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土豆你个西红柿🍅先生_:

>>>勇利失忆梗,脑洞的无聊产物,想到了就敲下来了结果发现意外的很长[捂脸]


>>>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直到昨天,他穿着病号服醒来,消毒水的味道熏得他脑仁疼。


简单的回答了医生的几个问题,当看到自己醒来的家伙们露出的惊讶的表情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尽管旁边的医生自认为已经很小声的对旁边的银发男子说了几句话,他以为胜生勇利根本不会在乎这个,殊不知刚刚苏醒的勇利如雏鸟一般对外面的世界发生的状况敏感的很。


后遗症,尽管他没记住复杂的专业名词,也足以让勇利知道,自己的身体真真正正的出了毛病。


“不管他什么样子,我都会接受的 ”银发男人笃定的说到。


到底是什么事呢 ,爸爸,妈妈 ,真利姐,玛卡钦,还有一起花滑的伙伴披奇,俄罗斯的炸猫尤里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称呼他),克里斯...我都一一答对了啊。


勇利,我是维克托,你的...你的教练。


面前的银发男子如是说到。他坐在我身旁,紧紧的拽着白色的床单,面部的表情很错杂喜悦和失望这两种极端的感觉混合在一起,他握我的手,却像害怕着什么又缩了缩,不自然的动作让他假装扶了扶自己的额头。


啊...对…维克…托?他是…谁啊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自己的心脏仿佛被狠狠的揪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被这生疏的环境冲淡了。当他都差不多了解状况了之后,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他真好看,生着外国人独有的肤色与轮廓,虽然他说自己已经是奔三的人了,岁月的锉刀却没在他脸上留下一点痕迹,反而像细细雕刻般。与发色相同的睫毛下藏着的犹如蓝色宝石一般的眼睛,勇利认为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蓝色了,自己家的长谷津的大海都要逊色。


我真是个幸运的家伙,家人也是事业也是,不仅遇到了这么多的伙伴,还能让这样的人做我的教练。


他花滑一定很出色,这是真利姐姐告诉他的,自己从小就是他的忠实迷弟,这一点从勇利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就证实了。在很不起眼的床底下的暗箱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画报,画报上这个银发的男人,就是他眼前的这个男人维克托尼基托洛夫。


说真的,他作为教练,这两个月可算已经将自己的职责做到了淋漓尽致。每天早上总是按时被维克托叫醒,然后是他亲手为自己做的早饭,虽然妈妈他们也在,我实在不理解为什么母亲要让身为客人的尼基托洛夫教练进出厨房,这与之前勇利从父辈着学到的待客之道背道而驰。
因为车祸的原因,勇利的手臂还不是很灵便,大腿和脚踝也受了伤,但是医生说这不影响他的花滑生涯,这也许是这几天勇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
维克托小心的为勇利换上日常的私服,小心的将袖子撑开,然后领着他的胳膊小心翼翼地送进去,尽量避免弄痛他受伤的手臂。
接着是散步,虽然脚踝不是很灵便,医生也推荐勇利先从轮椅开始,但是他还是倔强的选择了拐杖,并且在短时间内奇迹般的熟练驾驭了。
勇利喜欢海,看着海浪起起落落,一波波卷着水花翻滚着,有频率的拍打在清晨长谷津的沙滩上。这总能让勇利的心平静下来,维克托每次都会负责搀扶着着勇利的任务。他很耐心。去的时候跟着勇利频率,一起一瘸一拐的去,回来的时候勇利要是累了,就算他不说,他的教练也会蹲下来,接下来拍拍自己的后背,示意对方上来。他很细心,总是察觉勇利都不曾注意的小事,总是很敏锐的察觉到自己的需求 。


这个男人仿佛对自己了如指掌


这种看透心事的暴露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习惯的,这当然也包括胜生勇利 。他很讨厌别人透过细小的裂缝偷窥自己心灵的感觉,他也讨厌别人的关心,一方面,他并不那么弱小需要别人的刻意的照顾,还有一方面,勇利怕自己还不起这份恩情,他讨厌与别人相欠的感觉。


