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冰上王子成长记 02

缄默者。:

这一话有两行leoji。


另,大家的热情真的令我好感动!然后我今晚的学习计划还没开始,就先来写文了,感觉上一次这么勤奋貌似是在几年前高考的时候?2333


对了,文中所有的曲子啊歌剧啊作曲家啊啥的都是我自己编的,现实中并没有哦!


总之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01在这里。


———————————————————————————————


  伊利亚在过一岁生日之前,便被他的双亲一起带去了中国,参加中国大奖赛。


  极为幸运的是,这一次维克托和勇利的赛区被分在了一起,否则他们还要纠结该把伊利亚托付给谁的问题。


  原本他们考虑过放在某个朋友那里,但后来觉得无论是米拉还是尤里都不是很靠谱的样子。(尤里、米拉:……揍你们哦!)


  而后,他们又想到了雅科夫教练,但教练表示自己要跟进学生们的比赛完全没有空闲。无奈之下,二人甚至已经在认真讨论把伊利亚寄回日本胜生乌托邦交给爷爷奶奶照顾了,还好在他们尚未行动前,比赛分组安排出来了。


  奇怪的是,无论是谁,都没有想过可以把孩子放在维克托父母那里呢。


  


  不管怎样,最终伊利亚小同学还是被裹成团子,躺在老爸们的臂弯里,首度踏上了飞往异国的航班。


  而勇利,也终于体会到了能让维克托都无可奈何的俄罗斯航班。下了飞机后,对比两个精神奕奕的银发妖物,还拉着行李的勇利真实地感受到了岁月的流逝。


  再度来到北京,维克托将随身箱子往酒店一扔,又迫不及待地拉着勇利和伊利亚去找吃的了。这一次,他选择的是鼎鼎大名的北京烤鸭。在吃得一脸幸福的同时,某位爸爸也不忘故意用香飘十里的鸭肉去逗儿子——比如撕下一块肉,将肉块送到伊利亚面前,看伊利亚探着身子流口水,深棕色的眼睛期待地睁大,并张开嘴咬的一瞬间,又将鸭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送进自己嘴里,并大嚼特嚼,身体力行地为儿子表演什么叫“好吃得不要不要的”。


  伊利亚气到不行,咧着没几颗小牙的嘴,眼眶里打转着朵朵泪花,愤怒地挥舞小拳头,含糊不清地道:“爸啊!坏啊!”


  勇利一脸无语地喝了一口饮料,觉得自己带着不只一个儿子。


  


  花样滑冰界的更新换代是很快的,正如当年雅科夫所说,有些选手一旦离开就再也回不来了。例如波波维奇,尽管他是个很听话也很努力的选手,但在花滑这个项目里,可不是仅仅听话努力就够的。


  而克里斯今年之所以没参赛,一方面是想要休息一段时间,另一方面则是打算对自己的风格做一些改进。他的最近一条SNS动态显示他正在埃及参观金字塔,依旧随身带着他的美喵。为他照相的人显然技术相当好,将克里斯风流倜傥的神态和傲人的身材比例表现得淋漓尽致。


  


  作为勇利的教练,维克托为勇利今年的短节目选择了歌剧《革命》中的音乐,全曲风格较之当年的Eros少了几分性感多了几分激昂,表现的是革命军最终成功占领城池时的情景。而自由滑则依然是勇利自己选的曲,采用了著名的前苏联作曲家安卡涅夫斯基的作品《摇篮曲 Op.13 No.6》。


  “献给伊留沙。”当记者问到关于今年选曲的用意时,勇利笑着回答。维克托抱着儿子站在他右后方,听到这话顿时露出一副极为戏剧性的吃醋表情,令记者们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憋得非常难受。


  至于维克托自己,一向不怎么听教练的话的他这次仍是自作主张地选用了英国歌坛领军人物的新曲《Crown》作为短节目音乐。被用交响乐重新演绎之后,全曲音响效果极尽奢靡高贵,搭配维克托一向华丽完美的动作,简直犹如真正的君主再临般震撼人心,连解说员也情不自禁地说出“维克托预将再夺皇冠”这样的话。


  事实证明解说员的预测没有错。尽管在后来的自由滑中,维克托有一个跳跃动作出现了瑕疵,但瑕不掩瑜,自由滑节目《极乐》的表演依旧极为精彩,最终以9.35分的比分优势压过勇利夺得金牌。


  伊利亚被特意赶到现场观赛的美奈子老师抱在怀里,面对金牌爸爸在领奖台上就把银牌爸爸抱住亲吻的场面,露出了蜜汁微笑。


  


  赛后刷SNS,勇利找到了一张图片,顿时笑倒在沙发上。维克托刚给伊利亚喂完吃的,见状也抱着儿子凑过来。只见画面中,正在进行法国大奖赛的尤里和奥塔别克两人互相握手,都身着比赛服一脸严肃。而网友的脑洞突破天际,给奥塔别克P上了一对德牧的耳朵,大尾巴还P出了摇到疯狂时的残影效果;至于尤里,则毫无违和地被P上了一对猫耳,猫尾巴竖着,一副炸毛样子。


  伊利亚:“尤……尤!”


  维克托:“哈哈哈哈勇利快帮我转发艾特他们一下天啦滑冰宅们太有才了哈哈哈哈!”


  


  法国,刚结束比赛并被奥塔别克压了一头获得银牌的金发少年本就心情不爽,点开SNS的瞬间又被维克托的转发和粉丝们丧心病狂的点赞弄得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手机一扔撸袖子就要冲去宰了这没有师门爱的前辈,可惜还没出门就被奥塔别克一手镇压:“走,请你吃法餐!”


  尤里瞬间忘了原来的目的,毫不犹豫地跟他走了。


  维克托是什么鬼?能吃吗?


  哼!


  


  在最后一站俄罗斯大奖赛即将开始的时候,季光虹裹着军大衣,抖着手给在美国本土作战并成功夺得金牌的雷奥发语音,抱怨俄罗斯风雪交加的恶劣天气,并撒娇打滚表示想吃煎饼果子。李承吉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经过,眼神仿佛在说:


  “愚蠢的人类。”



评论

热度(154)

  1. 樱飞雪缄默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