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权利(ABO)(十五)(完结章)

Angle 30°:

#完结章!!!


#之前有人提出疑议,那大概是我没解释清楚:


1、在这个世界观里,所谓的同性恋是指AA恋或者OO恋啦以及2b之恋中的同性恋,维勇在这个世界观中间是标准异性恋,leoji才是同性恋,他们两个都是alpha。


2、因为我想借这篇文讲一讲中国的性教育,所以大背景挺中国的,包括社交软件都设定的是微信。但是为了让这篇文还是有一点西方的感觉,当然更多是为了行文合理,毕竟在中国现行公立学校制度下想开除一个老师没那么简单,我将这个学校设定为了校董制。


#前文:十四






勇利正在收拾自己的办公桌。


今天是心理教研组放假前的最后一天,有行政职务的人除外,其余人都已经提前进入了放假的状态,进进出出的人脸上都带着不明原因的微笑。在收拾自己桌子的不止勇利一个人,所以他也并不引人瞩目,尽管他们的原因不尽相同。


勇利两周前正式递交了自己的辞呈,很快批复,让他把这一个学期的课程上完再离开。在他小小的哀求和玛利亚有意帮忙的情况下,并没太多人知道他辞职了。小学部已经放假了,初中部正在期末考试,高中部才刚刚开始复习,勇利想想现在的披集应该正在讲台上面死命敲黑板,企图把最后一点知识点塞进懵懵懂懂的学生的大脑里,有些羡慕。


他打开自己的柜子。一共五格,每一格里面乱七八糟塞了一大堆东西,一格是办公用品,一格是教师节或者其他什么节日学生送的礼物(心理课毕竟是副科,所以尽管勇利带了好多班,这一格依然没有放满),一格是作业,剩下两格满满当当全是教育心理学的专业书籍和读书笔记。勇利把书拿了出来放在箱子的最下层,笔记其次,把办公用品放进塑料袋里准备放在最上层,然后抽出贺卡等等一张一张翻过,想整理出什么次序让它们在箱子里面可以更整齐。


桌面上有几本《小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勇利把书拿起来翻了几页,上面还有一些自己初拿此书的笔记,乱七八糟没有章法,甚至还有一些删除号,大喇喇地摆在中间,直接把原文中的文字划掉,旁边还有奇奇怪怪的颜文字。


几年前的自己可真是……有趣啊。勇利扶额,又翻了几页这本没有意义的书,拿起来准备把它们摞平放进箱子,却掉出了一封奇奇怪怪的信。浅蓝色的信封没有花纹,用固体胶规规矩矩地粘好,封面用似曾相识的字体写着“胜生勇利先生 亲启”。


可别告诉我这是情书啊……勇利想起自己高中时期收到过的一两封情书,出自alpha之手,却依然缠缠绵绵黏黏糊糊,顿时觉得这信有些蜇人。他小心翼翼地拆开信,粗粗浏览了一遍内容。看见结尾落款时,终于了解到自己觉得这个字体似曾相识的原因。


“胜生老师:


您好。


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转学了。现在想想,转学对现在的我来说是最合适的一种选择,本来也算是插班生,我对这所学校也没有什么留念的,唯一想要好好告别的就是您。


我一直知道我和其他alpha不一样,他们喜欢的东西我都不大喜欢,而我喜欢的东西他们又觉得’哦mega’味太重,再加上是个同性恋,特别容易被欺负。我也不怎么敢求救,所以……


您不是第一个帮我的人,但您是唯一一个真正帮助了我的人。您给我说同性恋也没有什么关系,您教了我好多自我保护的措施,这些我都一直记着。您说的那些话我好多都从网上看到过,但是您是我身边第一的这么说的人。我原来一直以为理论是理论,实际是实际,但是您让我看到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我希望能在下一个学校里找到知心朋友,能够更合群一点,这样就能更好的保护自己了。


谢谢胜生老师。


季光虹”


“胜生!”有人突然拍了勇利的肩膀,“订书机能借我一下吗,我的昨天被我带回去了。”


勇利猛地一惊,几乎跳了起来,忙把手中的信背面按下,惊魂未定看着身后。是邻桌的同事,她一脸好奇地偏着头:“干什么呢这么专注……啊胜生,你把所有东西都收啦?”


