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堕[天使维x恶魔勇]#01#

一只应橘:

①病
②黑化
③维勇生一堆
④大概会ooc


really?
go↓


——————
        他是那么的高高在上,脸上的笑容是那么温柔,但我却一眼就看破了他蓝宝石一般美丽的眼睛里,那些毫无波澜的冰冷。
                                                                           ——勇利语
——————
        胜生勇利第一次见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大概是在他10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不是独霸一方的魔王,维克托却已经成为了天界的天使长。
        “他真的很美,银白色的长发搭上高领的白色长款军装,以及那一对雪白的翅膀……”多年后回忆起当时勇利如此说道“那么的圣洁,不可侵犯。
        “我很想将他从神坛上拽下来。”
        “弄脏他。
        让他的眼睛里染上色欲。
        让他为我疯狂。”
        如此深情。
        大概是魔怔了。看见维克托,勇利年幼的身体竟一阵阵的发热。有种名为「欲」的东西,像一根藤蔓,慢慢的爬满整颗心脏,一圈圈的缠绕,收紧,直到再也不剩一丝空隙,让人窒息,却又沉迷于这种痛。
        藤蔓名执念。藤蔓名维克托。
——————
        他眼里的轻鄙,或者说像看蝼蚁一样的眼神,就像一把刀,狠狠的在我身上划下一条条的伤痕。痛得揪心却又让人兴奋得浑身发热。
                                                                          ——勇利语
——————
        第二次相遇是在勇利挑战魔界东之王的时候。很多年以后勇利回忆起这件事都觉得自己简直是英勇,他都不懂自己那个时候哪里来的勇气去直面那个恐怖的人,或者说,怪物。
        这一场战斗当然是以勇利的惨败告终,勇利甚至还被扯断了一只手臂,即使这对于能够重生断肢的恶魔来说不算什么。可是那个该死的东之王居然当着他的面,还有那个天使……那个叫维克托的天使的面把他的断臂吃了下去。
        屈辱。
        勇利头破血流的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不是他不想站起来,只是他的腿骨全部断裂,又失去了一只手臂。他没那个能耐。他瞪着血红的双眼看着东之王和维克托交谈,维克托带笑的眼睛偶尔瞥过他的时候,他看到了隐藏在笑意深处的浓浓的轻视。
        不只是对他,乃至所有的恶魔。
        就算天界与魔界议和,这位高贵的天使长也依旧看不起恶魔。用他们天使的话来说的话……
        “那种肮脏又丑陋的生物……为什么要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呢?”
        屈辱,感受到了更多的屈辱。有来自东之王的,也有来自那个天使长的。
        对于东之王,勇利想要以撕碎他来解心头之恨。
        而对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勇利舔了舔嘴角的紫红色的血。
        没有什么比勾引一个圣洁的天使堕落成魔更解气的做法了吧?
        得到他。
        然后抛弃他。
——————
        想要抛弃他就需要勾引到他,我那段时间一直很迷茫,不知道要如何改变才能引起他的注意。即使很多年之后的现在他告诉我命中注定的两个人是会被互相吸引的。
                                                                          ——勇利语
——————
         百分之九十的恶魔都长相丑陋,而且皮肤偏紫发黑。很多年后勇利问维克托是不是因为恶魔长得丑天使才讨厌恶魔的时候,维克托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点了点头回答说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长得丑。
