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维勇】钟情

锦瑟风瑶记:

世间最难得的不过是一见钟情 ——题记




窗外烟花满天绽放,屋内水蒸汽徐徐上升模糊了对面人的面容,室内本就暖的温度被暖黄色的灯光照射的更升几度,牛肉火锅咕嘟嘟地冒着气泡,肉片蔬菜等食物被气泡带动在水中翻滚。


 


一双筷子插入锅子中,使用筷子的人废了好大的力气,终是夹起了在锅中翻滚的虾滑丸子,放入口中咀嚼。咬破的瞬间浓烈的虾的味道在嘴中蔓延,银发的人满足捧起脸。


 


“Вкусно【好吃】”


 


黑发的男人微笑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一如多年前的模样。


 


维克托遇见你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他们的初遇在一个花草树木发芽的季节,那天勇利换掉了穿了一个冬天的羽绒服,本就消瘦的身材配上黑色及臀的风衣更衬托他身材瘦小。


 


天气虽然渐暖却也带着一些寒气,他把冻得有些僵的指尖放在嘴前轻轻地呵着气,试图让它感受到一些温度。


 


此时的他站在咖啡店外的橱窗旁似乎在等着什么,过了不久一个女人牵着一条贵宾犬走到他面前把手中的绳子交到他手里,女人大概二十五六的年纪有着与男子相仿的容貌,交代了些什么便离开了。于是男子便牵着他的爱犬漫步在街道上。好想把他抱在怀里好好疼爱。这是坐在咖啡店内看着勇利许久的维克托的想法。


 


他们真正意义上的见面便是在那场大雨瓢泼的午后,维克托站在讲台上扫视了一圈坐在台下的各位新生,直到那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视线中,转过身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刷刷写下自己的名字,简明的做了些介绍提了一些关于自己工作的问题,然后指着正在跑神的勇利做了他就是班长的决定。


 


当勇利接受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的大脑有那么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直到维克托走出教室的时候才急急忙忙追上去,


 


“维...维克托老师!”


 


勇利挡住维克托的去路半蹲着身体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后者好奇的盯着他,他似乎终于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站直了身体规规矩矩的向维克托鞠了一躬,维克托似乎已经料到他接下来的话语,轻启薄唇:


 


“跟我来办公室吧。”


 


接下来的事情似乎理所当然却又有些不可思议,在维克托十分钟的攻势之下勇利同意了当班长的事情。


 


“虽然有些难办,但是勇利的话一定没问题的吧。”勇利坐在座位上与自己的前桌及挚友描述刚刚发生的事情。


“哎?被这么说了呀,果然勇利很可靠呢”


 


正如维克托所说勇利的内心是雀跃的,或者说是跃跃欲试的,具体是什么原因呢?因为新老师的估计?或者...


 


正如同其他学生一样即使是班长也有挂科的科目——俄语。俄语是勇利的专业课也是维克托所教的学科,但这门学科仿佛有诅咒一般,每次考试总是差了那么几分。至于当时为什么会选俄语完全是因为当时在披集的唆使之下就报了。


 


时间飞快终于在最后大补考的时候勇利的俄语终于以有史以来最高的成绩顺利毕业,毕业典礼那天正是樱花绽放的时候,勇利穿着校服拿着毕业证书在樱花下与披集说说笑笑,维克托站在樱树后看着这一切,叹了口气。


 


终究是留不住的啊。


 


刚转过身准备离开就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勇利,立刻回头只看见披集微笑着朝着这里挥手,面前的男人腼腆的笑笑把手中的毕业证书递到维克托手中,示意维克托打开看看,他按照他的意思打开了面前的证书,夹在其中的一张纸条随之被展开,纸条上只有一句话,优美的文体却字字敲击着他的心脏


 


Ялюблютебя


 


他感到自己的拿着纸张的手都在发抖,沉默半响动了动嘴却也不知说什么,也不知过了多久他伸出手把他抱在怀中。


 


“维克托老师,我有话要说。”他松开怀抱盯着他的眼睛。


 


“你说,还有以后叫我维克托。”


 


“维...维克托,其实我入学考试的时候俄语满分。”


 


“我知道,其实原本我打算先告白的却被你抢了先,既如此的话...”


 


话还没完维克托托着勇利的后脑对这张喋喋不休的嘴吻了下去,刹那间微风轻起,樱花纷飞,全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手牵着手,漫步在校园中。


 


“维克托,这里还是学校。”


 


“没关系,勇利已经毕业了不是吗?”


 


一年后毕业了许久的勇利和维克托一同站在讲台上看着台下一张张新面孔,待维克托介绍完,勇利微微一笑,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助导,胜生勇利。”



评论

热度(36)

  1. 樱飞雪锦瑟风瑶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