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时间回环

禁基:

★放飞自我的产物


★维克托30岁了,有私设


★【以前的文走此→目录


Tell me


How can I save you,my love.


维克托再次回过神的时候,勇利已经洗好碗筷,准备出门了。而他还坐在沙发上,看着今日的报纸。


两人今天都有安排,勇利要带马卡钦去做身体检查,还要去超市买食材;而维克托则要在家中接待记者,对她讲述自己和勇利从相遇到现在为止甜甜蜜蜜的生活,那是家有名的同志杂志。


不过维克托打算推掉采访,将它改到今天或者任何一天都好,他现在只想和勇利待在一起一整天。


“勇利。”维克托开口喊住了正准备穿鞋的爱人,“你很急吗?”


勇利停下手中的工作,疑惑地问道:“不急是不急,但维克托你不是有采访吗?”


“推了”


“推了?!”


“对。”维克托毫不在意的点点头,然后拍拍身边的位置,让勇利过来坐。


勇利站在玄关处,盯了维克托好一会儿这才挪动脚步到维克托身边坐下。


“怎么了,维恰,你今天早上不太对劲啊。”


“勇利!抱!”


勇利无奈地看着面前这个张大双臂要人安慰的巨型犬,犹豫再三还是拥抱了他。


“你现在可比马卡钦黏人哦。昨晚没睡好吗?脸色发青啊……”


维克托把脸埋进勇利脖颈处,深吸了一口气,。勇利身上有着和他一样的沐浴露的香气,维克托还能感受到沉稳的心跳声。


“勇利想知道我昨晚没睡好的原因吗?”


勇利拍了拍维克托的肩,从他怀中里抽出身来,“你说吧。”


维克托似乎有些不满勇利的离开,转过身,抱住勇利,向后一躺,两人便都躺到了沙发上


“是一篇短篇小说。”


“恐怖小说?”


“不恐怖……恩,不对,也恐怖。”


勇利失笑,“那到底是什么啊。”


“小说讲了一个男人的故事,男主有超能力,可以让时间倒流。”


“这不是很好嘛,能挽回很多东西。”


“挽不回的。”维克托望向勇利,他的轮廓在晨光中逐渐暧昧起来,似要融化,“如果可以挽回的话,那这篇小说也没人看了。


这个能力也是有限制的,一个月只能用一次,而且每次设置的时间点是固定不可改的。没回去一次,时间就会比上一次晚五分钟。所以,挽回已逝之物的机会有限。”


“这样啊……那如果一个月后在设回那个时间点呢?”


“不行,这定的时间点与现实相隔不能超过一天。”


“那后来呢?”勇利显然被小说的设定勾起了兴趣。


“男主的爱人打车去朋友家,过十字路口时,于失控的货车相撞,身亡。


然后男主利用能力将时间点设置在两人刚睡醒之时。”


勇利点点头,表示自己能想象出那个画面,“我猜猜,按一般小说的套路,男主要救他的爱人很多次。”


“对。


第一次回去,男主让爱人换条路走。”


“结果?”


“一栋楼的楼顶在施工,重物恰巧落在他爱人的头上。”


“唔哇,真够惨的。但肯定不止这一次吧。”


维克托长久地凝视着勇利,他的笑容里有一丝与往常不同的意味,“第二次,男主让爱人步行前往,路过的一家餐厅发生了爆炸。


第三次,男主陪爱人一起出门,在男主独自进店买咖啡的时候,爱人被的抢劫犯捅了一刀。


第四次,男主让爱人晚点再出门,还是没能逃过车祸。


第五次……


第六次……”


“每一次成功的?”


“对。”维克托的语气带上了一丝悲伤,仿佛自己整个人都深陷于这个故事中,“结尾,男主只剩下一次机会了。”


“The last chance?”


“Yes。”


“没有后续?”


“没有。所以我才想问问勇利你,如果你是男主,最后一次,你会怎么做。”维克托有些紧张,他想了无数种可能,却一一被自己否决。


勇利也想了很久,房间一时间静谧无比。


良久,勇利才回道:“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你看,前几次男主不都离开了他的爱人吗。如果……他们待在一起一整天呢?”


勇利看向维克托的眼神里带着试探的意味,“伴我身边不要离开。”


维克托脸上的笑容逐渐扩大,然后把人紧紧抱住,大喊:“天才!勇利你总是带给我惊喜!”


 


“汪呜!”


就在两人还想再腻歪一会儿时,马卡钦已经站在沙发旁边,出声催促勇利快带它出去。


“走吧,维恰。”


“唉?去哪?”


