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成瘾·04 完

海蛎子on ice:

【eros勇利】


【关系公开】【ooc有】


【完结】


01      02      03






维克多穿着新买的西装,一副悠闲的模样不像是在召开小型发布会,更像是来见朋友。


发布会的会场是底特律市内的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社区中心,此刻已经被各路媒体和娱记塞得满满当当,还有不少住在附近的花滑爱好者守在门口,试图得到第一手八卦。


切雷斯蒂诺装作云淡风轻的模样,眼神却不安的瞥向维克多。


他真的不知道维克多究竟会给出怎样的答案,但是,他不是当事人,也不知道勇利对此是怎么想的。不管结果如何,他都由衷希望勇利不要太过激动。


很快切雷斯蒂诺结束了过场,开始了提问环节,瞬间场内沸腾了起来。


“请问尼基弗洛夫选手和胜生选手究竟是处于怎样的关系?”


“胜生选手下个赛季依旧会驻在底特律吗?教练的人选……”


“维克多选手您的性取向是?……”


……


维克多按住坐立不安的勇利,试图安抚他。但效果并不好,就算场内已经十分噪杂吵闹,他还是听到了勇利剧烈的喘气声。


他在俄罗斯时已经恶补了勇利所有能找到的比赛视频。在赛场上潇洒清爽的勇利,面对镜头和记者却十分笨拙,只能以微笑和中规中矩的标准答案予以回应,像发布会这样的场合,他经历的很少。可以说切雷斯蒂诺和之前的教练,都把勇利牢牢保护在象牙塔里,没让他受到一点负面的舆论影响。久而久之,能找到的关于勇利的采访真是少得可怜。也因为成绩不温不火地优秀,所以让人很没有采访的欲望。


“胜生选手,请您回答我的问题!”一个尖锐突兀的声音压过了噪杂声,让这个空间默然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勇利一激灵,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


切雷斯蒂诺正欲开口,却被维克多抢先一步:“哈哈,这位先生,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由我来回答更为合适。”这并不是在征求意见,而是不容反驳。


那个记者显然没预料到维克多会主动出头,一时间有些慌乱。他针对的就是很没有应对经验的胜生勇利,越是咄咄逼人,越有可能榨出有料的新闻。


“那么,请您做出回答。”


维克多揽过勇利的肩膀,二人一同前行几步,迎上刺眼的闪光灯和话筒。


“我和胜生选手,是十分正常而且单纯的关系。”维克多的声音掷地有声,如同一颗子弹,几乎穿透了勇利的心脏。


是啊,果然如此,他们……是没有未来的。一时间,刺眼的灯光都变成了模糊的光点,周遭的吵闹声和相机快门的声音也如同低语,告诉着自己,他是多么的yin荡可憎,他竟然试图独占维克多·尼基弗洛夫。


快点结束吧……结束后,自己和维克多就真的只是朋友关系了……勇利恨不得自己立刻失去听觉。


但维克多的声音依旧灌进自己的耳朵。


“我知道各位对我的情感生活感到好奇,如今我并没有什么值得各位额外关注的消息公布。”


“这些话是您的真心话吗?”


“banquet上你和胜生选手离席后究竟去了哪里?”


“网络上疯传的照片请做出解释……”


“接吻是真的吗?”


场面逐渐失去控制,所有人都在叫嚷着希望维克多说出爆炸性新闻,哪怕有歧义的话也能写出夺人眼球的报道。切雷斯蒂诺再也坐不住了,他已经看到勇利发抖的双腿。看来,自己一直的保护,让这个孩子变得脆弱又敏感,切雷斯蒂诺一时开始怀疑自己的教育方式。勇利刚成为自己学生的时候还是个单纯有朝气的少年,因为亚洲人标志性的年轻外貌让他总觉得勇利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但事实上就算外表变化很小,内心还是会逐渐长大的,总有一天要面对舆论中伤,只有这样才能继续在竞技生涯中走下去,退役后也会有新的机遇。


希望这件事揭过后,勇利可以尽快走出来吧。


切雷斯蒂诺叹了口气,决定发言。但维克多接下来的话,给了他一记晴天霹雳。


“我不觉得,去另一个国家看望恋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维克多依然微笑着,手没有离开勇利的肩膀。


“我和勇利之间完全是纯洁又牢固的正常恋爱关系,但是你们懂的,异国恋情让人很难以忍受……于是我就来美国见一见分别了好几个月的恋人。我并不觉得这难以理解。”


轰!