不过就现在看来,维克托的话,他并不讨厌被他读心,或者说并不算读心,也并不担心偿还不起这份温柔,仿佛勇利从很久以前就熟识了一样。这更像是一种默契,胜生勇利和维克托先生独有的默契。就像勇利把牙刷伸过去,维克托一定会顺势把牙膏挤上去,吃猪排饭的时候勇利会尽量够到桌角的蜂蜜递过去,尽管他根本记不起这个眼前的外国人的口味,甚至连名字都是他自我介绍的,但一切就是这么的自然 。


喂,你是不是不只是我的教练。


这个问题缠绕在日本青年的心头很久了,却一直得不到一个准确答案。就连他的姐姐也不愿意透露,让自己这个傻弟弟好好悟去,还说了一些勇利一时没听懂的哲理,具体是什么也记不清了。但是真利最后的话勇利倒是牢牢记住了
这个问题在你想明白之前千万不要问维克托。


他会伤心死的。


尽管真利没说后半句话,但是她的表情告诉他就是这个意思。


维克托的后颈已经冒出了密密的汗珠,靠近脖子的地方,银色的发稍黏在了一起,还有维克托不规律的呼吸声,他大口喘着粗气,成年男性的体重可不是闹着玩的。勇利看不到对方的脸,随着维克托的步伐好像勇利的心跳也随着步伐颤抖起来。他紧紧的抱住了维克托的脖子,他白色的衬衫都被他拽的有些变形了。


谢谢你


勇利亲了亲维克托的鬓角,本着感谢他的教练但是这份模糊不清的感觉给这个吻缠上了层层细网,勇利不清楚那是什么,但是还是如实地传达给了维克托。


他没停脚步,轻轻的笑了一声,尽管很短暂,勇利还是清晰的捕捉到了 。尽管很短暂,勇利还是也跟着他笑了一下。尽管很短暂,勇利还是清楚的感受到了悸动 。他真是神奇的男人,勇利不认为他能如此段时间就把一个人放在和父母一样重要之人的位子上。显然,维克托做到了。


“勇利...你知道么,知道你还活着这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 。”
尽管勇利看不到,但是他能感觉到温热的液体从维克托的下巴滴到勇利的手臂上,而且是源源不断的。


维克托在生气么?


勇利不知道怎么自己就来了这么一句,用脚趾头想这语气也不可能是生气吧,但是嘴边的话好像根本没经过大脑的同意就溜了出来。


维克托身体颤了一下,他环视了四周,目标锁定在不远的长椅上,然后慢慢的走过去,把勇利轻轻的放在长椅上,然后如释重负般,的揉了揉自己的腰咧着泛白的嘴角冲勇利笑了笑。


勇利这倒是记得很清楚呢。


他这么说着,黄昏的暖橘色的光与他的湖蓝色的眼混在一起,仿佛双眸中有星星不停地闪烁流动着。


维克托不觉得痛苦么,如果我一直想不起来的话。


他挨着我坐了下来,手臂轻轻打上我的肩膀,小心的躲着尚未痊愈的左臂,然后轻轻的半拥着。他想往维克托的方向靠但是他还不是特别敢,就算维克托不会介意,但是那一点点的生疏感折磨着他,在勇利的心里挥之不去。维克托也没了动作,就这么静静的坐了一会。


我很想说会,但是回忆让勇利头疼的话,还是不要了。慢慢来就好。


他低下头,掸了掸裤管边上蹭上的沙子,勇利看不见他的表情。


“维克托”


勇利轻轻的抱住他,挤压感让胳膊有些疼痛,但他现在一点也不在意这个。维克托抬起头,眼睛里雾蒙蒙的,鼻头也不知是不是冻红的。看上去有些让人心疼,看了看周围没有人,勇利慢慢地靠近他,自己的附上了维克托有点微凉唇瓣,明明在记忆中这是自己第一次接吻但是却格外熟悉这种感觉。