        勇利从出生起就好运的成为了那难得的百分之十。当然也不说长得多英气逼人,至少是清秀耐看的。要不然也勾引不到外貌协会会长(成员其他的所有天使)某维克秃(化名)先生。 
        虽然底子好,奈何造化弄人。第一次遇见维克托的时候勇利刚和小伙伴跑去钻了地下室,弄得脏兮兮的不说,还摔进了一篮紫果里。那是一种用于染色的水果,一旦粘上就要洗上个半个月才能把颜色全部洗掉。于是维克托就见到了一个又丑又脏的小恶魔,而且还满身灰尘,头发打结……维克托觉得自己那莫须有的洁癖都快犯了。
        第二次相遇就更不用说了,被揍得鼻青脸肿,断手断脚,头破血流,不成人形。维克托就算视力10.0智商1000都看不出猜不出来这个趴在地上的一坨其实长得还不错。更何况他视力正常,智商也只比普通天使高一些罢了。
        勇利开始注意形象还是在成为东之王之后。是的,勇利撕碎了东之王以达到报仇雪恨的目的。
        对于这位新王小喽啰们是很敬畏也很恐惧的。试想你亲眼看着一个长得清秀的瘦弱少年笑着把一个壮汉肢解的四分五裂之后煮了喂猪的心情。所以对这位新王小喽啰们表示献上百分之百的忠诚。
        但是这两天小喽啰们却觉得魔生无望。比阔死,他们的新王胜生勇利这两天总是在致力于美容。
        “你们觉得本王这个发型怎么样?”
        “本王这个造型如何?”
        “本王去做个美白,你们替本王处理政务,好好干,月底加工资。”      
        大王您已经够美了还要怎样啊!
        某一天喽啰a拿着拿着一些实在得由王本人亲自处理的政务去了勇利的寝宫。勇利没有关门的习惯,所以喽啰a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王对着一幅画深情的发着呆。喽啰a悄咪咪的瞅了眼画像,唉呀妈呀感觉好像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王……您是想要那位天使长吗?”喽啰a斗着胆子问。其实那幅画画的很抽象,别的地方都寥寥几笔唯独那双眼睛还有发际线勾画的特别清晰,但这就足够了。试问除了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位天使长以外还有谁能拥有这样美丽的眼睛和发际线呢?魔界一堆歪瓜裂枣自然不说,维克托可是在天界被奉为界草的男人,除了发际线有点额,那什么以外,别的地方就像神的杰作,每一笔都是钟爱。
        “嗯?嗯……”勇利没有抬头,哼哼了两声算作回答。喽啰a咽了咽口水,所以王这几天总在换造型就是这个原因吗,这种撞破真相的感觉越来越浓了。
        “王,您听说过一个故事吗,”喽啰a决定为王的爱情出谋划策“一个关于得到与抛弃的故事。”
        “说。”勇利抬起头,淡红色的眼瞳一瞬间变成了幽深的黑红,里面情绪不明。有期待也有暴戾。
        喽啰a抖了抖说道:“一个美男子来到了某个城镇,他接连俘获了城里女子们的心,然后他盯上了城里最美的女子,然而女子却不为所动。在与男子的爱情博弈之中,女子练练失去了正确的判断力,最终沉迷于男子。而这次,男子却厌倦了她,将她抛弃,又去向下一个城市。” 
        “你是让本王去做那个男子吗?”勇利眯起眼睛摩挲着下巴。
        “不是的王,是让您反过来,去做那位美女。”喽啰a脸上堆着笑,眯得只剩一条缝的眼睛里紫色的眼睛闪着奸猾的光芒。
        “您要做的,就是在一言一行中勾引这位美男子为您倾心,
        让他爱上您,
        最后再由您抛弃他。”
        “好主意。”勇利站了起来把一块令牌丢了过去“你以后就是我的管事了,下去吧。”
        喽啰a,不,现在应该称之为管事,欣喜若狂的接住令牌行了个礼然后转身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管事回头犹豫的看了一眼又低头看着画像的王。
        只是王啊,您真的,能够不陷进去呢?
——————
TBC.


——————————
        啊哈哈你们好啊这里是阿决,第一次写维勇,有不足的就劳烦各位指出啦(  ・ω・)
        这是维克秃被黑的最惨的一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立志于黑维恰发际线一百年♡
        我是真爱,真的

评论

热度(142)

  1. 樱飞雪一只应橘 转载了此文字
  2. 维勇Yuri一只应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