“啊……啊是呀,要放好长一段时间的暑假呢哈哈哈哈……”勇利顾左右而言他,表情极不自然。


那同事疑惑地看了看勇利,眨巴眼睛:“那好吧……暑假快乐?”


“谢谢,你也……暑假快乐。”


勇利抱起他的箱子,向外走去。


他走过了操场,操场上好多初中生趁着期末考试没有作业就在操场上打球,嘁嘁喳喳闹成一片;他路过小花园,看见一对小情侣张皇分开,omega涨红了脸,alpha故作镇定摸了摸头;他路过实验楼,实验室里不知何时的浓烈的洋葱味和奇怪的氨气味扑面而来,勇利被呛了一口,快步走过。


“胜生老师!”


勇利回头,看见一个红发alpha站在他身后,看校服似乎是高中部的,长相熟悉。勇利眨眨眼,觉得他似乎与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关系密切。


“胜生老师……你是要走了吗?”


“啊、啊对啊,心理科研组放暑假啦。”勇利笑笑。


“啊老师,嗯,我是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嗯可能老师也不认识我。我就是想来、想来谢谢老师。”


“谢我?”


“谢谢你上次帮光虹……谢谢你告诉光虹,我和他在一起没有错。”


勇利没有说话,雷奥拘谨地搓搓衣角,咬了下嘴唇:“他一直觉得是他把我拖下水的,就总觉得对不起我……几乎每天都睡不好觉,在上铺翻来覆去到天亮,又不愿意去看医生……你的话是第一个权威人士给他的安慰,真的很有作用……谢谢你。”他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能麻烦给光虹带句话吗?”勇利没有直接回答雷奥。


“可以?”


“如果不合群,那就不合群吧。不是非要和别人一样的。”


“雷奥,等些去我办公室把作业抱到教室去发了,今天下午评讲一下。”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勇利回头,看见披集向雷奥挑眉。


“……朱拉暖老师。”雷奥匆匆离开。


披集拍了拍勇利的肩,接过他手中的口袋,和他无声的向校门口走去。这种气氛莫名让人拘束,勇利皱眉看向披集:“……你怎么啦?”


披集眼睛瞥向旁边,过了好一会儿,才张口说道:“你知不知道,雷奥和光虹都要转学了。”


“转学?怎么那么突然?”


“好像转去了同一个学校。”


勇利停了下来。披集沉默良久,没头没脑地冒了一句:“我是不是做错了。”


“好像……没有必要那么反对。”


 


把东西放回了家,勇利出门,溜溜达达走到了江边。太阳就要落山了,玫瑰色的晚霞铺陈在辽阔的江面上,滚滚向前的江水生出澎湃的气氛,却又掩盖住颓靡之势。


勇利的脑海里拉拉杂杂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从今天早上收拾办公室找到的感谢信,到雷奥郑重其事的道谢,到披集毫无征兆的“我是不是错了”,再到后来披集说米拉分手了……


哦对了,米拉分手了,因为那个alpha想让她辞职。


“单身挺好的。”米拉撇撇嘴,“又不是非要alpha养我。找不到合适的就算了呗。”


勇利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似乎身边有什么事情正在慢慢改变,因为缓慢所以难以发觉,只能靠蛛丝马迹去追寻。而这时,它在勇利面前稍微露出了点踪迹,就足以勾起勇利的全部心思去考量它。


勇利顺着江畔一边走,一边想着这个在学校的最后一天收到的出乎意料的感谢。自己不过是说了两句作为一个心理老师应该说的话,却被学生当做醍醐灌顶,这似乎是自己的胜利,却又算社会的悲哀。但我应该想些什么呢?起码,我说出来了,那便是一种进步。


