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勇维】带球日记 04

Ryanoi0_O:

预警:ABO生子梗
禁酒令






  “维恰,怎么不吃呀?”


  这是维克托0酒精摄入的第三天。


  之前每天晚上都会品上几杯清酒或者是伏特加的,维克托苦着脸吃下宽子妈妈特制的低盐的荞麦面。


  “有点淡吧?抱歉呢,维恰,因为你现在不能吃太多盐。”


  “没关系的,妈妈!”


  维克托努力地把一碗面全都吃完,“美味しいですよ!(很美味哦!)”


  “太好啦,要不要再来一碗?”


  “嗯?”


  勇利看他明显不想再吃,只好开口:“妈妈,不用了,吃太多也不太好吧……”


  “也是哦~”宽子妈妈拿过来两个橘子,“晚饭后等会勇利剥给维恰吃哦。”


  “嗯,知道了。”


  “维恰,要不要喝汤?”


  维克托摇头。


  禁酒令实施地非常彻底,连勇利爸爸都没有把酒瓶拿出来。他不知道是勇利提前跟爸爸说好了。


 


  禁酒令实施当天。


  勇利拉过爸爸,偷偷咬耳朵。


  “爸,你从现在开始喝酒千万别让维恰看到。”


  “为啥?”


  “他看到了也要喝怎么办,干脆别让他看到,断了这念想。”


  “有道理……”


  “从今晚开始,别把酒瓶摆上桌了。”


  “今晚就开始?”


  “是的,从今晚开始,直到我说可以才行。拜托了,爸爸。”


  时间回到今天晚上。


  大家都吃完了,勇利和妈妈收拾着碗筷。


  维克托自己剥开了一个橘子放进嘴里,酸甜的味道让他的难受有所缓和。


  哪怕来一杯果酒也好啊……


  高度数绝对是不行的,维克托到处搜索着酒瓶的身影,旅店平时就放成一排的“魔界的邀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个家已经没有酒精的容身之处了吗?


  “唉……”


  苦恼地叹息了一声。


  “维恰,怎么唉声叹气的啊?”


  “酒瘾犯了,难受……”


  勇利走过来帮他剥另一个橘子,“打住哦,真的一点也不能喝,这可是医生说的。来,张嘴。”


  “啊……”


  维克托想象着果酒的味道,突然想到酒精度的问题。


  “那么,度数很低的OK吗?”


  “度数低?”


  “啤酒啦,对我来说啤酒就是碳酸饮料!”


  “碳酸饮料好像可以……”


  忽略了“啤酒”,勇利开始在手机上检索。


  “勇利!我指的是啤酒啦,不是碳酸饮料!”


  “哦哦,查到了。可乐不能喝哦?”


  “勇利!”


  “苏打水好像可以……我去买吧。”


  维克托突然想起来便利店有卖酒,也跟着想站起来,“啊,那我也要去!”


  “嗯……”


  勇利皱着眉思考着。


  宽子妈妈发话了:“你就带维恰出去散散步吧!”


  “那走吧,但是不可以缠着要买酒哦。”勇利拉住维克托的手,同样戴着金戒指的手扣在一起,“你看,我只带了够买苏打水的钱。”


  “知道啦,勇利~快出发吧!”


  “那,爸爸妈妈还有姐姐,我们出门啦!”


  “早点回来!”


  长谷津的早春夜晚还有点寒冷,勇利给维克托披上了自己的外套。


  “啊,勇利的衣服尺寸跟我不合啦。”


  “给我穿上。”


  “唔……”


  牵着手走在长谷津安静的街上,这个小镇里还张贴着一些勇利的海报,不管怎么说,胜生勇利永远是这个小镇的骄傲。


  “这个是之前比赛的宣传啊……勇利你看!”


  温泉on ice那时候的宣传海报居然还留着。


  “居然还在……”


  勇利也没想到。


  “啊,长谷津的一切都没变呀。”


  这个小镇把他们的回忆完整地储存,走过每一个地方都会勾起许多。


  暖黄色的路灯照在石板路上,两人的无名指上闪着金色的光,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


  街角的便利店还开放着,店员是勇利的高中同学,免不了多说几句。维克托就跑到饮料区找酒。


  “不管哪一瓶都好想喝啊……”


  虽然只有日式的啤酒,清酒还有香槟,再不济就是真的喝碳酸饮料,那样至少还能过一过口感的瘾。


  “……苏打水?”


  没什么喝过的印象。


  很想喝是一回事,维克托摸摸肚子,还是得为了你忍耐才行啊。


 


  苏打水有一种柠檬的味道。


  “维恰,好喝吗?”


  “唔……还好?”


  “这是我中学的时候最喜欢的饮料啊。”勇利满是怀念地看着那瓶苏打,“我容易发胖,但是又要控制体型,只好喝这个。但是时间长了居然最喜欢这个味道。”


  “勇利喜欢的话,那我也喜欢。”


  两个人牵着手慢慢地往家走。


  “其实,我有买啤酒。”


  “呲”地一声,易拉罐被打开了,涌出米黄色泡沫与维克托最爱的酒香。


  “Wow,勇利!”


  “……今天在便利店看到你那样,我也不太忍心。”勇利握着易拉罐继续说,“但是,只准喝一口。”


  “嗯嗯!勇利我最爱你了!”


  维克托刚想拿过啤酒准备一口饮尽,勇利像是发现了他的意图。改成他自己喝了一口含着,在无人的街上,手绕到维克托脑后,把酒香四溢的液体送入他嘴中。


  维克托还没体会到那口啤酒的味道,飘飘然地吞下去,勇利的舌头缠了过来。


  “唔……勇利……”


  “今天只有这一口哦。”


  啊,讨厌,勇利好帅……


  


  其实是每周只有这么一口。


TBC

评论

热度(270)

  1. 樱飞雪Ryanoi0_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