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34(完结章)

kitabinn:


打个简单粗暴的广告,【本宣】冰上的尤里-维勇《星辰之际》(原名:《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军夫人》)


淘宝预售地址  戳这里这里   湾家代理地址  戳这里这里


感谢各位支持【打滚卖个萌>3<】



**星际架空AU, ABO设定
 联邦上将alpha维克托X帝国军校指挥系学生伪beta omega勇利 的设定
他们属于官方,OOC属于我


*一个其实也许并不那么完美的谢幕,谢谢大家w


目录: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


勇利彻底愣住了。


他下意识地将手搭上Bacchus的掌心,对方一把将他从原地拉起,像往日做过无数次那般。他摇晃了几下,在站稳之后再次看向不远处这架熟悉的银白色机甲,大脑一片空白。


是维克托来接自己了?勇利有些恍惚,他一时分不清自己究竟身在何处,他是在梦境,天堂又抑或是地狱。对方安静地矗立在原地,浑身散发着耀眼而温暖的白光,如若神明。勇利忍不住往前凑去,整个人几乎要贴上了驾驶舱前方的那块巨大屏幕,试图看清坐在那个机甲驾驶舱里那个身影。他缓缓地伸出手来,像是想要摸上银白色机甲的脸一般。那只脏兮兮的手挡去了他将近一半的视野,刺眼的光芒从指缝穿过,洒在他的脸上,一时把他晃得失了神。


他的指尖最终碰到的是眼前的屏幕,冰冷的触感让勇利如同触电般猛地收回了手。他清醒了些许,手忙脚乱地拉开驾驶舱的大门,想要亲眼确认对方的身份。他几乎是滚落到地面上的,精神的高度紧张以及绝望崩溃的情绪甚至要将他整个人掏空。勇利半跪在地面上,他转过头,那个熟悉无比的银发男人正神色慌张地爬下驾驶舱,跌跌撞撞地朝自己跑来。


勇利在刚开始挖掘那片残骸时是想象过与维克托重遇的场景的,他想自己也许会先捶他一拳,也许接下来会和他交换一个足够深的吻,又也许会二话不说扑到他温暖的怀抱里,让那能够令自己安心下来的信息素将自己紧紧包围起来。


而在这个时刻真正到来的时候,他已然想不起脑海里那些随着希望一次次落空而逐渐崩塌的场景。他的双腿打着颤,如同灌了铅般沉重,无法再往前移动一分一毫,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维克托的身影一点点地朝自己靠近。


此时的维克托可以称得上是狼狈不堪。他身上的那套军装不再如同他们分离时那般整洁,和勇利一样变得灰扑扑的,甚至连最里面的白色衬衫也沾上了几道黑色的痕迹。他的银色发丝同样凌乱不堪,可以想象得出他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离开了救生舱,再驾驶着机甲匆忙赶到这个地方来的。


维克托的这副样子是勇利从未见过的,他手忙脚乱,方寸大失。他那双天空般明朗的冰蓝色眼眸中映出了勇利此时的模样,维克托几乎能猜到对方究竟经历了些什么,脑海浮现出的种种可能性如同一只大手将他的心脏紧紧捏住,让他感到呼吸困难。他微喘着,不知所措地缓步停在勇利的面前。不过是短短数米距离,却像是走过了一生。


勇利把手抬至半空,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触碰维克托,却又不敢再往前伸出些许。他忍不住担心,害怕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维克托也只是自己的幻觉,会在自己碰到他的那一瞬化作万千碎片。勇利抬起头来看向维克托,担忧、歉意、后怕……太多太多的情绪混杂在一起,浮现在那双冰蓝眼眸的深处,他根本无法完全地将它们分辨清楚。勇利忽然感到脸颊上一凉,一滴,两滴,他忍不住瞪大了双眼。


维克托哭了。


眼泪无声地从维克托的双眸涌出,流过他的脸颊,滴落在勇利的脸上。他低下头来,轻轻地抵住了勇利的额头,熟悉的信息素将他包裹起来,两人相触的那一寸皮肤干燥而温暖。


勇利如同大梦初醒,所有梗在他心底的情绪在真切触碰到维克托的一瞬彻底地爆发出来。他颤抖着伤痕斑驳的手抓住维克托背上的衣服,一边忍不住剧烈地呛咳着,一边像是要把所有委屈彻底倒出似的,哭得歇斯底里,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维克托紧紧抱着勇利,像是对待失而复得的宝物般,想要将对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他带着哽咽,艰难地在喉咙里挤出低哑的声音来:“勇利,我回来了。”


