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Life and Love 14(下)完结撒花~

清平调:

前文:1 2 3 4 5 6 7  8(第8章改动较大,看过的建议重看下  9  10  11  12(上)  12(下)  13(上)  13(下)  14(上)


设定:


中短篇小可爱


原著向不动摇


勇利视角


尽量不ooc


两人之间的感情暂时没有明朗化


-------------------------------------------------------------------------------------------------------------------------------


结果勇利最后还是难逃一劫。


 


“啊,这样看上去更像个高中生了呢,勇利。”绕着做完新造型的勇利转了一圈,维克托认真评价道。


“是……是啊。”勇利发愣的看着镜中的自己,这样的造型意外地适合他。


不过,还真是完全没想到呢,只是在原来的发型基础上稍稍修改了一下,整个人就有那么大的不同。


还是说,贵果然有贵的好处吗?


说起来,好像在长谷津的时候一直没见维克托剪头发?


啊啊,果然维克托待在那还是很委屈吧。


不过想想长谷津唯一一家理发店老板的手艺,再对比一下维克托刚刚剃的噌亮的脑门,勇利瞬间就很能理解了。


 


 


维克托若有所感的回头:“怎么了勇利?”


勇利摇摇头,“嗯嗯,没什么。”


两个人互相搭着肩出了门。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维克托?”勇利问。


“嗯,让我想想……游乐场的话,可以吗?”


欸?


 


二十分钟后,两人乘计程车到达了Divo Ostrov,位于圣彼得堡郊区的一家假日游乐场。


然而令勇利感到意外地是,这家游乐场看上去并不特别大,设备也显得略有些老旧:“这里好像没有什么人的样子,我们一定要到这儿来吗?游乐场的话,圣彼得堡有许多家吧?”


如果是打算在游乐场痛快的玩上一天的话,这里并非是最佳的选择吧?


 


“就是这里没错。”相比于勇利的迟疑,维克托却显得有些怀念。


“虽然现在看着貌不惊人,但在二十多年前它可是每个孩子最向往的地方呢!”看着略显破旧的招牌,维克托的语气有点唏嘘。


“维克托小时候经常来这里吗?”也是,从小在圣彼得堡长大的维克托一定没少来游乐场吧。


然而,出于勇利意料之外地回答出现了。


“不,其实我一次都没有来过。”


 


是、是吗?


“不要露出那么伤感的表情啊,勇利。也没什么不好说的,我小的时候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滑冰上了,家里人也忙,一直抽不出时间带我来着来这,后面大了,却又不好意思一个人来游乐场玩了。”维克托很自然的说着。


是吗?虽然维克托装的一副很轻松的样子,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还依旧记着这里本身就就是一种执念吧?


小时候的维克托一定很希望能来一趟游乐场玩吧?


 


这样想着,勇利一反常态的主动拉着维克托的手就往里走:“那我们先去玩什么项目好呢?维克托你知道哪些项目比较好玩吗?”


“呃……云霄飞车?”


“那我们就先去玩那个吧!”


 


 


“Я проголодался,hungry……”趴在游乐场配套餐厅的桌子上,维克托已经饿的快要升天了。


“啊抱歉抱歉,午餐应该马上就能端上来了,”勇利双手合十道,“一玩起来就完全忘了时间了呢。”


是的,虽然开始还打着要帮维克托找回童年的快乐的主意,但玩着玩着,勇利不由自主地就投入了进去。


嘛,说起来童年回忆里没有游乐场存在的不仅仅是维克托,还有他啊。


毕竟长谷津这座小镇还没发达到可以建立一个游乐场的地步。


 


两个人点的套餐很快被餐厅的工作人员端了上来。


因为是游乐场,所以提供的餐食大多也是高热量的油炸食品。


不过勇利还真的没想到,有朝一日会在俄罗斯吃到拌着酸奶油的肉馅饺子。


虽然味道也还可以,但……对于一个日本人而言,这样的搭配也太超过了吧?


