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克托总是拿他的胜生夫人没辙

土豆你个西红柿🍅先生_:

(cp中毒  就是喜欢看你那我没辙的样子)



他的勇利最近很奇怪


虽然他一直很奇怪,即便是他是他的爱人,这么说可能有点不讲情面。


比如没有晚安吻 没有欢迎回来 没有在吃饭的时候喂过他炸鸡块 或者切丝的水煮鸡肉 没有结束训练之后一个大大的拥抱。


尽管勇利说维克托才是那个奇怪的


不过管他呢。这些也算是勇利的可爱之处,亚洲人的腼腆内向也不全是坏处。正是这样勇利少有的暗示总是能让这个奔三的男人血脉喷张。


不过今天就有点不一样。


在维克托在经历地狱般的训练之后少有的不想折磨他的小猪好好的搂着他睡个安心觉得时候。推开浴室的门,维克托甚至还没有擦干他湿嗒嗒的银发。下身也仅仅围了一条浴巾。


他的勇利,此时此刻,头上戴着黑色的猫耳,上身什么都没有穿,下身也仅仅只穿了条黑色的紧身短裤,勇利美好的下体毫无保留的勾勒了出来,紧身裤还很有情趣的附了个毛绒绒的尾巴。好像下一秒床上的妖精就会喵喵的叫一样,手做出猫爪的样子勾着咽着口水的维克托过来。


什么情况?冷静,睡觉?!


开什么玩笑,要是不硬不是真男人好不好!


他来不及多想,立刻飞扑到勇利身前。搂住他的头深深的吻了下去。


与平时的慢热不一样,自己少有的先乱了阵脚,勇利果然是让他惊喜的天才。维克托现在只想怎么用力才能把眼前的人揉进自己身体里。始作俑者倒吸了口气,然后有很快的恢复了镇定,配合着维克托交换气息。


“怎么了,宝贝”


维克托边问着,手也没停下,不安分的来回摸索,勇利也一反常态,虽然身体还是很僵硬,但是还是尽量配合着维克托的动作。


“我害怕了”



维克托愣住了,他坐起来。虽然不想暂停好兴致,但是勇利也少有在床上说这种不解风情的话。


尽管他现在忍的生疼,也要考虑到勇利的感受。连雅科夫都说,以前把吊无情的维克托 尼基托罗夫可能是个假的。维克托并不觉得他有多么玩世不恭,可是在别人眼里,谁知道呢。


勇利本身是不想深入讨论这个问题的,天知道自己脑子一抽,就说出了这样的话。尽管勇利这个问题想了很久,可确实想和维克托谈谈,但是该死的肯定不是这个时候。


如今也逃不过,看着维克托坐起来等待着自己,勇利继续说


“你总是说我,不够热情…我怕你,去找别的热情去了。倒不是说不可以!维克托这么好,光我一个人占着真的可惜,但,但是,我还是希望在我这里的比例能大一点,51%也好!”


勇利见维克托听完自己的这番话,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抓住头发,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他是不是嫌我太矫情了。
明明是个男的,要求这么多。


“不行…么?”


勇利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俯下身子仰头去看维克托的脸。没想到对方一下子扑了过来,紧紧的压住勇利的手腕。


“疼,维克托”


“勇利,你在小瞧我么?”


“什…什么?”


“我是说!”维克托近乎半吼着“你在小瞧维克托 尼基托洛夫的眼光么!”


“没有 当然没有!”


勇利连忙解释,可以的话他都想配合着挥手否定了,但是腕上的阵痛提醒他根本做不到这点。


以前维克托也生气过,闹着玩的囚禁过自己的手腕,但是今天才知道,对方都是在佯装自己生气,因为下一秒,维克托就能被他吻笑了,而今天,勇利动也不敢多动一下。


他从来没有见过维克托脸黑成这个样子。自己根本不敢说话,此时的维克托像把刀,自己则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24岁的自己,此时眼睛有点发酸。


他只不过说了事实啊。


他拿什么配上维克托,金牌么?


那种东西维克托已经满墙了,反观自己,一块像样的世界级的金牌都没有,他真的不知道拿什么能留住眼前这个男人。他太过耀眼,激励引导着自己追逐梦想,但是这份闪耀也太过炙热,代价太过残酷了,勇利的双手已经被烫到溃烂,可能还给世界才是正确的选择 。


“那你就不要再说这话了”维克托眼神渐渐松了下来,“你真是惹怒我的天才啊勇利,心都被你揉碎了。”维克托自嘲的笑笑,他也能有今天,难听点,被一个人牵着走。


“我不知道怎样你才能把维克托爱你的这几个字刻心上。”维克托手上的力量渐渐松了,动作轻柔的揉着发红的手腕,放在嘴边细细的吻着。


“但是你看到这里了么”维克托戳了戳自己心脏的部位
“写着胜生专属,我希望你能好好看清楚。”


自己是不是太执着于勇利对他的态度了,结果却忘了勇利的感受。


他是跪着爱自己的。勇利自卑他是知道的,维克托以为自己已经渐渐软化了勇利铠甲,让他明白了自身的魅力,但是事实证明,维克托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他做的远远不够。


自己难道真的是那种看起来就不负责任的男人么,真是奇怪。


“勇利只要做自己就可以了。”维克托轻轻的摘下猫耳,小心的怕刮到勇利的头发。“我觉得平时的勇利就很可爱了,尽管我总是说你不够热情,但这不代表你没有魅力啊亲爱的。”


维克托边说着,顺势拽下了猫尾巴,啪的一声,裤边反弹到勇利的屁股上 ,要是没有之前的事情,这场面简直太过色情了。


维克托亲了亲为了的脸蛋,玩味的看着他羞红了的脸接着说“相反,我很喜欢勇利的反差萌,明明平时一股禁欲的样子,在床上另一副模样的勇利才是让我欲罢不能的。”


维克托卸下勇利的装束,轻轻的蹭了蹭他的鼻头,试探着勇利的态度,勇利轻闭上眼,维克托用嘴唇蹭了蹭他的,然后慢慢的深入起来,唇舌的交缠,不过很快的就又离开了。


“我喜欢勇利。直率,别扭的,我都爱着。”


“你不是我的玩具”


“爱我,好嘛?”


勇利轻轻的笑了,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眶,捧着维克托的脸。


“我当然爱你,你连这个自觉都没有么?”


维克托附上勇利的手,在戒指的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在你面前,我一直没什么自信。


勇利不知道,自己是第一个把维克托连同心都勾走的人,要是知道维克托以前是怎么对待他的前任们的。连雅科夫都觉得自己是收心准备嫁人了,而他却把自己随便往别人手里送,也难怪维克托连吃人的心都有了!不过最气的是,那个人,他连打一下也舍不得。


“还继续么?”


“当然啊!”维克托指了指自己的那里,委屈的看着对方“勇利难道只负责点火,不负责灭火的么!”


“当然负责了,我的先生。”








后续


“所以勇利什么时候再穿一次。”


对上回鲁莽卸下勇利装束的自己简直想倒回去抽两巴掌,千年一遇,好歹享受一下啊你这傻子!


“啊,什么啊”


“就是上回的那个,耳朵的”


“哦那个啊”勇利合上报纸,拿起与维克托同款的马克杯,吹了吹里面的咖啡,然后小心翼翼的唑了一口。


“我不会再穿了。“


“啊?”


“不是维克托说的么,我做自己就可以了。”


那一天,维克托终于明白,乱喂鸡汤的下场了。

评论

热度(117)

  1. 樱飞雪土豆你个西红柿🍅先生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