一颗核弹爆炸在这个只有两百平的空间里。


泪滴在眼眶里转了几圈,还没来得及滑下眼眶。勇利震惊的看向维克多。


维克多不给记者任何机会,继续引爆:“勇利是一个十分有魅力的选手,这是有目共睹的。这次gpf的金牌也证明了这点……我对这样的勇利感到着迷,于是在banquet上和他趁机攀谈,希望可以更了解他。但是爱情就是这样无法捉摸的东西,我对他一见钟情,就是这样。”


“至于你们想知道的更深层的内容,恕我直言,这是我们二人间的情趣,请原谅我不能说出来。”维克多抛出一个“你们懂的”心领神会的眼神。


然后就拉起勇利微凉的手,带着他离开会场,临走前还落下另一颗核弹:“哦对了,下个赛季起勇利会和我一起在俄罗斯训练,还请大家多多祝福我们,谢谢。”


事实上今早,维克多换衣服时笑眯眯的拉住勇利的手,想让他帮自己打领带,却被对方不着痕迹地挣脱开了。


他知道,勇利在担心。担心自己说他们完全没有友情以上的关系,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虽然维克多很想现在就吻他,给他安慰的话语,并爱抚他颤抖的脊背,告诉他他的答案,但是……还不是时候,他坏心眼地要给勇利一个惊喜。


现在他把一切都挑开,就算全世界都反对,两人也是公开的一对了。




离开会场,摆脱掉粉丝,二人回到勇利的公寓。关上房门,脱下外套,二人就急不可耐地纠缠在了一起。


“哈啊,哈啊……哦,勇利……这是什么特别的服务吗?……”维克多仰头半躺在床上,浑身大汗地看着在极力挑dou、并且用那处迷人的小xue服侍自己的勇利。


“是啊,恋人不都是这样的吗?我要给维克多很多的……爱……好不好……”勇利扶住维克多结实宽厚的肩膀上下动作着,每一次下沉都把小维克多深深戳进自己的最深处,力求让维克多有最好的感受。“说的太好了,勇利……哦……不要夹的这么紧呀!”维克多咬住牙关,他可不想这么快就交代,这么美味可口的勇利他还想多尝尝。


可能不经意间,自己不单单身体离不开勇利了。在预备全俄的时候,午夜梦回,自己总是不断的想起那个深深迷惑了他的日本妖精。


明明才会了两次面,交谈不过数十句,但仿佛自己真的和对方认识好久了,每一次交谈,对方的回答和提问都能触到自己的内心。


这就是爱情吗?这就是莎乐美的爱吗?如此的毫无保留又甜美不已。


我才不是什么圣约翰呢,勇利。维克多把手放在勇利的腰侧,感受着年轻细滑的肌肤的收收缩缩。


明明一开始知识觊觎着美味的身体,但最后心也被对方不留痕迹地夺走了。


外面依旧有着风言风语在四处流传,舆论一篇接一篇,但此刻这个狭小的一室公寓内,两个沉浸在爱yu中的当事人却只看得见彼此,只听得到彼此。


二人同时she出后,相拥着双双倒在床上喘息不已。


“勇利,世锦赛结束后,就来俄罗斯了呢。”


“是啊……不过,在这之前,我想回家一次。”勇利将头枕在维克多的胸膛,维克多忍不住抚摸着他细软的黑发。“我已经很多年没回家了,爸爸妈妈和姐姐,一定很想我。”


勇利笑说道,语气十分温柔。


“嗯,是啊。”维克多亲了亲他的头顶,很香。现在的温存,真的令他开始有了恋爱的温暖感,也让他的确感受到怀中青年的爱意。


怀里温软香甜的躯体传来令人愉悦的体温和体香,令他有点昏沉。


“我也陪你去吧。”见家长势在必行啊,日本似乎有婚前见家长的习俗,把儿子交给我什么的?自己要准备什么礼物好呢……


婚礼在xx举行好了……


那蜜月……


呼……


勇利静静地听着维克多的心跳声,抬起头,无奈的发现维克多已经睡着了。


唉,真是没办法呢……勇利微笑着舔了舔嘴唇。


他可是还没吃饱呢。不过没关系。


睡着的维克多也别有一番味道。


舔wen了几下,那里就又变得精神抖擞了,勇利回到上位,一口气舒爽的坐了下去。


“啊……维克多你最棒了……”


……




梦中的维克多,梦见自己的下半身被按在榨汁器上,扭来扭去,扭来扭去,直到再也挤不出什么了为止……




几个月后的世锦赛,勇利再次刷新了个人最佳,还神助一般地在结尾跳出了4f,最终凭借三个四周跳和几近完美的表演拿下世锦赛金牌。


银牌得主维克多微笑着看向此刻耀眼万分的恋人,在只有他才能看见的角度,勇利充满暗示性的小小的舔了一下嘴唇……


今晚似乎又不用睡了呢。




【end】


【番外有】





评论

热度(235)

  1. 樱飞雪海蛎子on ic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