维克托以这个怀抱,在勇利的心底,为他重新撑起了一整座城池。


 


银发青年手上的通讯器突然响起,两人同时一愣。维克托不愿松开怀里的人,他保持着紧抱着勇利的姿势,接通了通话。


“虽然我并不想打扰你们,”克里斯的语气里掺着些许无奈,“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们,时间不多了。”


麦伦星如今几乎完全被金斑吞噬了,回到地面上的虫后更是加快了金壳虫的繁衍,它们的数量失控到了一个令人心惊肉跳的地步,金壳虫们早已将麦伦星完全地占为己有。在这种情况下,联邦不得不作出了放弃它的打算,在政府经过紧急讨论之后,为了防止情况进一步失控,他们通过了立刻将这颗附属星彻底摧毁的决定,而此时距离执行命令只剩下不过十五分钟。


“我的部下呢?”


“已经全部援救完毕,只剩下你们了。”


“可是……”勇利吸着鼻子,转头看向倒在远处的虫后,带着鼻音模糊地说道。


就像是附和他一般,那只巨大的金壳虫颤动了一下自己的翅膀,摇摇晃晃地想要重新站起来,把附近的沙尘扬至半人高。


“抱歉,克里斯,”维克托看穿了勇利的想法,他轻轻擦去黑发青年脸上的泪痕,对克里斯道,“有些仇还是亲手报比较好。”


“我就知道,你们两个疯子,”克里斯那头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按键声,“我最多只能再帮你争取十五分钟,执行命令前十分钟你们必须回到战舰上来了。”


“足够了,替我照顾好我的部下。”


“我知道,”克里斯应下后沉默了一会,他又重复了一次,语气里隐隐带着担忧,“只有二十分钟。”


“放心,”维克托摊开了手掌,蓝紫色吊坠的项链正安静地躺在他的手心,他朝勇利笑了笑,“我们的护身符可还没派上用场呢。”


再次坐进崭新而宽敞的驾驶舱,勇利已然没有了上一次的新奇感,心底只是多了几分紧张。在意识到终于能够和维克托一起战斗的他已然把一切疲惫抛于脑后,棕眸里闪起了代表着兴奋的光。


双人机甲一般由一人负责瞄准和攻击,而另一人则负责驾驶和辅助攻击。勇利此时的状况显然不适合前者,他即便是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按照维克托所说的坐到了驾驶的位置上。


虫后似乎终于彻底清醒过来,她甩了甩头部,看向那架双人机甲,愤怒地拍打着金色的翅膀,把地面上的金壳虫也扇了起来。她朝这头发出了尖锐的嘶鸣声,听上去已然怒火中烧。


“能源检查完毕。”Bacchus顿了顿,向勇利报告道,“Venus还在生气。”


“好吧。”勇利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回去还得好好哄哄自己的机甲。他把注意力重新放在正准备往他们冲来的金壳虫后身上,放在控制台上的手微颤,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疼痛。他回想起刚刚想要和那家伙同归于尽的自己,忽然生出了一阵后怕来。


维克托伸出手来轻轻地把他的右手握住,尽可能地避开那几道特别深的伤口,他低下头在勇利的戒指上轻轻落下一个吻:“勇利,我一直在。”


他的信息素缓慢地在驾驶舱里扩散开来,那让勇利实在感到安心了不少。黑发青年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驾驶着机甲迎上了几近失控的敌人。


为了节省更多的时间,勇利和维克托同时进入了精神控制的状态。他们似乎能向对方分享自己所看到、所感受到的一切,精神相通的状态下让他们能够第一时间得知对方下一步的想法,比起以前更为默契的他们在此时仿佛融为了一体。


濒临理智失控的虫后不再像刚刚那般指挥着金壳虫大军,也许是打算亲自上场。她站直了比双人机甲高上好几倍的身体,金色双翅张开至最大,虫腿上的锋利武器悉数亮出,以攻击的姿势挡在两人身前。她抬起数只虫腿轮流向双人机甲砍来,没有给他们留下一丝喘息的空隙。


事实上躲避这种攻击对勇利来说并不难,他加快了移动的速度,在虫腿之间飞快地穿梭着,只留下了一道残影。虫后无法抓住他的位置,发出了无比刺耳的尖叫声,激动地拍打起翅膀来。


金壳虫的弱点在它们的背部与腹部,但因为背部有金翅保护着,攻击腹部成为了最好的选择。维克托瞄准了目标,但光炮却一次又一次地被虫后胡乱挥舞的腿部所挡去,在坚硬的外壳上溅出火花来。他微皱眉头,把准星转移了一个方向,他调整了好一会儿,但始终找不到最佳的攻击方向。