 


“有点干。”咬了一口皮罗什基,维克托抱怨道。


因为最近运动量明显超标的缘故,他毫无顾忌的点了皮罗什基配薯条可乐的套餐。


好像确实看上去有一点……


看着手里成色看着略好一点的肉馅饺子,勇利主动把盘子推到对方面前。


“不介意的话,就请吃我这份吧。”


“勇利你真好~”


 


同维克托调换了午餐,勇利抱着会有点难吃的想法闭上眼对准皮罗什基一口咬了下去……


嗯?是他的口味和维克托不太一样吗?明明一点都不干,而且,超好吃!


再看维克托,已经津津有味的吃起了肉馅饺子。


嘛,维克托之前会那么说完全是看出来他的迟疑嘛。


 


一边吃着午餐,两个人聊起了待会要玩的项目,看着勇利明显兴致勃勃的样子,维克托笑眯眯地托着下巴:“真好啊……”
嗯?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真好啊,勇利的心情和早上相比好了不知一点点呢!”感觉到勇利的疑惑,维克托再次笑开了。


“欸?”
“就是昨天放了勇利鸽子的事啊,虽然勇利事后表现的一如往常,但总觉得很过意不去呢。我想了很久也只想到这个办法能让勇利你稍微开心一点。”


方才还格外美味的皮罗什基突然变得不那么吸引人了,勇利不做声地放下手中的皮罗什基。


“所以……维克托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补偿吗?因为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想要补偿我?”


如果是补偿,如果只是补偿的话……


请恕他不能接受。



“不不,并不是想要补偿勇利啊,”感觉到勇利的情绪又突然陷入低潮,维克托无语伦次地解释了起来,“早在很久我就想这么做了,我想把我自己认为的所有好的东西全部都呈现给勇利……我想和勇利一起出来逛街,一起吃饭,一起剪头发,游乐园也是……我想把我生活中遇到的所有让人开心的事和勇利一起分享……虽然可能确实很枯燥啦。”
“绝对绝对不是想要补偿哦!”



“维克托?”勇利怔怔的看着对方,突然笑了,“嘛,没想到维克托也会有这么煽情的一面啊!”
维克托哭笑不得:“在勇利心中我到底是副什么模样啊?”
“大概是……高不可攀的神明大人吧?”


“哈?”


有时候勇利会很痛恨这样情绪化的自己。


只是因为维克托的几句话就又哭又笑,情绪大起大落地仿佛过山车。
面对这样的自己,维克托一定会觉得很困扰吧?


真是糟糕啊。


 


“说起来,维克托昨天想要我晚一点再走是因为什么呢?”
“这个,是想给勇利一个准备了很久的惊喜~”想起这个,维克托的神色情不自禁地变得飞扬了起来。


“可惜最后还是被我搞砸了。原本只是想稍微修整一下,用最好的状态迎接勇利的。结果却直接睡过去了……”维克托有些郁闷地拿奶茶挡住了脸,“我一直超期待勇利看了以后的表情的。”
“这样吗?”勇利想了想,“虽然不知道维克托想要给我的惊喜是什么,但是我并没有因被放鸽子而感到难过哦,只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失落罢了,就这么小拇指盖大的一点,没有更多了!”勇利刻意地用右手比划了一下他说的一点是多少。
“而且这种失落在我得知维克托并不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放我鸽子以后就完全消失了!”


看着维克托略微抬起了头,勇利温柔地笑了起来:“真的,好想早点知道维克托特地为我准备的惊喜是什么呢。”
其实从他昨晚上看到维克托睡在那的时候就已经完全不在意那些失落了……
相比起于他被放鸽子这件事来说,更重要的是,一直忙着准备新节目的维克托终于睡上了这么多天来的第一个好觉。
而且……真的好高兴啊,因为憧憬着维克托而走上职业选手这条道路的他,居然有一天能帮得上维克托的忙。真的,超开心的。


 


被勇利用期待眼神看着的维克托破天荒地有些不好意思:“虽然我也很想立马表演给勇利看,但是现在不行……还是等明天吧。”


 


