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飞雪

【維勇】隨寫短篇~選妃續篇~

INYA:

選妃續篇




精靈王維克多V最近有點煩惱,自從將勇利立為王妃以後,他以為將開啟他的臉紅心跳養成之旅,但事實卻不然!雖然天天睡在同一張大床上,那小男孩卻沒有變得比較親近他,反而還更加疏遠!


堂堂一個精靈王竟然被嫌棄了!


平常辦公時,他想抱勇利坐在大腿上增加親密度,他就掙扎著要下地板逃走。


他想抱著他睡覺,他就扭動小身軀滾得老遠,還用嬌小的背對著他。


他想抱他一起去水池沐浴,他死都不肯下水,連衣服也堅決不脫,一下地立刻躲到水池邊的假山造景裡⋯⋯


Why?不要說調教了,連碰都不太給碰!這挫折感實在太重了!他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名人見人愛的美男子說!


「呵呵⋯⋯勇利⋯⋯好癢!」


剛結束議事,維克多穿過花園的長廊,準備回書房辦公,就在花園裡聽到W非常愉悅的笑聲。


轉頭一瞧,遠處花海中他的少年手足正盤著腿滿臉笑容的坐在地上,而勇利則很親密的靠在他身旁。


「W、W⋯⋯等一下⋯⋯不要鬧我啦⋯⋯」


他看到勇利憋紅著一張小臉,努力要把手中的花冠固定在W頭上,W卻摟著他的腰故意撒嬌似的動來動去,讓他弄不好。


「⋯⋯」維克多V臉都要綠了!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讓他看到這麼勁爆的畫面!


心中的醋意像發泡一樣不斷冒了出來,他一個殘影晃過憑空在原地消失。


「勇利,花冠不是這樣戴的唷,首先你要叫人先坐好。」


勇利的小手上忽然蓋上一雙骨節分明的大手,他嚇了一跳!頭上突然被大片的黑影蓋住,他抬頭看到來人笑瞇瞇的低頭望著他,嚇得馬上縮回手,整個人還快速繞到W另一邊去。


維克多V臉上的笑容差點就要掛不住了,這種像老鼠遇到貓的反應,怎麼覺得勇利對他的排斥有種越來越嚴重的感覺?


「啊,開會結束了?」看到V現身,W就知道不能再戲弄勇利了,難得遇到這麼有趣的小人兒,可惜卻被捷足先登了,不過偶爾逗弄一下聊勝於無嘛。


「是啊,謝謝你跟勇利玩,接下來他要陪我去辦公囉。」維克多V皮笑肉不笑道,感謝的話像是從齒縫擠出來一樣,有點不情願。


「真可惜,勇利下次有空再來找我玩吧。」維克多W拍拍屁股站了起來,很乾脆的揮手告別。


「⋯⋯」維克多V低頭觀察勇利,發現他的小臉垮了下來,眼巴巴望著維克多W離開的方向,一整個想追過去的神情,卻礙於他在的關係勉強自己待在原地,維克多V的心裡不是普通的鬱卒。


為什麼W和勇利相處的時間比他還少,兩人卻可以那麼親近!他不服啊!


為了發掘真相,某天,維克多V使出了黑暗大法--偽裝成他的少年手足,W。


藉口說要帶勇利去看難得一見的風景,把人帶到宮中花園隱密無人的地方,勇利不但沒發現異狀,還任他抱著都無動於衷,讓維克多V更懊惱。


該不會勇利喜歡他的少年手足W?


不管事實為何,今天都是來發現真相的,趁勇利被景色迷住的時候,維克多V故作鎮定的問:「咳,勇利啊,我很好奇,為什麼你都不親近W呃、V呢?你討厭他嗎?」


差點忘記自己是W,維克多V立刻改口。


「咦咦?」沒想到被問到和那人相關的問題,勇利回過神,紅著臉立刻反駁:「我、我才沒有討厭王、才沒有!」


因為激動,小臉更加紅撲撲的,維克多V的手指差點就要順從慾望伸過去捏個兩把,最後暗暗深呼吸一口氣,一想到現在的身份是W立刻按住自己的手背,不能嚇壞他!


「不討厭,那就是喜歡囉?」維克多V十分欣喜,立刻打蛇隨棍上。


「⋯⋯」勇利突然不說話了,雙手握在一起絞啊絞的,本來就紅的臉頰更加鮮豔欲滴,他低著頭稚氣的臉上滿是害羞。


「勇利?你不說我會認為你討厭他喔!」維克多V出聲催促,就是執意親耳聽到答案。


「我喜、喜歡!」深怕維克多W誤會,勇利著急的抓住他的衣服,有些不好意思的撇過頭,小聲道:「可是、可是他是王啊!」


他是王?


「這跟王有什麼關係?」維克多V滿頭霧水。


「王很偉大、很神聖的!不能隨便親近,王會被褻瀆的!」小臉上充滿苦惱跟糾結。


這是誰規定的啊?維克多V哭笑不得,很想用手指彈一下勇利小小的腦袋,怎麼會有這麼稀奇古怪的想法,最後他卻只摸了摸他的頭,「我知道了!」


總之只要他不是王,勇利就會親近他囉?


維克多V大拍了一下大腿!為了有更多的時間培養自己的小精靈,以及有效消滅情敵於無形,他決定--


把王位讓給自己的年輕手足,維克多W。



评论

热度(68)

  1. 樱飞雪INYA 转载了此文字