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勇维】带球日记 08

Ryanoi0_O:

预警:ABO生子梗
完结啦!
凑到8结束,新年大吉呀233



  维克托靠在病床上,等待着勇利投喂削好的苹果。


  他们特地选择了一个可以看到海景的病房,就算住院了也可以让心情放松些,房间里摆满了慰问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礼物,维克托拿了几个比较小的礼物在拆。


  “勇利,粉丝们也有帮我们想名字唉,你看!”


  胜生勇利看着粉红信纸上排列得满满的名字,突然犯了难。


  “叫Yuki不好吗?”


  “也不是那个意思啦……”


  快临近预产期,勇利的情绪倒是越来越脆弱了。


  “可以挑几个给以后的孩子用嘛~”


  “……以后的?”


  “还是说,勇利只要一个孩子就满足了呢?”


  维克托笑眯眯的脸藏在一只灰色兔子布偶的后面。


  “维克托……我不想要求太多,我明白Yuki已经给你的身体带来了很多负担……”勇利面对着平和的维克托突然感到不安,“我只要你们都平安健康就够了。”


  “嗯,一定没问题的。”维克托抱紧了他不安的爱人,用手轻轻抚摸他的后背,“勇利不安的样子,很久没见过了啊。”


  “维恰……”


  勇利抑制住流泪的冲动,他害怕现在的平静会被自己破坏掉。


  阵痛是在深夜降临的,维克托咬住下唇忍耐着疼痛,浅眠的勇利很快就发现了,他在慌张之际还是在维克托苍白的脸颊上落下温柔的亲吻,就像他们平时做的那样。


  “不要怕……”


  勇利跟着他一直跑到病房,他们的手一直牵在一起,无名指的金色戒指在医院的灯光下闪着光。


  他看到维克托的口型,是在努力地想要安慰他。


  “Yuri……”


  


  勇利在病房外等待着,他一直盯着自己的戒指,心里回想着医生说过的话,和这些日子里发生的点点滴滴。他最爱的人现在正承受着怎样的痛苦,他们的小天使可以顺利地来到这个世界上吗。


  不安和恐惧累积,胜生勇利摘下眼镜,大颗大颗的眼泪砸在地板上,自从那场比赛后,自己再也没有哭得这么失态过。


  “神明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请你保佑他……保佑他平安无事。”


  


  “勇利!”


  父母、姐姐,美奈子老师,西郡一家都赶来了,他们甚至没来得及换下睡衣。


  “勇利,怎么哭得这么厉害?”


  “情况很糟吗?”


  “不是……”


  看到亲人之后勇利的眼泪流得更凶了。


  “这孩子真是跟我一模一样啊,”勇利的爸爸说道,“真利出生的那时候我也在这里哭呢。”


  “爸爸,这时候就别再取笑我了……”


  “没有呀,说的是真的呀!”宽子妈妈也回忆起当年的事情,“勇利出生的时候还是哭了吧,明明是第二个孩子了。”


  “肯定没事的,冷静下来吧,勇利,你也不想维克托看到你哭吧?”


  西郡倒是很有经验地劝他,用袖口擦干了他的眼泪。


  “这样子宝宝也会笑你的哦!”


  优子递给他手帕。


  “谢谢……你们。”


  心情刚放松下来,医生就走了出来。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恭喜了,一切顺利,是个……您要去哪?”


  


  胜生勇利冲进了病房里。


  “Wow,勇利……你总是让我惊讶……孩子被抱出去了哦?”


  维克托看到他之后,还是忍着痛向他微笑。


  “维克托……维恰……我在外面的时候,真的好害怕……”


  “你看,我一点事也没有呀,小阿芙罗拉也很平安~”


  “阿芙罗拉……?”


  “唉?勇利不知道吗,是个小公主哦?”维克托伸出手来捏捏他的鼻子,“反正,勇利肯定满脑子都只有我吧……”


  “嗯……唔。”


  “勇利,我想要吻啊。”


  “……是。”


  勇利的眼泪终于停了。


  “勇利,不去看看吗?”


  “我还要在这边看护维克托,而且刚出生的孩子眼睛还没睁开呢,什么都不知道。”


  “唔哇,勇利真过分……”


  “有吗?”


  “……很过分唉?!”真利姐姐也没办法了,只好说,“你那个泰国朋友又来了,哭着闹着拿自拍杆要去拍孩子,你怎么说?”


  “随他去吧,维恰,啊~”


  “啊唔~❤”


  维克托幸福地吞下满满一大口猪排饭。


  


  “勇利,一起去看宝宝吧!情况不错的话过几天就可以一起回家了!”


  “嗯……好。”


  保温箱里躺着许多小宝宝,有一位宝宝的名字比其他宝宝要多,她有两个名字。


  “Yuki……”


  勇利看着她安静的睡脸,眼中不自觉地满是温柔。


  “勇利一定会是个好爸爸。”


  “……嗯,Yuki也一定会做个孝顺的乖女儿吧。”


  “那可就不一定了。”


  “唉?”


  “性格像我的话……勇利可就会很辛苦了。”


  


  Flag真的不能乱立,小阿芙罗拉从会走路开始就在不停的制造麻烦,而且只对维克托卖乖。


  “Yuki?又去哪了?”


  还有就是,拒绝Yuki这个名字。


  “阿芙罗拉!”


  胜生勇利耐着性子喊着小公主的另一个名字。


  “Yuri爸爸!”


  “说了多少次……只叫爸爸就好。”


  “Yuri爸爸Yuri爸爸!”


  勇利觉得因为孩子说的第一句话是“Yuri”而开心的不行的那个自己真是蠢透了。


  “是爸爸,父亲,お父さん。”


  “Papa是papa,Yuri是Yuri爸爸。”


  银色长发蓝色眼睛的小女孩歪着头看着自己的爸爸认真回答。


  ……太可爱了所以无罪。


  “是是是,我是Yuri爸爸。”


  “勇利,阿芙,你们都在呀,我有个好消息!”


  维克托拿着验孕棒从厕所里跑出来,把两条红线亮了出来。


  “是阳性哦!”


END


  

评论

热度(140)

  1. 樱飞雪Ryanoi0_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