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雅科夫式排行(一发完)

雲飛:

阅前需知:


1.就是个无脑的短篇,OOC什麽的毫无疑问


2.信我我对他们都是真爱!


3.史上最苦逼.雅科夫教练视角


4.原着后圣彼得堡训练期


以上都没有问题的话,就下拉吧!


许多人都觉得雅科夫.费尔兹曼教练是最幸运的教练,门下聚集了滑冰属一属二有才的花滑选手。


但很少有人意识到,他的门下基本上也聚集了所有花滑界属一属二难搞的选手。


更少人知道雅科夫其实默默的在心底为这一个比一个麻烦的学生们列了一张排行榜——虽然列出来也不会带来什麽改变就是了。


排行第五的是波波维奇,虽然陷入爱情跟失恋的情况有点太常发生、情绪波动有点大造成了他的状态不甚稳定。不过无法否认的他绝对是最让雅科夫省心的一个学生了,无论是规定的训练或是比赛编排都会好好的完成,雅科夫偶尔还会有些愧疚自己花了太少的时间去关心对方,或许他应该要在某种程度上庆幸某个人去年没有参赛让他多了许多的精神来教导对方。


排名第四的是米拉,这个女孩换男友的速度之快令雅科夫每一日都在担忧训练场哪天会不会被人堵了砸场子。然而她似乎从不在意,依然愉快的做着自己的训练,时不时逗弄下尤里,惹的对方爆怒的乱骂。除此之外,她还常常在冰场上做出些如抬举之类的危险动作,即使明知尤里不会这麽容易摔伤,还是令人捏了把冷汗。不过话虽如此,在训练上米拉平时也还算乖巧…应该说在剩下三人的比对下,不管是谁感觉都是乖巧的了。


雅科夫想到前三名的三人,叹了口气。


麻烦学生第三名是名为尤里.普利谢茨基的16岁少年,因为中性的外表与美丽的舞姿又被称作是冰上的妖精。


然而只有雅科夫知道,这名少年根本不是冰上的妖精而是冰上的魔王。想到这裡,雅科夫顿了一下,说魔王似乎也不甚正确,至少他知道有一个男人比尤里更适合这个称号。


总之,虽然在他的前妻莉莉亚的教导与对胜生勇利的执着让尤里练习时变得积极许多,但行为倒是自始自终的难以控制——这一点在尤里前一年擅自飞去日本还比了一场什麽温泉on ice时得到了最好的验证。


佔据着排行榜首多年,最近终于落到第二的是花滑界的现代传奇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不光是平时不好好按指示练习、各种状况下都任性的不得了,还时常在赛场擅自变动讨论好的跳跃安排,美其名是惊喜,于雅科夫而言根本是惊吓。


更别提这位冰上帝王自从认识了日本王牌胜生勇利后基本上就没做过件让人省心的事,种种任性行为包含了:自顾自的宣佈了休赛后飞去日本给人当教练(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男人怎麽可能做的好这份工作?)、飞回日本陪伴马卡钦的时候把自己的学生托给了雅科夫(所以说这人究竟在想什麽)、在GPF当天宣佈了自己要復出参赛、同时身兼选手与教练身份。对了,他和他的学生还在表演滑上带着对戒滑了一曲双人滑,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的关係一样。


这样子的事情在胜生勇利来到圣彼得堡训练时只是越演越烈,每天都造成冰场上许多人的困扰,却完全没有愧疚的感觉。


所以说罪魁祸首便是这位来自日本的选手、并且高居麻烦排行榜第一的胜生勇利了(虽说即使如此他还是很喜爱这名选手)。虽然他曾经向胜生过去的教练切雷斯帝诺了解过,胜生绝不是什麽难带的选手,甚至应该是教练们心中的天使——然而雅科夫一点也不以为然。


应该说,这位胜生勇利与其他人搭配时(特别是和维恰一起时),会产生一加一远超过二的加成效果,这件事肯定是其他人没有体会过的。


对于维克托的那份拗执、还有跟维克托同出一门的任性只要看看前一年的赛季中无数次私自更改动作就可以明白了。


至于究竟为何胜生勇利打败了维克托、荣登排行榜第一…


「维恰!不要光顾着看胜生,你这个赛季的曲目准备好了吗?」雅科夫怒吼。


维克托靠在训练场边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哎呀雅科夫,我正在找我的灵感你没看见吗?」


尤里鄙视的抛来一个白眼,「你只是想看猪排饭而已吧?」


「勇利是我的灵感、而我是勇利的教练,这麽看着勇利有什麽不对吗?」维克托理所当然的说。


「问题在于再过没几天就要俄锦赛,而胜生已经进入休赛期了!」


维克托朝勇利的方向送了个飞吻,「哎呀没问题的,我这次可是有勇利的爱唷!」


「噁心死了,我都要吐了!」尤里停下了动作,无法忍受的喊道。


米拉也滑了过来,饶富兴致的歪着头,「这次又怎麽了?」


「不关妳的事啦,老太婆!」


几个人吵吵闹闹的同时,勇利终于结束了练习,滑向为克托。


「维克托?怎麽了吗?」现年二十四岁的日本王牌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


维克托看见自己的学生兼恋人,不仅笑成了爱心嘴,身边更是填满了粉红色的空气。


「勇利!我想你了!」维克托像一隻大型犬一样抱住勇利然后用力磨蹭。


勇利不明所以,但还是回抱了回去,周遭的人见状无奈地摇摇头,决定眼不见为淨。尤里似乎还想骂些甚麽,也被米拉脱回去练习。


维克托得意的笑了笑,低下头跟勇利来了个热吻。


「......维恰!你给我滚回来练习!!!」


雅科夫.费尔兹曼,70岁,今天依然处于心脏病的边缘。


不过无论如何,也许雅科夫还是得庆幸一点,至少加拿大那个JJ不是在他这儿训练的。


= = =


跟姬友讨论了雅科夫教练的学生究竟有哪个容易带的


...然后突然发现勇利其实也是挺任性的呢(笑


其实还有不自觉的盐王这件事,不过笔力实在不够完整的表现这个脑洞真是抱歉(土下坐


啊,总之,希望你在看完这篇之后能够为辛苦的雅科夫教练默哀个几分钟吧大概是这样的


...对了还有,拜託,不要因为我写了这种弃疗的东西就放弃我


那两篇正剧我还是会努力更新的(大概

评论

热度(119)

  1. 樱飞雪雲飛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