“勇利……”


维克托话音未落,双人机甲便已经往右方跨了一步,屏幕上的准星恰好对准了虫后的前肢根部。维克托稍作微调后便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发射键,虫后的一条腿被红色光束整整齐齐地切下。


“往右一步,我知道的。”勇利略带得意地朝他笑了笑,迅速地躲开了虫后的一击。


受够了挑衅的虫后显然陷入了暴走状态,四处的金壳虫开始成群结队地向机甲涌来,它们这一次并没有列成队伍,那些毫无章法的攻击反而显得更难对付,勇利的躲避变得有些吃力起来。


维克托深知这一点,他把光炮换成了火焰炮,试图先解决那些缠人至极的虫子。金壳虫被烧焦的尸体在地面上铺了厚厚一层,但在双人机甲上四处攀爬的金壳虫却只增不减,有些甚至自觉地凑成一群朝驾驶舱攻来,把外壳撞得砰砰作响。


即便失去了一只前肢,虫后的攻击力也不容小觑。在双人机甲被金壳虫缠得脱不开身的时候,她冲到了机甲面前,金色翅膀彻底挡去了所有光线,把两人笼罩在一片黑暗当中,另外的几条虫腿接二连三地劈向双人机甲,竟在机甲手臂上砍出了一个裂口来。


“维克托!”克里斯的声音响起,他急切地喊道,“只剩下五分钟了。”


双人机甲即便打开了照射灯,也实在难以分辨虫后快速的动作,只能勉强地看到它的位置。此时他们只剩下不足五分钟的时间,机甲甚至还被无数的金壳虫所纠缠着。


“勇利,我有一个主意。”


“好。”勇利已经猜出了维克托的想法,他相信着维克托的把握,丝毫没有犹豫便答应了。


维克托轻笑着,他迅速地放出一枚导弹,它不知击中了虫后的哪个部分,剧烈的疼痛让她不由得弹跳了起来。几束光线随着她的动作漏入其中,勇利看准时机冲进了她的身下,四周迅速变回了一片漆黑,但这次他们知道,金壳虫柔软的腹部就在机甲的正上方。


没有一秒停顿,维克托抽出双人机甲的长刀,光刃在眨眼之间没入虫后的皮肉当中。勇利咬着牙以最快地速度往虫后的尾部那一点光驶去,双人机甲从虫后的身下冲出,光刃随着他们的动作把虫后的腹部彻底地剖开了两半。


“剩下一分钟了!”克里斯几乎是朝他们吼出了声。


虫后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在他们的身后轰然倒下,她身边的金壳虫哗然四散,失去了首领的它们如同一群无头苍蝇,在半空中漫无目的地绕起圈来。


“我说过,足够了。”维克托和勇利同时长舒了一口气,忍不住笑了起来。


双人机甲绕过那群金壳虫,穿过厚厚的云层,如玻璃般明朗的蔚蓝天空一点点变深,他们距离麦伦星越来越远,克里斯的战舰从一个小白点逐渐变大。勇利靠在驾驶椅上往外看去,维克托恰好牵起他的手,和他一点一点地十指紧扣,温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他指根的金色戒指。勇利回过头,和维克托相视一笑。


所有战争终于在这一刻走向了落幕。


 


“陛下,尼基福罗夫上将求见。”


“请进。”


光虹正站在落地的全身镜面前整理着身上的礼服,他扣起袖子上的最后一颗纽扣,转头看向刚刚踏入房间的维克托。后者一如既往地穿着一身熨得平整的军装,他脱下军帽朝光虹行了一个礼,嘴角微微勾起:“恭喜。”


维克托所说的不仅是光虹的即位,还有他身为联邦第一位性别为Beta的王这一点。


在战争结束之后,季光虹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推动了性别平等法案,即便过程非常艰难,但最后也还是成功了。法案允许了抑制剂的使用,将白塔彻底废除,允许所有Omega在使用抑制剂的情况下和Alpha以及Beta一样,不再成为联邦的生育机器。


在这种情况下,勇利也不再需要回到白塔。加上他在战争中的出色表现,早已超过了他在白塔中所犯下的过错,军部在开会讨论过后,决定按照军功为他授予军衔。


维克托在法案真正实行的那天才知道,季光虹为了在与苏珊娜的斗争中拥有更多的筹码,本身便使用了Alpha的抑制剂掩盖了自己是Beta的事实,但显然现在这一切都并不重要了。


“没什么能恭喜的。”光虹耸了耸肩,他转身从桌面抽屉的暗格处抽出一个信封递给维克托,“你要的东西。”


