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Yoi/维勇]《独活》22(哨向)

Lyusei_流深: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这辆车我居然磨了半个月,最后还是打了个擦边球。(土下座


 


维克托的高温随着日落渐渐褪去,勇利可以看见他的胸口和着呼吸平缓地起伏,俄罗斯人的鼻梁挺翘,轮廓锋利,只是在余晖里被镀上了苦痛的脆弱。好在勇利知道,维克托也知道,他很快就会好起来,尽管这是糟糕的前兆,他们不知道维克托的状况会不会越来越差,但他只需要在下一刻能安好醒来,这就足够了。


 


窗户关得严实,房间里隐隐有沉闷的汗味,在木质的墙壁上攀沿蒸发,最后归为平静的沉寂。勇利蹑手蹑脚地走上前将窗户开了条缝,似乎在微冷的空气透过窗的一瞬间,他闷热的胸腔才真正得到解放。


 


维克托的眼睫动了动,他睁开眼,第一时间朝勇利的方向看去,像是大梦初醒。就像勇利每个凌晨所熟悉的维克托一样,他会在迷梦里苦恼皱眉,奋力挣脱,最后带着迷茫的成就回到勇利身边。


 


“嘿,”维克托的眼珠转动着,他朝勇利伸出手,经历完过载的每一寸骨骼都像是被从身体缝隙深处抽走了所有的力气和痛楚,它们胡乱拼凑着,但也只能让维克托微弱地移动。不过这个俄罗斯人看起来完全不为所扰,他英俊的面容疲惫,但是眼睛明亮。他的掌心火热,勇利的手被握住的一刹那,就连心脏都有被烫到抽痛的错觉。“久等了。”


 


他没有问“我睡了多久”,也没有说“我醒了换你休息吧”,只是告诉勇利,久等了。


 


勇利的瞳孔骤缩,他呆愣了许久,直到维克托缓缓坐起来,弯腰握住他的脚踝。彼时他的双脚还赤裸着踩在地板上,被窗隙中透过的冷风吹得冰凉,维克托就这么把它们拉到床上,再拽过一方被角捂得严严实实,没过一会儿又不老实,把勇利拉着缩进了被窝。


 


“老实说,我很高兴,”维克托的声音蒙在被子里,透露出一点点骄傲,“你实话说,这是不是我第一次走在你前面。”


 


是啊,勇利迷迷糊糊地想着。失去记忆之后的维克托一直被自己引导着,哪怕不知去往何处他也没有对此怀疑,他等待真相,但绝不追逐,以一种几乎毛骨悚然的宽和与勇利相处。有时候勇利几乎看不清他,看不清维克托究竟在不在意自己前二十多年的人生空白,但勇利选择不询问,以同样毛骨悚然的纵容漠视了那些致命的东西。


 


所以这是维克托唯一表现出抗拒和挣扎的一次,像是在告诉自己一直以来的生存导师,我能做到的东西,你也可以,你看,没有向导我也可以活下来,所以要不要试试,和我在一起。


 


未尝不是件好事,挣扎和苦痛,明明就是在扎破麻木,告诉他们,他们还真真切切地活着,像个人,而不是杀人机器。


 


勇利是个宿命论者,他的心尖悬着巨大的沙漏,那些他不去袒露,不去挑明,属于维克托的事情早晚会有一天被维克托水到渠成地挖掘出来,但那时的维克托在何方,勇利又在何方,谁都不得而知,胜生勇利不得而知。只是想到这里,他的心脏似乎不受控制地骤缩了一下。


 


“要做爱吗。”


 


有点擦边球,不算车的情节。


 


——————————
*我有罪我现在才更新,卡过肉之后不会再拖这么久了我发誓。


*知道这是谁么又解锁新人物了液。


*《1000》的本子从明天开始发货,让大家久等了很抱歉!


 

评论

热度(245)

  1. 樱飞雪Lyusei_流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