虽然抱有疑虑,但这并没有影响勇利玩乐的心情。


实际上,卸下心理包袱的勇利玩的兴致反而比刚来时更高涨了,最后甚至不依不饶的拉着维克托准备来个跳楼机五周目。


嘛,当然了,按照一贯的套路,最后他们还是赶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坐上了摩天轮。


 


 


“从摩天轮上看下去,游乐场简直就像是乐高积木拼凑起来的模型了,”坐在不断升高的车厢里,勇利有些着迷的透过侧窗玻璃看着底下的风景。


“这种感觉好奇妙啊。”


“仅仅是这样勇利就这么惊讶了吗?我记得……”维克托手指抵住唇,认真的回忆了一下,“我记得他们说,晚上坐摩天轮,从最高点往下看,好像会有个意外的惊喜呢?”


“惊喜?会是烟花之类的吗?”目前对这个词过分敏感的勇利竖起了耳朵,“最高点的话,我们马上就要到了吧。”


“好像不是吧,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对了,勇利你说烟花,日本的话只要坐摩天轮游乐场都会放烟花吗?”


维克托实在难以想象那个场景——只要有人坐摩天轮就放烟花的话,游乐场一天得放掉多少箱烟花?更别说白天放烟花……能看吗?


 


“呃……并不是的,只是大家都喜欢这么调侃啦,动漫里,但凡两个人一起坐摩天轮,升到一半的时候烟花就放起来了,然后等升到最高点,两个人还要来个kiss什么。”


勇利头痛的试图用比较通俗的语言向对方解释着。


“kiss?why?”果然地,战斗民族完全不能get霓虹人的小浪漫。


 


“就是一个传说啦,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意思是如果两个人彼此是恋人的话,如果不在最高点kiss的话,就会分开?”勇利已经解释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作为运动员的他其实也不是很懂这种奇怪的二次元梗啦。


“really?”


“你问我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啦……”为什么维克托一直要追着问他这个问题啊。


 


 


“啊……我们好像马上要升到最高点了!这个是——”勇利震惊地看着窗外的景象。


好美啊……


这一刻,在无数彩灯映衬下,整个游乐场完全成为了一个小小的、有着精致线条的乐高模型,仔细看,甚至还标注了一串发光的俄文字符。


“По……да́ро……к?”勇利费力的念了出来。


 


“是礼物的意思。”不知何时,维克托已经凑了过来,一时间,两人的距离不超过十分钟,“原来是这样啊,是想说明送给孩子们的礼物吗?真是非常有意思的设计呢。”看着下面的景象,维克托有些失神地说。


“维……维克托?”太近了啊。


“啊,我只是想让你看另一边啦,那边才是给大人的礼物来着。”


 


勇利顺着维克托所指的方向看过去——


白昼里冷硬的圣彼得堡此刻被无数暖黄色灯火所笼罩着,从高处看,竟显得小巧温馨了起来。


“好神奇啊。”勇利有些失神的赞叹着,“维——”


勇利只感觉自己好像碰触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维克托吻了。


 


完全……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僵硬地坐回了座位,勇利感觉此刻的自己绝对可以本色出演木头人了。


然而肇事者依旧一副很从容的模样:“虽然不是很能理解勇利家乡的传说,但也并不想因为这种奇怪的原因而和勇利分开呢。”


 


可是……这种说法不是只针对恋人吗?


勇利捂着脸,感觉自己整个人如同被煮熟的螃蟹一般——在亲吻的最后,维克托甚至恶作剧的在他嘴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


 


“这样算什么呢?”小声地,勇利说到。


“什么?”


“我是说……这算什么呢?”无法控制地,眼泪就这么突然地掉下来了。


 


“勇利?你又哭了?”面对勇利含着泪的质问,维克托却有些慢半拍,愣了愣才慌忙抱住了对方,“我是做错了什么吗?还是勇利你不喜欢我吻你?”


