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 当恋人占有欲爆发的时候

假装淡圈的卡特:

我太喜欢写甜饼了,勇利只要面对维克托那简直就是无敌的王妃待遇,怎么盐的起来ヽ(`Д´)ノ他舍得吗他!
日常日常的ooc无脑甜,下划线为改编过的纯靠记忆的可能有错的原台词。
前两篇走这里( ´▽` )ノ


关于撒娇关于吃东西


这篇把两个人的视角合起来写了,感觉这样比较适合这个主题一点。废话不多说了直接开始吧( ´▽` )ノ



维克托超级爱吃醋,他自己把这种行为称作爱的一种体现方式。



“我喜欢勇利才会这样,如果不是勇利我才懒得理!”



为了彰显勇利的所有权,维克托不管在什么场合都能旁若无人的做出亲密的举动,这可是让勇利伤透了脑筋。


一出去吃饭就缠着要喂不喂不吃,一和朋友打招呼就忽然抱上来还要对着人家露出奇怪的眼神【据知情人士披集透露】,有粉丝过来就笑眯眯的挡在前面根本不给人家靠近的机会……
勇利无视现在就缠在他腰上的维克托,掰着手指头一条一条列举了半天也感觉自己没列举全面。盐王这个称号又不是白叫的,但是对着维克托就只有害羞和喜悦的份啊……


而且维克托现在明显又在吃醋,脸都不冲这边的。


勇利吞了一口口水忍住了想戳戳维克托发旋的冲动,现在戳上去后果不堪设想。


真是的,还抱这么紧……也不说话,这样他根本不知道维克托在因为什么生气啊!



“维克托,该睡觉了哦,快点去洗漱。”


“………………”



没反应。



“维克托?快点,再闹的话今天就不给你抱了哦。”


“唔。”



明显感觉到身上的人抖了一下,维克托气呼呼的扭过脸,腮帮子还是鼓的。



“维克托,别闹了,快去。”



维克托总算心不甘情不愿一步三回头的走向了浴室,脸上还是一幅一会叫你好看的表情。



“噗……”



直到盯着维克托进了浴室,勇利才敢偷偷摸摸的笑出声来。


维克托很快就洗漱完了,一出来就直奔卧室,勇利有点心慌。
千万别弄什么奇怪的东西出来啊……
勇利一边刷牙一边竖着耳朵仔细倾听,果不其然,他听到了床柱在地上磨擦的声音。


想想一会可能发生什么,勇利就差点把嘴里的漱口水吞下去。
要不今天邀请维克托一起睡客房吧……


勇利挪回卧室,幸好眼前的景象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限制级,维克托只是把他睡的那一面床推到了墙边而已。


要不要试试诱拐维克托让他……



“勇利,过来这边睡吧。”



维克托噌的一下戳爆了勇利的小九九,伴随着脸上可以称得上是阴森森的微笑,一个直球就打了过来。


好吧……
勇利认命的爬上床,意外的发现靠着墙的一面居然塞了好多维克托还没来得及清洗的衣物,躺下之后正对他脸的是维克托的居家衬衫。因为并没有清洗过,勇利瞬间感觉自己被维克托的气息包围起来,有点晕乎乎的。



“勇利,再往里一点。”


“恩。”


“继续继续,不要停下。”


“哎?等等维克……”



勇利,你知道在家里要叫我什么。



“……维恰……”


“乖孩子。”



直到勇利一小半身子都陷进了墙边的衣物里,维克托诡异的表情才恢复了常态。他以一种相当不雅的姿势爬到勇利身边钻进被子,但是这么一挤留给勇利的空间就更小了,勇利只好侧过身子顺着维克托伸长的手臂钻进他的怀里,伸出一只胳膊揽住维克托的腰。


房间里的冷气很足,并不会感到热。温暖柔软的皮肤相贴带来的酥麻感和身上毯子绵密的触感舒服的让勇利忍不住眯起了双眼,周围都是维克托的气息,背后贴着衣服也不会觉得疼痛不适,就是有点挤。



“喂勇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



维克托发话了。



“我知道。”


“那可以告诉我吗?”


“就像我爱你一样。”



勇利感觉维克托揽着自己的手又收紧几分,就像是想要把自己揉进他的身体里一样,似乎还带着微微的颤抖。



“我的天哪…勇利……”



轻柔的啄吻雨一般的落在勇利的脸上。



“我想我真的败给你了,勇利。我真的不知道还怎么回答,你总是让我惊喜。”



寂静的深夜往往是一个人最脆弱的时候,一想到自己身边的人是那么优秀与耀眼,不止勇利会胡思乱想,就是维克托也会感到深深的恐惧。只想紧紧的把勇利禁锢在身边,仿佛一个不留神,神赐予他的天使,他的love和life就会飞走一样。



“勇利,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吧?”


“为什么不呢?”



