亮了,大家摆脱身边的向导帮忙调整一下五感,白天大家轮流监测就好,不然感官杂乱就不好了哦。JJ,让雷奥帮你调一下。”






维克托面不改色地收下了季光虹一句“滥用职权”的叹息和尤里的一句“无耻”后,认真思考起克里斯托弗和披集的回答。




“比白噪音室还要舒服,五感更加敏锐了。”


“精神力舒展起来很舒服,也许是因为外界没有什么刺激。”






他又划了一刀才想起来……听不见声音,没有办法校正位置啊,黑暗哨兵十分心宽地想,反正都有地图,几步路也不至于走散,实在不行还可以爬上去看。本着对信赖部下的念头,维克托自然地划下一道新的痕迹,继而温声问道。




“他们听不见了,现在可以具体描述一下吗?”




勇利咬着唇,没有回答。但在那一瞬间,精神力如海洋般铺展开来,有的绕树而上,有的围绕着维克托的精神屏障打转,隐隐能感觉到一股欢快的味道。藤蔓一样的精神力生长般地向树顶前行,仿佛要破开那层层遮光的绿色挡板,脚下的精神力如细水般流动着,向着前进的方向蔓延过去。






维克托突然僵住了,他在那一瞬间明白了勇利为什么会用那么微妙的表情看他,就好像一个坐在轮椅上数十年的人突然掀开毯子伸了伸腿,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腿竟然又能动了。




惊喜是自然的,可这么简单就恢复了知觉,那从前那些艰难的日子就变得更加苦涩和难以下咽。维克托虽然没有经历过,但哪怕是设身处地的去想一想,那种极度压抑的感情绝对不是失而复得的惊喜。




B级向导的精神力强度和远超普通一级向导所拥有的精神力的生命力,光是被精神力所环绕他都觉得感官更加清晰而其反馈的信息也更加有条理。这样的体验,维克托敢打赌,还是第一次。




“勇利。”


“嗯?”


“收起来吧,现在还不需要。”


“……嗯。”勇利应了一声收起精神力,霎那间流水化作雾气,藤蔓化作珠光,如盛夏夜里的萤火虫在一片迷蒙中晕开,因为勇利释放精神力的范围刚好围着两人画了个圈,于是这片幽幽的绿光变为这二人缓缓上升、消散。其实眼前并没有水汽也没有烛光,那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出现在两人的感知深处。






就在这一片光影中,黑暗哨兵抱住了身旁的向导,动作温柔地用一只手扣住他的后脑,将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温柔地闭上眼睛,如他才是向导一般低声抚慰:




“勇利不论在什么时候都有好好努力呢,我知道的。”


银色的碎发和黑色的发丝交织在一起,维克托勾起一丝笑容来。




“勇利并不弱小啊。


“一直都不。”






勇利抵在身前的手颤了颤,无力地落下来,似乎是默认了这个安慰的拥抱。




“嗯。”


他眼睑轻度下垂,上齿紧咬下唇,半天憋出一个字来,低得连他自己都快要听不见,于是他说:




“嗯。”










———


说起来在修改前面的时候每次复制粘贴都是“3500+”“4000+”,这一章才过三千简直短小惊人,问题是前面的两万一(天啊我把前文全部合在一起才发现有这么多字)我用了两个下午不到的时间修改,今天吃完午饭后一直在写这一章……六个小时,我大概已经是个废人了


从前不觉得,现在回想初中两个小时不到就八千的我,简直是望其项背都不能的传说啊



评论

热度(15)

  1. 樱飞雪蒋洛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