把自己作为社会进步的象征是不是过分自恋了?勇利不自觉笑出了声,扶着江边的栏杆站定。江风吹起勇利额前的碎发,吹过青草,吹起路人的纸袋子猎猎作响,远方有轮渡经过,一层层浪花漾起,像极了维克托蓝色的眼眸中惊涛骇浪。


维克托。


维克托。


维克托。


从那次晚餐之后,维克托就再没和勇利联系过。他本身就像惊鸿照影而来,现在又像仙鹤乘风而去,是一场从不期许的奇迹,来便来矣,去则去兮,不可追逐,没有原因。他想起维克托反对自己时那种大灾将至的灭顶之悲,又想起讲述身世时撕裂的痛楚,这么让我感同身受,又为何要拒我千里?


不……并不是据我以千里之外,而是我从未靠近,只能远远眺望。


他又为何会认为我会因为他去进行这种未知的冒险?


勇利又走了起来。他到小推车上去买了一根冰棒,边走边吃,因为太冷,舌尖黏在了冰棍上,勇利狼狈地站在路中央,等待气温一点点融化掉冰棒。舌尖很痛,露在外面也很难看,但是勇利却浑不在意一般杵在路边,任凭自己的思绪胡乱发散。


他想,自己并不是因为维克托才开始进行性教育的,那种想法,大概从他第一次知道这种学科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了。之后维克托所做的,反而只是提供了足够的学术支持,而且他爱死了维克托的那种循循善诱的讲课模式,渐入佳境而毫不自知。


可他还是有点难过。


他在想那几次肌肤的触碰,触电般的刺激,维克托脸颊的红晕,垂下的睫毛细密柔软,遮住一汪蓝色泉眼,想起维克托的唇珠可谓性感,神奇的心形嘴有以下没一下撩拨着勇利的心弦。他银色的头发尽是光辉,他的眨眼如同惊雷……


勇利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勇利……勇利,勇利!快看邮箱!快看邮箱!”维克托的声音。他气喘吁吁的,声音忽大忽小,似乎在奔跑,“你快点看!我先挂了。”


勇利一头雾水的打开了自己的邮箱。


“尊敬的胜生勇利先生:


您好!


我是社会性别研究院的院长雅科夫·费尔茨曼,我了解到您曾是性教育的一线教师,曾尝试过在课堂中真实运用由本研究院编写的《小学生性教育丛书》。请问我可否有幸邀请您参与我们与教育局组成的相关研究小组的工作,如有意请于20xx年x月x日到xx路x号社会性别研究院参与面试。


雅科夫·费尔茨曼


20xx年x月x日”


维克托很过分,他利用自己去完成他的目标,就算这种利用最后的结局其实只是合作,但这种默不作声的做法很让人难以接受。他还用自己身边omega的惨痛经历来勾起自己的同情,试图获得自己的理解,甚至在那个时候表白。然后他又这样自说自话地做了这些努力,就好像……这样能够博得自己的原谅一样。他为了身边的omega去奋斗去拼搏去闯荡,却担心别人会被风浪伤害。多么霸道的逻辑。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性教育是自己想要开展,喜欢他是自己喜欢。


容不得别人左右的。


“勇利……勇利!勇利你怎么在这里?”突然,一个身影向自己冲过来,又生生刹住了脚。勇利收回思绪,看见维克托头发凌乱,双手扶着膝盖,上气不接下气,脑门上全是汗水。“你……你怎么在这里?我想跑去你家给你说的……你看邮箱没有?啊……你去不去?那个,我也在组里,我……”他语无伦次的说道,一边用手擦着汗水,毫无形象。


勇利却突然笑了起来。


“我说,研究小组我就不去了。让我去考研吧。考到你们研究院去,好不好?”


“还有,我也喜欢你呀。”勇利上前,抹掉维克托脸上的汗水,“在一起吧?”


维克托呆滞地看着勇利。在他背后,一轮红日终于沉入江里,留下漫天的霞光和火烧云。月亮从东方升起,皎洁如初。




END.

评论

热度(122)

  1. 樱飞雪Angle 30°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