一直强忍内心波动的维克托终于坐不住了,现在谁也不能阻止他扑向勇利半开的嘴唇。


温柔点,再温柔点。


微凉的舌尖轻柔的摩擦着,带出一阵轻微的瘙痒感。可惜这个温柔的吻并没有延续多久,到后来不论是维克托还是勇利都失去了耐性,不知不觉的按上对方的后脑,失控一样的加深这个如水一般温润的吻。甘甜的泉水在瞬间转化为醉人的酒酿,头脑变得一片空白,只想从身边的人那里掠夺更多的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才轻喘着分开,但是两人之间的距离根本无法扯断唇瓣之间牵扯出的丝线。趁着维克托还在发呆的功夫,勇利抢先一步凑上前舔了舔维克托的下唇,完美的结束了这个由维克托发起的吻。


“勇利……”


把勇利的头按在怀里,维克托感觉他现在除了身体上的交和之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能表达他的喜悦了。


“维恰,你要告诉我你因为什么生气。”


维克托作乱的双手刚刚抚上勇利的后背就听见这么一句询问,顿时又开始气起来,把勇利往衣服堆里塞了塞,扁着嘴在勇利耳边嘀咕起来。


“你居然听了那个综艺节目女主持的话,在镜头前脱掉了上衣!”


亲眼看着恋人美妙的肉体暴露在千万人的眼皮底下,是个人都不会愿意吧?!当时满场女生的尖叫几乎震聋了维克托的耳朵,一想到自己爱人的身体会被无限截图,打印甚至被恶心的人用来做恶心的事情,他就气的几乎要晕过去。


“勇利不觉得这很过分吗!”


“哦?是吗。”


勇利的声音散发出了盐盐的气息。


拍了那么多写真集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


这就很……了。
维克托十分尴尬。


“那…那是和勇利在一起之前!之后我就没接过了……”


“哦,但是维克托暴露在千万人眼皮子底下的被用来打印截图做奇怪事情的肉体也没办法收回来了吧。 ”


“……………………”
维克托脑袋里回想起这么一句话:


除非你完美无缺,否则就不要随便责怪别人。


然而他并不完美。


“勇利,我…”


“什么?”


维克托无言以对,维克托十分尴尬。
于是他抱着勇利翻了个身,让勇利像只猫一样趴在他身上,然后拧开了床头灯。


“我不管,不想让别人看到勇利……”


暖黄的灯光并不怎么刺眼,勇利也没什么别的动作,乖乖的呆在维克托的胸膛上。维克托感觉有点无聊,就开始拨弄勇利柔软的发丝,拨的没意思了就揉几把,自娱自乐开心的不行。


“维恰,看这里。”


勇利抓住维克托折腾他头发的手,在自己肩膀上戳了几下,维克托探头看了一眼,又愣住了。


这几个红红的东西……不就是他前几天在勇利身上弄的吻痕吗?!因为不小心没控制住力道把勇利弄疼了,事后也好久都没有消下去,可把他内疚的半死。


“勇利,我知道错……”


“不,维恰,我不是这个意思。”


勇利抓过枕头旁边的手机划了几下,递到维克托眼前。



【胜生勇利身上的迷之红痕究竟从何而来?】


【吻痕还是蚊子?维克托脸色阴暗不明其意!】


【秀恩爱还是剧情需要?专业人士对维克托和胜生勇利关系的深层解剖!】



这都是什么东西?


手指划过诡异而且意义不明的标题,阅览了一条条带刺的评价和过分的言论,维克托第一次对自己不关注娱乐新闻感到气愤。而那些风言风语,几乎都是针对勇利的。


随着维克托脸上的怒容越来越明显,勇利啪的一声打开了维克托手里的手机,一只手撩起前额的刘海,直视着维克托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着。



我从来没被看好过,因为我独霸了你。


“不过我不在乎这些事情,那些人如果有什么话想说,就让他们去说。”


“而我,可以随时找到机会证明给他们看:维克托属于胜生勇利,他是我的爱人,他属于我。”



维克托呆呆的盯着勇利红棕色的眼眸,那瞳孔里似乎流动着香醇的葡萄酒液,在灯光下熠熠生辉。


“勇利真是让人没办法招架啊。”


“不过维恰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呢,把我塞起来什么的,不是和藏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吗?”


勇利放下了按着刘海的手,笑着探头在维克托的侧脸上吻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


维克托发出一声尖叫,揽住勇利疯狂的翻滚起来。


“勇利太狡猾了!这样下去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补偿勇利了!”


“不,你知道的。”


勇利抱住维克托的脖子避免被甩下来,大笑着陪着维克托滚了一圈又一圈。


再多爱我一点。





END( ´▽` )ノ




维克托,卒。死于失血过多。

胜生勇利,卒。死于窒息。




【不

评论

热度(541)

  1. 樱飞雪假装淡圈的卡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