他试图找到勇利突然哭泣的原因。


 


并……并不是不喜欢啊,相反,心脏到现在还是砰砰砰地,跳的飞快。


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太糟糕了。


勇利用力的攥紧胸口的衣服,认真又执拗地问道——
“呐,维克托……在维克托心里,我到底是什么呢?”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明明不是恋人,却可以亲吻。


说是教练同学生的关系,可他俩之间的关系却又如此暧昧。


 


这样的模糊不清的关系,到底是什么呢?


 


“当然了,维克托可以不用回答的。”勇利牵强的扯出个微笑来,“我只是……”


他只是什么呢?


勇利自己也不知道。


那些饱胀的感情在胸口横冲直撞找不到出口,直撞的他眼角酸涩,让他忍不住想要向对方渴求一个答案。


好也罢,坏也罢,终归是个解脱。


 


“勇利。”勇利紧张的等待着判决,却只听到维克托语气温柔的叫了声。


“是……”忐忑不安的抬眼,却落入到维克托温柔的眼眸中。


“真巧啊,这些天来,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呢。”面前这个银发的青年认真而苦恼的笑着,“我也在想,对于勇利而言,我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我……”在我的心目中,维克托一直都是维克托啊?


勇利张着嘴想要说话,却被对方温柔地制止了。


 


“在我把我的答案告诉你之前,先不要说话哦,勇利~”


“本来还想把惊喜留到明天的,现在只好匆匆忙忙上了呢,这附近哪里有冰场来着……”提到惊喜,维克托甚至有些不好意思的眠嘴笑了笑,四处张望了下,“有了!”


游乐场的角落里,赫然建了一栋小型室内滑冰场。


 


“我要开始了哦,勇利可要好好看着啊!”


冰场中央,维克托笑着冲勇利挥挥手。


“h……”勇利下意识地想要回应对方,想起维克托不久前的叮嘱,又把快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十几分钟前,一下摩天轮,维克托就兴冲冲拽着他来到了游乐场配套的小型室内滑冰场里,刷了卡,换好了滑冰鞋,甚至还同音响师打好了招呼。


事到如今,勇利大概也猜到了维克托的打算,只是……


在这种商业滑冰场表演真的好吗?


不说场地,维克托的周围甚至还有不少正在滑冰的人。


 


就在勇利的疑虑中,陌生的音乐声响起了——


勇利突地睁大眼,这个音乐?之前从来没有听到过!


原来维克托想要给他的惊喜就是……他最近一直在准备的新节目吗?!


 


和维克托之前所有的表演都不一样……


心跳的好快,勇利有些无措的攥紧了手,视线却无法从维克托身上移走一分一秒。


这就是维克托想要告诉他的回答吗?


 


 


感觉到了吗,勇利?这就是我想要表达出来的情感。


在此之前我思考了很久,到底要用什么作为我回归竞技后的第一个赛季主题,最终决定的是羁绊。


是的,羁绊,这个词好像还是勇利你告诉我的。至于为什么选择它,当然是因为这一次我全部的节目灵感都来自于勇利你啊!


通过勇利,而感受到全新感情的我,第一次想要努力维系我和勇利之间羁绊的我,因为思念远在日本的勇利的我……


所有的一切,最后构成了这一首《Love and Life》。


勇利,你感觉到了吗?


 


 


维克托……维克托我感觉到了……


这是……来自维克托的爱与思念。


当音乐停下的时候,勇利早已泪流满面。


“维克托!”勇利大声呼唤着,想要在维克托下来的第一时间里给他一个拥抱,想要在第一时间告诉维克托他的回答的冲动完全占据了上风。


 


原来,他和维克托的心情都是一样的啊。


真是……太好了。


                                                                            ----fin----


 


那些你该知道的后来发生的事


之戒指与表白


 


“维克托!”


勇利激动的在第一时间迎了上去,想要大声对维克托表白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支吾了半天才牛头不对马嘴的问:“你知道这个戒指在日本的寓意吗?”


话刚说出口,勇利简直懊恼的想要咬掉舌头,不是说好了要坦诚的告诉维克托自己的答案吗?


“知道哦,是祈求心神安定是吧,”虽然有些疑惑,维克托还是认真的给出了答案,“虽然当时很惊讶,但是事后特地问了美奈子前辈……才知道在你们日本居然还有这种的说法呢。”


“嗯……”


啊啊,这种回答根本就接不下去吧?