不够,远远不够。


勇利小心的探入,舌尖扫过维克托的上膛,引得对方一阵的颤栗,刚想离开的时候被维克托按住加深了这绵长的吻,两人争夺这对方口中为数不多的空气,唇x舌的交缠,直到勇利被吻的有点脱力,试图挣扎的时候,维克托才慢慢的放开他。


“抱歉,勇利,我…没忍住”


勇利小口的喘着气,维克托拍了拍有他的后背帮他顺了顺。


“你愿意和这样的我交往么?”勇利缓了过来,嘴巴好干,最后几个音节像是被生撕出来的一样,他舔了舔有点起皮的干唇,接着说。


“我是说,我发现我跟你当不成学生和教练,总是不经意间跟你拉近距离,就算把你当成哥哥也不对。”


“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但是就算他们不提示我,我也愿意相信心中的感觉。”


“什么感觉?”维克托小心翼翼的问,显然他还沉浸在刚刚的那个吻里没有缓过劲来 。


“我说不准。”勇利不好意思的刮了刮自己的嘴角。“不过,像这样,跟你一起看海,会不自觉的微笑的时候,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我是喜欢你的,教练先生。”


“我不知道以前的那个我有没有跟你这么说过,但是你明明在我眼前,我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抱住你,吻你,这太糟糕了 。”


勇利笑了笑,夕阳应在他身上整个人散着暖橘色的光。
和他这个人一样暖烘烘的。


“我想,是不是可以重新开始,抱歉我没有打算偷窥你的但是我看到你有天晚上我听到你嘴里一直嘟囔着我不该,我不该什么的。正在给自己的拳头包扎,显然不是什么擦破皮的小伤,毕竟它到现在都没好。”


勇利腾出自己的右手摸了摸维克托左手上的纱布,已经没有血浸过来了。


“维克托总觉得自己欠着我的,但是事实上没有啊不是么,开车的又不是你。”


“可是把你气走的是我啊!”


维克托几乎是吼了出来,这个身体都在颤抖。


“接到医院的电话的时候我的天都塌了,看你满身是伤的躺在床上的时候我真的应该去死!”


维克托说着就要抬起还未痊愈的拳头往椅子上砸,被勇利生生的拦住了。


“嘘嘘嘘,好了好了维克托”勇利一把抱住他,轻轻的扶着他的背,他的肩头正在变得潮湿,勇利能感觉到后面有水滴落在自己身上。


“好了好了”勇利轻轻的拍着,“你没有错维克托。”


“能和你吵起架来我也真是了不起。”


明明维克托是那么温柔的人。


维克托渐渐平息了下来,勇利与他缓缓拉开距离,抹了抹潮湿泛红的眼角。


“所以,你还愿意么?”


“勇利,你忘记了么,我说过答案的啊。”维克托捧着勇利的脸,微笑的看着他,刚刚的泪痕在他脸上显得发亮。


“不管什么样子,我都会接受的。”


维克托拉近了彼此的距离,鼻尖轻碰着鼻尖,看着对方放大了的脸,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


没什么可以把这连个人分开了,死亡也不行。尼基托洛夫后面一定要跟着胜生,这是斩不掉的。


再一次,相爱吧。


即便以前的你身影已经模糊,但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现在的你,即便以后你会恨我不记得很多的事情,甚至是你的生日。


幸运的是我还能看见明天,还好我还有的是时间。能恢复了固然好,不行的话索性就如此也不错。


这样和维克托的每一次经历都是新鲜了的吧 。


>>>
这篇就是脑洞的突发奇想啦,本身写的时候是想着恢复记忆,但是真心相爱的两人即便不需要记忆也能熟悉对方的温度,我是这么想的,所以就任性的改了,是个说不准是be还是he的结局。就看大家怎么想了吧~能看得开心就好(又乱七八糟的写了一堆)
还有谢谢点进来并且看到这里的你[比哈特]

评论

热度(166)

  1. 樱飞雪土豆你个西红柿🍅先生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