维克托很早便发现,当年欧罗巴战争的悲剧并不只是虫族的“功劳”,他们根本无法侵入精神等级为A级以上的大脑。而当时控制联邦总部与第一军团之间通讯的人当中,却没有一个人的精神等级低于A级。


切断联系的人究竟是虫还是人,自然是一目了然,而当年的真相与那些背叛者的名单便藏在这个信封当中。它一直被保存在上一任王的手中,要想接触到它,只有成为联邦的王。


维克托与季光虹的交易,便起源于这个信封。


他接过那薄薄的信封,翻来覆去地看了几眼,最后朝光虹晃了晃:“谢谢。”


“不必。”光虹挥了挥手,转过头去继续与他的礼服奋斗起来。


在联邦边境角落的一颗小星球上,一位名字被记录在信封里的老者呛咳了几声,他无力地躺回破旧的床上。在他合上眼睛的一瞬,一只黑色虫子从他的枕头底下爬出,飞快地钻进了他的耳朵里。


而此时的联邦首都正在疯狂地庆祝新王即位,处处陷入一片狂欢的海洋当中。


“接下来我们要看到的是陛下的机甲,麒麟,它现在已经从A级被改造成了超S级机甲。我们可以感受到,外壳的粉红色元素无处不显露出陛下的英明神武……”


经过皇宫门口那块晶屏的维克托听着解说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走向自己的飞行器,刚刚拉开车门,通讯器便传来了急促的铃声。


“上将,请问您有见到胜生少校吗?”格奥尔基的声音里带着急切。


维克托看着坐在飞行器里朝自己拼命打着手势的黑发青年,他眨了眨眼,笑眯眯地回答道:“没有哦。”


“见到他请您务必联系我,他的婚服细节还需要进一步敲定。”


“唔……好的。”


勇利看着维克托切断通话,长长地靠在椅子上舒了一口气:“格奥尔基真的太可怕了。”


自从他和米拉主动要求要一手包揽婚礼的所有事宜之后,他们便像是想要把维克托和勇利的婚礼打造成联邦最为盛大的世纪婚礼般,把两个人折腾得够呛,连说好的长谷津旅行也没能够实现。


“谁让你要把婚礼交给他们呢?”维克托笑了起来,往长谷津的方向驶去。


“我怎么知道会是这样……”勇利看向窗外飞快往后倒去的风景,无奈地嘟囔着。


 


勇利家乡的烟火大会一如既往的盛大。妈妈买来的浴衣对维克托来说有那么一点短了,但他们丝毫不介意。事实上维克托看上去不怎么喜欢苹果糖,他似乎对章鱼丸子更感兴趣一些。庙会长街的人实在太多了,从这头挤到那头实在花了不少时间。他们走在熙攘的人群中间,十指一直紧紧相扣着,享受和对方牵着手时的心跳加速感,如同有甜腻的蜜糖在心尖缓缓地蔓延开来。


他们离开热闹的长街,走向不远处的那片海滩。黑尾鸥几只成群,从海上飞过,叫声意外地清晰可闻。海浪涌上沙滩,瞬间把两人留在背后的脚印冲去大半。


“我记得勇利说过,以前都是因为心情不好才来这里。”维克托用额头抵住勇利的,笑眯眯地问道,“那现在呢?”


勇利没有回答,他只是笑着仰起头,把那个两人心知肚明的答案化作一个吻,落在维克托的唇上。


绚丽的烟花恰好在半空中炸开,它和远处的点点灯火一同映在一片漆黑的海面上,如若浩瀚夜空中的万千星辰。




========


最后再说点什么吧


想了很多想说的结果现在4点多已经困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明天还有课。


从11月底写到3月,三个多月的时间,这是我第一次完结的长篇。


其实还是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中间因为热度掉得飞起自我怀疑过很久甚至一度想过弃坑,不过同时也证明了我还有很多不足啦,后来已经进入了想为自己写完这个故事的状态了。还因为各种情节bug修仙到三四点睡不着,而且我老是忘掉我在写ABO!!!我写的O都像A!【躺平.jpg】


说回这个故事【你好啰嗦】,结局还是一个俗气到极点的HE,对不起hh大团圆也有大团圆的好嘛,我可能睡醒还会再稍作修改一下。


之前说好的番外修改了一下,老维单人番外、一个带娃日常跟一个论坛体,可能还有个……双人机甲play【?】


花费了非常多的心血,现在终于能打上一个END了,下个坑见啵啵各位。


END

评论

热度(889)

  1. 樱飞雪kitabinn 转载了此文字
  2. Miyakokitabin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