完全没办法跳转到表白频道呢。


 


“但是……”维克托有些好笑的看着勇利纠结的表情,“我确实是抱着想要接受勇利的求婚,想要同勇利一直一直生活在一起的心情收下的戒指。”


“就算勇利并不知道这个戒指在俄罗斯的寓意,就算勇利一时半会无法察觉到自己的心意,我都是这么想的。虽然对恋爱与婚姻还是有些陌生和不确定,但是如果是勇利的话,想想就让人非常期待呢。”


糟、糟糕……完全抵挡不住这样的攻势。


今天晚上的维克托甜言蜜语简直是不要钱的大放送啊!


 


“维克托。”勇利有些紧张地咬住了下唇,“你刚才不是说想要知道我的答案吗?”
“嗯?”
“维克托有听说过夏目漱石这个人吗?”看着维克托茫然的摇头,勇利又打起了一点精神,“没什么,我就是想说,今……今天晚上的月色,真美啊。”


有些结结巴巴地,勇利说了出来。
以他贫瘠的想象力,这是他所能想象的,最浪漫的表白了。


 


“欸?这句话……勇利想要表达意思是我爱你吧?”


“不要就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啊!”


“还有……维克托你不是不懂夏目漱石吗?”


 


那些你该知道的后来发生的事


之雅科夫的电话


 


两个人是在回市区的电车上接到雅科夫教练的电话的。


心情超好的维克托难得没注意来电提醒,一接通电话就遭到了来自教练的“热情”问候——


“你们两个搞什么鬼啊!休息一天都不消停,网上有人放视频上去了,说看到你们两个跑去游乐场滑冰场玩,玩也就算了,把刚排好新节目爆出去了算是怎么回事,就算这些都不算什么,你们俩最后抱头痛哭个什么啊,媒体电话都打到我这来了,说怀疑你们两个感情生变!”


“我让你休整一天可不是为了让你出去乱来的!”


“……雅科夫”即使被对方暴怒的吼了一通,维克托心情依旧好的出奇,“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勇利答应和我在一起了!”


“维克托……”一旁的勇利已经脸红的不敢看对方了,然而即使如此,他和维克托的手还是紧紧的扣在一起。


“哈?你现在跟我说这个?你他妈不是早跟他在一起了吗?早在大奖赛的时候全世界都知道了!”电话那头的雅科夫已经快陷入狂躁了。


“那不一样,这次是真的在一起了!”兴冲冲的告诉完对方这个好消息,维克托也不等对方反应就挂了电话。


“勇利我们接下来去酒吧吧?有件事情我想做很久了~”


 


嘛,被挂掉电话的雅科夫今天也依旧处于暴躁中呢。


毕竟谁叫他收了这么一个完全不听话的学生呢。


 


 


那些你该知道的后来发生的事


之酒吧


 


在维克托的强烈要求下,两个人来到了酒吧里。


在迈进酒吧前,勇利都以为维克托完全是馋酒喝了,毕竟这之前的训练一直很紧张,也没有什么时间喝酒。


但当维克托兴冲冲的抱着满满一大杯伏特加爬到桌子上用俄语叽哩呱啦大声说着什么的时候,勇利才意识到好像有什么不对。


他的感觉是对的,因为紧接着整个酒吧都被大家热情的叫声鼓掌声和笑声给填满了。


还不等勇利哭笑不得的去拉维克托下来,维克托却像是受到鼓励般,更加激动的直接把勇利拽上了桌子。


这次他用的是英语,勇利听懂了。


维克托说的是——“各位,请祝福我吧,我和我身边的这位小伙子在一起了!未来我们还将缔结婚姻关系!”


 


这天直闹到深夜,他们才从酒吧回去。


一路上,喝的已然醉醺醺的维克托走个两步还不忘要给勇利秀一段新节目的动作——就差当场来个四周跳了。


直到快进家门的时候,勇利才听到维克托突然鲤鱼一个打挺,特别清楚的说了一句,“在巴塞罗那那时候就想着,如果是在俄罗斯大家一定会更加热情才是,果然!”