“超市啊,马卡钦已经等不及了。还是说你像一个人在家呆着。”


“NO!NO!NO!我们走!”


 


两人一起开车把马卡钦送到宠物店,再去超市,买好食材,然后接马卡钦回家。中午吃的是炸猪排饭,勇利好像是饿过头了,碗里吃的空空如也,连一粒米也没剩下。


“哇哦!勇利又想变回小猪吗!”


“太失礼了,我可是一直有在保持身材的。”


“KO,KO。”


 


酒足饭饱后,维克托和勇利躺在床上挺尸。


“下午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难得的清闲。”维克托用脚趾蹭着勇利的脚背,空调被绵软的触感让他有种自己要深陷进去的错觉。


昏昏欲睡中,维克托听到了一句令人振奋的话,“我们去游乐园吧。”


“Really?!”


要知道以前维克托曾无数次的向勇利提过这个要求,但每次勇利都只会盐盐地回绝道:“维克托,你已经三十了,比游乐园可进入的最低年龄整整大了十倍。”


“有什么关系嘛~勇利你不是看起来才二十刚出头的样子~”


“你是吗?”


你的伴侣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受到了十万点的暴击。


 


今天绝对是维克托这半个月来最开心的一天!


云霄飞车!虽然勇利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反倒是自己被吓得鼻涕眼泪一起飞。


鬼屋!虽然自己全程缩在勇利身后。


旋……不,不存在的。像这种羞耻度爆表,而且极度低龄化的项目,维克托用两套限量版写真专辑都换不来的。


 


黄昏时分,维克托和勇利两个人终于提着大包小袋从游乐园出来。街上人影绰约,霓红灯早已亮起,丰富着这个将要陷入黑暗的城市。但马路上还是车水马龙的,有的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有的人准备开始自己的夜生活。


两人并排走着,渐落的夕阳和微亮的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的拉得很长。许久未剪的刘海在勇利脸上打下一片阴翳,使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维克托凭直觉还是能感受到从勇利身上散发出的悲伤而疲惫的气息。


“勇利你累了吗?要不要去那边的长椅上休息一下?”


“恩。”


待两人坐定,维克托才仔细观察起勇利的神情,“是不舒服吗?还是有什么心事?”


勇利的嘴唇开开合合半天,才缓缓说道:“是有关今天早上那个故事的。”


维克托心下一惊,勇利不会发现了什么吧。“怎、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


“我在想一种可能。”


“The last chance?”


“不,是有关他爱人的。你说……如果他爱人知道时间在不断回流,也能知道自己将要死亡的时间的话……那每次承受分离之痛的,不就是两个人了么。”


维克托怔忡地看着他,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直达头顶,“那、那样的话,未免太过残忍了。”


“对。”勇利抬起头,平静地凝视远方,“但作者也没这么写,就当是我的一个妄想好了。”


维克托内心的恐惧感愈来愈强烈。


家!回家!


“我们走吧,勇利。回家,马卡钦还在等着我们呢。”


“……好。”


 


最后一个路口,家家就在对面那条街的尽头,此时的红灯显得格外的漫长。维克托的手心里沁出了汗水。


不会有事的。


勇利倒是显得更平静一些,嘴角的笑容甚至有一丝恬然。


“维克托。”


 


[离绿灯还有60秒]


 


“不要再尝试了,来不及的。”


维克托的心陡然一紧,有个念头在脑内一闪而过。


 


别、别说了。


 


眼前的人几乎融化在渐去的夕阳里,眼底波光流转,泪花闪烁。


他快抓不住他了!


 


“我爱你,维特涅卡。”


 


那一刻,风声大作,维克托的感觉尤为强烈。


有什么东西从他旁边呼啸而过,夹杂着轮胎与路面的摩擦声。空气中满是焦糊味。


身边,一条长长的血痕一直延伸到身后的花坛。挤压到变形的汽车下,溢出了殷红的血液。


 


“勇……利?”


[支离破碎]


 


你早就知道了对吗?


[满目疮痍]


 


回去吗?


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


一片离去的衣角?一扇紧闭的大门?一则死亡的消息?


 


“回去吧……”


 


Tell me ,


How can I save you ,my love.


I tried it again andagain.


Just leave you oneminute.


=========================================== 


不知道大家看懂了没,小说里的男主就是维克托,爱人就是勇利,因为文章的开头勇利就要出发了,所以如果维克托再回到过去也无法拯救勇利,因此勇利劝维克托不要再回去了。


这么甜的一对我也能写虐也是强。

评论

热度(42)

  1. 樱飞雪禁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