只是说完这句话之后,维克托又摊成一摊烂泥了。


最后两个人到底是怎么顺利倒在床上的,勇利都已经记不清了,他唯一记得的是,那天晚上,自己脸上的笑根本就没下来过。


 


 


                                           ---------------下面真没了--------------


标注一下:12(下)有进行修改……我发现我把维克托写的太渣了QAQ虽然是想表现这一点,不过后面想想还是有点过了……修改不影响后续情节,可看可不看。 


继续废话很多。


看到这个结局惊不惊喜,刺不刺激,意不意外?


这就是我在前面评论中提到的维克托的必杀技~


这个设定大概是在有了这个故事的初步构思时就想好了——维克托这一赛季的主题和节目跟勇利有关,所有崭新的尝试,突破自我,都是为了想要给勇利一个巨大的surprise。


最后的告白也是通过表演完成的。


对于在冰上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维克托而言,没有什么是比这更真诚更浪漫的表白了。我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乎故事的结局就这么定下了。
我一直超想描述这样的感觉——
因为想要维系同维克托之间的教练关系,勇利来到了俄罗斯,然而出于想要更快的成长起来,想要追赶维克托的步伐,他最终选择和维克托短暂的分离。
与此同时……当勇利自以为被维克托忽视的时候,维克托也在鼓足了劲的准备新节目,想要给勇利以惊喜(过去每个赛季都是想要给大家惊喜,但这次想把惊喜带给勇利)
不管这其中因为沟通的问题出了多少误会,但最终他们所要互相传递的信念顺利的到达了对方手里。
单是想一想,都觉得这样的情感好棒。


 


这个结局绝对不算完美,甚至于它有很多个之前埋的伏笔都没有解决,比如勇利的梦,比如勇利一时半会解决不了的没有安全感,比如勇利在eros上面的问题要怎么解决……


但是就请让勇利的故事停留在他通过维克托的表演感受到了来自维克托的爱的那一刻吧。


这对勇利而言已经是一个完满了。


 


至于其余的,就交给后面的维克托视角来解释和描述吧~


 


说到这里提一下,因为好像有人不是很理解维克托放勇利鸽子的原因,我在这章里特地解释了一下,这里也说一下,是因为维克托实在太累了所以直接睡过去了。


这点原本我是不打算刻意提的,但是……防止不必要误会吧。


 


番外的话,我之前想到的几个番外基本全标在了三天前发布的百粉点文里面。刚刚看了一下,好像大家都比较期待的是狗男男(大雾)的圣彼得堡同居生活?


好吧,就先写这个。呃……至于其他的番外,慢慢来吧。


修文的话,就暂时不准备修,等我把维克托视角的写完再修(两篇肯定会有矛盾的地方,到时候一并改了)




然后是想要写的一些东西。


这篇结束后要写的是早就想好的《love and life》,和这篇文的时间轴一致,维克托视角,讲述那些你们知道的不知道的,来自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爱。


不出意外的话周一就会开始更。
唔,为防止有人上当,在这里提前排个雷——
此篇又名讨厌鬼.尼基福罗夫先生的罗曼史。


走成人童话风。维克托表现出来的性格会很现实,骄傲自我自私任性毒舌,不会因为喜欢勇利而性格突变。
不是傻白甜不是傻白甜不是傻白甜!
不虐勇利……大概?讲实在话我至今无法理解你们为什么会说我虐勇利= =
没绝症车祸没死亡没解不开的误会没小三没任何会影响他俩之间感情发展的人和物,这也叫虐?
老毛子大魔王性格把握不准可能会ooc


 


除此之外,因为有人点《最看好的学生突然向我求婚了怎么破?》这篇玻璃渣拌糖,所以我会在写上一篇的同时更这个,具体应该是短篇,论坛体,维克托视角。


 


最后的最后~认真表白下小滑冰~能够入坑真是太开心了~



评论

热度(62)

  1. 樱飞雪清平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